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六十九章 人情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六十九章 人情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平心而论,罗家和罗小燕的条件都很不好,就算是一般的人家,只怕也不会喜欢这样的婚事。何况是连守义和何氏。这两口子可不是什么老实、厚道的人。他们虽然答应了亲事,但是肯定对罗家,还有罗小燕都不会有好脸色。

    罗小燕来磕头,这两口子给她下马威,这是可以预料到的事情。

    “咋她弟弟哭了,她那?”连蔓儿就问连叶儿。

    “没哭出声,不过我看她眼圈都红了,是强忍着,还一个劲给她弟弟使眼色,好像怕她弟弟闹起来。”连叶儿回忆着当时的场景说道,“芽儿她爹娘,一句好话都没有,就是数落她。那些话,我都学不来。”

    不用连叶儿说,连蔓儿也能猜出来一些。连家老宅里,连守义可以说是得了周氏骂人本领的真传。只是在老宅,他一直没怎么施展开,不过偶然那么一两嗓子,已经露出了苗头。而何氏那个人,说话也从来是个不吝的,而且一直都想着学周氏那样,摆出婆婆的款儿来欺压儿媳妇。

    可这有什么法子。这年代就讲究嫁出门的闺女,那就是婆家的人,别说负责照看弟妹,就是她爹娘的养老她都没有责任的。罗小燕这样,她自己本身就有把柄,而老罗家自己撑不起门户,要让出嫁的闺女拉着姑爷一起帮着撑,帮着娶儿媳妇,他们也直不起腰来。

    连守义和何氏绝不会放过这个讥刺罗家和罗小燕的机会,自然也会粘带上罗小鹰。

    但是,无论如何,这一关她们都得过。要不然,说二郎和罗小燕成亲了,也不名正言顺。

    “那现在他们走了没?”连蔓儿就问。

    “我出来的时候还没。”连叶儿就道,“芽儿她爹娘还没让罗小燕起来那,他们还没骂完,我懒得看了,就回来了。”

    “他们是在上房屋里,当着咱爷的面骂的?”连蔓儿想了想,又问了一句。

    “不是,是上他们自己屋去,让罗小燕给他们磕的头。”连叶儿道。

    “哦。”连蔓儿点了点头,要是当着连老爷子的面,连老爷子好歹会说句话,不会让他们太过分。

    她们正说着话,就见小庆从外面飞快地走了进来。

    “姑娘,那个罗小燕往咱们这来了。”小庆进来,向连蔓儿禀报道,“好像是要来给老爷和太太磕头。”

    新媳妇进门,要给叔叔、婶子磕头,这也算是在礼上。

    “你去看看,她往叶儿家去了没?”连蔓儿吩咐了一句,将小庆打发了出去。

    随后,连蔓儿就往张氏这屋里来。张氏也得了外面的禀报,知道罗小燕来了。

    “你爹也不在家,咱也没个准备。”张氏就对连蔓儿道。二郎和罗小燕没有办婚礼、请酒席,即便是自家的小宴也没人给张罗。大家都忽略了,罗小燕会往这边来磕头。

    又或者说,这本来就不是件大事。

    “她不来咱也不说啥,她来了,娘,你就见见呗。有啥事,看着办就行。”连蔓儿就道。

    连守信和五郎不在家,不过这又不是大事,还有连蔓儿在,张氏自然就有了主心骨。

    一会工夫,小庆又跑了进来。

    “姑娘,我出去看了,她没去叶儿姑娘家,直接到咱们家来了。现在就在前头,我让她等一会。”小庆向连蔓儿禀报道。

    连蔓儿想了想,就低声向小庆嘱咐了两句,一边叫她出去,将罗小燕领进来。

    连枝儿和连叶儿听到了消息,也从西屋走了过来。张氏在炕上正位坐了,连枝儿、连蔓儿和连叶儿都在旁边陪坐。

    少顷,小喜和小庆在前面带路,领了二郎并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一进门,二郎就领着那个女人扑通一声在张氏跟前跪下来,一边叫着四婶,一边蹦蹦蹦,就磕了三个响头。二郎磕头磕的很实在,那个肤色微黑的女人,自然是罗小燕,竟然也磕的一样的实在。

    他们的动作很快,一进门就磕头,小喜和小庆甚至没来得及在地上铺上垫子。

    “快起来,快起来。”张氏连忙就道。

    二郎和罗小燕这才站起身。

    连蔓儿在旁边,少不得打量罗小燕。连叶儿说的不错,罗小燕是个高个子,模样并不算漂亮,不过也还端正,眼睛不小,却是单眼皮。再看她周身的衣裳,都是半新不旧的,不过也还整洁利落。

