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p第七百三十一章 黑手VS担待

重生小地主 p第七百三十一章 黑手VS担待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一更,求粉红。

    “嗯,嗯,”连叶儿听得连连点头,最后朝连蔓儿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显然十分开心。“蔓儿姐,我知道了。”

    连叶儿高高兴兴地走了,张氏就斜过身子来问连蔓儿。

    “蔓儿,你刚才跟叶儿嘀嘀咕咕的,你们俩说啥了?”

    “没说啥。”连蔓儿就道。

    张氏见连蔓儿不愿意说,也就没多问。连蔓儿和连叶儿要好,两个小泵娘经常有些稀奇古怪的念头,也不过就是玩耍。

    “孩子他爹,”张氏又问连守信,“你说这个事,稳当不稳当?”

    “我看不稳当。”连守信就道,他对武家兄弟历来就没有任何的好印象。

    “那咱……”张氏看了连守信眼,又问,“要不要去说句话,提个醒啥的。”

    “有啥醒可提,老爷子不糊涂。”连守信就道,“就咱过去给提醒,兴许老爷子还不乐意那。表面上不说,心里肯定猜逢咱是去打破楔儿的。折腾吧,等把手里的钱都折腾完了,就消停了。财去人安乐

    连守信的表情很无奈。

    一家人商量了一会,一致认为,武家兄弟上门,就是想从连老爷子手里捞钱的。如果连老爷子按照他们的要求先给了聘礼,那些钱怕大多都要落入武家兄弟的腰包里。而现在这种情况,武家兄弟来回跑腿,赚的钱也不少。

    “离的这么老远,消息不通的。他俩说要七十两、四十两的,兴许就是他们俩要的。就是看老爷子着急,别人又没人给做媒,就想来捞这一笔。”

    “真要是个二十几岁的实诚姑娘,进门后,肯定要受气。作孽啊……”

    “估计是不知道这边的情况。”

    这个年代,有句俗语,大概意思就是媒人的那一张嘴是最不可信的。而武家兄弟这样的人做媒,有些事就更难说了。

    连蔓儿一家决定按兵不动,一来是因为他们实在是不愿意去招揽老宅的事情,二来也是因为他们都不看好这件事的结果。老宅那边,现在只有连老爷子和连守仁热衷这件事。有靠不住的媒人,有连守义那一股人打破楔儿、闹腾,连守仁要想将媳妇娶进门,恐怕不容易

    与此同时,老宅上房

    连守仁挂了彩,且都挂在了表面上脸上有两块青肿破皮。连守仁很着急,他怕等人家姑娘来相看的时候,他脸上的伤好不全。

    “爹,娘,我这伤可咋办?”连守仁就对连老爷子和周氏道,“爹,你老伤在哪了?”

    “咋样啊,疼不疼用不用叫李郎中来看看?”周氏就关切地对连老爷子道。

    “哎。”连老爷子叹气不语,只是在挪动大腿的时候,不小心拉伸到了伤处疼的嘴角咧了咧。

    周氏立刻就看出来了,这屋里此刻并没有别人,周氏就让连守仁去将门关上。

    “把门插销插上,别让人进来。”周氏吩咐连守仁道。

    连守仁很听话地去门上,上插销。这一头,周氏就催促连老爷子脱衣裳。

    “赶紧把衣裳脱了看看。”周氏就道。

    被儿孙下黑手打了,连老爷子觉得面上实在无光,很想忽略这件事。

    “看啥看,也没啥。大概齐是……失手。”连老爷子自欺欺人道。

    “跟你说赶紧脱了,你还当你是年轻小伙那。”周氏就不耐烦了“老天拔地,土埋半截子的人了,你搁得住人家几下子?还不让看,等你反劲儿了,遭罪的还不是我!”

    “爹,脱下来看看吧。要是严重的话得赶紧找郎中。”连守仁关门回来,也催促道。

    知道老妻和大儿子这是关心他,连老爷子心中略暖,最后实在拧不过这两个人,还是将衣裳脱了下来。

    等看清连老爷子身上的伤,周氏的眼圈立刻就红了。

    就在连老爷子的后背上,大腿后侧,还有小腿肚子上,有三处明显的青紫的伤痕。

    “…···王八犊子,丧良心的,就下这样的死手。······让她生一身的杨梅大疮,死阳沟里,没人埋!”周氏恶狠狠地诅咒道。

    “说啥那?”连老爷子瞪了周氏一眼,慢慢地穿起衣裳。“你留点口德。”

