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百零三章 滚刀肉

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零三章 滚刀肉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二更,求粉红。

    九月的天,已经有些凉了。不过,连叶儿家的屋子里却很暖和,因为烧了炕。连叶儿家没有田地,不过却并不缺柴禾。连守礼做木工活,积攒了不少的锯末子,这个烧火是极好的。另外这一家三口都是勤快人,平常捡柴禾、上山砍树枝,从来没缺过烧的。又因为天冷了,连守礼要在地下干活,所以,早早就地烧了炕。

    何氏在炕头坐着,赵氏也坐在炕上做着针线,连守礼在地下坐着木工活,两个人见连蔓儿来了,也都笑着招呼。

    连叶儿在连蔓儿身边,催着连蔓儿上炕坐。

    “快上炕,这炕烧的可热乎了。”何氏做为客人,比连守礼和赵氏这两个主人还要热情。“你们那酸菜作坊的炕也烧的热,就是太热了,坐不住人。这个炕热的正好。”

    连蔓儿和连叶儿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暗自摇头。

    何氏爱串门,往酸菜作坊去也好,往连叶儿家来也好,其实很重要的一点,是贪图热炕。老宅那边柴禾不算多,总要省着用,先可着连老爷子和周氏。而且,烧炕也是个活,不是很累,却脏。连守义和何氏都出来串门,那西厢房的炕,就省得烧了。

    何氏也是因为懒得烧炕,又不愿意坐在冷炕上,才这么贪恋别人家的热炕。

    庄户人家这样的懒女人少,但也不是绝无仅有。

    连蔓儿和连叶儿都脱了鞋子往炕上坐,一低头,连蔓儿就看见紧挨着炕的地下随意地扔着的两只鞋子。

    那是双粗布鞋,鞋子极大,上面没有绣任何的图案,针脚粗糙,鞋面上还有一两处极明显的破口。不用问就知道,这是何氏的鞋子。

    其实,不用看人·只看这一双鞋子,就能知道它们的主人是多么邋遢的一个人。鞋子不仅破,而且就那么随意地扔着,两只鞋横七竖八地放着·有一只还鞋底子朝天。

    连蔓儿叹气摇头,目光又落在何氏的身上。何氏盘腿坐着,两只脚丫子都露在外面。那脚上的一双袜子,如今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一只的脚底还露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圆洞,露出里面的皮肉。

    而那露出来的皮肉,还比袜子黑了不知几个色阶。何氏的皮肤可没那么黑,略想一想就知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氏这个人,她是几天才洗一次脚那?或许,她从来就不洗脚?

    连蔓儿对连叶儿刚才做的鬼脸的又加深了几分领悟。

    连蔓儿上了炕,并没往何氏身边坐,而是坐到了赵氏的身边。从坐着的位置来看,何氏分明是喧宾夺主了。

    许是感觉到连蔓儿的目光,何氏咧着嘴嘻嘻笑着,还伸出一只手·抠了抠自己的大脚丫子。

    “俺这脚可干净了,一点都不臭。俺昨天刚洗的脚。”何氏眼也不眨地撒谎道。

    连叶儿就翻了一个白眼,多亏何氏的脚不臭·可她说昨天刚洗的脚,这分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二伯娘,你记错了吧。你是昨天洗的脚,不是去年的昨天?”连叶儿不客气地问道。

    连叶儿问的如此犀利,连蔓儿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咋是去年那,就是昨天。俺天天洗脚咧。”何氏面不改色地说道。

    连叶儿又翻了一个白眼,然后递给连蔓儿一个无奈的眼神。何氏这个人的皮厚,针扎不透!

    连蔓儿来了,连叶儿就忙着沏茶,装果子要招待连蔓儿。

    “叶儿·我就坐一会,你别张罗了。”连蔓儿就告诉连叶儿道。

    “让她张罗,让她张罗,”还没等连叶儿说什么,何氏就抢着道,“你不吃·我吃。我坐了这半天,还一口水没喝那。”

    连蔓儿顿时就有些无语了。

    连叶儿倒了热茶来,虽然万般不乐意,还是在连守礼和赵氏的催促下,也给何氏倒了一杯。何氏脸皮厚,但是连守礼和赵氏却下不来脸。毕竟是二嫂,这边给连蔓儿倒茶,却让她干看着,两口子都觉得不好看。

    至于那两碟子花生和毛嗑,连叶儿都放在了连蔓儿身边。

    连蔓儿这边茶杯刚沾唇,何氏那边已经不顾水烫,咕咚咕咚地将一杯茶都喝了下去。

    “叶儿,再给伯娘倒一杯。”何氏讨好地笑着对连叶儿道。

    “没有了。”连叶儿黑脸黑面地道。

    “叶儿,你净逗你伯娘。你那不还有一壶呢吗,再给伯娘倒一杯。”何氏咧着嘴,央告道,看连叶儿不动,她就作势要下地。“俺自己个倒去。”

    “要是还有,就给她倒点。”赵氏小声对连叶儿道。

    连叶儿嘟着嘴又跳下地,将茶壶拿过来往何氏的杯子里倒,只倒了小半杯那壶里果然就没有水了。连叶儿干脆又将壶盖打开来,给何氏看了。

    “你这孩子,烧一回水,你咋不多沏点儿茶。”何氏看那壶里确实没有水了,就舔了舔嘴唇,咧嘴埋怨道,“就这点,够谁喝的?你看你爹娘多实在厚道的人,你这孩子,你不会待客啊?”

