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九十一章 觉悟(求票)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九十一章 觉悟(求票)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粉红翻倍活动最后一天,求粉红。

    连守信挣脱开周氏以后,并没有在炕上坐,而是转身走开。

    连守仁、连守义、连继祖几个都忙着起身,给连守信让座。连守信也没客气,就挑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这下子,依旧是连老爷子和周氏老两口在炕上坐,众儿孙们则是离的远远的,坐在靠柜子的几张椅子和凳子上面。

    周氏坐在那,手还伸着。她张了张嘴,却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一双浑浊的眼睛里流露出有些无措的神情。她难得给连守信好脸色,本来料的准准的,连守信肯定会受宠若惊,然后对她百依百顺。可连守信的反应却这样冷淡、无情,周氏惊了,也有些慌了。

    若是以往,连守信这么驳她的颜面,周氏立刻就会炸。但是现在,周氏却没那么有底气。她竟然将这口气给忍了下来。

    连老爷子半眯着眼,将周氏和连守信的神情都看在眼里,不被人注意地叹了一口气。

    “…···这几天我不在家,家里也没留啥人。”连守信正跟连守义说着话,“听说你打算要打上我家门去,抓你兄弟媳妇和俩侄女,是有这事吧。”

    连守信的语气很平静,不过一屋子的人却都可以感受到那平静底下隐伏的波澜。连守信很生气。老实人生起气来,是很可怕的。而且现在的连守信,还不是一般的老实人。

    “没有,没有的事。”连守义不由自主地往旁边挪了挪,想离连守信远一些,“老四你这是听谁……不,不是,我哪能办那样的事那,那我还成个人了?绝对没有的事。”

    连守义决口否认。

    “你找她们算啥能耐,我现在回来了·你有啥事,有啥话,你冲着我来。咱们好好掰扯掰扯。你还知道那么做就不成个人?那你还那么打算,你还有人味吗?你把我当啥了?”连守信指着连守义的鼻子吼道。

    连守义从凳子上跳起来·逃到周氏跟前,他摸着炕沿,却没敢就坐下。周氏被连守信的吼声震的就打了个哆嗦,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下来,又将腰板挺的直直的。

    “老四,你别跟我发火啊。我那不没去吗。”连守义咧着嘴,讨好地对连守信道·“也不是我要去的,是咱娘发的话。我那随口应承,就是为了让咱娘高兴高兴,我就没打算去。我不能办那不是人的事。”

    几句话,连守义毫不犹豫地就将周氏给卖了。

    “咱娘发话,你就不能劝着,非得火上浇油?”连守信并没有因此放过连守义,“你也知道那不成个人·没人味,你咋不拦着?别当我不知道你想啥来着,你不就想趁火打劫吗?你捞了便宜·等过后,没事了啥都好,要是有事,你就把咱娘搁前面做挡箭牌?你就别跟我说是谁发的话,你不是几岁的孩子,我就找你算账!”

    “别,别急啊。”连守义的眼神在连守信和连老爷子、周氏之间来回地游移,这个时候他恨不得爬到炕上,躲到周氏身后才好。

    “你们都听着,以后但凡再有这样的事·你们谁也别跟我说这些用不着的,说是谁让你们干的啥的。有啥事,我就找你们算账。别打算拿老爷子、老太太当挡箭牌,我就不能把你们咋样!”连守信霍地站起来,指着连守仁、连守义等人道。

    “老四,你消消气·坐下说话。”连守仁慌忙起身,陪笑着劝道,“你放心,我们肯定不能做对不起你的事。这次,就是老二犯浑。最后他也没敢去。他真要去,我就得拦着他。”

    “是啊,四叔。”连继祖也在旁边附和道。

    连守信并没有就坐下,他来回踱了两步,只觉得心里焦躁无比。当他回到家里,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几乎一下子就火上了房,想要来质问周氏。不过,他还是忍了下来,因为周氏是他的娘,因为一直以来逆来顺受的习惯。

    他息事宁人,却没想到周氏这边还不肯罢休。所谓泥人还有个土性,连守信这口气是忍了,但是那一股火却没有熄灭,只是闷在了肚子里,此刻忍无可忍地爆发了出来。

    却依旧不能对着罪魁祸首周氏,连守信憋屈、焦躁。

    “快给你四叔倒茶,”一直没说话的连老爷子终于开了口·一边吩咐进门来的蒋氏,一边又对连守信招手道,“老四,你别着急,有啥话坐下来慢慢说。”

    众人好一番劝解,连守信才慢慢地又坐了回去。

    连守信这一坐回去,连老爷子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劝解了。

    周氏闹腾的厉害,他怕周氏憋闷坏了身子,同时也想着叫连守信过来,爷两个好好说道说道,因此就打发了连继祖去叫了连守信来。连守信果然来了,而周氏见了连守信也没像以往那样发火,而是少有的温情,这让连老爷子很高兴,所以就一直没开口,打算让周氏和连守信娘儿两个好好亲香亲香。