    而且,给连老爷子请郎中来,他也可以趁便抓些药,将脸上和身上的伤治理治理。

    “…···老二这几口人手真黑啊,”连守仁叹气道,“看我这脸上,这还不说,我这身上也没少挨。他们往死里打我,这还是兄弟吗。”

    “那就是牲口,他有啥亲情儿。”连老爷子低声骂道。

    家里还有些药,还有连守信送的一些补品,但那些东西,对跌打损伤不仅无益,反而有害。

    “开门,让继祖去叫李郎中来。”周氏就道。

    连守仁听了,忙就要去,却被连老爷子急忙拦了下来。

    “回来!”连老爷子沉脸,态度分外的坚决。“现在不能叫郎中。……好在都是皮外伤,没伤筋动骨的,挺一挺就过去了。千万不能叫郎中来。”

    如果叫了郎中来,怎么跟人家说?说因为他要给连守仁说媳妇,他二儿子一家就把他和连守仁给打了?连老爷子其实还有些自知之明,他知道,为了给连守仁说亲的事,已经是满城风雨了。实在是不能再出丑闻了。

    而且,还是这样的丑闻。

    被儿子们顶撞两句,大家吵吵一顿,这是不管哪户人家都难免的事情,但是被儿孙们打,这绝对是稀罕事。

    “丢不起这个人。”连老爷子自言自语地道,“乱哄哄的,兴许是失手。都是我连家的儿孙,不管好赖,我还得给他们留点脸。这蔿uo翁诔鋈ィ蔷捅鹣胱鋈肆恕K懔耍懔税伞!

    “啥失手?失手一回,还能有第二回,第三回?”周氏自然不信,就扭头问连守仁,“老大,你看见没,是谁打的你爹?”

    “肯定是老二那三口人,”连守仁想也没想地道,“到底是谁,我也没看清。”

    “别寻思了······”连老爷子的声音有些空洞。知道了是谁下手,只会让他更伤心。

    连老爷子虽然嘴上说不寻思,但心里却不能不寻思,周氏更是非要揪出这个人不可。

    “…···是老二媳妇?”周氏第一个怀疑的,自然是儿媳妇,也就是她眼睛里的外人。“别看她整天大大咧咧的,她可牲性。天天到处逛荡,我骂她,她心里不定咋恨咱那。

    背后下黑手,我看就是她。”

    “不像。”连老爷子闭着眼睛道。何氏再庞大腰圆,但身为女人,更善于的还是抓挠。连老爷子作为被害人,他很肯定对方拳脚的方式,肯定是个男人。

    “难不成是老二?”周氏的心抖了一下,说出话来语音些有些颤。

    “他……应该还不敢。”连老爷子道。

    连守义再浑,但他们毕竟是亲父子,这些年下来,连老爷子对连守义可算相当的了解。连守义敢跟他浑,跟他赖,但绝不敢对他动手。这一点,连老爷子还是笃定的。

    “他没那个阴狠劲儿。”连老爷子又道,“没看后来我一吓唬他,他就害怕了吗。”

    “那、那就是······”周氏盘腿坐着,两只手绞在了一起。

    “是四郎?!”连守仁接到。

    “哎······”连老爷子睁开眼,仰头叹了一口气,“我算是把他给惹了。”

    惹,在三十里营子的乡村土语中,用在此处,相当于是得罪的意思。

    儿子和孙子不同,差了一辈,连老爷子对他们的管教也好、关怀也好,也就差了一层。毕竟,他们上面都有父母。应该是他们的父母对他们担负主要的照顾和管教的责任。

    “…···是那个小王八犊子?”周氏立刻就瞪起了眼睛,“老大,你去把他给我叫过来,我问问他。”

    “算了吧,”连老爷子再次摆手制止,“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谁也别再提了。”

    “你就让他白打了?”周氏伸直了脖子,“他这回打了你,啥事没有,以后他还不得爬咱头顶拉屎拉尿!”

    “你小声点。”连老爷子不耐烦地扫了周氏一眼,“四郎年轻,不知事。咱做老人的,可不就得担待点儿。这是咱做老人的代价。”

    “你有代价,你多有代价!”周氏不屑地道。

    “我这几下也没白挨,要不然,今天这个事能办成?老二那几口人,能让咱把钱给武家的老二、老三?人啊,得往长远处看。这心里,得搁得住事!”连老爷子也不屑跟周氏分辨,半晌,才又慢慢地道。

    “那俩王八犊子能靠得住?”周氏翻了翻眼睛道。

    “这一回,应该差不多。”连老爷子慢慢地道。

    月底倒数第五天,急求粉红,求n一n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