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六十章 定亲酒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六十章 定亲酒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第六百六十章定亲酒

    第一更,求粉红

    “透透就透透吧。”张氏想了想,就点头道。张采云这两年在她家没少住,自然而然地去镇上的次数也就多了,与陆家还有陆炳武都不陌生。张氏今天能能在吴王氏面前那样表态,自然是知道张家在这件事上的心意。而张家心里愿意这件事,也是因为看张采云和陆炳武两个合得来。

    连蔓儿从张氏这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就笑眯眯地回了西屋。

    晚上,熄灯之后,连枝儿、连蔓儿和张采云姐妹三个挨着在炕上躺下了,今天她们歇的有点早,因此谁都没有马上入睡。

    连蔓儿就有意无意地说起今天吴王氏来访的事,又特意提到了陆炳武。

    张采云若有所觉,并没有向往常那样多花,而是屏息听着连蔓儿要说什么。

    可惜连蔓儿只模模糊糊地说了两句,又换了个话题。

    “我娘说给我姥爷捎信儿了,明天,要不最晚是后天,我姥爷姥姥他们就得来。”连蔓儿说道。

    “五哥回来了,不是早就有人往那边给捎信儿了吗?”。张采云有些诧异地道。五郎回来,张家得了信儿,自然是要来看看的。“咋又打发人捎信儿?”

    “是还有别的啥事?”张采云扭过脸,询问地看着连蔓儿。

    “反正不是为了我哥的事。”连蔓儿说着就故意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装睡。

    张采云也不是个笨孩子,对于她自家还有陆家的心意,她隐约也知道一些。连蔓儿这样一说,她怎么会不起疑心。不过,即便是开朗大方如她,可以自如地打趣连枝儿,但是碰到自己的事,也是不能像平常那样大方、没顾忌。

    连蔓儿闭着眼睛,半晌没听见张采云有什么动静,她就偷偷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连蔓儿就看见张采云正睁大了眼睛,一张脸憋的红红的。

    连蔓儿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张采云最终还是没憋住,她往连蔓儿身边挪了挪,伸出手来戳连蔓儿。

    “蔓儿、蔓儿,睡着了,别啊,醒醒,我有话问你。”张采云一边戳连蔓儿一边压低声音道。

    被戳到了痒痒肉,连蔓儿想再装睡也装不下去了,她只得睁开眼睛。

    “啥事啊,采云姐,你这么戳我,我睡着了都让你给戳醒了。”连蔓儿抱怨地道。

    “蔓儿,我问你啊,”张采云见连蔓儿睁开了眼睛,就用手肘支撑着上身半坐起来,一双大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连蔓儿,“吴三婶今天跟我大姑她俩到底说啥了?我爷他们要来,除了看五哥,还有啥别的事?”

    “我哪知道啊。”连蔓儿看着张采云着急,心里偷笑,故意道。

    “蔓儿,你别瞒我啊。咱俩多好啊,我有啥事都从来不瞒你。……枝儿姐不知道我相信,你肯定啥都知道。”张采云巴着连蔓儿追问,大有连蔓儿不说,她就不让连蔓儿睡觉的架势。

    连枝儿在那边也没睡着,听着连蔓儿和张采云说话,她也猜知了是什么事,就不说话,也暗自偷笑。

    “蔓儿,你跟我说说呗,要不地,我这一晚上肯定都睡不着。”张采云又央求连蔓儿道。

    这个话连蔓儿是相信的,张采云的心里搁不住事。而且,如果她不告诉张采云,张采云睡不着,肯定会一直追问,她也肯定睡不安稳。

    “反正不是我哥的事。”连蔓儿就道,“至于是啥事,那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也别问我,你自己个想想就知道了。”

    连蔓儿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张采云怔了半晌,悄没声地躺进被窝里。就在连蔓儿以为张采云已经睡了的时候,张采云又往她身边凑了凑,一双眼睛大睁着,一丝睡意也没有。

    “真是我的事?”张采云幽幽地问。

    这个年纪的小泵娘对于定亲、出嫁这样的事,一般都是既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紧张的。张采云当然也不例外。连蔓儿心里一软,就不忍心再逗张采云了。

    “嗯。”连蔓儿睁开眼,在枕上向张采云点了点头。

    “那、那我大姑都说啥了?”张采云就问。

    “我娘也没说啥,就是吴三婶过来问我娘的口风,肯定是陆家那边托她来的。我娘就让人去捎信儿了。……陆家那边说了,不在意辈分。”连蔓儿就将从张氏那打听来的话都和张采云说了。