    连叶儿的脸就更黑了。

    “咱这屋里,谁是客啊,我咋没看见?”连蔓儿笑着给连叶儿解围。

    “哪有客人天天来,一来就不走的。”连叶儿接着道。

    “俺那不是看着你们亲香吗。”何氏依旧咧嘴笑道,“就算不是客,你弄这么点水,俺不算啥,可这不还有蔓儿吗。”

    何氏这么说着,又讨好地冲连蔓儿笑了笑。

    “这一杯就足够了,我不渴。”连蔓儿就道。

    何氏这才没话说了,又咕咚一口将那半杯茶喝了,然后就看着连蔓儿手边的那两碟子毛嗑和花生。

    连叶儿往连蔓儿身边坐了坐,随后就将那两个碟子又挪的离何氏远了些。如果不是连蔓儿来了,什么都不拿出来招待不像样,她才不会又沏茶又装花生、毛嗑出来那。

    其实,连叶儿也知道,以她和连蔓儿的亲厚,如果她什么都不拿出来,连蔓儿并不会怪她。可是,她宁愿让何氏沾光,也还是要拿这些东西来招待连蔓儿。因为,这是她的一片心。

    “一来就不走,烧点水,我们谁都没怎么喝,就都让她喝了。我今天特意就少沏茶。这有吃有喝的,她更不走了。”连叶儿侧过头对连蔓儿道。

    连叶儿说这话的时候,也没有特意压低声音,显然这话也是说给何氏听的。可何氏却好像什么都没听到,泰然自若地坐在那,纹丝不动。

    “这日子过的,一天不如一天喽。”何氏的眼珠子在两个碟子上打转,一边嘴里说道,“烧火要烧几个柴禾,老太太都把着。一天喝不上一口热水。花生、毛嗑啥的,都没俺的份。她们吃,就让俺看着,馋俺。”

    连蔓儿抚额,连叶儿黑面。

    连蔓儿和连叶儿、赵氏说话,连守礼一声不吭地在地下干活。大家谁都不去搭理何氏,可何氏神态自若,也不管大家理不理她,她还自顾自地搭话。

    看何氏这样,连蔓儿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大家伙都说何氏那一家门都进得去,那一家的炕上都坐的住了。

    因为,你就算是撵她,她要是不想走,她也不会走。给她脸色看,给妫‘话听,她根本就不当一回事!

    这也是一种天赋,一种技能吧,连蔓儿想,她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一点的。

    “…···老罗家老不是东西啦,那个罗小鹰,长的一张驴脸,就是个克夫相。把二郎当驴子使唤啊,二郎那个傻子,这回算是掉井里了。”何氏唠叨起二郎的话题来。

    “他三婶你说说,二郎现在一个月挣那老些钱,这要是还在家里,那是个啥境况?现在,对填给老罗家了。”

    “每月的粮食,不都给你按时送过来吗。”赵氏就道。

    “送是送,都是老太太收着,一个米粒都到不了俺手里。老太太还跟原先那样,俺就没一顿饭能吃饱。他三婶,你看看俺瘦的。都皮包骨头了。”何氏就捋起袖子,让赵氏看她的胳膊。

    何氏不洗脚,自然也不洗澡。那胳膊上一圈圈的灰黑,连蔓儿看了一眼,就忙将视线挪开了。

    “照这样啊,俺也活不了几年了。”何氏竟然伤感起来,“老连家啊,太能磋磨媳妇了。你们分出来过的,算是出了火坑了。可怜俺……”

    听着何氏的抱怨,连蔓儿突然意识到,何氏在别人家里,只怕也经常这么说。老连家磋磨媳妇,是哪一个在磋磨?

    答案不言自明。

    “二伯娘,你出来串门,我奶乐意吗?”。连蔓儿问。

    “她哪能乐意,俺们天天围着她转,她才乐意那。”何氏立刻就道,“恨不得把俺们都拴裤腰带上使唤。”

    “那你咋出来了?”连叶儿就问,“还天天出来。”

    “芽儿在她跟前给她打零,俺就出来了。”何氏道,“她就坐屋里,门都不咋出,俺还真能让她给看住了?”

    “那你出来,她就不知道?”连蔓儿问。

    送上二更,潜下去码第三更,求粉红。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