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三十六章郎心如铁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三十六章郎心如铁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

    第一更,求粉红。

    “应、应该……”彩绣听见沈六问她,就抬起头,看见沈六嘴角挂的笑容,她不禁呆了一呆。彩绣心里知道,沈六这样,并不是真的在向她征询意见。但是,此时此刻,有些话她还是要说。

    万一那、万一有用那,彩绣心里想。

    “六爷,”彩绣跪在那里,让自己镇定下来,依旧用平时跟沈六说话那种软软的语气说道,“连蔓儿她、她们一家也才跟了六爷没几天,连蔓儿她还识文断字,听五姑娘身边伺候的丫头说,五姑娘夸连蔓儿是个女秀才那。”

    “连蔓儿进了假山的书房,还在里面待了好一阵。这件事,婢子实在替六爷心焦。六爷千万不可心软啊。要是现在心软放过了她,她泄露了什么出去,可对六爷太不利了。”彩绣这么说着,又偷偷打量了一眼沈六。她见沈六脸上没什么表情,干脆又大着胆子道,“六爷,处置了一个连蔓儿怕还有后患。她还有个弟弟在跟前,谁知道出去后会怎么说。……婢子都是为了六爷着想。……她们连家能有现在的日子,还不都是六爷赏的。现在为了六爷,她、她们也没什么好埋怨的。”

    彩绣这样说,竟然是将连蔓儿一个灭口还不足,还让将小七,甚至连家都毁了。

    沈六的脸上的冷意更甚,他玩味地看着彩绣。

    “彩绣,你以前认识连家的人?你和连家、和连蔓儿有仇?”沈六问彩绣道。

    “没,六爷,婢子自小在府里伺候六爷,从来没独自一个出过门,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乡村野人。婢子、婢子和她、婢子和连蔓儿并没有仇。婢子这都是为了六爷着想。”彩绣连忙道。

    “为我着想,所以才故意将人带去假山书房?”沈六冷笑,“你既然知道那书房的要紧,你就不曾想象,若是她真的偷看了什么,传扬出去,会怎么样?”

    “六爷,婢子实在是想着不会有闪失,才敢这样的。”彩绣见沈六这样问,似乎看到了某种希望,赶忙往前跪爬了一步,急切地解释道,“……她一个小丫头,怎么会跑得出去?就是六爷身边的人略有疏忽,婢子这边也让人盯着的,绝不会让她走漏了一丝风声。”

    沈六淡淡地扫了彩绣一眼。他身居高位,手下人众多。像每一个在他这样的地位的人一样,只要手下人忠心对他,那么手下人之间或者对待他人所耍的一些小手段,他都会无视。

    只不过这一次,彩绣玩的过火了。

    “你这是承认了,连蔓儿说的都是真的,是你故意设圈套,将她骗去假山的书房的?!”沈六突然道。

    “六爷、婢子……”彩绣就是一怔,一双大眼睛看着沈六。刚刚她还认为沈六是不追究这件事了,怎么现在沈六又这样说。一时之间,这倒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沈六到底是怎样的打算。

    “彩绣,我再问你,你说和连家人从前并不认识,和连蔓儿也无冤无仇,那为什么你这么想治死她,甚至连她的兄弟和家人都不想放过?”沈六微微侧身,一直手臂拄在桌子上,眼睛幽幽地看着彩绣问道。

    “我……”彩绣一个我字出口,就顿住了。

    “怎么,不想告诉我?”沈六眯眼微笑着问。

    彩绣的脸顿时就红了。

    她的心事并不是不想告诉沈六,她想要沈六知道,并认为沈六应该已经知道了。可是这心事,可以意会,却万万不好说出口的。

    现在被沈六这样当面问出来,彩绣不仅脸红,她的心也乱了。

    “你不说,我也不难为你。看在你在我身边伺候了这么多年,我这次网开一面。”沈六在椅子上坐正了身子,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他冲外面招手,“来人,将彩绣带下去。”

    “六爷,六爷打算把婢子怎么样?”彩绣见外面人进来,就急了,忙问道。

    “你年纪也不小了,让管事的们送你去小沈屯的庄子,给你找户人家吧。”沈六就道。

    “不。”彩绣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她挣脱了两个上前来拉她的婆子,又往沈六跟前爬了一步。“六爷,不要,不要将婢子送走,不要将婢子送人。”

    这么说着,彩绣声泪俱下。

    “六爷,婢子知道这次的事做的拙了,婢子任凭六爷责罚。只要六爷别将婢子送走,给婢子留口气。婢子、婢子生死也要留在六爷身边,一辈子伺候六爷。”彩绣一边哭,一边还想上前,抱住沈六的大腿。