    “那姥爷他们明天来,采云这亲事肯定就能定下了。”连枝儿突然道。

    “采云姐,你自己咋想的呀?”连蔓儿就问。

    连枝儿和连蔓儿一样,都扭过头来看张采云。

    张采云的身子似乎往被子里缩了缩,不过这个季节,大家盖的不过是夹被,头脚多露在外面,只特意将肚子盖严实了不要受风,因此,张采云这个动作,并不能将她自己藏起来。

    “我能咋想啊……”张采云小声道。

    “干脆就说你乐意不乐意呗。”连蔓儿就道,“我姐那个时候,我娘还问了她的。采云姐,你要是不乐意,我娘就能替你做主,把这件事给拦下。”

    连蔓儿这么说着的时候,一双眼睛紧盯着张采云,试图通过张采云的表情,看透她的心意。

    “这是一辈子的大事,当然得采云乐意才行。”连枝儿这个时候也没有因为连蔓儿提了她的事儿害羞,而是正色道。

    张采云半晌不吭声,连蔓儿和连枝儿暗中交换了一个眼神,姐两个就知道,对这件亲事,张采云也是乐意的,起码她不反感。

    “采云姐,你挺痛快的人。这屋里,也没外人,就咱姐三个……”连蔓儿就小声笑道。

    “我……”张采云张了张嘴,毕竟是女孩子,乐意两个字还是没有出口,“……镇上也好,离着你们近,几步路就到了……”

    女孩子一个人,如果远嫁会是什么滋味,想想也能知道。嫁到青阳镇上,虽然离烧锅屯并不近,但是离张氏却近。有个疼她的亲姑姑在跟前,凡事有个照应,这自然是再好没有的。

    “以后,你和我姐,离的更近。”连蔓儿就笑道。

    不仅张氏,就是连蔓儿也极赞成这门亲事。不仅是陆家各方面都合适,还有一个缘故,就是张采云也嫁在镇上,以后和连枝儿就住在了一条街上,姐妹两个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平常可以串门作伴,就是各自家里有什么事,相互帮把手,都比别人强。

    这一夜,姐妹三个叽叽咕咕就说了半夜,天快亮的时候才迷糊了一会。

    大家如常吃了早饭,饭桌上,张氏询问地看了连蔓儿一眼,连蔓儿笑着冲张氏点头,张氏会意,脸上笑的更加开怀了。

    刚吃过早饭,送了小七去念园,张青山一家赶着大车就到了连蔓儿家的门口。显然,这一家人是披星戴月地就赶路过来的。

    张青山、李氏老两口子,张庆年、张王氏夫妻两个,张留年和胡氏夫妻两个,还有小龙和小虎两个也都来了。

    “……天刚泛白,我们就吃晚饭出来了。……托了人看家,我们都来了。”李氏告诉张氏道。

    大家相见,尤其是看见了回来的五郎,自然有一番寒暄、热闹。之后,人们就自动地分为两拨,男人们都围着五郎说话,女人们往后院东屋坐了,谈起了另一个话题。

    水到渠成的事情,张家也是做事爽快的人,张王氏将张采云叫到一边,娘两个说了几句话,连蔓儿在旁边就瞧见张采云红着脸点了点头,然后张王氏就笑着回来。

    “成了。”张王氏笑着道。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加顺利了,张氏打发了人去镇上,请了吴家几口人来,紧接着陆家的人也到了。这前院后院说笑声、厨房里油烟和香气都飘出去很远、很远。

    张氏带着人张罗酒席,吴玉贵和吴王氏就做了大媒,陆家和张家相互交换了更贴和定礼,当即就将这门亲事给定下来了。

    陆家老爷子的意思是两个孩子,尤其是陆炳武年纪不小了,想早点成亲。张家这边也没意见。连枝儿的婚期是冬腊月间,张采云和陆炳武的婚期就定在明年二月。

    这样,和连枝儿的婚期隔开一些,两家人也有更充裕的时间准备。

    因为是定亲的酒席,除了连蔓儿一家,张家、陆家、吴家这些人之外,又请了村里和镇上一些相熟的人来。开席的时候,连守信还安排小厮们在门外放了一顿炮仗,将喜庆的气氛烘托的更加热烈。

    等吃过酒席,宾客散了,张家的人都留了下来。

    “采云的事能这么定下来,我们这心里就松快了一大块。”李氏就道。

    嫁闺女、娶媳妇,一般的人家更担心前者。因为闺女是嫁到别人家里的,以后过的好坏,娘家人做不了主。

    “陆家是不错,不过,我特中意这门亲事,还不是因为这个。关键是有她大姑在这,这和嫁在咱们身边没两样。”张王氏就道。

    “采云和枝儿以后就一条街住着,这个更好。”李氏也笑的合不拢嘴。

    先送上一更,稍后会有二更,接近月底,求大家粉红支持。(未完待续。

    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