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念园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二十五章 念园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念园在娘娘宫的南面,与娘娘庙之间有门相通。但是要去念园,却并不一定要经过娘娘庙。从娘娘庙前往西绕,沿着娘娘庙的墙外,是新修建的山路。这山路十分宽敞平躺,可以并肩过两辆三挂的马车。山路两侧是两排挺拔的松柏,像两排卫兵一样,守卫着山路。

    辽东府的气候四季分明,只有松柏可以四季常青。

    连蔓儿的轿子离着念园的西门还有约一箭之地,那西门就自动开了。一个人被众多小厮丫头簇拥着,从门里走了出来。

    “是小九哥,小九哥来迎咱们了。”连蔓儿坐在轿子了,自然是看不到的。小七坐在骡背上,看见了,立刻就笑道。

    连蔓儿在轿子里听见小七说话,也微微含笑。有一段时间没看见沈小胖了,这就要见面,小胖还亲自跑到门外来迎她们,显见是看重她们之间的情谊,连蔓儿也有些高兴。

    本来她心里想的,会因为年纪长大,而自然而然的疏远这种情形,并没有发生。相反,她们与沈九之间,随着时间的推移,相聚的时候比以前更多了一些,情谊似乎也更加的亲厚了。

    到了念园的西门前,小七被韩忠扶下骡背,与沈九相互见礼寒暄,很是亲热。

    “连姑娘的轿子不要停,直接抬进去。”沈九吩咐了一声。

    连蔓儿在轿子里不好说话,只悄悄地将轿帘掀开一个窄窄的缝往外面看了一眼。结果正看见沈谦。

    沈谦今天穿了一件湖蓝色织金团花箭袖长袍,腰间扎着玉带。脸庞比上次见的时候似乎又瘦削了一些,身量似乎也更高了,站在小七身边,已经比小七高了一个头。而且,人虽然瘦了,看上去却是神采奕奕,而且行动间越发稳重了。

    看来这一次去京城,沈谦必定也经过了一番历练。连蔓儿看了一眼,就将轿帘重新放好。小胖的婴儿肥全部不见了。哎,连蔓儿托腮,暗暗叹了口气,虽然为现在的沈谦高兴,但是心里,又有点怀念那个婴儿肥的小胖。

    其实仔细想想,不只是小胖,她、小七,还有五郎,他们都在长大。

    几个轿夫就抬着连蔓儿的轿子径直进了西门,前头有罗大娘带着丫头引导,小庆和小喜两个丫头跟在轿子两侧,沈谦则是陪着小七跟在轿子后头走。

    两个人一边走,还一边说话,又是家里的情形如何,什么书念到哪里了,最近写了什么文章,最后又问到五郎陪同鲁先生走到哪里了,估计什么时候回来等等。

    沈谦和小七的交情好,甚至比跟五郎还要好。因此两个人说话并不是那种客套的寒暄,而是亲亲热热,闲话家常。

    连蔓儿受邀来念园,因为是第一次拜会沈家的女眷,心中难免有些不安。可是听着小七和沈谦在她后面唠着家常,她的心绪立刻就平静了下来,那一点点的紧张和不安自然随之消失了。

    众人走了一会,连蔓儿在轿子里看不到外面的景致,不过每经过一处,跟在后面的沈谦必定会在和小七的说话中有所提及。连蔓儿和沈谦曾经来过园里游玩,对园中的景致就算不十分熟悉,却也并不陌生,这件事沈谦是知道的。

    小七在外面,什么都看得见,自然不用沈谦来告诉他。沈谦这样,似乎是特意为了轿子里的连蔓儿。然而,他又做的那样不落痕迹,使得连蔓儿心里受落,只觉得沈小胖这人真是不错,却并没有去想,沈谦是不是故意这样说给她听的。

    念园占地庞大,连蔓儿的轿子走了好一会,才在一座花厅前停了下来。小喜和小庆掀开轿帘,将连蔓儿从轿子中扶了下来。

    等连蔓儿站定了,沈谦和小七就都走上前来。这样,连蔓儿才算是真正地见到了沈谦。

    连蔓儿忙向沈谦屈膝福了一福,沈谦往旁边让了一让,拱手还礼。

    “妹子,不用多礼。”沈谦笑眯眯地道。

    当初要沈谦认她做老师的事情半途而废,如今相见,沈谦特意这样叫她妹子,连蔓儿也不得不叫了一声“小九哥”。

    “哎。”沈谦立刻答应了一声,随即眼角一挑,笑看着连蔓儿。这可是连蔓儿第一次叫他小九哥,虽然前面多了一个小字,但那也是承认了他比她年长,他做哥哥的地位了不是?

