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百一十三章 干股

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一十三章 干股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晚了,沈府内已经掌起灯来,凤凰楼更是灯火通明。连蔓儿和沈谨在众丫头簇拥下,再次来到凤凰楼前。连蔓儿举目望去,灯火映照下的凤凰楼,比起白天又是另一番的辉煌景象,晶莹剔透、珠光宝气,仿佛水晶宫殿。

    沈六的晚宴设在三楼的一个敞厅,只摆了一桌。除了沈六、沈谨和沈谦兄妹三人,另外就请了楚先生?诚壬?10謇伞17???托∑摺

    “……都是自己人,算是一个小小的家宴吧。”沈六招呼众人入座的时候说道。

    鲁先生很高兴,能够坐在这张桌子上跟沈家兄妹一起吃饭,可比沈家大宴宾客时的座上宾的意义大不相同。沈六的那一句自己人,虽说的清清淡淡,但其中的分量有多重,鲁先生是能够体会的。

    在座的这几个人,楚先生自不必说,他在沈家已经有数十年,在教导沈谦之前就教导过沈家其他的子弟。这辈子,肯定是要终老在沈家了。鲁先生,如今也是沈家门下。沈谨已经向鲁先生行过拜师礼,如今算是鲁先生的弟子。五郎、连蔓儿和小七同样也是鲁先生的学生。

    五郎和沈谦是同科考的秀才,现在都在盛京书院,又是同窗。连蔓儿、小七和沈谦是好友,小七和沈谦也有同窗之谊。连蔓儿和沈谨又是手帕交。

    连蔓儿家有如今的境况,离不开沈六的扶持。而沈家屡建功勋,连蔓儿家功不可没。而这一切的,是连蔓儿无意中救了沈六。虽然这件事,知道的人屈指可数。

    这么看来,还真的都是自己人。也正因为这样,沈谨和连蔓儿才能一起入座而无需避讳。

    晚宴并没有准备太多的菜肴,因为早已经说好了,这次晚宴。就是为了尝一尝新的连记烤鸭。

    因为烤鸭的吊炉只有连记烤鸭店有,因此这烤鸭是在店里烤好了,飞马送过来的。连记的专门的负责片鸭肉的师父就在旁边伺候,烤鸭一到,片鸭肉的师父便施展绝技,转眼间就片了两大盘子薄如纸片的鸭肉,全都是连皮带肉。

    荷叶饼、面酱、小黄瓜、小萝卜、葱段、豌豆苗?继览踝拥纫灰坏匕谏侠矗?换峁Ψ颉>桶谄肓艘徽?椎目狙佳纭

    在座的众人,除了沈六,大家都吃过连记的烤鸭。也不用小丫头们伺候,沈谨便洗净了手。给沈六卷了第一卷鸭饼。

    沈六虽然没有吃过这么新鲜吃法的烤鸭,但是也从鲁先生、沈谨等人处了解了一些,见众人都看着他,就从沈谨手里接了鸭饼卷,慢慢地吃了起来。

    连蔓儿微笑看着沈六,她记得,沈六并不爱吃油腻的东西。而这填鸭做的烤鸭,足够香,但却并不油腻。尤其是配上这种吃法的时候。连蔓儿相信。沈六会喜欢。

    沈六吃了一卷鸭饼,并没有做任何表示,而是伸出手,示意大家开动。随后,他也不用别人帮忙,又自己卷了一卷鸭饼。

    吃完了鸭饼,又吃了些小菜。沈六最后还喝了一碗鸭汤。

    因为没有饮酒,晚宴并未持续太长的时间。饭后,大家就都离桌,到旁边喝茶叙谈。

    鲁先生和楚先生都赞烤鸭好吃,沈谨和沈谦也有同感。

    “……是比上次你送到念园的好吃。这就是你那时候跟我说的,特意饲养的鸭子?”沈谨问连蔓儿。

    “是的。”连蔓儿笑着点头,“是用书上的古法,填喂出来的。”

    “不错。果然是肥而不腻。”沈谨就道。

    “六爷觉得怎样?”连蔓儿就笑着问沈六。

    “嗯,还不错。”沈六正在喝茶,听见连蔓儿问他,他慢慢地放下茶杯,微微颔首道。

    “只是不错吗?”。连蔓儿知道沈六说话一贯是这个风格,不过她还是又问了一句。

    “英明神武?”沈六微微侧转身子。眯了眯眼,突然道。

    风马牛不相及,这是报复吗?连蔓儿忍住了没笑。

    “开一家店应该不成问题。”沈六又道。

    这句话似乎说的没头没尾,但是连蔓儿却是喜上眉梢。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下晌连蔓儿说过的话,她自己当然不会不记得。沈六这样说,也就是表示他对连记的烤鸭很满意。

