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九十五章 田庄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九十五章 田庄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第二更,求粉红。

    也就是说,银票的票面是多少,在大成银号内,就有多少的存银。虽然比起商业社会的纸币,使用起来略嫌不便,但是却更让人放心,绝不存在票面贬值、通货膨胀的危险。

    而且,所谓的在大的铺面里可以当做现银使用,也是有限制的。比如说,府城那些大型商铺就只认大成银号辽东府分号出具的银票,跨府支付这种事,是不能够的。

    不过,即便是这样,它还是给大家带来了许多的便利。

    对于这个还是以农耕为主的社会来说,既便利,又有保障。连蔓儿对此,也很满意。大成银号的银票,是全国通兑的,这对于她要开全国连锁烤鸭店的计划,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当然,那些都是后话了。

    说过了五郎在府城的事,五郎就问起他离家这段日子,家里发生的事。

    “咱爹在老宅发了次脾气……”连蔓儿就笑着告诉了五郎,然后压低了声音,“这些天,老宅那边,可老实了。”

    “早应该这样。”五郎低声道。

    “谁说不是那。”连蔓儿点头。只是,连守信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要他完成转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还需要几分机缘。如果不是如今家业大了,连守信出门多了,开阔了眼界,一辈子都完成不了转变的可能也是存在的。

    “这些天,我们都故意冷着老宅那边。就怕她们看咱们待她们待的好了,又生出啥想头来。”连蔓儿告诉五郎,“哥,你这回来,也不用像过去似的,就去看他们。就按一般庄户人家的规矩来吧,省得又恭敬出病来。”

    “也好。”五郎点头。

    “这才叫有福不会享,非得折腾成这样才肯消停。”张氏听见他们兄妹俩的对话·感慨道,“我这人心软,有时候啊,看着他们也老了·那一大家子拖累的,吃也不得吃,喝也不得喝的。咱们也不差那些东西,就啥都想着给送过去一些。可这东西送过去了,那人又是另一样。鸡蛋里挑骨头还不说,她该又觉得能拿捏咱们了。······这才是不识可怜,让人没办法。”

    “随她们去吧。”连蔓儿就道。

    “外面有人说·说是他们对不起咱们,没那个命受咱的东西。她那闹腾,都是鬼催的。”张氏凑到连蔓儿和五郎身边,看了连守信一眼,见他和小七说话,没注意这边,这才低低的声音道。

    连蔓儿有些。这个年代就是这样,对于一些常理无法解释的东西·大家都自然而然地推给鬼神之力。

    “要不然,好好的享福她不干,她阄腾啥那。就像那个老武家·但凡家里多收点粮食,多赚那么点钱,不是老武老太太就是那个媳妇,非得闹一场病不可,等把那点钱花光了,病也就好了。人不就都说,那就是俩个大小耗托生的。”张氏又低声,神神秘秘地道。

    连蔓儿和五郎只能忍笑。

    “你俩小孩子家家的,笑啥?”张氏严肃地道,“跟你们说·你们还别不信。······所以啊,这个人还是得心善、心正,多行好,对下代也好,对自己也好。”

    “娘,你说的都对。”连蔓儿就道。

    连蔓儿也立志要做个好人·不过她要做个尽可能聪明些的好人。

    暑热渐退,小合浦鸭陆续破壳而出,一只只披着嫩黄色的短绒毛,胖嘟嘟的非常可爱。大贵和大贵媳妇并没有吹牛,这夫妻俩果然是这方面的好手,小鸭子的孵化率竟然超过了百分之八十。

    当小鸭子全部都孵出来之后,连蔓儿立刻赏了这夫妻俩一个尺头并两串钱,并告诉他们,如果这鸭子养的好,年底除了应该给的工钱,另外还有更厚的赏赐。

    大贵和大贵媳妇虽有这个手艺,但却从来没有因此赚过钱,能得到如此厚赏,而且以后还会更多,这夫妻两个也是喜出望外,一叠声地给连蔓儿道谢,并拍胸脯保证,一定会将小鸭子养好。

    连蔓儿专门挑了块空地建起了鸭舍,另外又分派了两个人给大贵和大贵媳妇做帮手。这些合浦鸭,可是精贵的鸭子,第一个,鸭舍要保持清洁,每天几次定时的清扫,就是比起人住的屋子来都不差。连蔓儿还去找王幼恒要了个草药的方子,可以粗略地起到消毒的作用。这些,都是为了小鸭子能更健康的成长,同时预防瘟疫和疾病。

