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九十四章 非礼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九十四章 非礼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第一更,求粉红。

    连蔓儿石化了,小七那边却特别高兴。他现在最喜欢的,莫过于有人说他长高了、长大了之类的话。沈六还加了一句可以护着连蔓儿了,这简直让小七心花怒放。而且,说这个话的还不是别人,是沈六,这些话的意义和分量就格外的不一般。因为是沈六说的,所以绝不会是奉承,那肯定就是真的。

    小七在那傻乐,扭头看见连蔓儿有些发呆,还忙伸手扯了扯连蔓儿的衣袖。

    “姐······”小七傻乐地看着连蔓儿,一张脸上都写着骄傲和快乐。

    连蔓儿回过神来,她真的很想上去扯住沈六,指着沈六的鼻子质问,“你怎么可以偷听女孩子的话,而且还是这么私密的谈话?你的底线那?节操那?”

    可是实际上,她就是站在那没有动,因为她不敢问也不好意思问。她可以猜到沈六会怎样回答,沈六绝不会不好意思,或者感觉歉意。因为他就没有避讳别人的意识,都是别人避讳他。而且,如果她问了,沈六再将听到她说的话都说出来可怎么办?那么私密的话,今天如果不是被沈谨的情绪感染了,又认为只有她们两个人,不会被别人听见。即便是自家兄弟跟前,她也从来没说过的。

    沈六看着连蔓儿先是发呆,后来是想怒又不敢怒,努力隐忍的模样,不由得挑了挑眉,嘴角也微微翘起来了。

    今天来接沈谨,本来可以让别的兄弟,或者直接派得意的管事来接,不过,最后,他还是决定亲自来接。其中,虽然也有沈谨将来要进宫的缘故但他并不想否认,他还有别的私心。

    沈谨迟迟不肯启程,他并没有打发下人去催促,而是亲自来看沈谨。听见沈谨和连蔓儿说那样私密的话题是他没有想到的。但是他一刻也没想到过要避开不听,或者是打断两人的说话。相反,他还刻意在假山后多停留了一会,直到两人说完了话,他才出现。

    难得的倾听连蔓儿心声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

    而对于他所听到的,沈六的心情是有些复杂的。在连蔓儿这个年纪大户人家不管是养在深闺的姑娘还是伺候的丫头们,大多都知人事了。连蔓儿的不解风情,让沈六有些欢喜又有些不是滋味。至于连蔓儿想要到处去走走看看的志向,还有对未来婚姻的期许,或者说没有期许,沈六的心情依旧是复杂的。

    那些话语中反映出来的眼界、见识,是超出了连蔓儿的年龄的。

    从第一眼,沈六就知道连蔓儿是个不同寻常的女子。而后来的接触,都在不断地加深着他的这种认知。

    连蔓儿和他见过的各种阶层、各种性格的女子都不一样,她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聪慧、坚定、落落大方、不卑不亢……他所欣赏的那些美好品质,几乎都可以在连蔓儿身上看到。另外,这个小泵娘还有着与年龄不符的审时度势与……乐天知命。

    就是有的时候,太过审时度势、乐天知命了。沈六想,比如连蔓儿对将来婚姻的看法。那个这几年到处走走看看,到时候凭借丰厚的嫁妆和得力的兄弟嫁入平常人家,安稳度日的想法,沈六很有些不喜。沈六觉得,在这方面,连蔓儿如果能有一点野心、一点出格的期许那就好了。

    想到这,沈六看向连蔓儿的目光,又有些幽深起来。

    连蔓儿本以为沈六可以跟小七说了那句话,为的是挖苦她。挖苦完了,她不做反抗,沈六志得意满也就该走了。但是出乎她的预料,沈六似乎并没有就此离开的打算,而是站在那,神情挑衅,而且还略带嘲讽!

    没错,沈六挑眉、微笑,还有那复杂的目光,在连蔓儿的解读中,就都成了挑衅与嘲讽。

    下限那,节操那!

    “六爷,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圣人之言,想必六爷也是知道的。”连蔓儿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口道。

    “当然。”沈六先是微微一愣,继而眼睛眯起,“······我非礼了什么吗?”。

    看沈六一派闲适,疏无半点心虚、歉疚的样子,连蔓儿只能气结。

    “六爷,时辰不早了。”连蔓儿知道今天这闷亏吃定了,便立刻转了话题,提醒沈六道。沈六将沈谨和沈谦都早早地打发上了马车,似乎是时间很赶的样子,结果他自己却不着急。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嗯。”沈六看着连蔓儿,微微点了点头,心里却暗笑,还没见过送行的人催促客人快走的,连蔓儿这是恼羞成怒了?!

