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二十章 欢喜

重生小地主 第六百二十章 欢喜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三哥,是啥事?”连守信忙让连守礼坐下,问道。

    “就是这个事。”连守礼就从怀里去取出个布袋子,放在了炕上。

    不用连守礼说什么,大家伙一看那布袋子,就认了出来。那是连老爷子给连守礼燎锅底送的钱。就是因为连守礼不要这个钱,才引发了后面的事。后来周氏、连老爷子他们相继走了,但是钱却留了下来。

    “当时就该让咱爹拿回去”连守礼对连守信道“我那会脑袋里一团浆糊,感觉都不是我自己个了。”

    “三哥,那你这是打算?”连守信看了一眼那个钱袋,就抬起头来问连守礼道。

    “我打算这就给咱爹送回去。”连守礼道“老四,你看咋样?”

    连守信不由得又仔细地看了连守礼一眼,其实,连守礼在一些事情上面,是很有主意的。

    “三哥,这个你自己个拿主意。依我看,咋样都好。”连守信就道。

    五郎和连蔓儿在旁边都没说话,不过交换了一个眼色,对于连守信这样说,都觉得很满意。

    “这、这哪能咋样都好那。”连守礼烦恼地道“咱爹咱娘,现在也没啥进项。送啥不好,非送钱。这我肯定不能要。”

    “对。”连守信就点头。

    “就是这个钱,要送回去……”连守礼见连守信并不十分招揽,只得犹豫着道“叶儿不能去,她刚和咱娘吵吵起来了,这个时候要是她去了,那肯定又的吵吵起来。叶儿她娘……”

    连守礼说到这,就看了一眼赵氏。

    赵氏和连叶儿坐在张氏的身边,连叶儿的脸上还没有什么,赵氏却是脸色有些发白,似乎是还没从惊吓里回过神来。

    “叶儿她娘也不敢去。”连守礼叹了口气道。

    “三伯,那你是……有啥事不能去?”五郎就问。

    “不是。”连守礼忙道“我是打算去,可就我一个人,我怕……到时候……哎……又得吵吵起来,这要是……”

    连守礼说着话,就看向连守信,眼神中包含期待的神色。

    话都说到这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连守礼这是要将钱送回老宅,又害怕一个人去,所以想让连守信陪着他去。

    连蔓儿的眉头微微地皱了皱,心里有些不高兴。即便是兄弟之间,有些事情能帮,有些事亲必须帮,然而也有些事情是没法帮,也不能够帮的。

    这个时候,让连守信陪着去,显然并不合适。

    “爹,不都说了,我去就行。”连叶儿红着脸,大声说道“我去了,我也不说啥,我就把这钱放那炕上一放,跟我爷说一声,我就回来。谁要骂我,她就骂呗。我不信他们谁还敢打我。”

    “你这孩子,那不更僵了吗?”。连守礼显然并不同意。“钱咱肯定不能要,可……我这过去,好歹挽回挽回,咋地,也不能太僵了。”

    “老四,我知道让你陪我去有些不大合适,可……你也知道,我不太会说话,我怕到时候,我说不好话,事情就更僵了。你跟着去,在旁边说两句,就是不说啥,那也好过我一个人去。”

    连守信今非昔比,有他在场,连老爷子和周氏,以及老宅的所有其他人,多少都会收敛一些。

    “三哥,你话都说到这了,那我也跟你说句实话。”连守信见连守礼将话挑明了,知道他这也是没办法。“你要是怕把事情弄僵,还真不能让我也跟着去。我要是去了,那边嘴上不说啥,就怕心里的疙瘩更大。”

    连守信这样说,连守礼就不吭声了。

    “三哥,你也别多想。你就自己去,咱爹肯定不能说啥。要不,你就像叶儿说的,把钱放下就回来。过了这一阵,有啥话,以后都好说。”连守信又道。

    “爹,要不,还是我跟你去吧。这个事,叫我四叔,是不合适。”连叶儿就道。

    “要不,三伯,你就先把这事晾一晾。过几天,再把钱还回去也行。那时候,就是有啥气,也该消了。”连蔓儿说道。

    “算了”连守礼想了想“我自己个送吧。不等过几天了,省得……”

    省得什么,连守礼终究没说出来。

    “她爹,你这过去,要不,给那边捎点菜过去吧。”看见连守礼站起来,赵氏就说道。

    今天连老爷子、周氏还有老宅那一大家子都没吃饭就回去了,若是换做张氏,不管怎么生气,也会在吃饭前,就送些饭菜过去。而赵氏,只怕当时真是吓坏了,她又没经历过什么事,就一直没想起来。如今在连蔓儿家这么坐着,许是想起从前连蔓儿家是如何做事的,这才想起来。