    另外,小鸭子的吃食也和普通鸭子的饲养不同。

    连蔓儿想培育填鸭,但是小鸭子孵出来以后,前四十五天,还是要比照普通鸭子,用更好的料、更精细的喂养。而过了这四十五天之后,才能够开始填喂。这是连蔓儿记忆中的数据,她又征询了张氏,还有大贵夫妻两个的意见。

    张氏还有大贵夫妻也都确认,小鸭子孵出来之后,有那么一个半月是长的最快的时候,之后,小鸭子就会变得没那么爱吃食,长的也慢了。这正好与连蔓儿的数据相符,让连蔓儿更加的放下心来。

    夏末秋初,秋收之前,庄户人家有一段短暂的闲时。这个时候,庄稼已经接近成熟,遍地是即将丰收的美丽景象。一次吃过了饭,大家坐着闲聊的时候,张氏就说起,罗家村的庄子买了快一年,也要到丰收的时候了,可她还一次都没有去看过。

    “那咱明天就去看看呗。”说话的时候,一家人正坐在院子里乘凉,连蔓儿抬头看了看天边的晚霞,就笑着说道。

    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看那满天的采霞,就能判断出明天将会是个大晴天。

    “那就去看看。”连守信也笑道。

    第二天,一家人吃过了早饭,外面就将车辆都准备停当了。张氏带着连枝儿和连蔓儿坐一辆马车,小喜、小庆等几个丫头、媳妇坐另外一辆,连守信、五郎、鲁先生和小七则各自骑了一匹大青骡子,前前后后地带着几个家丁就往罗家村来。

    罗家村离着三十里营子不过十几里地的路程,马车走的不快,一路上看着沿途的风景,很快就到了罗家村。五郎带着人在前头,先领着众人看了他们家的庄田。几百亩地,那是几乎望不到边际的丰收景象,张氏欢喜的几乎落下泪来。

    张氏是一个女人,所以对于漂亮的衣裳和首饰有着天生的喜爱。但是,她的骨子里,更是一个庄稼人。祖辈们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对土地的热爱,更深植在她的骨血里。所以,比起衣裳首饰,这些田产,这些茁壮成长的庄稼,更能触动她的心。

    因为这些东西,象征着富足的生活和子孙的繁衍。

    连蔓儿坐在张氏身边,她感觉到了张氏的激动,同时也意识到,她自己对于土地的感情。她也爱这些东西,甚至超过珠宝华裳。在这里,她感觉宁静、感觉生机勃勃。

    所以,她不是商人,也不是朱门绣户中的女子,她的骨子里,就是个地主。这样,很好,真的很好,连蔓儿想。

    看过了自家的田地,早就有庄子上的人得了消息赶来,将一家人迎进庄院里。

    这庄院平常就有庄头带着人打理,因此收拾的非常整洁干净。大家先进到前院正厅。坐了一会,连守信和五郎就招呼了庄头和庄户们说话,鲁先生和小七也留在正厅,张氏、连枝儿和连蔓儿则到后院来歇息。

    这罗家庄的庄头就姓罗,管着庄子上的田地,罗庄头的媳妇姓王,主要就是照管这庄院。罗庄头在前厅陪着连守信他们说话,罗王氏就陪着张氏娘儿几个到后院来。

    娘儿几个在屋里坐下,那罗王氏十分殷勤,就忙着张罗了茶水和新鲜果子。

    “你坐下陪我们说话,这些事,让她们自己张罗。”张氏就对罗王氏道。

    今天跟来伺候的是小喜和小庆。小喜对这田庄虽然不熟,但是小庆却是极熟的。因为小庆就是这庄子上的人,罗庄头夫妻两个,正是她的爹娘。

    罗庄头夫妻两个生了两儿两女,大儿子如今有十七八岁了,就在庄子里帮着罗庄头做事。另外两人还有个小女儿,如今才几岁,也养在身边。还有一儿一女,则都被选中,一个跟着五郎做了小厮,还有一个就是小庆,如今跟着连蔓儿伺候。

    本身就被重用,儿女们又都是主家得力得宠的,这罗庄头两口子可谓干劲十足、一门心思地效忠。

    张氏跟罗王氏说话,小喜和小庆就端了茶果上来,茶叶是连蔓儿家拿来的,水用的是这里的水。至于那些果子,则都是田庄地头上的土产。有紫黑色的黑天天、完全成熟的沙果、还有黄橙橙的甜姑娘儿,另外还有一盘鲜毛嗑。表皮还是软的,里面的毛嗑仁充满了水份。

    连蔓儿看着有趣,觉得比特意花钱去外面买的市面货好。

    罗王氏和小庆是一个脾气,说话利落,说些庄子里的事,就将张氏逗笑了。屋里正说着话,外面就有人来禀报。

    “村东头老罗家的罗小燕来了。”

    送上1票加更,稍后争取三更。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