    不过时辰也确实不早了。

    “好好护着你姐姐回去。”沈六嘱咐了小七一句,这才转身在众人簇拥下上了马。

    看着车队渐渐走远了,连蔓儿偷偷地挥了挥拳头。

    “姐,你怎么了?”小七扭过头来,正好瞥见连蔓儿还未来得及收起的拳头和略显狰狞的脸色。

    连蔓儿立刻收了手,脸上也重新带了笑。令她气恼的人已经走远了,她才不会将坏情绪转嫁到自家人身上。

    “没什么,咱们赶紧回去吧。”连蔓儿拉了小七,“算算日子,咱家的小合浦鸭也该出壳了。”

    “是哎。”小七的眼睛就是一亮。即便他特别愿意听别人说他长大了之类的话,但是对于一些事情,他依旧有着专属于孩童的热情。

    沈六、沈谦和沈谨兄妹离开后的第三天,五郎就和鲁先生从府城回来了。

    五郎在书院的小考中得了优,就连鲁先生也说他的文章又进益了,一家人自然高兴非常。大家聊了半晌,鲁先生就先回房去休息,留下他们一家人说话。

    张氏、连蔓儿和连枝儿收拾五郎带回来的东西,连守信和小七就在旁边,细问五郎在府城的情形。说了一会话,五郎就从怀中取了一张房契出来,递给连蔓儿。

    “…···在大松树胡同,离着书院不远,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五郎告诉连蔓儿道。

    他们早就有在府城置产的打算,这次五郎去府城的时候,连蔓儿给他带足了银两,说好了,如果有合适的房产或者铺子什么的,就买下来。五郎就买下了大松树胡同这所三进的宅院。

    “屋子有百来间,后面还带着个大园子,加上写文书换房契,林林总总,一共花了一千五百两。”五郎说着话,又拿出一张纸,展开来给连蔓儿看。

    那是一副宅院的示意草图,大致绘出了整个宅院的布局,五郎又在纸上指指点点,告诉一家人这个宅院在府城的大致位置。

    “哥,这个价钱买这样的房子,是不是挺便宜的?”连蔓儿听完了五郎的话,估计了一下整个宅子的面积,就问道。

    “这个价格,是相当划算。”五郎点头道,“多亏了钟管事帮忙。说是早给咱们看下的,若是放在市面上买,起码得再添五百两银子,也未必就能买的到手里。”

    “咱这得好好谢谢人家钟管事。”连守信就感叹道。

    “这个自然。”五郎点头,“我已经送了一份厚礼过去了。”单凭钟管事,自然还没有这么大的本领和面子,这自然是沈家当权的主子发了话。这份人情欠在哪里,连蔓儿和五郎心里都清楚的很。

    “我和鲁先生这些天在府城,已经住进去了。原本就有些粗苯的家具,我又添置了一些,咱们以后再去,直接就可以住。”五郎又道,“蔓儿,等你去了,看还有啥要添置的,咱们再添置。”

    “姐,咱们啥时候去府城?”小七就问连蔓儿。

    “不是说了,等收完秋吗。”连蔓儿笑道,“你好好读书,要是咱哥和鲁先生说你功课不过关,我才不带你去那。”

    “我肯定好好念书,楚先生都夸我了。”小七忙道。

    “花剩下的银子,我没带回来,都存在大成银号里,换成了银票,以后去府城再有花用,大的店铺里,可以直接用银票,那些小些的店铺,直接从银号里取钱出来用就行。”五郎接着又道。

    大成银号,是大明朝最大也是声誉最佳的银号,在各个府城都有分号,据说,这大成银号里还有皇室亲王的股份,也就是说它背后又皇家和官府的支持。

    “银票!”连蔓儿星星眼了一下。

    五郎就笑着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叠银票出来,连蔓儿赶忙接过来仔细看。这银票是用楮纸印刷的,上面花纹繁复、黑红相间、除了写有大成银号某某分号之外,还有某字第多少多少号的序号,以及银钱数目,出具银票的日期等,另外还有明记和暗记,五郎都教连蔓儿认了。

    银票,是商业流通发展、进步的表现。不过,因为大明朝的商业还没有完全的发展,银票的使用虽然提供了便利,但是限制还是很多

    大成银号的银票,说到底并不能算作是纸币,更确切地说,它只是一个存款的证明。

    送上第一更,稍晚会有二更,并争取将昨天的更新补上。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