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三十七章原来如此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三十七章原来如此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

    加更,求粉红。

    刚才连蔓儿问沈谨,知不知道彩绣为什么要害她。沈谨当时只是叹气,说彩绣是沈六的丫头,平时看着还好。在沈府那样的人家,沈谨一个未出嫁的姑娘,自然不好多过问。因此,连蔓儿也不好再问,只向沈谨解释,她之所以问沈谨,是怕这两天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彩绣而不自知。

    现在,沈谦离开去常青园了,沈谨又特意地将小七给支开,还向她说起了彩绣的事。

    连蔓儿对彩绣一无所知,本就好奇,再加上知道沈谨这样,自然不是无意的,因此听的格外认真。

    “母亲在世的时候,彩绣的娘就被安排在六哥身边服侍了。母亲过世后,彩绣的娘对六哥更是忠心耿耿。……彩绣的娘前几年没了,留下彩绣。彩绣自小就跟着她娘在六哥的院子里,这么多年了。”

    说到这,沈谨微微叹了口气,眼神似乎不经意地在连蔓儿脸上略过,见连蔓儿一副沉思的表情,就暂时住了口。

    原来彩绣不仅是受宠的大丫头,还是个有背景的大丫头。怪不得敢对自己一个客人下手。连蔓儿此时正在想。而沈谨现在告诉她这些,是想让她知道,沈六和彩绣之间,并不是一般的主仆吧。沈谨仅仅是想让她了解一下,还是有别的目的那?

    “平时看着她也还不错,怎么也没想到,哎。蔓儿,你要问我这个缘故,我哪里说的上来。……这些年,六哥念在她过世的娘的情面上,她又服侍的勤谨,或许……,这丫头,或许有些被宠坏了。这一次,她少不得要好好的挨一顿教训了……”

    “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缘故,想来一会就能问清楚了。”

    沈谨说了这一番模棱两可的话,连蔓儿还是听出了一点意思。说白了,就是沈六和彩绣之间关系不一般,这次彩绣陷害她,会受到怎样的处罚,沈谨也没底,毕竟有那个不一般的关系在那摆着。

    可彩绣为什么要害她?难道就是因为彩绣和沈六之间不一般的关系。彩绣这是将她当做了……竞争对手?要将她给灭在萌芽状态?

    一开始,连蔓儿对这个想法嗤之以鼻。她和沈六之间的接触,屈指可数。而且,除了第一次救了沈六,还有方才在假山书房的内室,她根本就没有和沈六单独相处过。而这两次的单独相处,也不可能被外人知道,起码彩绣就不可能知道。

    这可真是无妄之灾,太没有道理了,连蔓儿在心里苦笑。

    可是转念想想,连蔓儿又觉得彩绣这样想,也不是真的就没有可能的。就是这两天的工夫,她不是都看出来了吗,彩绣对沈六,绝不只是侍女对主人那么简单。

    不管是明恋还是暗恋,有一点可以明确,那就是彩绣恋着沈六。而一个恋爱中的、心胸狭窄、嫉妒心重的女人,是很可能杯弓蛇影,将任何靠近她目标的异性都看做是潜在的情敌的。

    在前世,这种女人连蔓儿不是没见过。对了,她还曾经看过一本脍炙人口的武侠小说,那里面的一个似乎叫做青青的女猪脚就是这么善妒的。

    这个时候,连蔓儿就想起小喜和小庆说的,向她们俩探问她私事的那个小丫头,还有昨天她离开念园的时候,彩绣盯着她身侧的那双眼睛。

    那个时候,她的身侧站着的是小喜。而小喜的怀里,正抱着沈谨送给她的那只螺钿匣子。那螺钿匣子和匣子里的头面是完整的一套,都是沈谨过世的母亲的遗物。

    那么作为从小就跟在沈六身边服侍,亲娘是沈六的母亲的陪房的彩绣,是很可能认识那个匣子的。

    对了,是不是那个匣子,让彩绣有了危机感,将她视为情敌了那。

    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尤其对方是正处于痴恋中,善妒而狭隘的,对她人的性命视如草芥的女子。连蔓儿思考了一番后,做出这样的判断。

    那么今天这件事,沈六会怎样处理那。会不会因为彩绣对他的爱恋,而对彩绣网开一面?那么自己那,沈六会怎样对自己交代?

