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三十五章祸源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三十五章祸源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

    第二更,求粉红。

    临近晌午,念园内艳阳高照、花木葱笼、暖风徐徐。长青园内却是乌云密布,整个院子的上空似乎笼罩着一股低冷气压,院子里各处肃立的丫头、媳妇和小厮们各个都是敛声屏气,噤若寒蝉。那些急匆匆来回走动的,也都提着气,似乎生怕脚下发生一丝一毫的动静来,惊动了什么,就要大祸临头似的。

    对常青园内的下人们来说,这简直是飞来的横祸。这两天,他们的六爷可是难得的好心情。主人的心情好,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自然就跟着轻松。可谁知道,六爷从院子里出去不到一个时辰的工夫,回来的时候,这天就变了。

    在沈六院子里伺候的人都知道,他们六爷的脾气并不算好。但是像今天这样严重的情况,却也是很少见的。

    六爷动了真怒,那怕不只是一些人皮肉受苦就能了结的事。因此,常青园内人人自危,生怕被牵连上。同时,他们也都在心里暗暗的猜测。

    被六爷带进屋里问话的彩绣,结果会怎样?

    没错,即便有些人还不知道细情,不过有一点大家却都知道了。那就是,是彩绣犯了忌讳,做下了大错事。而且,这件事还不只彩绣一个,还牵连了其他的人。

    彩绣被六爷带进屋里去亲自审问,而其他的那几个,还没有被六爷亲自审问的资格,那几个都在旁边的小院子里,由六爷的亲信在审问。

    常青园上房廊檐下,有两个站着的婆子侧耳听着屋里的动静,又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彩绣是沈六身边少数得脸的几个大丫头之一,而且是其中容貌较为拔尖的。在沈府的下人中,早有私下的议论,都认为彩绣迟早会成为沈六的屋里人。这屋里人,当然不是单纯的指伺候的大丫头,而是指沈六的通房丫头。

    也正因此,彩绣在沈府地位颇为超然,就是寻常的主子见了她,都得客气几分。更不要说是府里的下人们了,就是同样在沈六身边伺候的人,也有不少要看彩绣的脸色,想法子巴结彩绣。

    今天彩绣犯了事,不知道他们的六爷是不是会怜香惜玉那。

    正因为彩绣这样的身份,使得常青园内的众人更加关注那上房屋里事态的发展。在他们看来,彩绣是上是下,是一步登天,还是一脚踏进地狱,就在今天了。

    常青园,上房屋内,因为还没到盛夏,因此屋内并没有放冰盆。然后屋内弥漫的冷气,却比放了几个冰盆还甚。

    而冷气的来源,正是在上方端坐的沈六。

    “……你买通的那几个,正在别处受审。事情的经过我已经都清楚了,不用你再跟我说。我只问你,为什么?”沈六端坐在椅子上,逼视着彩绣,冷冷地问道。

    彩绣跪在地上,脸色惨白。她的面前扔着一块绸布,正是连蔓儿从她身上撕下来的那片衣襟。当然,现在她早已经换了别的衣裳,而且心里还想好了托词。

    但是,沈六的话,让她的所有托词都无法再说出口。在沈六身边服侍了这么久,沈六的脾气她还是知道的。现在她要是狡辩,只会让沈六更加恼怒。

    而且,现在的情况是,她已经辩无可辩。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

    要对付连蔓儿,她是早就存了心的。但是今天这件事,却是临时起意。她虽然只负责沈六的衣裳,但是出于私心,对沈六的行踪比任何人都要关注。知道沈六去了假山的书房,她也悄悄跟了去,那个时候她的心里只想着沈六,可没想到连蔓儿。

    躲在一边良久,她依旧没能鼓起勇气去书房见沈六。沈六身边伺候的人分工明确,她知道,即便是她,无故去那个书房见沈六,怕也是……,她害怕那个不好的结果,因而不敢上前,想着就这样守着沈六,也是离沈六更近了些。

    沈六带着人走了,因为知道他们是要去外面,所以彩绣没有跟随。看周围没人,她就从暗处出来,走到了假山书房门口。

    看到假山书房的门没有上锁,她并没有动念要进书房。沈六并不在书房内,她进去干什么那?她只是心念一动,想到了连蔓儿。

    这可不正是对付连蔓儿的一个好时机!而且,错过了这个时机,只怕就再没机会了。

    连蔓儿是客,并不会住在念园,她能设计连蔓儿的机会本来就少。而且,沈六不会在念园久住,等将这里的事情安顿妥当了,就会离开。那个时候,她也会跟着离开。

    沈六出门,是极少带她们这些丫头们随行的。下次跟着沈六出门,还不知道是哪年哪月,而下次再看见连蔓儿,就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彩绣告诉自己,不能错过这个机会,而且一定要趁这个机会,将连蔓儿治死,即便是不死,也要残。

