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七十八章 连蔓儿妙手医病(求保底月票)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七十八章 连蔓儿妙手医病(求保底月票)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第一更,粉红翻倍,求保底月票。

    连蔓儿听连叶儿说周氏傻了,她细问了问连叶儿在老宅所听到的和看到的情形,立刻决定,要给周氏请郎中。

    “我奶这下可病的挺厉害,我爹和我哥都不在家,娘,你也不方便过去,还是我过去看看吧。”连蔓儿就对张氏道。

    “你去吧。”张氏点头,随即又皱眉,似乎有些不可置信。“老太太真傻了?”

    实诚如张氏,似乎也不敢相信周氏真的傻了。那么连蔓儿,自然疑惑更多。听了连叶儿的叙述,连蔓儿知道,周氏被连老爷子又打又骂,肯定是受了极大的打击。但是,周氏是什么人,周氏是那么容易就被击垮的吗?

    如果周氏真的那么脆弱,那也不会有现在的情形了。

    被打击惨了大概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周氏应该是发现了目前的局势对她非常的不利,想到了接下来会出现的情况,为了避过风头,所以暂时装傻。

    实在是周氏过往的记录太过彪悍了,不能怪连蔓儿会这么想。

    想当初周氏装病、装晕是多么的唱念俱佳,将众儿孙和媳妇们拿捏的一愣一愣的。

    不过,那也都是过去了。过去周氏装病、装晕就都拿捏人、说一不二,而现在,周氏不得不装傻,而且还不是为了拿捏人,只是为了蒙混过关

    世界在进步,前景会越来越美好!

    连蔓儿跟张氏和连枝儿商量了一番,先将小喜打发了出去,然后才带着丫头小庆,又另外带了连记一个机灵的小伙计,就往老宅来。

    张氏、连枝儿都留下家里,赵氏觉得连老爷子让传的信儿已经给传到了,也不并愿意再往老宅去,只和张氏一起做针线。只有连叶儿听了连蔓儿的打算非要跟着连蔓儿一同去老宅。

    连叶儿和周氏不对盘,非常乐意看到连蔓儿“治好”周氏的傻病。

    连蔓儿自然不会拦着连叶儿,有连叶儿和她一起,还可以帮上她不少的忙。

    到了老宅连蔓儿直奔上房,连老爷子见连蔓儿来了,似乎一点也不吃惊,连兰儿见了连蔓儿,一张哭丧的脸上勉强陪笑。

    “…···刚听说我奶病了,我娘着急的不行,本来要亲自过来可惜身子不给她做主。我娘就打发了我来。”连蔓儿对连老爷子说道。

    “好孩子,都是有孝心的好孩子。”连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招手让连蔓儿上炕坐。

    蒋氏早就拿了一个小坐褥来,垫在了炕沿上,让连蔓儿在上面坐。

    连蔓儿笑了笑,将小坐褥往周氏身边挪了挪,这才在周氏身边坐了下来。

    “我奶这事病的不轻啊!”连蔓儿仔细地看着周氏,惊呼道。

    周氏此时是睁着眼睛的她仰面躺着,两眼笔直地朝上,盯着房顶的某处就是连蔓儿进屋的动静,都没能让周氏向旁边看一眼。周氏两眼发直,但是两片嘴唇却慢慢地蠕动着,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这个样子,还真像是傻了!

    “年岁大了,这也不算个啥病。”连老爷子就道。

    这个年代,并没有老年痴呆这个概念。一个是这个年代,说到底大家的平均寿命是小于连蔓儿前世那个年代的,另外,周围环境和吃食都是全自然、没有污染的因此,到了老年就傻了的人并不多。

    虽然不多,也不是没有。一般人都不会将这个看做是病,人老了,脑子不行了,那可不就傻了吗?一般的人甚至包括郎中们,都认为这是自然的,是年老的一种表现。

    连蔓儿不由得看了连老爷子一眼,心里不由得想到,连老爷子竟然是希望周氏傻掉的!是啊,如果周氏傻了,就不会再折腾,一家人都省心不少。反正,衣食用度方面,有她们这一股人在,是不会亏待了周氏的。

    只不过,那也得是周氏真傻了才行。如果周氏是装的,等过了风头,周氏肯定会恢复过来的。

    那么周氏是真的傻了吗?

    连蔓儿又扭回头,打量了周氏两眼。如果说没来的时候,她是怀疑周氏装傻,那么现在,她可以肯定,周氏真的是装傻。

    周氏装的很像,但还是有破绽。虽然那破绽一闪即逝,但连蔓儿本来就有心查探,因此还是被她抓了个正着。

    就在她在周氏身边坐下的时候,她感觉到周氏的身子有一刻的僵硬。随即,周氏就用胡乱动了两下手臂,将这一点点的失态给掩饰过去了。

    可这也足够让连蔓儿做出正确的判断,周氏脑子是清醒的,有清晰的意识,也许别人靠近周氏还不会怎样,但是连蔓儿不同,周氏既方案连蔓儿,同时又很忌惮她。周氏非常不习惯连蔓儿的接近。

