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八十五章 恶对恶(求保底月票)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八十五章 恶对恶(求保底月票)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听见周氏说她太恶了,连蔓儿勉强忍笑。要说人恶,这个屋子里,怎么着她都排不上号,周氏却绝对会榜上有名。

    连蔓儿曾经深刻地思考过,周氏为什么一直能够拿捏连守信和张氏。就像罪案调查中,在凶手未知的情况下,首先要全面的了解被害人。从被害人的特点,被害的方式,可以有效地进行凶手的侧写。

    将连守信、张氏夫妻与周氏的关系当做一个案例来进行分析,因为这是一个很具有本土特色的模式,并没有精确科学的名称来概括。连蔓儿就将它定义为斯德哥尔摩加家庭冷暴力综合征。加害者为周氏,受害者为连守信和张氏。

    那么首先来看连守信和张氏的性格特点,这两口子的性格特点很明显,那就是都心软、善良、重感情,并且深受乡土化的儒家思想影响,特别的敬老、爱脸面。这两口子具有这些美好的品质,并且对于他人的认可有深刻的心理需要。

    而周氏拿捏这两口子的手段,就针对了这些特点,每一招都掐在了七寸上。连守信和张氏不是孝顺、爱脸面吗,周氏就歪派他们不孝,打他们的脸。而因为这两口子心软、善良、重感情,周氏采用的法子就是自残,让这两口子看不下去、不忍心,那周氏就赢了。

    现在周氏将她的十八般武艺都使了出来,可连蔓儿不为所动,而且还影响了张氏。周氏落败,就说连蔓儿是恶人。周氏似乎从来没有意识到,其实她自己才是最恶的那个人。

    不说别的,有一点连蔓儿就很肯定,她自己也好,张氏或者连枝儿也好,如果面前有孕妇倒下,不管她们和那孕妇是否相识或者是否有仇怨,她们都不会冷血的置之不理。可周氏就可以,而张氏还是任劳任怨,肚子里怀着周氏的亲孙子。

    在张氏小月了之后周氏曾经明确表示过,这不算个事。周氏还举了她自己的例子,说她也曾经没过一个孩子,还是长到好几岁没的。

    连蔓儿知道,她没有周氏的心硬,也没周氏的血冷。

    周氏总是气势汹汹地骂儿孙们心狼,人恶但是实际上,她只有对付心软善良的人才最有拿手。真正对上心狠手辣的人,她根本就一点法子也没有。她也不敢骂那样的人,因为她怕会惹怒人家,对她下狠

    也许从外表上看周氏是苍老的,软弱的,而她们一家则年轻、强壮,但是实质上她们这一家才是小红帽,对面那个看似苍老的女人,则是狼外婆。

    对于这么一个冷血、心硬、欺善怕恶的人任何的善良和好意都是既可悲、又可笑的。面对周氏,连蔓儿不得不戴上面具,一张恶人的面具。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压制住周氏,保护自己和自己的家人。

    狼外婆叫的再可怜,说外面狂风暴雪,她就要死了,也不过是想让小红帽打开门,她可以进屋来吃掉小红帽。

    狼外婆责怪小红帽是恶人,这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可笑的事情吗?

    看着周氏瘫软下来连蔓儿觉得火候差不多到了,就给张氏使了个眼色。

    “老太太,我今天问你几句话,你拍着你的良心你回答我。”张氏在炕上坐直了身子,看着周氏问道,“我进门十几年生儿育女,你说我是干活不勤快,还是对你不恭敬?”

    周氏就坐在地上,垂着眼皮,要紧了嘴唇,并不答话。

    “我对你掏心掏肺,可你就是看不上我。可你也不是对哪个儿媳妇都不好。你对古氏就挺好。我后来也想明白了,是因为枝儿她爹老实、没出息,你连带着就看不起我们这一股人,对不对?”

    周氏依旧不说话。

    “你特别的不待见我,是因为我有两件事情得罪了你。第一件,我不该那么实心实意地奶秀儿,是不?”张氏又问。

    周氏抿着嘴,还是不说话,不过一双浑浊的眼珠子动了动。

    “看看老太太是怎么了,怎么不吱声啊?”连蔓儿就道,“要是病没好,赶紧的回去吧,这个时辰,也差不多该吃药了。”

    “娘。”连兰儿赶忙推了推周氏。

    周氏的身子抖了一下,一把推开连兰儿,猛地抬起头来。

    “你那是没安好心,就显摆你贤惠。你招惹的我秀儿不认我,管你叫娘,你那是戳我的心窝子。”周氏指责道。

    这世界上竟然有这样偏狭、狠妒,将恩做仇的人,这样的人还值得谁去尊敬?

    “你这才是狗咬吕洞宾,可怜我一片好心。”张氏摇头叹气,又问周氏,“这是一件,还有一件,我看她三伯娘可怜,有时候帮把手,这也得罪你了,是不?”

