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厚赠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二十七章 厚赠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看刚才沈谨与沈六、沈九相处的情形,沈谨说听沈六和沈九说起过她,这个连蔓儿是相信的。但是要说沈六、或者沈九常在沈谨面前提她,这个连蔓儿并不相信。

    “……你救过我六哥,我要多谢你那。”沈谨笑了笑,握住了连蔓儿的手道。

    怪不得,连蔓儿到此时方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刚刚见面,沈谨对自己的态度就如此亲切,而且还几次特意示好,原来是知道当初她救过沈六的事。

    连蔓儿本来以为,这件事,沈六应该没有告诉沈家的任何人。比如说沈九就明显不知道这件事。没想到,沈六将这件事告诉了沈谨,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女孩子。

    打量着沈谨,连蔓儿再次确定,沈六和沈谨兄妹俩的感情,只怕不是别人可以比的。

    一般的大家庭中,兄弟姐妹多的,也并不是每一个都能相处的很好,即便都是一奶同胞,也还是有远近亲疏的。在沈家那样的大家族中,想来更是如此。

    “五小姐说的哪里话,实在不敢当。”连蔓儿就道。

    连蔓儿这一句话,不卑不亢,而且既没承认什么,也没否认什么。之所以这样,自然是她还记得当初的情况是怎样的危机,而后来沈六又是怎样的不愿意提及此事。

    沈谨看着连蔓儿的目光里欣赏的意味更浓了。

    “怪不得我六哥夸你。”沈谨笑着道,也就此将话题打住,而是询问起连蔓儿的生辰。

    “……你是属小龙的,和小九同岁是不是?我可比你大了两岁,你也别总五小姐、五小姐的叫我。我和你一见如故,你要是不嫌弃,也叫我一声五姐吧。”沈谨又笑着对连蔓儿道。

    连蔓儿自然不肯就叫,推让了一番,沈谨很坚持。连蔓儿本来对沈谨就有好感,沈谨又将话说开了,连蔓儿最后也就应了。

    多一个能谈得来的朋友,自然是值得高兴和珍惜的。

    两个人又坐了一会,沈谨就叫了贴身伺候的丫头进来,去里屋取了一个朱漆缠枝牡丹的螺钿匣子出来。

    “第一次见面,承蒙你叫我一声姐姐。我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这些都是我用过的,给你戴着玩,送人也行。”沈谨将喜爱子递给连蔓儿,说道。

    沈谨这样说,连蔓儿就不得不起身将匣子接了过来。等将匣子接到手里,竟然意外的压手。

    “看看,喜不喜欢?”沈谨就道。

    这螺钿匣子已经是十分的精致、漂亮,里面的东西自然也不会逊色。连蔓儿闻言,这才将匣子打开。

    “这太贵重了,五姐。”连蔓儿忙道,并将匣子小心地推回给沈谨。

    匣子内珠光宝气,是一套赤金镶珠嵌宝的头面。那头面上镶嵌的珍珠,每一颗都有手指肚般大小,个头匀净,颗颗滚圆。还有镶嵌的那几块翡翠,全都是满绿的,其中还有一颗赫然是祖母绿。

    若是平常的几件珠宝首饰,连蔓儿也就收了,但是这一套,实在是太贵重了,便是沈家得宠的嫡女,也难得会有几套这样的头面。

    “东西再怎么贵重,又怎么比得上人贵重那。”沈谨笑着将匣子盖好,重新又交给连蔓儿。“不满妹子你说,这套头面,包括这个螺钿匣子,就是一套的。这……还是我母亲的遗物。……送给妹子,是我的一片心意。蔓儿妹子,你一定要收下。”

    沈谨的母亲,那不就是沈六的母亲。原来他们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将母亲的遗物送给她,又说东西比不上人贵重,这自然是谢她救了沈六,另外也有赞许她的意思在里头。

    连蔓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匣子推回给沈谨。

    “……既然是夫人的遗物,五姐就该好好收着,做个念想。五姐这份心意我心领了。五姐要送我东西,不如……”连蔓儿抬眼瞧见沈谨鬓边的一根碧玉簪,心中一动,就笑着道,“我看五姐这玉簪就不错,我很喜欢。不如五姐就将这玉簪给我吧。”

    一根玉簪,看沈谨也不过是家常带着,自然贵重不到哪里去,起码比起那套头面的价值就差远了。然而,做一份见面礼,却是合适的。

    沈谨看了连蔓儿一会,眼中喜爱的神色更深,她叹了口气,将鬓边的玉簪取了下来,却并没有递给连蔓儿,而是放进了螺钿匣子里,然后才将匣子盖上,又递给了连蔓儿。

    “……母亲的东西,我这里还有,做念想足够了。这一份,是送给妹子的。妹子你要是不接着,我这手可收不回来。”沈谨收了脸上的笑容,恳切地道。

    这是为了答谢她救了沈六,特意将母亲的遗物相送。

    “却之不恭,受之有愧。”