    鲁先生知道连蔓儿几个今天是为什么来的,因此适时地站起身,借口观赏一副古画,将楚先生、沈谨和沈谦都引了开去,小七也陪着跟了过去。

    厅内这会工夫,就只剩下沈六、五郎和连蔓儿兄妹。

    “六爷。”连蔓儿站起身,从袖子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文契,轻轻地放在沈六的手边。“以后咱们的铺子,还请六爷多关照。”

    沈六看了连蔓儿一眼,挑了挑眉,这才将那文契拿起来。文契的内容很简单,沈六一眼扫过去,就看明白了。连蔓儿将连记烤鸭店两成的干股送给了他。

    两成的干股,也就是五分之一。沈六什么都不用做,以后就可以每个月从连记烤鸭店的利润中得到五分之一的分红。

    “谁教给你的?”沈六用手指轻轻弹了弹那契纸,随后抬起眼睛,看着连蔓儿问道,“是谁跟你们说了什么话?”

    连蔓儿怔了一下,才明白沈六的意思。沈六是疑心沈家有人上她家打秋风,暗里递了什么话。

    “六爷,没有,没人教我们什么,也没人暗示我们什么。六爷对我们怎么样,我们心里清楚,六爷府里真正得用的人,也都看的明白。有六爷在,谁敢打我们的主意。”连蔓儿忙笑着解释道,“六爷,你别生气。这么做,也是惯例,在商言商。……六爷自然不缺这个,可我们这份心意不能少,是留着给六爷打赏下人。以后少不了麻烦他们,六爷也知道一句话,军马未动、粮草先行。”

    “你们可不是商。”沈六一字一句地道。

    “当然。”连蔓儿又是一怔,不过马上回过神来。刚才那句在商言商,不过是单指着这一件事。如今但凡有些家底的人家,哪一户不是既有田产又有店铺的。像这样的大事,涉及到沈六这样的人,就是别人家,也得主人家亲自出面才成。

    沈六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旁边的书案旁,慢慢地卷起衣袖。

    “笔墨纸砚伺候。”沈六一边气定神闲地卷袖子,一边说道。

    旁边并没有别人,只有五郎和连蔓儿,沈六那说话的语气,也不像是在支使别人。

    五郎和连蔓儿兄妹俩交换了一个眼神,五郎就上前铺开宣纸,连蔓儿研墨。沈六用的是上好的徽墨,随着那墨一点点研开,墨香也浅浅淡淡地弥漫开来。

    等连蔓儿研好了墨,沈六已经从笔架上挑了一只狼毫。在桌案前站定,沈六凝神片刻,随即提起笔饱蘸浓墨,一挥而就。

    那宣纸上赫然是顺德坊三个大字,丰腻雄浑,神采飞扬。

    沈六写完了并没有立刻就放下笔,他扭头看了看连蔓儿。连蔓儿此刻正低头看着沈六的字,她还是第一次见沈六写字。本来以为沈六是一直习武的,又早入仕途,于文上面难免粗疏。可今天看见沈六写的这几个字,连蔓儿知道她想错了。

    五郎也好,沈谦也好,沈谨也好,他们的字,比起沈六来,功底上的就有差距。而楚先生?诚壬?际谴蟛抛樱??堑氖榉u?巧铣耍?憧沙浦??榉m摇?删褪钦饬礁鋈耍??堑淖直绕鹕蛄?模?不共盍思阜值慕罟呛推?啤

    连蔓儿又惊喜,又是赞叹。与沈六走的更近,接触更多,她发现沈六的优点就更多。连蔓儿又一次深刻地认识到,沈六,绝不是只有一张美丽的面孔,他也不是单靠家世才有的现在的成就。

    年纪轻轻,就能够有现在的成就,沈六自然得天独厚。可是在天份之外,沈六也必定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看着顺德坊这三个大字,连蔓儿心里对沈六更加的敬佩和欣赏了。

    灯光映照下,连蔓儿的一张小脸似乎被蒙上了一层融融的金光,这让她的表情显得更加柔和,一双漆黑的眼睛则更加明亮。沈六扭头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

    美人如玉,而且是灵动的暖玉。

    “六爷真是天纵奇才!”连蔓儿忍不住赞了一句,这一次,是真心实意,几乎是脱口而出的。

    看到连蔓儿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欣喜和崇拜,沈六心中很是受用。他缓缓地放下笔,收回手的时候,差一点碰到连蔓儿的头。

    看着连蔓儿的包包头,沈六的手张了张,似乎有自己的意识一样,摸了过去。

    连蔓儿还在看沈六写的字,对此毫无哈觉。倒是沈六,距离连蔓儿的包包头还差那么一点的时候,他终于回过神来。

    五郎这个时候,正好抬起头,敬佩地看向沈六。

    沈六收回手,放下卷起的衣袖。

    “六爷,这是送我们的牌匾?”五郎就问沈六道。

    连蔓儿也抬起头来,眼睛亮闪闪地看着沈六。

    沈六点了点头。

    五郎和连蔓儿都喜出望外。

    p一更,稍后有二更,求粉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