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六十四章 不要脸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六十四章 不要脸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第二更,求粉红。

    ******

    周氏沉默的出奇,那边连守仁、连守义几个也都沉默地呆坐着。

    “这还是四叔、四婶想的周到,也做的周到。”蒋氏见大家都不说话,就忙笑着道。

    连守仁、连守义几个这才如梦初醒,也跟着附和起来。不过,很容易就能看出来,他们说的是相当的心不在焉、言不由衷。

    不过这个时候,连蔓儿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这些人会怎么想。

    说完了装裹衣裳和铺盖的事,连守信和五郎又跟连老爷子说起打棺材的事来。

    “我和五郎找人打听了,要说咱们这十里八村的木匠,打棺材打的最好的一个是罗家村的老罗木匠,还有一个是大沈屯那边的张木匠。”连守信对连老爷子道。

    “这俩人我都知道。”连老爷子很快地接了话。看来连老爷子这要买木板、打棺材绝不是突然起的念头,应该是琢磨了一些时日了,因此对相关的事情才会这样了解。

    “爷,这两个人,我都打发人去说了。都说有空,看你老更中意哪个,咱们就选哪个。”五郎就道,“明天咱就能把人请来。”

    “好、好。”连守信不仅主动给他买了棺材板,还不用他催促,就将后续的事情给安排到这个程度,说不欣慰,那是假的。连老爷子的脸上,露出了很久以来第一次最发自内心的笑容。“这俩都是好木匠,也没啥可挑的。哪个都行。”

    “……后街的王三爷的那副棺木,好像是罗木匠给打的。那个棺木,打的周正啊。”略微一顿,连老爷子又感叹道。

    连蔓儿就笑着看了五郎一眼,五郎也笑了笑。不用提醒,五郎也听明白了,连老爷子是更中意罗木匠。

    “爷,那咱就请罗木匠?”五郎问。

    “就请他吧。”连老爷子这次没有再犹豫。直接应了。

    “那我这一会就打发人过去,明天就请他过来。”五郎就道,“就让他在这院子里打,爷你正好每天看着,看见啥不中意的,就让他改。罗木匠这工钱,你老不用操心,都是我们出。饭也是我们管。就让他听你老的使唤就成。”

    “别。别,”连老爷子将身子往五郎这边又凑近了些,说道,“木板那大头都是你们掏了。这点工钱、供饭啥的,就不用你们了。家里都有现成的。”

    “爷,你就别和我们客气了。”连蔓儿笑道,“这是我爹、我娘、我哥,还有我们一家的一片心。”

    “是啊,爷,你啥也不用管,就做监工就行。”小七这个时候也道。

    “你老就别争了,这个事。我们给你老包下了。”张氏和连枝儿也道。

    “好,好啊。”连老爷子重重地点头,此刻只觉得心窝子里热热的。“都是好孩子,都是好孩子。”

    将事情都和连老爷子谈好了,一家人就要告辞出来。

    “哎呦……”突然,周氏在炕上发出长长的一声呻吟。

    众人的目光,就都转到了周氏的身上。

    周氏还是以盘腿。脸垂在胸前,两手交握在腿上的礀势坐着,似乎是从刚才就一直没有动过似的,但是刚才那怪声又确确实实是她发出来的。

    “哎呦……”屋里一阵静默之后,周氏胸膛起伏,发出了第二声。

    连蔓儿一家人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都有些腻烦同时也很无奈。周氏就是这样的性格,有话从来不会好好地说。她总是要将别人弄的不自在。然后逼着别人先开口。

    “爹,那我们就先走了,好给你老安排罗木匠的事去。”这一次,连守信没有纵容周氏,而是起身说道。

    “去吧。”连老爷子干脆地点头。

    一家人起身,刚刚迈步。就听见周氏又发出哎呦的一声。这一声,更加悠长、响亮,比前两声更加让人难以忽略。连蔓儿从侧面看过去,可以看见周氏此刻正紧闭着眼睛,而一双手的手指却在飞快地绞缠着。

    连蔓儿暗暗腹诽,还正因为周氏今天没刺连守信,觉得她转性了。那怎么可能那,这不,又开始要作怪了。

    “你这是咋地啦,有话就说。”连老爷子看了周氏一眼,高声道。

    “我能咋地,我还能咋地?”周氏终于抬起头来,冲着连老爷子发作道,“谁把我当个人,谁那眼睛里还有我。我老不死的,没人待见。哪像你,是个香饽饽。”

    这个话在此时此刻说,就相当的有意思了。

    “又咋地你啦?”连老爷子无奈地皱眉,“在这个家里,天老大、地老二,你就是老三。你不把别人咋地就算了。这好好地,你又闹腾个啥?有啥话,你就不能好好说?”

