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九十二章 好过与难过 (1000票加更)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九十二章 好过与难过 (1000票加更)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加更,求粉红。

    听见周氏的哭声,连守信并没有停,而是径直推门出来,大步向家里走去。

    连守信还没到家,连蔓儿就已经才从小庆那里知道了老宅的情况

    当听到周氏改用温情攻势,连蔓儿不由得微微提起了心,而当听到连守信并没有上当之后,她的心才放回了肚子里。

    “我爹这回应该是真明白了,没让别人给糊弄住。”听完了小庆的叙述,连蔓儿笑道。

    “你爹他其实挺明白,他就是心软。”张氏也笑道,连守信在连老爷子和周氏跟前给她撑腰,给孩子们撑腰,在没什么比这个更让张氏高兴的。

    其实这个年代,只要不招惹上官府,庄户人家之间几乎没有什么争端。尤其是像连家这样,儿孙多,有房有地,又不上赶着欺负别人的。连家在三十里营子住了这些年,几乎就没和村里人起过任何的争端。

    在这种大环境下,张氏和几个孩子,自然也不会被外人欺负。对她们的威胁和欺辱,都是来自内部。

    其实也不只是他们家,这个年代,大部分安安生生过日子的老百姓家里,都有相似的情况。也就是说,这个年代,妇女和儿童主要面对的威胁,其实就是家庭暴力。有的时候,她们的丈夫或者父亲就是施暴的对象。而像连家这种,婆婆欺辱儿媳妇的,也不是个例。

    家庭暴力有亲情关系为包裹,因此有极大的隐蔽性,也更为残酷。其中又以冷暴力为最。很多男人都不能有力地保护妻儿,因为那个施暴的人是他的亲娘。

    张氏说连守信明白,就是心软,这句话连蔓儿并不能够完全认同。连蔓儿认为,连守信不仅心软,他还糊涂只是慢慢地明白了过来而已。

    连守信觉悟的不算早,但比起那些一辈子都那么过来的男人,他还算是幸运的。

    “以后牧场那边再有啥事,还得让我爹去。”连蔓儿自言自语地道。据说越往西去民风越是彪悍。男人的血性十足,没那么多唧唧歪歪的忍辱负重、礼教规矩。让连守信常去熏陶熏陶,大有裨益。

    “蔓儿,你说啥?”张氏没听清连蔓儿的话,就问了一句。

    “没啥,娘,咱晚上吃啥啊?”连蔓儿立刻转移了话题。

    等连守信到家的时候张氏自然是笑脸相迎,连蔓儿和连枝儿还亲自捧了香茶和点心过来。

    “孩子他爹,晚上咱吃啥,要不,包饺子?”张氏就和连守信商量。

    “行啊,那就包饺子呗。”连守信痛快地答道,他对吃食历来不挑,张氏和孩子们说啥是啥。

    “那咱自己个包啊。”连蔓儿就道。

    即便家里有足够使唤的人她们并没有因此就十指不沾阳春水。勤俭持家是美德,不管贫富贵贱,都适用而勤字还是摆在第一位的。

    自己包饺子,为的就是一家人一起其乐融融的和乐劲儿。

    剁馅、和面这些最初的准备活计有厨房的韩忠媳妇带人帮忙,剩下的,就是连蔓儿自家人的事。连蔓儿和连枝儿负责将饺子馅调好了。现在是瓜果蔬菜最丰富的季节,有足够的人手帮忙,一会工夫,连蔓儿就调了几种饺子馅,有南瓜馅、茄子馅和豆角馅,另外连蔓儿还精心调了一小盆三鲜馅。等准备的活计都做好了,连守信就负责擀皮张氏带着连枝儿和连蔓儿负责包饺子。

    一家人一边包饺子,一边闲聊,连守信没有主动提老宅的事,娘儿几个谁也没问。不过,感觉到连守信的心情非常放松、愉快,一家人也都跟着高兴。

    连蔓儿有几次甚至笑出声来因为她知道,只要连守信不再被连老爷子或者周氏摆布,那老两口子从今往后,就都没戏可唱了。

    连蔓儿家这边是和乐融融,老宅那边却是另一番相反的景象。

    周氏坐在炕上,一边拍着炕席,一边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哭嚎。

    “…···丧了良心了,我白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侍弄大了。都不正眼看我,他看不上我啊。心狠啊,真心狠啊······”

    连老爷子坐在炕头,脸色铁青,闷声不语。连守仁、连守义几个还在地下坐着,也都不说话。

    周氏哭嚎了半天,心渐渐就灰了。连守信一家,现在她谁都拿捏不住了。不仅拿捏不住,反而连番吃了亏。本想着能在自己儿子连守信身上翻盘,却没想到,连守信不仅不被她拿捏,反而态度强硬、拂袖而去。虽然连守信没直接说她什么,但是那样子,摆明了就是懒得跟她说话,再不想理会她了。

    唯一一个有出息的儿子,还拿捏不住了。周氏一阵阵的心里发虚那骂人的话翻来覆去,就翻不出新花样来。骂的少了,哭就多了。哭着哭着,那一股气无处发泄,就将矛头指向了连老爷子。

    “…···都是你这没能耐的老王八犊子,让我跟你受这个气。”周氏骂连老爷子。

    “那还不都是你自己找的?”连老爷子正没好气,立刻回骂道,“好好的消停日子你不过,人话你不说,你就作,作吧,把脸都给作没了,人也给你作跑了,就剩下你一个人,你就是大天了!”

