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百零七章 嫁妆风波(三)

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零七章 嫁妆风波(三)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二更,求粉红。

    “蔓儿,这是刚从县城回来了?”何氏进了门,咧嘴笑着冲连蔓儿道,“哎妈呀,这可买了不好少的东西!”

    何氏跟连蔓儿说着话,一双眼睛却直勾勾地看向停在那里的大车,和韩忠媳妇等人手里拿的东西上面。

    何氏这是刚打算往连叶儿家去,走到官道的时候,就看见连蔓儿家的马车。这村子里是没什么秘密的,连蔓儿家高墙深院还好些,但是表面上的事情,也是大家伙都知道。何氏自然知道,连蔓儿一家并张家的娘儿三个去了县城,这是回来了。

    何氏还知道,张家的人这次来,是为了给张采云置办嫁妆。

    看着马车走近,何氏就多了个心眼,躲在一边偷看。后来,干脆就缀在马车后头,跟到了连蔓儿家门口。因为因为还有些惧怕,她一开始没敢进门,只在大门口偷偷摸摸地朝里面张望。等看到连蔓儿家的人从车上往下搬了许多的东西,何氏就有些忍耐不住了。

    被连蔓儿叫破,何氏本来可以偷偷跑掉,不过她看着院子里人没刚才多,就着胆子走进来,为的就是近距离地看看,打听打听,连蔓儿家都买回了什么好东西。

    连蔓儿看何氏那幅模样,就大概猜出她是来干什么的。

    “韩大娘,大胖和二胖那?”连蔓儿懒得搭理何氏,只跟韩忠媳妇说话。

    “回姑娘,大胖和二胖往鱼塘那边去了。”韩忠媳妇会意,就忙笑着道,“估计这一会就回来了。姑娘先回屋去吧,这里交给我。”

    “好。”连蔓儿点点头,就扭身往正院走。

    韩忠媳妇则将手里的东西交给丫头小喜,就迎着何氏走过去,打算将人给撵走。

    “蔓儿,这都是采云的嫁妆?这得不老少钱吧?你们给买的?”何氏这个时候·却急着问道。

    “这是什么话?”连蔓儿已经走到了月亮门前,听见何氏的话,忍不住还是停了下来。她转过身,正色对何氏道·“我采云姐的嫁妆,当然是我姥姥家给置办。人家四角俱全,还缺这些东西。你当别人家都像……你、你们家,什么都指望着别人?”

    “二当家太太,咱们这正忙着,照顾不周。你老先到别处去坐坐,好不好?”韩忠媳妇嘴上说的客气·一边将何氏往门口推。

    要撵何氏,不管说什么样的话那都是不管用的,只能动手撵。

    韩忠媳妇一个人还有些推不走何氏,一个厨房打杂的媳妇听见声音出来,跟韩忠媳妇两个合力,才将何氏给推出门外,然后将大门关严并插上了。

    连蔓儿又嘱咐了韩忠媳妇几句,让她将门看好。韩忠媳妇自然点头答应·连家的门户历来严谨,刚才是因为连蔓儿她们刚回来,马车进进出出的·才有了这么一会疏漏。

    连蔓儿回到屋里,就将这件事跟张氏和连守信小声说了。

    “…···讨人嫌。”连守信对何氏历来就没什么好印象。

    像何氏这样的人,乡村里是比较少见的,但也不是绝无仅有,每一个村子里,几乎都有一两个这样的人。她们憨脸皮厚,没有分寸、不知进退。不过通常这样的人,也没有太深的心机和复杂的计较。就是讨人厌。她们死乞白赖地打探着别人家的**,而对于自家的事,她们也绝做不到守口如瓶。

    “这是又猜逢我顾娘家了。”张氏就道。

    “她猜逢她的。别说你没顾·就是你顾了,她也管不着。”连守信很干脆地道。

    “我也知道,就是觉得挺膈应人的。”张氏道。

    一家人都没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自然也不会跟李氏、张王氏或者张采云提起。连守信、五郎和小七在前院,念,处理家事的处理家事。张氏、连枝儿、连蔓儿、李氏、张王氏和张采云则在后院东屋团团围坐·将裁好的衣裳料子一件件拿出来,商量着绣什么花样。