    “我说话,我说话人家就当是放屁,当我是老猪狗那,我今天闭上眼睛,明天就能把我给扔沟里。”周氏恶狠狠地道。

    “哎呀,这是咋回事?”连蔓儿就故作惊讶地道,“我们没住这院子里,是发生了啥我们不知道的事了,这院子里,是谁给我奶气受了?”

    连蔓儿这么说着,一家人都心领神会,将怀疑、谴责的目光投向老宅众人。

    “没有,没有的事。”连守仁、连守义等人纷纷道。

    “你们是不知道是咋地,这天天把俺们骂的,俺们谁敢还嘴。家里啥事,还不都是她说了算。”何氏更是嘟嘟囔囔地抱怨道。

    眼看着这话题就要被连蔓儿引到别处,周氏在炕上终于着了急。

    “……把我扔出去,席子也别给我,就把我光身扔沟里……”周氏干打雷不下雨地嚎道。

    连蔓儿咋舌,原来周氏是看着连老爷子的棺材和装裹都有了着落,她着急起自己的来了。可是她又没有脸直接朝连守信要,又或许是觉得直接要失了她的脸面,就这样耍赖、闹腾。

    毕竟,老宅有房有地,周氏手里有一家的积蓄,而那笔积蓄在庄户人家来说是笔巨款。而连守信这一家早就分了出去,而且对老两口子已经奉养的很周到了。再让连守信一家准备老两口子的棺材和装裹,这是很过分的。

    知道过分,还要,而且还是采用这种方式,这是典型的周氏逻辑和作风。

    若不是要敬老,若周氏不是连守信的亲娘,连蔓儿对周氏只有鄙视,除此之外,甚至一句话一个眼神都不想奉送的。

    “你说啥的,磕碜巴拉的。”连老爷子对周氏斥责道,又略压低了声音,“这不还有我吗?”。

    连守信将他的这些身后事包揽了下来,家里还有存银,足够为周氏准备了。

    “你、你都土埋半截了,你顾你自己都顾不过来,你还能顾我。我命苦啊,没嫁个好汉子,没生几个好孩子,我死后埋沟里……”周氏又干嚎道。

    连老爷子的脸就黑了。

    连蔓儿一家相互看了看,只有苦笑。

    “奶,你老别着急。这都给我爷准备了,还能不给你老准备吗?”。五郎淡淡地道,语气可比方才跟连老爷子说话时的疏离了很多。

    没办法,连老爷子不管怎么样,还会时时讲究一个“脸”,对孙儿辈们也好言好语,但是周氏却从不给别人脸,以为她觉得这样自己才最有脸。而对连蔓儿几个,周氏也没有过什么温情。即便是假装的都没有过。

    “娘,这不今天正赶上我爹看中了板子吗,有我爹的,哪能没你的?”连守信也道,“这两天,我就再买一块来,把你二老的一起打了。”

    周氏立刻就盯紧了连守信。

    “你这话算数?”周氏目光犀利,“我可没朝你要。”

    “当然算数。”五郎道,“不是你老要的,是我们早就打算了要给你老准备的。”

    一副棺材,连蔓儿一家人没有人会吝惜。也不是因为周氏这样不要脸地闹她们才说要给。

    周氏垂下眼皮,一只手似乎是下意识地摸了摸那几匹布料,然后她又目光犀利地抬起头,直盯到张氏的脸上。

    “衣裳啥的,我们也管。都和老爷子的一样。”张氏就道。

    “这可不是我朝你们要的。”周氏将目光挪开,脸色僵硬地道。

    “对,不是你老要的。”

    “……我这眼睛啊,不知道啥时候就不行了……”周氏又长叹道。

    这是什么意思,是说这些针线她不做,也都要交给张氏做?

    “那就赶紧做。”连老爷子道。

    周氏没吭声,脸色却似乎有所缓和。

    “那布料我们尽快送来。”连蔓儿就道。

    周氏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重新低下头,也不看任何人。

    等连蔓儿一家人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周氏也没再发出过任何的声音。

    连老爷子亲自送了连蔓儿一家出来。

    “……她就是那样的人了,摊着了,有啥法子。你们都是好孩子,多担待担待吧。”慢慢地陪着连守信往外走,连老爷子的脸色有些涩然地道,“……最后一个念想,……你们出息了……,我这心里都有数……”

    走到门口,大门突然从外面被推开来,一个人走了进来,大家都不觉愣住了。

    *******

    送上第二更,弱颜潜下去码字,稍后争取三更,求粉红鼓励鼓励

    列表

    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