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六十六章 气急攻心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六十六章 气急攻心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第六百六十六章气急攻心

    第一更,求粉红

    “不要彩礼?那她家是啥要求?”连老爷子略微顿了顿,问道。

    这个年代,礼教依旧森严。但是平民百姓,尤其是庄户人家大多都是没有那么多的讲究的。他们脸朝黄土背朝天,靠劳力土里刨食。他们没有时间和精力矫情,生存,始终是第一位的。

    当然,具体到每一个家庭,也还是有差异的。

    罗小燕丧夫,可她的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她还是要担负起一大家子的重担。要活下去,只能再嫁。而对于罗小燕这种情况,社会舆论普遍都会放松一些。一是她和夫家那边联系松散,那边纵然还有人,也不愿意养她们母女。二是罗小燕生的是一个闺女。

    没有家族依靠,也没有儿子以后能给她养老送终,她只能改嫁。

    这是罗家的情况。

    而这边的连家,连老爷子虽然口头并不宣扬,但是在心里,他依然是不待见改嫁和休妻。之所以这么痛快就同意了二郎和罗小燕的婚事,是他这半年来想开了很多,还有就是,他很明白目前老宅的情形。

    二郎想要再娶个好媳妇是很困难的。二郎是和离有个女儿,罗小燕丧夫带着一个女儿,这两个的条件还算应当。

    将罗小燕娶进门,不过是多养一个女孩子,连老爷子并不会介意这一点。其实,只要女人能干,很多人家都不会介意的。

    庄户人家的孩子养的粗糙,不过是饭桌上多一个饭碗。一个小彪女养大了,给她挑户人家嫁了,嫁妆自然是不会争的,以后好歹多一门亲戚。

    连老爷子这么痛快地答允婚事,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算二郎不着急,他也着急。在连老爷子的信念里,像二郎这种情况,这续弦是越快越好。成亲晚一些可以有,但是男人带着孩子打光棍,这个绝不行。

    连老爷子要听罗家有什么要求,连蔓儿一家也很想知道。像二郎和罗小燕这种情况,不要彩礼的并不少见。毕竟以后连家要养那个小彪女。就是不知道,罗家还另外要求什么。

    “罗家……,是这样,我们成亲后,还是住在罗家村。”二郎开口道。

    “啥?”何氏又炸了起来。

    “他老罗家好大的口气,就他那个穷窝子,还想招赘我儿子!”连守义怒骂道。

    连老爷子没说话,不过明显也是吃了一惊,一脸不能接受的神情。

    “不是入赘,”二郎忙解释道,“就是住她家,她家那情况,她离不了门,我去了,也能帮把手。”

    “他老罗家想的美事。”连守义气的脸都红了,“二郎啊,你咋就上了她的套了。这是要拿你当牲口使,让你给她们家扛长活啊。”

    “她第一个汉字,还不就是给她家干活累死的。你找啥样的不好,你上赶着去受这个罪。”何氏也道。

    连蔓儿并不认识罗家的人,因此并不知道那家人到底怎么样。不过,照二郎这么说,还真就是罗家人占便宜。入赘,表面上好像男人是矮了一截,但是女家的财产以后是要给他和他的儿孙们继承的。现在罗家这样,二郎去了,自然是没什么财产可以继承。他要用他的劳动,和罗小燕一起养活那一大家子的人。

    罗小燕的男人死的那么早,也许本来身体就不怎么样吧。因为以罗家和罗小燕的条件,要找个好男人,实在是太难了。

    “……我要是在家里,还得占住房子,还多她们两口人吃饭啥的。我、我啥也不要,以后,就靠着我这一双手吃饭。二妞妞我也带过去。”二郎有些磕磕绊绊地道。

    虽然说的磕磕绊绊地,但是意思却表达清楚了。

    一屋子的人都有些愕然。

    二郎这是要净身出户!

    “你啥也不要也不行,我一个个的儿子都白养活了。”连守义暴怒道。

    哪里是白养活那,三郎难道不是被你们卖了一个好价钱。连蔓儿幽幽地想。只是二郎这样,虽然放弃了连家的财产,但却并不能像三郎那样,给连守义和何氏带来更多的好处。

    “爹、娘,”二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我啥也不要,以后你们老了,我也一样养活你们。”

    “你拿啥养活我们?”连守义气的踢了二郎一脚,“你给他们老罗家一家扛长活,就你现在这样,一两年你也就熬干了。你拿啥养活我们,你净养活别人了。”

    “……那边说了,等到小鹰成了家,就不用我们了。”二郎道。

    罗小鹰,就是罗小燕的弟弟。

    “他xx的,”连守义又骂了一句,“二郎,你这是傻透气了,木头脑瓜子。人家是用完你,就把你踢出门。”