    到了这个时候,连蔓儿也不好再拒绝,只得站起身,两只手恭恭敬敬地将匣子接了。

    “这才对。”沈谨就笑道。

    连蔓儿就叫了小喜进来,让她好生地拿着匣子,万不可磕着碰着。

    小喜满口应承,小心地将匣子抱在胸前。

    “蔓儿家里还有一个姐姐?我这有一匹不错的尺头,蔓儿你捎回去,是我的一点心意。”沈谨朝小喜看了一眼,就说道。

    一会工夫,沈谨不仅拿了一个湖蓝色的缎子出来,还拿出一方砚台来,说是给小七的。

    连蔓儿代连枝儿和小七谢过沈谨,就将东西都让小喜拿了。因刚才沈谨看了小喜,或者说是看了小喜抱在胸前的螺钿匣子一眼,连蔓儿就用缎子将匣子裹了,让小喜抱着。

    沈谨在旁边看了,并没说话,不过目光中却满是赞许。

    眼看着时辰不早,连蔓儿就向沈谨告辞。沈谨要留她吃饭,连蔓儿说来日方长。这是考虑到沈谨她们刚刚到,怕是还要好好收拾收拾。沈谨想了想,也就点头,她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一顿饭,确实是来日方长。

    沈谨就送了连蔓儿出来,又到常青园与沈六告辞。

    沈九和小七也在常青园。

    “怎么不留下吃饭?”这一会工夫,沈六已经换了一件夹纱的长袍,依旧是银白色底,腰间并没有系玉带,比刚才显得更居家闲适了。

    “是啊,蔓儿,你和小七留下吃饭吧。”沈谦也开口道。

    “不了。”连蔓儿就笑道,“出来了这一半天,该回去了。等回家跟我爹娘说了,我们再来。……六爷也要在这住上些日子吧?”

    知道了沈谨和沈谦都要在念园住些日子,唯独还不知道沈六会不会也留下来。

    “我住一两天,就要回去。”沈六站起身,从桌案后面走了出来,“她们俩是要多住些日子的。”

    “我六哥是难得浮生半日闲的。”沈谨就道。

    这还真是,沈六几次来三十里营子都是来去匆匆。想来能在念园闲住一两日,就算是难得的了。

    肩负着重担的男人!

    连蔓儿和小七从长青园中出来,沈六送到了花厅的门口,沈谨送到常青园门口,沈谦则是将两人一直送出了念园的西门。

    “刚才我已经带小七见过楚先生了。”沈谦告诉连蔓儿,“楚先生让小七早点过来念书。……今天下晌就来吧。蔓儿你也来,我我姐挺喜欢你那。你多来陪陪她。”

    “五姐送了你好东西了?”看见小喜抱着的东西,沈谦就问。

    连蔓儿想起刚才沈谨说去世的母亲,心下有些疑惑。如果她没判断错,那么沈六和沈谨应该是一母所生的。而沈谦,虽然没有沈谨和沈六长的像,但是两人站在一处,也能看出是兄弟。

    那么也就是说,沈谦很有可能与沈六也是一母所生。那不就是说,沈谦也没了亲娘了。他这个年纪,想来是很小的时候的他娘的就去世了。

    怪不得沈谦虽然和她无话不谈,却从不谈起自家,更从来没有提起过他的父亲母亲。

    怪不得沈谦不是跟着石太医,就是跟着沈六。原来沈谦很早就没了亲娘。连蔓儿心中有些难过,看向沈谦的目光不由得又柔和了许多。

    也因为如此,当沈谦送她们到门口,又嘱咐要她带着小七早点来的时候,连蔓儿就冲沈谦点了头。

    姐弟俩回到家,已经快到晌午,连守信也从罗家村的庄子上回来了。

    连蔓儿和小七就将去念园的经过跟一家人说了一遍。连蔓儿又让小喜将沈谨送的礼物拿上来,给大家看了。尺头和砚台都还罢了,那套头面张氏看了,她虽然并不认识祖母绿,也看得出头面价值不菲。

    连蔓儿并不想提救过沈六的事,因此故意将头面的价值压低了说,一家人也都没有生疑。

    然后,就说到小七上山念书的事。

    “麻不麻烦人家?”连守信先就问,“要是不麻烦,就让小七去。跟着好先生,也多学点学问。小七还能给沈九爷做个伴。”

    一家人很快达成一致,都同意让小七去念园读书。

    “又不住在那里,每天就上午、下午念几个时辰的书就回来,和去私塾也没啥两样。”小七也愿意和沈九一起念书。

    “毕竟是去娘娘的园子,蔓儿没啥事,就陪着小七去。”张氏道。(未完待续)

    ♂♂

    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