    打定了主意,彩绣飞快地利用自己的人脉,安排下了圈套。而那个引连蔓儿入圈套的最关键的人,她只能自己上场。因为这念园内别的丫头婆子们,不管再怎样和她亲近、努力讨好她,也都不敢靠近假山的书房。

    即便找一个人勉强将连蔓儿带到地方,因为惧怕,只怕也会露出破绽。

    彩绣设下这个圈套,就打算好了,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最能确保圈套成功的人选,当然是非她自己莫属了。

    接下来的事,正如她的预料,进行的很顺利。老天爷似乎也在帮她,连蔓儿的两个丫头和沈谨的丫头们一起去玩了,连蔓儿要去小山居,身边只带了荷轩的一个小丫头。

    引开了那个小丫头,让连蔓儿落了单。彩绣这才亲自上阵,为了不让连蔓儿起疑,她特意跑了一段路。而连蔓儿听到小七出事,果然乱了方寸,进了她设的圈套。

    唯一出乎她预料的是,连蔓儿在那样突然的、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竟然还能扯住她,撕下了她的一片衣襟。

    没料到这一点,其实也不能怪她。谁让她接触到的这个年纪的小泵娘,都是那么的娇弱那。

    彩绣知道,连蔓儿手里抓着她的衣襟,这是后患。但是事情进行到这一步,她并没有想到要半途而废。她想好了借口,如果沈六问起,就说是她和连蔓儿起了口角,被连蔓儿给打了。

    她相信,在沈六心里,一个外边的乡下小丫头,再怎么好,也和她没法比。起码在眼下,还没法比。以后……,她不会让连蔓儿和沈六有以后的。

    眼下,她自信自己在沈六心里的分量更重。她娘自小就在沈六的娘身边伺候,而她从小就在沈六身边伺候,她的针线别说在沈府,就是在整个辽东府,甚至整个大明王朝都没谁能比得上。沈六的衣裳,从前是她娘带着她一起打理的,后来就都是她自己为他打理了。

    没有谁能比她更能将沈六服侍的熨帖,她也不允许任何人在这方面有比她更强的机会。

    至于连蔓儿,进了假山的书房,就是一脚迈进了棺材里。她相信,依沈六的个性,根本就不会容连蔓儿说什么,就会打发人灭了连蔓儿的口。

    而她,可是根本一步都没踏进过那书房内的,甚至,她连一眼都不敢往里面看。她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即便是沈六事后来问她,沈六也不会猜忌她。她的忠心,沈六是明白的。沈六之所以对她比对别的丫头好,她比别人都更忠心,这也是原因之一。而更大的可能,是沈六根本就不会来问。

    彩绣有十足的把握,这个圈套可以稳稳的害死连蔓儿。至于连蔓儿的兄弟,还有连家,彩绣根本就没放在眼里,她相信,那些在沈六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而这个圈套对她的影响,却是微乎其微,或许,还可以因此让她有机会向沈六表明心迹。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沈六更不可能,也不忍心会责备她了。

    虽然是仓促之间定计,但是事情却执行的几近完美。

    可最后的结果,却大出她的意料。

    连蔓儿被堵在假山书房,却一点都不着急,也不心虚、害怕,就像那假山书房,只是平常的地方而已。即便听到擅入者死,连蔓儿也是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沈六如她预期的出现,却并没有下令拿住连蔓儿,反而是让想去抓连蔓儿的小厮住手,即便是小厮说连蔓儿闯进了假山书房里。还有沈九,赶到后,更是什么都不问,就摆明了态度维护连蔓儿。

    而现在,连蔓儿由沈谨亲自陪着,去了荷轩休息压惊,而她却跪在这里,面对沈六的怒气和责问。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肯定是哪里出了错。彩绣在心里喊,连蔓儿不过是个乡下的小丫头,凭什么,凭什么她会被沈家兄弟这样的厚待?!

    “……不应该、不应该这样……”彩绣喃喃地道。

    沈六坐在椅子上,看着表情恍惚的彩绣,嘴角漾起一丝冷笑。

    “那应该怎样那,彩绣?”

    送上第二更,求粉红。正版订阅、推荐票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