    连守礼就点了头,像拿着烧红的火炭一眼将那钱袋拿起来,带着赵氏出去了。他们要回家装些饭菜,然后由连守礼送去老宅。

    连叶儿并没有跟着连守礼和赵氏回去。

    “蔓儿姐,在家里,我就劝我爹,说这事不该找四叔。”连叶儿小声地跟连蔓儿道,说话的时候脸依旧是红红的。

    不客气地说,很多时候,连守礼和赵氏这两个大人,他们加起来,还不如一个小泵娘连叶儿。

    “没事。”连蔓儿对连叶儿道“咱们两家,也不用那么多讲究。不管谁对谁,都是有啥说啥。这要是能行的事,那自然就没二话。不行的事,那也肯定把道理摆出来,不会往心里去。”

    “嗯。”连叶儿听连蔓儿这么说,似乎是放下心来,就点了点头。

    “蔓儿姐,我也不怕跟你说。我爹、我爹他这么急着把钱送回去,是有缘故的。”连叶儿顿了顿,又小声地告诉连蔓儿“我爹是害怕,害怕以后我们那房子……有、有啰烂。”

    啰烂,是三十里营子庄户人家有些老年人的口头语,意思大概就是牵扯不清。

    “能有啥啰烂?”连蔓儿惊讶道。

    “还能是啥啰烂吧,就是怕老宅那边的人赖上。”连叶儿道。

    “这不大可能。”连蔓儿听了,就笑道“你们盖房子,这是大事,咱村里谁不知道啊。你们是光身出户的,原来的房子啥的都给留下了。那房场是找村里要的,房子是你们自己个盖起来的。他们谁要赖,那都是白搭。”

    “蔓儿姐,这个理是没错。可老宅的那些人,啥时候讲过理。”这个事,关键是我没个兄弟!”连叶儿说着话,整个人似乎都有些萎靡起来。

    连蔓儿这才恍然大悟,知道了连叶儿这一家三口担心的是什么。她倒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而是……

    “叶儿,有你爹在,这些都谈不到。真要是有那一天,(连守礼不在了),那个时候,你们家肯定也不能就你和你母亲两个人吧。”连守礼正在壮年,就算他和赵氏真的再生不出儿子来,等再过两三年,连叶儿就可以招赘成亲,到时候生了孩子,必定姓连,连守礼这一支的香火就不算断。这样,老宅那边即使有人想夺产,他也夺不走。

    “再说了,这还有我们那。咱们住的这么近,怎么着,也不能让他们欺负你。”连蔓儿开解连叶儿道。

    连蔓儿又和连叶儿说了一会话,连叶儿担心赵氏一个人在家,就告辞回去了。

    送走了连叶儿,连蔓儿就将她刚才的一番话跟连守信、张氏、五郎、连枝儿和小七说了。

    “怪不得要找你陪着去,原来是怕这个。”张氏就对连守信道“他三伯这个人,虑虑的还挺远。”

    “我说我三伯咋看见那钱,吓得那样那。”五郎也说道。

    连守礼接钱时的态度,连老爷子和周氏都看见了。连老爷子装作不知,但是周氏的性子却是另一样,她选择了立时发作。

    “我看我三伯心里啥都明白。你看他表面上,呵呵……”连蔓儿笑了两声“可是这心里,对那边,可防备的什么似的。”

    “防的有点太过了”连守信想了想,说道“虽然说,我也赞成他把钱还回去。”

    “那也是因为老宅那几口人,平时就没给人留下啥好念想。”张氏就道。

    “关键啊,还是没儿子,哎……”连守信叹气。

    连守信这样说,大家都认同。只是这件事,却是任何人都帮不了的。

    连守礼给老宅送去了饭菜,又将那钱还了回去,由于连老爷子压服着,周氏竟也没有抓住连守礼吵闹,不过是看连守礼的眼神恨恨的。连守礼全须全尾地从老宅回来,心里感觉庆幸,那之后,很多天都没敢往村里去,更别说是去老宅了。

    山上的工程完工,鲁先生在后期题赋、匾额等项事务上出力甚多,沈家很满意,还奏表上达了天听。皇上对鲁先生写的一篇赋尤为欣赏,那篇赋假托仙家,描写、颂扬的却是当今皇上和先沈皇后的恩爱、深情。皇上龙颜大悦,当即就下了诏书,赦免了鲁先生原来的过犯。

    鲁先生自然喜出望外,连蔓儿一家也跟着欢欣鼓舞。(未完待续)

    ♂♂

    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