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一见如故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一见如故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听沈谦说要小七来跟着他一起念书,连蔓儿不由得转过脸,看着沈谦。

    “小七说每天在私塾念书,回家还要做鲁先生给留的功课。我想,这镇上的私塾再好,总归也有限是不是?”沈谦见连蔓儿看他,就不慌不忙地道,“鲁先生虽然留了功课,可他又不在跟前。小七做了功课,也得有个好先生帮忙看着才好。”

    “教我的楚先生,可是咱们辽东府有名的大儒,和鲁先生也有些交情的。以前五哥拿过小七的文章和字给楚先生看,楚先生还夸了几句,很喜欢小七的。”

    “这次楚先生跟了来,就是要教我念书。要是小七也来,楚先生必然高兴,对小七的学业也大有好处。”沈谦侃侃而谈,最后一句话,却是向着沈六说的,“六哥,我有个伴念书,还能更踏实些。”

    “随你。”沈六看了沈谦一眼,眼睛中有什么一闪而过,随即就应道。

    “怎么样?”沈谦见沈六应了,就扭回头来,看着连蔓儿和小七询问。

    连蔓儿和小七就交换了一个眼色。说实话,对于沈谦的提议,连蔓儿是有些心动的。小七聪慧,但是再聪慧的学生,也需要名师的指点。正如沈谦所说,镇上的私塾再好,教育条件也是有限的。给沈谦授课的楚先生,连蔓儿听鲁先生和五郎都说过,是极渊博,正直的一个老儒。

    现在鲁先生和五郎都不在,如果能让小七跟着楚先生念些书,对小七应该是极有裨益的。看小七的样子,心里也是愿意。

    “怎么样,我比小七大,还多念了几年书,我也能做小七半个先生的。”沈谦见连蔓儿姐弟并没有立刻应承,又追问道。

    “要是真能让小七也跟着楚先生念些书,那自然是大好事,我们哪有不愿意的。不过,这件事,还得回家去,问过我爹娘。”连蔓儿就笑道。

    小七也跟着点点头。

    沈谦知道,连蔓儿这就算是答应了,只是不好就这样做主,才说要回去问过连守信和张氏。

    “那好,等回去问过了,让小七就来。”沈谦就笑道。

    连蔓儿和小七姐弟俩感情极好,小七要来山上和他一起念书,那么连蔓儿肯定不放心,必定也要时不时地上山来。连蔓儿也曾跟着鲁先生念书,而且听说文采、才智并不下于五郎,到时候……嘿嘿,沈谦心下得意地笑了两声,两只狐狸眼里都闪着喜悦的光。

    “六哥,我带蔓儿去我那坐一会。”沈谨这个时候就站起身,对沈六道。

    不知道是沈家同辈就是这样的规矩,还是沈六在兄弟姐妹间的威信所致,沈谨在沈六跟前虽然并不拘谨,但却执礼甚恭,比起沈谦有时候的不拘小节还要恭敬几分。

    “去吧。”沈六点了点头,又道,“小七留下,我正好考较考较他的功课。”

    后面这一句话,自然是对连蔓儿说的。

    “有劳六爷。……小七年纪小,若有什么不到的地方,还请六爷包涵。”连蔓儿也起身道。

    沈六微微挑了挑眉,看了连蔓儿一眼,并没说话。

    “好好在这,不要淘气。”连蔓儿又嘱咐小七。

    对沈谦,连蔓儿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沈谦看着连蔓儿,也点头,眼睛中的意思却很明白。“放心吧,有我在。”

    连蔓儿笑笑,就跟着沈谨从花厅出来。

    “谨姑娘小心脚下,这台阶她们刚洒了水,还没有很干,有些滑那。”走下台阶的时候,旁边过来一个丫头虚扶了沈谨一把,语音清脆地道。

    花厅外面伺候的丫头都各司其职,见沈谨和连蔓儿出来,也都只是屈膝行礼,并不曾出声,连蔓儿就猜这是沈家的规矩。偏这个丫头不守这规矩,连蔓儿不由得仔细打量了这丫头一眼。

    可也巧,那丫头伸着手虚扶着沈谨,一张带笑的脸抬起头,也正看着连蔓儿。

    这丫头年纪大概十六七岁,高挑的身材,容长脸,细白的皮肤,画着极精致的淡妆,一双眼睛顾盼之间灵动非常。她这身材和相貌,在花厅内外伺候的一众年轻丫头里,可以算得上是顶尖的。

    连蔓儿在花厅内坐了这一会,看那些丫头们来来往往地伺候,也瞧出一些门道来。这些丫头大概可以分成两类,一类就是这个丫头这样,穿着长身的褙子,能够指使小丫头干活,是极有体面的大丫头。另一类,就是小丫头,穿的都是一式的比甲。