    “你就是没安好心。”周氏理直气壮地道,“她咋可怜了,就她那样,搁别人家,早就该撵出门了。我对她咋地啦,给她吃给她喝。你说她可怜,你那不就是说我苛待她?你帮她,跟我顶嘴,还不就是显摆你贸良、你心眼好,让人都说我心歹,我不对。”

    张氏被气笑了,眼睛里却泛着泪花。

    “老太太,我再问你,我怀着身子,你闺女推我一个跟头,我求你给请郎中,你不请,你、你害死了我的孩子,差点还害死了我,这你也没错?你拍拍你那胸口,说一句实话,你有没有愧,你对得起我吗?”。张氏脾气柔和,但这个时候也被激的动了火气。

    周氏却又低下头,抿着嘴不说话。

    “老太太,你多威风霸道的人啊,你咋还敢做不敢当了,你看着我,你回话啊?你是不敢吧?”张氏激动地站了起来。

    这次,连蔓儿没有拦着张氏。

    “我、我有啥不敢的?”周氏是经不起激的人,立刻就又抬起头来道。

    “你是故意不给我找郎中的,你看见我出血了,你想让我死,你怕我活着说是你闺女推的我是不?你恨我,你恨不得我死,你还怕我生了孩子,家里又多一个人吃饭是不?”张氏一步步地走近周氏·逼问道。

    周氏抖着嘴唇,咬牙不说话。

    张氏又往前迈了两步,微微俯下身,抓住了周氏的肩膀·迫使周氏和她对视。张氏一夜没太睡好,刚才又哭了半晌,然后又被周氏气的差点吐血,此时,张氏的眼睛通红,脸上的肌肉因为恼怒和伤痛微微地扭曲。

    “不好了,我娘又被小八给附身了!”连蔓儿跳下炕·惊慌地叫道,“小八一直不去投胎,他要找老太太报仇了。”

    周氏本来就有些怕了,听连蔓儿这么一说,再看张氏的样子确实和平常判若两人。她是心里有鬼的人,因此就信了,吓的两眼翻白,两腿发软·拼命挣扎着往后躲。

    “别抓我,别抓我,是秀儿推的·不是我啊······”周氏一边躲,一边抖抖索索地道。

    生死关头,还是自己重要,即便是最疼宠的老闺女,也可以刨出来做挡箭牌。连蔓儿在旁不由得暗自感叹。就周氏的这个狠劲和自私劲,连守信和张氏如何是对手。

    “是你不肯给叫郎中的,你手上沾着血,沾着人命,你跑不掉的。”连蔓儿凑过去,阴森森地说道。

    “小八·你给自己报仇,天经地义,姐让人给你拿把刀来。”连蔓儿又故意对张氏道。

    “刀来了,刀来了。”丫头小庆手里捧着个寒光闪闪的物件跑了过来。

    “啊······”周氏惨叫了一声,两只手在面前胡乱地推拒着,“别杀我·别杀我,我给你认错,我给你烧香,我给你烧钱啊······”

    这一两年来,周氏确实变得比以前虔诚了,又是烧香又是拜佛的,连蔓儿因此知道,周氏心里是害怕的。

    “你那假惺惺的,管什么用。我娘问你话,你怎么不答?要小八饶了你,看你是咋对我娘的?”连蔓儿趁热打铁道。

    周氏这两天连番被打击,太强悍的神经也到了极限了,又因为心里有愧、有鬼,被连蔓儿这么一吓唬,终于彻底地崩溃了。

    周氏柜趴在地上,两手合十,就朝着张氏拜。

    “是我不对,我欠了你的,我心里也不好过啊,我遭了报应,我的秀儿遭了报应了。”周氏软趴趴地央告道。

    “连秀儿是连秀儿,你是你。她那是自己作的,跟我们有啥关系。你们欠我娘的,欠小八的,必须得还!”连蔓儿厉声道。

    “我还,我还……”周氏哆嗦着道。

    “姑娘,你闻见没,是不是有啥味?”小庆站连蔓儿身边,问道。

    “是有味。”连蔓儿就道,一边拉着张氏走开了一些。

    “哎呦,是老太太尿裤子了吧。”韩忠媳妇在旁就道。

    韩忠媳妇话音一落,四下就响起了嗤笑声。

    周氏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裤裆。庄户人家的老太太,穿的是老式的裤子,裤裆宽大。

    “没、没尿啊。”触手是干爽的,周氏不由得说道。

    这下,四下的笑声更响了。

    周氏有些迷茫地抬起头,就看见周围一张张陌生的笑脸,而面前,张氏和连蔓儿的脸上也挂着笑。周氏这才意识到被耍了,两眼翻了翻,就往后倒去。

    这是下不来台,又装晕了。

    “老太太有犯病了,大嫂,你们赶紧扶老太太回去吧。”连蔓儿急忙就道。

    “蔓儿,我还有件事。”连兰儿却不肯走,她扶住周氏,对连蔓儿开口道。

    送上今天的更新,祝大家五四青年节快乐!

    粉红翻倍活动到五月七号结束,大家有空看看个人中心,有粉红票早点投出,免得浪费。

    晚上争取加更,原定是750票才有加更,就算700+青年节的加更吧,距离差不多还有70票,求支持。

    列表

    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