    张氏也是第一次见罗小燕,因此也将罗小燕上下打量了一番。张氏看罗小燕,和连蔓儿看的重点还不一样。张氏觉得罗小燕长的还顺眼,粗手大脚的,一看就能干活,而且胯骨很宽。

    “应该是个好生养的。”张氏心里暗道。

    “别站着,来,炕上坐。”张氏就招呼二郎和罗小燕道。

    二郎憨厚地答应着,不过并没有立即就坐下,而是在看罗小燕的眼色。

    “四婶,俺们成亲,也没办酒席啥的,就过来给四叔、四婶磕个头,认个门。”罗小燕说话嗓门并不高,声音还略微有些沙哑,“这是俺兄弟,罗小鹰,今天送俺过来的。小鹰,过来给四婶磕头。”

    罗小鹰和罗小燕长的有七八分想象,身材比罗小燕略矮。他听了罗小燕的话,立刻就也跪下,蹦蹦蹦磕了三个响头。

    受二郎和罗小燕的头也就罢了,罗小鹰竟然也跟着磕头,张氏一边说着“这可怎么好,”一边让他们都坐下。

    罗小燕还是没有坐,眼睛往连蔓儿几个身上瞟了过来。

    “这几个,都是你妹子。”张氏就介绍道,“枝儿、蔓儿,这两个是我闺女,那边的叶儿,是你三叔家的闺女。”

    罗小燕就忙屈膝,朝三个小泵娘万福。庄户人家,礼节粗疏,罗小燕这个福礼就行的很不像样子。膝盖弯的太过,手臂僵硬,身体扭转,毫无美感可言。

    想来是很少用到这样的礼节,这怕还是现学现卖的。

    连蔓儿几个都忙起身,向罗小燕还礼。三个小泵娘的福礼都行的极为规矩,看上去赏心悦目。这一比较,差距就出来了。

    罗小燕微黑的脸上隐隐透出些红霞来。

    “嫂子快请坐吧,小喜、小庆,还不快点上茶。”连蔓儿一边让罗小燕坐下,一边吩咐旁边伺候的两个丫头道。

    连蔓儿并不会因为罗小燕的礼行的难看,就看不起她,或者嘲笑她。一个庄户人家的闺女,又不曾有人教过她,这并不是她的错。

    庄户人家的女人,除了一定的场合要给长辈磕头,同辈之间是不讲究行什么礼的。

    二郎、罗小燕和罗小鹰都在炕沿上坐了,小喜和小庆端了香茶和点心进来。

    二郎和罗小燕这亲结的尴尬,大家并没有什么话题可聊,张氏只是笑着说客气话。

    “你爷、你奶,还有你爹、你母亲那都磕了头了?”张氏笑着问道。

    “已经磕了。”

    “你三叔、三婶那去过了没?”张氏又问。

    “还没。”二郎答道。

    “一会就去。”罗小燕道,“从村里出来,一步就到了四婶这。二郎总跟俺说,四叔和四婶对他特别好。”

    连蔓儿趁着她们说话,就招呼了小喜从东屋出来,一会的工夫,她带小喜走回来,小喜的手上托了两个尺头。

    一个是大红焦布,另一个是毛青布。

    “娘,”连蔓儿就走过去,在张氏身边坐了,低低的声音说了一句。

    张氏见连蔓儿拿了东西出来,已经会意。

    “……头一次见面,婶子我也没啥准备。这两个尺头,一个给你裁件衣裳。另一个给你兄弟。这孩子看着本等。”张氏就笑着道。

    本等,是辽东府这边的乡村土语,意思大概是举止稳重,为人本分的意思。这是乡村人家对人最为朴素的评价和夸奖。

    罗小燕忙摆手推辞。

    “俺们是晚辈,啥也没孝敬四叔、四婶的,也没啥东西给兄弟、妹子们。俺没脸拿四婶的东西。”

    “你这孩子,别说这客气话。你们好好过日子,比啥都强。”张氏就道。

    “四婶放心,俺们以后一定好好过日子。”罗小燕立刻就道,“四婶,让二郎帮着俺家,俺知道,外面有老多不好听的。可是俺没法子。……俺不是那光吃不做的,俺也能干。俺以后肯定心疼二郎,俺把二妞妞当俺亲闺女疼。”

    罗小燕这些话说的极为顺溜,表情很诚恳,还略有些紧张。连蔓儿细想,这些话,想来是她演练了许久的,想要说给连守信和张氏听的。

    “你四叔和你兄弟有事出去了,这离的也不远,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张氏又道,终于还是强着让罗小燕将两个尺头收下了。

    二郎和罗小燕又坐了一会,就都站起身,说还要去连守礼那。

    “去吧。”张氏见他们这么说,自然不会阻拦,“一会别急着回去,晌午饭就在四婶这吃。”(未完待续)

    列表

    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