    当然,还有媳妇和婆子们,大体也是穿着褙子的更有体面,属于管事媳妇之类,那位罗大娘就是此类。不过即便是有体面的管事媳妇,没有主人传召,也是不能进屋伺候的。

    沈六这院子里的规矩大体如此,当然这只是连蔓儿走马观花,管中窥豹。

    连蔓儿与这丫头的视线对上,颇觉得这丫头的目光中有些内容,因此微微留了心。

    “彩绣,怎么这半天不见你屋里去伺候?”沈谨下了台阶,问那大丫头道。

    原来这丫头叫做彩绣,看沈谨和她说话的样子,想来这个丫头是这个院子里,伺候沈六的人吧,连蔓儿心中暗想。

    “……这不才刚安顿下来,小丫头们不懂事,将六爷的衣裳弄乱了,我在后头给六爷收拾衣裳来着。”彩绣笑着答道。

    原来是照看沈六衣物的大丫头,怪不得有此体面。

    “去忙你的吧。”沈谨就点了点头,也没再和彩绣多说话,只挽了连蔓儿往外走。

    “婢子有什么忙的,婢子送谨姑娘出去。”那彩绣说着话,就真的送了她们到院子的门口。

    不算太远的距离,连蔓儿只觉得彩绣的目光时不时地偷偷在她的身上打转,直到走出院子老远,连蔓儿还觉得有两道目光粘着自己的后背。

    人人皆有好奇之心。来了生人,而且还来自截然不同的生活环境,沈府的这些丫头婆子们对她多些关注,这个连蔓儿能够理解。不过,像彩绣这样,比起其他的丫头媳妇们来说,不得不说是十分大胆的。

    这是不是也说明,彩绣在沈六身边很受宠那?连沈谨对彩绣的态度,也跟对别的丫头不一样。

    跟着沈谨走进荷轩,连蔓儿就将这些都抛在了脑后。

    荷轩,顾名思义,是临着荷塘修建的小轩。比起沈六居住的常青园的轩阔,荷轩显得极为小巧别致。沈谨领着连蔓儿进了上房,两人就在临窗的榻上坐了下来。

    窗户大开着,外面就是荷塘,如今初夏的天气,荷塘里荷叶田田,小荷尖尖、含苞待放。

    就有小丫头端了茶和果子、点心送了上来,然后又有一个穿葱绿褙子的大丫头端了个托盘,托盘内两只琉璃小碗,碗里赫然是酥酪樱桃。

    “我也爱吃这个。”沈谨就对连蔓儿笑道。

    樱桃和酥酪,正是刚才连蔓儿送的。现在就整治好了端上来,连蔓儿想,沈谨应该是真的爱吃。

    “樱桃快过季了,好在家里种了几棵,树上还有一些。这酥酪也有,是自家牧场上的东西,吃着也干净、放心。不过都要新鲜的才好吃,所以今天没好多送。五小姐要是不嫌弃,明天我再送些新鲜的来。”连蔓儿就道。

    这念园内也有樱桃树,虽然是成树苗,但毕竟是移植的第一年,所以不曾结果。况且,现在樱桃已经过季了,也就是连蔓儿家的树上,还特意留了一些,也不是很多。

    “那我可就先谢过了。”沈谨就道。

    沈谨如此爽朗,不做作,连蔓儿不由得对她的好感更甚,就也不像在常青园那样少言。毕竟都是年纪轻的女孩子,只一会工夫,两人就聊的热热闹闹。

    “……五岁就启蒙了,那不是和小九哥一样?”两人的话题不知怎地,就说到了读书上面。

    “是一样的。沈家不仅是子弟要自小读书,就是女子也是一样的。不过要求没那么严。”沈谨告诉连蔓儿,“又不要我们去考举人、状元。看我从今年开始,就不用再读了。”

    从五岁启蒙到十五岁,那也是读了十年的书,在这个年代的女子中,算是很了不起的了。

    看来沈家对子女的教育上面,还是抓的很紧的。看着荷轩内四壁的字画,有一些明显出自沈谨的手笔。虽然和大家是比不了,但也颇能拿出来见人。沈谨,竟然还是个才女,连蔓儿想。

    沈谨就问连蔓儿读了些什么书。

    “小时候只约略认了几个字,这两年鲁先生来家,才跟着哥哥和弟弟们读了些书。”连蔓儿就道。

    沈谨颇有学识,连蔓儿不仅读书是个杂家,见识又广,两个女孩子聊了一会,都颇有些一见如故。

    “蔓儿,你跟我想的一样,又有些不一样。”沈谨挥手将屋里伺候的丫头都打发了出去,看着连蔓儿笑道。

    “这话怎么说?”连蔓儿笑问。虽然沈谨一见面就说常听沈六和沈九提起,不过,连蔓儿认为那不过是客套的话。现在沈谨又这样说,连蔓儿不得不问了。(未完待续)

    列表

    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