    沈谦是高兴了,而连蔓儿看着沈谦那翘起的嘴角,还有弯成了两弯月牙的狐狸眼,自然也猜得到这个已经不胖了的小胖子再想些什么。

    谁让他的生日确实比她大一些,又和五郎成了同窗那。不过,一声小九哥就能让他高兴、得意成这个样,沈小胖身上有些东西还是没有变。让她感觉亲切、熟悉。

    “蔓儿、小七,我六哥和五姐就在里面,正等着咱们那。咱们进去吧。”沈谦见连蔓儿不仅叫了他做哥哥,还乖乖巧巧地站在那,心里的得意劲儿就甭提了,一边就招呼了连蔓儿和小七往花厅里面走。

    “六哥住在这常青园,五姐是在后面的荷轩,我住在旁边的小山居。”一边往里走,沈谦一边告诉连蔓儿姐弟俩道。

    “小九哥,你从京城回来,就来这了,你不读书了?”因为刚才在轿子里,听见沈谦刚从京城回来没几天,所以连蔓儿这样问。

    “五哥还不是从书院请假了。”沈谦冲连蔓儿眨眨眼,笑道,“我是陪着五姐来的。楚先生跟着我一起来了,我在这,是要静心读书的。”

    连蔓儿见沈谦神态调皮,嘴里却偏说要静心读书,不禁心里暗笑。

    “蔓儿,你一会到我的小山居来,那里可是这园子里最幽静的地方,读书最好的。”沈谦见连蔓儿笑颜盈盈,下意识地就往连蔓儿身边走了两步,随即又醒悟不能将小七抛开,又扭头朝着小七笑道,“小七也来,咱们俩一起念书。”

    一路说着话,就进了花厅。

    与几次见到沈六和沈谦不同,这花厅内外,站了许多的丫鬟婆子。连蔓儿一眼扫过去,就见这些丫鬟婆子俱都是穿戴光鲜,整齐地排站在各处,敛声屏气。只这一看,就已经比宋家的排场和规矩强出了不知多少倍。

    花厅内上方摆着一张桌案,桌边坐了两个人。连蔓儿一进门,一眼就看见上首坐着的那个人,正是沈六。

    沈六今天穿了一件银白底撒金线暗纹的宽松长袍,头上没有戴冠,只用一根白玉发簪将头发挽着,腰间松松地扎了一条玉带。他正有些慵懒地坐在椅子上喝茶,听见连蔓儿她们进来,这才抬起头,目光正和连蔓儿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沈六的凤眼微微的眯了眯,缓缓地放下了茶杯。

    “六爷。”连蔓儿和小七忙上前,向沈六行礼。

    沈谦和五郎是同窗,但是沈六不是。再加上他年纪大了几岁,又早入仕途,即便刻意收敛,那官威也是十足。所以连蔓儿兄妹三个虽然和沈谦称兄道弟,但是称呼沈六,一直都是六爷。

    “不用如此多礼。”沈六微微点头,抬手让连蔓儿和小七起来。

    “蔓儿,小七,这是我五姐。”沈谦这才帮着姐弟两个引荐。

    一张桌案,沈谦坐了上首,他的左手坐着一个穿藕荷色春纱衫的女子。这女子看年纪不过十五六岁,削肩细腰,模样与沈六竟有七八分相似,尤其是那一双凤目,和沈六的是一模一样。

    连蔓儿就知道,眼前这个女子,就是送她小笺邀请她来的沈家五小姐沈谨。

    一个颇有些英气的女孩子,这到让因着那茉莉笺而对她做了些猜测的连蔓儿微微有些吃惊了。

    “见过五小姐。”连蔓儿蹲身,向沈谨行了一个福礼。

    连蔓儿刚蹲身,沈谨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微微侧身,朝连蔓儿和小七还礼。

    大家相互叙礼毕,沈谨就过来,拉了连蔓儿的手,将她带到桌案旁,两个挨着坐了。沈谦也不去做桌案边右手他的位置,而是叫人搬了两个绣墩来,他和小七一人一个,挨着连蔓儿的下首坐了。

    小七挨着连蔓儿,沈谦紧挨着小七。

    不得不说,这几个孩子坐的还真是亲热。

    这一坐下来,少不得又是寒暄了一番。

    “……我要在这里住上一些日子,又没什么朋友。听六哥和九弟时常说起你,我这刚安顿下,就打发罗大娘下山去你家,看你在不在家,若是在,定要请来,咱们见一见。……以后我在这住着,也能多个朋友来往。”沈谨对连蔓儿道。

    原来沈谨和沈谦都是要在这念园住下的。

    “那是求之不得的。”连蔓儿就笑道。

    沈谨面白似玉,一双凤眼流转之间,让连蔓儿不禁暗赞绝色。又加之她态度谦和,并不傲慢做作,连蔓儿对她颇有好感。不过初次见面,并不知道沈谨为人如何,连蔓儿就也不肯多说话,只留意沈谨的一举一动。

    沈谨也死第一次见连蔓儿,一双眼睛少不得也在连蔓儿周身上下打量。

    两个小泵娘都着意打量对方,沈六高居案头,微微含笑。只有沈谦显得最如鱼得水。

    “……小七,你干脆来跟我一起念书。”

    (未完待续)

    ♂♂

    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