    不过,在抬眼看清沈六的脸色后,彩绣还是打消了后面这一个念头。

    “那么,现在你肯说了?”沈六再次问道,对彩绣的话却不置可否。

    “婢子、婢子……”彩绣低着头,连说了两声婢子,头脸都涨红了。她咬了咬牙,决定还是赌一次,将心里的话当着沈六的面都说出来。

    那样,沈六应该会看在她服侍了这么多年的情分上,还有她娘的情分上,以及她的一片痴心上面,将她留下。而且,揭破了这层窗户纸,或许、或许……

    彩绣不仅头脸红,露出来的一截粉腻的颈项上也染上了红霞。她含羞抬头,又看了沈六一眼,这一眼中的爱慕,是毫无遮掩的。

    少女怀/春,本来就是一件难以遮掩的事情。

    沈六听完了彩绣一番含羞带怯,又带着点决绝的表白,脸上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

    “这个、和你要害连蔓儿,有什么关系?”沈六问彩绣。

    “六爷,婢子不是不知礼的人。六爷的事,婢子知道没资格管。”毕竟还是个姑娘,彩绣刚才拼着脸面说了表白的话,这个时候还是有些羞的抬不起头来,因此她也无法看见此时沈六的脸色。

    沈六冷哼了一声,不置一词。彩绣早就将自己看过是沈六通房的必然人选,她现在嘴里所说的“六爷的事”,指的当然也不是什么公事,而是沈六屋子里添人进口的事。

    “只不过……”彩绣才要继续说下去,就听沈六喊了一声停。

    彩绣有些诧异地抬起头。

    沈六已经冲屋里侍立的几个以及刚进来的两个婆子挥了挥手,那几个人忙都垂手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说吧。”见人都出去了,沈六才道。

    彩绣大着胆子又抬头看了沈六一眼,眼泪就再次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刚才她那样表白的时候,沈六是让她当着众人的面说的。可是现在,她才开口说了几个字,沈六就将屋里的人都斥退了。

    沈六应该是猜到了,果然、果然吗……

    彩绣觉得一股酸涩之气直冲嗓子眼,心里又恨又痛。

    “六爷要……要什么样的人没有……”彩绣抽泣着道,“连蔓儿、连蔓儿她不配。她不过是个乡野的大脚丫头,就算是走了大运,能到府里,那也就是个粗使的丫头。这些还算了,关键是,连蔓儿她……她使手段认识了六爷,从此就紧紧地巴住了六爷……”

    “六爷什么人没见过,就被她给迷住了心,这一次次地给她们家恩典,她、她还不知足。连蔓儿的心大着那,她要是进了府,哪还会有别人的生路。别说婢子们早晚坏在她手里,就是府里平常的爷们、奶奶们,也都要着了她的手……”

    “住口!”沈六听着彩绣越说越不像话,不由得拍案怒道,“哪里这么多的混话,来人,拖出去掌嘴!”

    很快就有两个掌刑的婆子进来,抓了彩绣往外就拖。

    “六爷……”彩绣的一双大眼睛里先是不可置信,紧接着就换上了乞怜,哀哀地看着沈六,挣扎着想甩开婆子们的手。

    沈府中,一般得宠的大丫头们,即便犯了错被责罚,也多是骂两句,罚站、罚跪之类的,极少真正重刑加身。而这掌嘴,还比打板子更严重、更丢脸。

    彩绣不敢相信,沈六竟然会让人掌她的嘴。她和沈六这么多年的情分,她说了什么了,不就是说了几句连蔓儿的不是吗,沈六怎么会生这么大的气。

    彩绣哭着哀求,沈六面色如铁,那两个掌刑的婆子察言观色,刚开始还是慢慢地,后来就很干脆地将彩绣拖了出去。

    ……

    荷轩里,连蔓儿喝了一碗安神茶,就不肯再躺着,而是从榻上坐了起来。

    沈谨坐在榻上相陪,沈谦和小七都坐在榻旁的绣墩上,关切地看着连蔓儿。

    “我好多了,没事了。”连蔓儿见他们这样,就道。

    “蔓儿,那我去六哥那边看看。”沈谦就起身道。看见连蔓儿安稳下来,沈谦就想着要去常青园看看彩绣审问的怎么样了。

    等沈谦离开,沈谨又找了个借口,将小七给支了出去。

    “蔓儿,刚才有些话,我不好在小九和你弟弟面前说……”沈谨斟酌着开口道,“彩绣这丫头,是我母亲陪房的女儿……”

    先送上一更,稍晚争取二更。

    求正版订阅、粉红票、推荐票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