    也许还想到了以前她装病、装晕的时候,连蔓儿是怎么揭穿她的吧!那对周氏来说,可是相当惨痛的经历。

    确定了周氏是装傻,连蔓儿的心里就更踏实了。

    有句话叫做穷寇莫追同时rv有一an话叫uvsx打@前at立刻反驳连老爷子的话,只看了那小伙计一眼。小奶看病,请郎中、抓药,这个钱我们出。你老啥也不鹅黄色的绸帕子,轻轻地擦了擦眼角,“看着我奶这样,我盥难受。我都这样,要是我爹,我娘,还有我哥我姐我弟他们看到我奶这样,还不定咋心疼那。”

    “爷,我奶这个病,得治。”连蔓儿表达完自己的伤心和心疼之后,才放下帕子,利落地吩咐带来的小伙计去请郎中来。

    “别,蔓儿,你奶这么大年纪了,也就这样了,还费那个钱干啥。你们辛辛苦苦赚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这一年半年的,在我们老的身上,你们可没少花。我这心里不落忍。”连老爷子就忙阻拦道,“别去·不用请郎中,这是我的主意,别人谁也说不出啥来。”

    连蔓儿并没有立刻反驳连老爷子的话,只看了那小伙计一眼。小伙计是个机灵的·立刻就转身出去,往李郎中家去了。

    “爷,给我奶看病,请郎中、抓药,这个钱我们出。你老啥也不用操心。这不是别人,这是我奶啊,生了我爹、养了我爹·我奶的恩情,我们一辈子都报答不完。

    不管花多少钱,也得把我奶这个病傍治好了。”

    连蔓儿这么说着,就低下头,一把抓住了周氏的一只手。

    “奶啊,你放心,我一定……找人治好你。”连蔓儿紧紧握着周氏的手,动情地道·“你老可千万得挺住,你老享福的日子还在后头那。”

    连蔓儿一抓住周氏的手,周氏就像是被雷劈了似的·盯着房顶的双眼蓦地瞪向连蔓儿,那双眼睛精光四射,向连蔓儿传达出急剧的惊恐。随即,周氏又飞快地转开眼睛,拼命地挣扎,试图将手从连蔓儿的掌握中挣脱开来。

    连蔓儿此时已经说完了话,她放开周氏的手,只当并没有看到周氏刚才的目光。

    “我奶病的是真厉害啊。”连蔓儿喃喃地道。

    连老爷子移开视线,打了个唉声。

    连兰儿一直坐在周氏身边,刚才周氏挣扎的厉害·她很出力地将周氏给安抚下来,接着便满怀期待、又可怜巴巴地看着连蔓儿。

    自打连蔓儿进门,连兰儿没敢先开口,她就等着机会,或者是连老爷子提起救金锁父子俩的事,或者连蔓儿先开口询问。可是她等了半晌·话题一直都在周氏的身上打转。

    连兰儿祈求地看向连老爷子,可惜连老爷子这个时候正低着头,一下一下地按着太阳穴,根本就没有看到连兰儿投过来的目光。

    连兰儿终于忍不住了。她急着要救自己的丈夫和儿子。虽然蒋氏奉命去请张氏碰了软钉子,但是一听说周氏病了,连蔓儿就立刻赶了过来。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连蔓儿一家不会绝情,一切都有机会。

    “蔓儿真是个心善的好孩子,随她爹娘,”连兰儿擦了擦泪,望着连蔓儿道,“蔓儿啊,大姑我遭了难……”

    连兰儿就声泪俱下地将金锁父子俩被衙抓走,押进大牢,探望都不许的事情跟连蔓儿说了一遍,末了说请连蔓儿帮忙,想法子将人给救出来。

    “这个事,大嫂已经跟我们说了。我娘已经打发人,去找我爹和我哥了。”连蔓儿就道。

    连老爷子和连兰儿看着连蔓儿,两个人的眼睛都亮了。

    连老爷子是高兴,不管到什么时候,不管被怎样的薄待,连蔓儿这一家人始终都是厚道、重情的。

    “…···识大体,懂事···…”连老爷子喃喃地赞道。

    连兰儿高兴,则更为直接,是因为很快就有望将金锁爷俩给救出来了。

    “不过,”连蔓儿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又开口道,“我哥去的是府城,离的就远,临走的时候,我听他和鲁先生商量,是要跟着鲁先生拜访一些外地的朋友,现在他们到了哪,还真说不清。我爹到是去的没那么远,可这次事情麻烦,不知他在哪个村里,要是进了山,那就麻烦了。”

    连蔓儿的一个不过,就如同一盆冰水,瞬间将连兰儿又浇了一个透心凉。

    “蔓儿,这人命关天的·……”连兰儿忙开口道,

    “我娘病着,家里本来就没什么人,这么片刻不停的打发人出去,我们还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人命关天,就那么轻易说的?”连蔓儿顿时脸色微沉,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连兰儿的话,“再说了,你家人的事比我奶的事更重要?你家人的命还能比我奶更贵重?”

    外面阳光灿烂,弱颜在家大扫除、洗衣裳、码字,劳动最光荣on一no,祝大家劳动节快乐!

    送上一更,稍晚会有二更。五月第一天,谢谢大家的支持,相信今天会有三更。如果大家更给力些,四更也是可以期待的okn一nko,月初粉红翻倍,不要攒票,有票就投,先投先得哦okn一nko

    五月一日至七日,粉红翻倍。弱颜想多更些,但是好不容易的假期,家里也有许多事。不过,每天依旧会保证一更,粉红翻倍期间,50票就有加更。

    一定要更努力,握拳。

    列表

    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