    连老爷子说着话,穿鞋就下了炕,走了出去。

    连守仁、连守义等众人随即跟着出来,各自散了。只剩下周氏一个,孤零零地在屋里。周氏愣了一会,就捂住脸,无声地哭了起来。

    连老爷子离了周氏,先去后园转了一圈,闷头干了一会活,等心情略好了一些,他才放下锄头,慢慢地走回来。他没进自己屋子,而是穿过外屋,走到前院来。

    连老爷子一出门,正好看老罗木匠往外倒锯末子。

    “呦,老爷子,出来溜达溜达?”罗木匠见了连老爷子,脸上有尴尬的神情一闪而过,随即笑着跟连老爷子打招呼。

    如今露天里晒的慌,罗木匠大多数时候,就在西厢房里做活。这一个院子里,哪个屋子里有啥大动静都相互瞒不过,罗木匠在老宅干了这些天活,几乎天天见他们不是吵吵就是骂的。周氏的脾气秉性那是远近闻名的,不过一开始,这罗木匠还是很不适应了一阵子。

    现在,罗木匠已经适应了,但是看见被老婆给骂出来的连老爷子,还是有些尴尬的。

    “啊。”连老爷子假装没看见罗木匠的怪脸,答应了一声,就站在院子里不动换了。

    “老爷子,要不,你老进来看看?”罗木匠就道。

    “嗯,看看,看看。”连老爷子马上答应道,就跟着罗木匠进了西厢房。如今庄稼活不多,连老爷子每天没事就往这西厢房里来,看罗木匠干活,眼瞅着棺材一点点打起来。

    进了西厢房,连老爷子先是围着打起来的棺材绕了一圈,这里摸摸,那里看看,显然很是中意。等看够了,他才在炕沿上坐了下来。

    “老罗啊,你这活计是没的说。”连老爷子赞了一句。

    “承老爷子的贵言,你老满意就行。”罗木匠笑着道。因为有这手艺,常被请到别人家做活,罗木匠很能说一些场面话。

    “这大概啥时候能完活?”连老爷子又问。

    “这口寿材,再有个五六天,就差不多了。”罗木匠算了算,就道。连家要打两口棺材,这两口棺材不能一起打。先打的自然是连老爷子的,木料也是可着这口棺材用。等连老爷子这口棺材打完了,他还得形式上歇几天,接着才能打周氏的那口棺材。周氏的那口棺材,会比连老爷子的薄。

    “到时候,我给你老好好地刷上几遍漆,晾干了,以后就这屋里放着,每年到秋下再刷一遍漆。保证千八百年都不带朽坏的。”罗木匠笑着道。

    “好、好。”连老爷子笑着点头,只是那笑意无论如何也到不了眼睛里去。

    “大丈夫,难免妻不贤子不孝啊。”沉默半晌,连老爷子突然道。

    罗木匠心里打了个突,没有接话。连老爷子坐了一会,没滋没味的,就从西厢房出来。

    他在院子里转了个圈,听见上房里悄无声息,想了想,就走回屋里来。

    周氏已经不哭了,正红肿着眼睛,呆呆地坐在炕上,见连老爷子回来了,也没什么表示。连老爷子叹了口气,上炕坐了。

    “这往后啊,都消停点吧,咱老了,有吃有喝就得了。”连老爷子道。

    周氏没搭腔,抹了抹眼睛,又发起呆来。连老爷子又叹了一声,也发起呆来。

    连守信在老宅发作了一番,那之后,老宅竟然真的消停了下来。连老爷子和周氏的病都好了,药也不吃了。邻里们接连几天没听见周氏骂人,竟有些不习惯起来,还有寻了借口上门,见老两口子都好,才作罢了。

    连老爷子没再打发人来找连守信,只有连守礼来了两次,话里意意思思的,连守信如今看透了,就只当没听见。老宅那边,就更没了动静。

    连蔓儿家的荷塘里已经结了莲蓬。沈谨要回府城了,沈六亲自带人来接。

    送上加更,粉红翻倍活动今天午夜结束,再次求粉红,求1200粉红。

    潜下去码字······

    列表

    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