    “这四季的衣裳都有了,到时候我再给你添几个尺头,留着以后用。”张氏还说道。

    “大姐,你给的添妆就不少了,可别再多给了。”张王氏就道。

    “我统共就这一个侄女,可不得多给点。”张氏却道,“这要是以前,我想给也给不了,现在不是日子都好过了吗。采云这事,我给这些,等小龙、小虎到那个时候,也是一样的。”

    这个年代普遍重男轻女,不过张家却并不这样,反而对女孩子很重视、宠爱。张氏说到时候给两个侄子的,也会和给张采云的一样多,李氏和张王氏心里自然都很高兴。

    几个人商量完了张采云衣裳的花样,又说起往后的安排。张氏想留她们娘儿三个都多住些日子,最后只有李氏答应带着张采云留下来。

    “我在这,正好帮着做针线,采云她娘明天就回去。”李氏道。

    张氏也就点了头。李氏住在这,张王氏作为大儿媳妇,还得回家里外的照应,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因为张王氏明天就要回家,这晚饭就准备的格外丰盛了些。连蔓儿让厨房生了一个锅子,又做了一桌的菜,大家欢欢喜喜的吃了,就一边喝茶,一边聊家常。

    这个季节,庄户人家的晚饭吃的都比较早。吃过了饭,太阳还挂在西边的山顶上。

    外面就有人过来禀报,说是连守礼来了。

    “我去看看。”连守信就起身往前院去了。

    半晌,连守信慢慢地走了回来。

    “他三伯过来有啥事?”张氏就问。

    “老宅让我过去一趟。”连守信就对张氏道。

    “这是有啥事,咋又打发我三伯来跑腿了?”连蔓儿听见了,就问连守信道。

    连守信往炕上坐着的李氏等人看了一眼,就转身出了屋子。张氏就知道,这是连守信有话,不方便在李氏面前说。

    张氏跟在连守信身后也走了出去,连蔓儿眼尖,瞧见这两口子神色不对,也悄悄地跟了出来。

    “…···老爷子和老太太打起来了·说是招了一街筒子的人。”连守信正压低了声音跟张氏说道,“说是谁也劝不住,就要动手了·他三伯就找我来了·想让我过去劝劝”

    连蔓儿眨了眨眼睛,刚才连守信从前院回来,表情怏怏的,而且脚步拖沓,明显是心里面并不愿意去搀和这件事。而不在李氏跟前说这件事,是因为不好意思、想遮丑。

    谁家老爷子、老太太都那么大年纪,重孙女都有了还干架干的全村围观,这都是一件不光彩的事。连守信尤其不愿意让跟老丈人几乎没红过脸的丈母娘知道这件事,连蔓儿表示很理解。

    “爹,我爷和我奶因为啥打起来了,你问我三伯了没?”连蔓儿就问。

    “问了。”连守信迟疑了一下,才答道,“没啥大事,就是那些鸡毛蒜皮的事。”

    “我三伯没说具体是啥事?”连蔓儿又追问了一句。

    连守信就迟疑着似乎是不知道该不该说。

    “爹,不会又和咱家有关系吧。”连蔓儿一边看连守信的脸色,一边猜到“跟我采云姐的嫁妆有关?”

    “是真的?”张氏从连守信的脸上看出了答案,皱眉道。

    连守信见瞒不住妻女,也就将实情说了。

    “肯定是二郎他娘,看咱拉了那老些东西回来,就猜逢都是给采云的,还猜逢都是咱出的钱。她回去就在老爷子和老太太跟前叨咕了。老爷子还没啥,老太太那个脾气……,俩人就吵吵起来了······”连守信就道。

    这样的实情,已经有过一次,虽然当时都说清楚了但是如果周氏不再猜逢,而是变得通情达理了,那也就不是周氏了。

    “咋总这么不让人省心。”张氏叹道,“真是一点讨人稀罕的地方都没有。”