    “爹,老罗家的人不地道啊,这是把咱家当傻小子了。”连守义又冲着连老爷子道,“爹,你看咱咋办,这偶读欺负上门来了。”

    一边跟连老爷子这么说着,连守义向连守信这边看了好几眼。

    若是放在以前,连守义就能带着何氏打上罗家村,但是现在,没连老爷子的话,没有连守信后头给撑腰,他已经没有底气这么做了。

    “爷,他们家这也是不得已的。”二郎忙跪着往连老爷子跟前爬了两步,“我别的没有,就有一把子力气。他们家也没谁要穿金戴银地。我就多干点活,也就两三年,她弟弟就能成亲。到时候,我们出来自己过日子。”

    “爷,我去罗家村,咱这房子啥的就能省下来。我也像我四叔,养活我爹娘,养活你们二老。”

    “你、你拿啥跟你四叔比。你四叔给的那些东西,你能给俺们一半,俺们就不管你,你爱干啥你干啥去。”何氏气呼呼地道。

    “我是不能跟四叔比。我就是,也净身出户,以后照样养活你们,我有多大力,我出多大的力。小燕也点头了。我今天这么说,四叔、四婶都在,能给我做个鉴证。”二郎又道。

    “爹,这事决不能行。”连守义就道。

    “爷,求求你老,我给你老磕头。以前,我啥都没求过,以后,我也不求别的了。”二郎蹦蹦蹦地给连老爷子磕头。

    二郎是个实诚人,这头也磕的非常的实诚。

    半晌,连老爷子都没有说话,突然他喉咙里咕噜一声,身子就朝后面栽倒下去。

    屋子里立时就乱了。

    “唉呀妈呀,老爷子这是气的还是咋地?”

    “又中风了?”

    “老头子,你醒醒啊。”

    “快请郎中来。”

    五郎这边打发人请了李郎中来,一番诊脉、开方子,等连老爷子渐渐安稳了,早已经是掌灯时分,张氏带着连枝儿、连蔓儿和小七先行回家,连守信和五郎又将后续的事情处理好了,到亥时才回家。

    张氏、连枝儿、连蔓儿和小七都没睡,见连守信和五郎回来了,就都忙问怎么样了。

    “老爷子睡下了。”连守信叹气道,“今天这个,也就是一股火,喝几服药慢慢养着吧。还是年纪大了。”

    李郎中当时也是这样说的。

    “没事就好。”张氏就道。

    “那我二郎哥说的事,又提了没?”连蔓儿问。

    “他还咋提,老爷子就是因为他给气成那样。哎……”连守信长长地叹息,“老爷子刚才跟我和五郎说了两句话,二郎这事,是触到他的心病了。”

    “咱爷说啥了?”连蔓儿见连守信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就低声问五郎。

    “……都净身出户,照样奉养老人,二郎哥宁愿去给罗家干活。”五郎简单地说了几句。

    “哦。”连蔓儿恍然大悟。

    今天二郎提出这样的事,在连老爷子的眼睛里,就看做了是二郎宁愿去外村,去给老罗家几口人干活,也不愿意继续留在老宅了。而且,二郎离开老宅的心情是如此的迫切,如此的决绝,他什么都不要,却许诺以后照样奉养连守义和何氏。

    这让连老爷子不能不想到连守礼和连守信当时的事。而想到两个儿子净身出户的事,又不能不更加将二郎这件事,也一样看待。

    同样一件事情,从不同的角度看,会有不同的认识。

    “爷问咱爹和我,怨不怨他。”五郎突然又道。

    “哥,那你和咱爹是咋说的?”连蔓儿就问。

    “我说都过去了,让他好好将养,别的啥都别想。”五郎就道。

    怨,还是不怨?对于五郎的回答,连蔓儿心领神会。一家人奔着自己的日子,忙碌着、快乐着,她们没有时间去做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二郎这个事,你咋看啊?”张氏低声问连守信。

    “依我看,不是啥好亲事。”连守信一点都没有犹豫地道,“就是二郎这个孩子,刚才我们出来的时候,他跟大家伙说,要是跟罗家的亲事不成,他这辈子就打光棍了。我看他说这话的时候,不像是吓唬人。”

    “爹,我爷这病了,那棺材是不是得过些天再打?”连蔓儿就问。

    “不,还是明天就开始打。我明天还得去跟你三伯去说一声,让她多出几个工。”连守信道,“老爷子刚才也特意嘱咐了这件事。”

    “哦。”连蔓儿若有所悟。

    先送上一更,稍后会有二更,求粉红。(未完待续。

    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