    “蔓儿,你在这歇一会,我已经打发人去常青园了,有什么消息,她们会马上回来告诉我们。”沈谨告诉连蔓儿道,就站起身,“蔓儿,我去去就回来。”

    沈谨指着内室的方向,连蔓儿见沈谨脸色不太好,就猜出了是怎么回事。

    “五姐,你去吧,不用担心我。”连蔓儿就道,“……我想出去坐一会。”

    沈谨由丫头扶着进了内室,连蔓儿也从轩中出来,她叫了小七,就在荷花池旁边一座凉亭内坐了。姐弟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

    沈谦走进常青园的时候,正看见彩绣跪在院中的青石地上,正被两个掌刑的婆子掌嘴。彩绣的脸已经肿起来了,嘴角留下来的血迹染红了衣襟,滴落在青石地面上。

    沈谦厌恶地看了彩绣一眼,直接迈步进了上房。

    “六哥。”沈谦进了上房,就看见沈六背对着门,站在屋内,似乎正在欣赏墙上的一幅画。

    “来了?坐吧。”沈六缓缓地道,并没有转过身。

    “六哥,可问出什么来了?”沈谦当然没有坐,而是走到沈六身边,又问道。

    沈六见沈谦走过来,这才侧转过身来,不再看墙上那幅画。

    “不过是妇人愚蠢的见识。”沈六就道,“我怀疑,有人背地里怂恿了彩绣。”

    “六哥,咱们府里还有别人要对蔓儿不利?”沈谦的一张脸绷的更紧了。“六哥,先别让她们打了。现在就打坏了,就没法问话了。”

    “嗯。”沈六点了点头,就向门口的下人吩咐了一声,让将彩绣带进来。

    沈六和沈谦都在椅子上坐了,看着跪在面前的彩绣。

    此时的彩绣两颊高高地肿了起来,眼神也是一片灰败。被掌嘴了,而且还是在她跟沈六表白了心意之后,彩绣的心疼的如同撕裂般,相比之下,脸上那火辣辣的疼似乎都不算什么了。

    “彩绣,你可知错了?”沈六清亮的声音响起,这声音对于现在的彩绣来说,似乎有些遥远和飘渺。

    “婢子知道错了。”彩绣磕头,现在的她口齿已经有些不清楚了,只能放慢了语速说话。

    “那我问你,是谁怂恿你暗害蔓儿的?”沈六又问。

    “六爷,这、这个……”彩绣有些迷惑地抬起头,看着沈六。

    “你们在府里,什么时候知道外面的事了?”沈六冷笑,“你也说了,从不认得连家的人,也不认得蔓儿。那么是谁告诉你有这样一个人,又是谁往你脑子里灌输了那些话?”

    “你好好想一想,不要糊涂到底!”沈六道。

    彩绣一开始还是有些迷茫,慢慢地似乎想到些事,脸色就跟着起了变化。

    她是怎么开始关注的连蔓儿的那?是因为沈六突然连着往三十里营子去了数次?是因为沈六突然对非亲非故的一户庄户人家屡次施恩?是因为素来不关心小事的沈六,却突然为了这户人家迁居而亲自挑选礼物?

    这些自然都让她心中有了警觉,但是第一次听到连蔓儿的名字,却不是从沈六那里,也不是任何一个服侍、跟随沈六的人?彩绣的思绪陷入到回忆中,那些似乎是不经意中提到三言两语,那些痛苦的倾诉,还有担心她前途的贴心的私语。

    彩绣并不是一个真正愚钝的人,她虽然深陷局中,但是经过提点,她还是能醒悟过来的。

    “是……是柳大*奶……”

    ……

    连蔓儿和小七坐在荷轩的凉亭内,就看见沈谦从外面快步走了回来。

    “小九哥。”小七忙起身唤道。

    沈谦看见连蔓儿和小七,就忙走了过来,在两人身边坐了下来。

    “小九哥,彩绣为什么要害死我姐,问出来了吗?”。等沈谦一坐下,小七就急忙问道。

    “蔓儿,小七,你们还记得申强吗?”。沈谦问道。

    “申强?”连蔓儿就微微皱起了眉头。

    “记得,我当然记得。”小七的记忆力很好,何况那件事也不是容易就能忘记的。“就是那个冒充六爷,在镇上欺负我们的人。”

    “彩绣,和申强?”连蔓儿诧异道。难道彩绣和申强有亲,陷害她是为了给申强报仇?

    “彩绣和沈谦不相干的。”沈谦告诉连蔓儿,“这申强的娘,是我们旁支一个柳大*奶的乳母。是这个柳大*奶记了仇,她自家没本事下手,就撺掇了彩绣。”

    “她撺掇彩绣,怕是连我六哥都给恨上了。六哥这次气坏了。因此那次的事,六哥回去很是申斥了他们,是他们央求,发誓说以后再不敢了,六哥才放过了他们。现在,却弄出这样的事来,六哥说,回去后,是再不可能饶了他们的。”

    “蔓儿,你尽避放心,就是六哥不严办他们,我也不会放过他们。总不会让他们再有机会害你。”沈谦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异常的坚毅。

    原来祸根竟然是“假沈六”那件事,连蔓儿和小七都恍然大悟。

    “还有彩绣,六哥让人掌了她的嘴,说是要将她打发去小沈屯的庄子上。”沈谦又道。

    “完全不需要如此的。”连蔓儿垂下眼帘,目光暗了一暗,随即抬起眼,拉着小七站起来,向沈谦告辞,“小九哥,我们该走了。”

    *********

    送上加更,求粉红。

    ******

    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的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1771214

    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