    亲母子,只要感情好别的事情就都好说。

    没想到,连守信的反应却那样冷淡,不仅冷淡,还抢先发难,跟连守义算起了旧账。

    连守信这哪里是在发作连守义,分明是扎筏子在谴责周氏,那一句句的,分明是指责周氏没人味,根本不顾忌和连守信之间的亲情。可是这件事,连守信还真是占住了理,是周氏做的太过分。即便事情被他拦下来了,但起了那样的念头,就是十恶不赦的。

    “被动了,被动了。”连老爷子心里暗暗念叨着。

    还有连守信说的,让连守仁、连守义这些人,以后不可以将他和周氏做挡箭牌。这句话暗含着的意思,岂不是告诉连守仁和连守义,以后不用那么听他和周氏的话了吗?

    这事情,要糟糕了。连老爷子苦思冥想,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岔子,又实在找不到合适话。无奈之下,连老爷子朝周氏看了一眼。

    “那话是我说的。”周氏赌气似地道语气中有一如既往的霸道,还略带着几分撒娇耍赖的意味。“我不是气的吗。你大姐那都急的火上房了,让她们来商量,她们不来。她一心顾着老张家根本没把咱老连家的事放心上。我那就是一生气,顺嘴说的,你爹不给拦下来了吗?”。

    说到最后,周氏还白了连守信一眼。

    对,就应该这样说。连老爷子松了一口气。这些话,他无法说出口,因为他还得要脸。但是周氏作为年老的母亲对儿子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这么说却是可以的。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连老爷子也不免生出几分感慨。周氏这样的神情和语气,已经多少年没有过了。还是在他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周氏是常这样说话的。那都是周氏明显不占理,或者做错了什么事的时候。

    每次有这种情况,通常最后都是他无奈地让步。连守信是周氏的儿子,他自然也没有别的选择。

    果然连守信低下头去,半晌无语。

    “不管我们咋做,都没好是吧?”连守信突然抬起头来问道。

    显然,连守信对周氏的话的反应,并不是连老爷子所预料到的那一种。连守信很生气,因为周氏不仅没有一点悔意,还倒打一耙,那么自然而然地指责、污蔑了他的妻儿。

    连守信的镇定,还有突如其来的这一句话,让一屋子的人都有些愣神。

    “爹,你老现在身子咋样,药还吃着吗?”。连守信又突然问道。

    “啊······药不吃了,都好了。”连老爷子想了想,答道。

    “我娘那,不是说犯傻病了,好了没,还用开药不?”连守信又问却并没有去看周氏。

    “啊······,她也没事了,她就是作。”连老爷子想了想,又答道。

    “我咋作了?”周氏不让了,不过她并没有跟连老爷子掐起来,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就是向连守信告状。“老四,我还忘了跟你说。蔓儿那丫头心毒啊,给我开的那药,差点苦死我。她还跟叶儿那丫崽子合伙硬给我灌药。还有在你家里…···”

    “药方子是蔓儿给开的?”连守信打断了周氏的话,问道。

    周氏无语。

    “是药哪有不苦的。药不能乱吃,话也不能乱说,做人也得讲点良心。”连守信道。

    “老四,你这是教训我?”周氏提高了声调。

    “城里大姑太太那边的事,都了了吧,有啥不满意的没有?”连守信根本就没搭理周氏,而是又转了话题,问道。

    “对,这个事,这可多亏了五郎。她大姑那边捎信儿来,等金锁他们爷俩身子好点,要来给你们道谢。”连老爷子就道。

    “道谢不用,让她本分点做人,衙门不是我家开的,不是五郎想说咋样就咋样。这个事多难,五郎欠多少人情你们知道吗?算了,和你们说了,也是白搭。我们做啥,都没有好。对了,以后别让她进我们家门。”说着话,连守信就站了起来。

    “以后谁要是对我孩子他娘和几个孩子有啥不满意的,都冲着我来,别当面背后的埋汰人。她们说啥、做啥,那都是我让她们那么干的。”

    连守信留下这一句话,也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就迈步出了屋子。

    连守信走到大门口,才听见上房屋里传出来周氏的哭嚎声。

    粉红翻倍活动今天就要结束了,大家攒了粉红的,一定要早点投,免得浪费。

    今天7号,已经连续六天双更了,还有三更的时候,请求粉红鼓励。okn一nko

    粉红榜落到了第五位,还很快要被后面的追上了,愁苦脸。

    当前qc2票,1000票将有加更,大家和弱颜一起加油吧。达到1票,会有三更。超过1kc票的部分,会有更多的加更。

    列表

    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