    连守信和连蔓儿都没有答话,他们都知道,张氏这话说的是周氏。

    “他们爱咋说咋说爱咋吵吵就咋吵吵吧。你不用去,我脚正不怕鞋歪。”张氏又道。

    “打算我愿意去那!”连守信无奈苦笑道。

    “爹,你要过去,你应付得过来不?”连蔓儿问连守信。

    “有啥可应付不应付的,事情都明面摆着,他们那就是无理取阄!”连守信道。

    “我爹都知道说无理取闹了。”连蔓儿扑哧一声笑了,“爹,那你就去一趟吧,让她们别恼了。要不地,阄大发了,让我姥姥她们知道不好。”

    虽然明摆着老宅的人是无理取闹,但是连守信还是得过去澄清一下,压服压服。因为不能让张家的人背黑锅,而且,往后张采云嫁到镇上,这还关系到郑家。

    “不能对不起亲戚。”连守信道。

    连守信已经不是过去的连守信了,而且他还有了这样的意识,连蔓儿很放心,因此只打发管事的韩忠带着小厮跟了连守信去,她则和张氏回到屋子里等消息。

    “是叶儿家有啥事?”李氏看见张氏和连蔓儿回来,连守信却又出去了,就向张氏询问道。

    “是老宅那边,老两口子打起来了,让孩子他爹去劝架。”张氏道。

    相比起连守信来,张氏对于说出连老爷子和周氏打架的事,是毫无压力的。

    “这两口子啊,打打闹闹是一辈子,和和气气的,那也是一辈子。”李氏就有些感慨,“吵架这个事,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吵皮了,那这一辈子就消停不了。”

    周氏和连老爷子两个,那真是吵皮了,连蔓儿想。

    “你们都记着,等成亲了,有啥事也别吵吵,都好好商量。尤其是刚成亲的时候,要是吵了架,那往后再遇到事,就非吵起来不可。”李氏感慨完,又扭头冲着孙女和几个外孙、外孙女说道。

    这是在传授夫妻相处的经验,张采云和连枝儿都有些脸红,五郎低头不语,唯有连蔓儿和小七,一个是抿嘴偷笑,另一个干脆笑出声来。

    李氏自然知道小外孙和小外孙女并不是笑她,只是因为年纪小、调皮而已,因此就笑着将两个孩子搂进了怀里。

    “记着姥姥说的话,等你俩长大就明白了。”李氏慈爱地道。

    李氏和张青山这辈子几乎没红过脸,张氏和连守信也没真吵过架,即便泼辣如张王氏,和张庆年之间过日子也是有商有量的。连蔓儿就想,李氏这经验之谈,看来是真的很有价值。

    连蔓儿家这里,几个人和和睦睦地说话,老宅那边,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情景。

    连守信跟着连守礼走到老宅大门口的时候,连守礼所说的一街筒子人已经都散了,推开了大门走进去,也没有听见连老爷子或者周氏的骂声。

    看来耽误了这半晌,老两口子的架已经打完了。

    蒋氏在外屋烧火,第一个看见连守信来了,匆忙叫了连守仁和连继祖出来迎接。

    进了上房东屋,就见周氏一个人坐在炕上,连守义和何氏都在地下坐着,连老爷子却不知去向。

    “爹那?”连守信就问。

    “别问那老王八犊子,谁知道他死哪去了。”连守信的话本来是问连守仁、连守义的,周氏却没好气地接了过去。

    “爹刚才出去了,说是下地看看。”连守仁就忙道。

    连守信就明白,连老爷子这是和周氏吵架落败,躲出去了。

    “这天都快黑了,老爷子一个人下地干啥?再摔着了咋办?”连守信说着话,就想转身出去,借找连老爷子的由头离开。

    “老四啊,你别走。”周氏忙道,如今她对连守信说话,已经不像过去那么呛了,可以说是终于有点像一般人家做娘的对儿子说话时的语气和态度了。“要找你爹,让他们谁去。你好不容易来一回,娘跟你说几句话。

    周氏这样说,连守信不好真的抹下脸来就走,那边连守仁和连继祖已经飞快地答应去找连老爷子,父子俩一起出门去了。

    连守信转回身来,就在地上捡了一张椅子坐了。

    母子俩相对沉默了一会,连守信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

    “老四,听说你丈母娘在你家那?”还是周氏忍不住,先开口问道。

    送上肥章,争取三更,求粉红。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