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五百九十五章 二月二

重生小地主 第五百九十五章 二月二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加更,求粉红重生小地主。

    *****

    连做了几天的法事,又买、刻经文,施粥施馒头等,连蔓儿一家忙了数日,连老爷子的病情竟真的好了些。虽然还是不能说话,但是身子却可以动弹了,饮食上也恢复了。

    好了一点的连老爷子,就再也不肯躺在炕上让人伺候。即便是大小便也不肯再在屋子里,都是让人扶着去外面的茅厕解决。

    “老爷子知道心疼人。”连守信和张氏在家里说到这件事的时候,就都感慨道。

    连老爷子这心疼的对象,自然是连守仁和连守义。前些天连老爷子不能动,一切都要人伺候的时候,只肯吃干饭,如果不是渴极了,给水他也不肯喝,油腻的东西也不肯吃。其原因,不过是想少解手,不给伺候他的周氏和两个儿子添麻烦。

    就是连蔓儿也不得不承认,连老爷子虽然偏心,但是他确实律己甚严,讲究体面。连蔓儿也相信,如果是连守信或者连守礼去伺候连老爷子,连老爷子也会是同样的作为。他这样做,不只是心疼儿子,不想给儿子添麻烦,同时也是特别在意体面。

    行动不便,让人端屎端尿地伺候,这人的尊严也就丧失了。起码,连老爷子是这么认为的。

    除此之外,连老爷子身子能动了,还想要停药。这两天,根据连老爷子的病情变化,李郎中又来了一次,对原来的药方进行了一些增减。其中增加的,多是调补身体的药材。所费不菲。

    买药的钱,还有给李郎中的诊费,自然都是连蔓儿家掏的。

    连老爷子虽然不能说话,却还是想法子表达了他不想再继续喝药的心意。在这一点上。连老爷子和一般的庄户人家的老人没什么两样。那就是生了病,能挺过去就挺过去,实在挺不过去。非得请郎中吃药了,那药吃了两次略微见好,他们就不想再吃了。

    这样做,无非就是节省边了,心疼银钱。

    这件事,连守信和五郎都没有同意。那药还是按方子抓了,送去老宅。就由留在那的两个长工每天熬了,看着连老爷子喝下。

    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地过着,转眼就到了二月初二。

    俗话说,二月二,龙抬头。这一天在庄户人家也是个很重要的日子。

    五郎特意去了一趟王举人家里,和王举人商量,两家出钱,请了一个舞龙的班子,在村里舞了一回龙。另外又请了一个戏班子,就在村里大家共用的打谷场上搭了戏台,唱了一天的戏。

    庄户人家少有娱乐,又是农闲的时候。因此,这一天。不只三十里营子的村民倾巢而出,就是周围十里八村的庄户人家,也都赶来凑热闹。那打谷场上,戏台还没搭好的时候,下面扛着长凳,夹着小板凳来占位置的人就几乎挤满了。

    因连蔓儿家有份出钱。那舞龙的队伍进了村,就先到牌楼前舞了一回,又到连蔓儿家门口。连蔓儿就也到门口看了一回,又发了赏钱,那舞龙的队伍才拜谢着走了,进村里沿着每一条街都走了个遍。

    至于那戏,连蔓儿就没有去看。她昨天晚间不小心着了些凉,鼻子有些堵,身上也倦倦的,怕出门去再着了风寒,只好留在家里。

    自分家前那次差点没了命,连蔓儿的身体就一直很好,头疼脑热几乎就没有过。因此,她一说不大舒服,连戏也不打算去看了,一家人就都紧张了。

    李郎中自然是第一时间就被请了来。

    李郎中给连蔓儿看过了脉,就说只是偶感风寒,而且风寒在表,只要发散发散,注意不要再着凉,饮食清淡些,就没事了。

    连蔓儿觉得李郎中说的极对,因此药方也不用他开了。

    张氏见连蔓儿不肯吃药,就切了姜片,放进锅里,浓浓地熬了一大碗姜汤,又在里面加了几勺红糖,端来给连蔓儿喝。

    姜汤熬的太浓了,即便是多加了红糖,依旧掩盖不了那股子辣。不过,这总比喝那苦药要好很多。连蔓儿几乎是捏着鼻子,趁热就将一大碗红糖姜汤都喝了,又被张氏和连枝儿安排躺在炕头,身上压了两层厚被子。

    “睡一觉,捂出汗来就好了。”张氏这样说道。

    连蔓儿没有反抗,躺在被窝里点了点头,就合上了眼睛。别小看这样简单的土法,这可是风寒感冒初起时,最简单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连蔓儿前世,也没少被这样治疗过,因此,连蔓儿对此还是信服的。

    不知睡了多久,连蔓儿醒过来,就觉得鼻子的呼吸顺畅了,身上那种发紧、倦倦的感觉也消失了。小泵娘本身的抵抗力就强,在加上有效的土方,又治疗的及时,真的是睡一觉,发了汗就好了。

    睁开眼四下看看,屋里没人,阳光透过窗帘几乎洒满了半炕。

    看来,已经快到晌午了,连蔓儿已经学会了看日影来确定时辰。闻到外屋有淡淡的香气飘进来,还有人在小声说话。连蔓儿看了看紧闭的房门,一边坐起来,一边叫了声娘。

    房门几乎是应声就开了。

    先探头进来的是小七重生小地主。

    “我姐醒了。”小七的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大声地道。

    小七说完这句,就跑过来,趴在炕沿上看着连蔓儿笑。随后,张氏、连枝儿、连守信和五郎就鱼贯从外面走了进来。

    “蔓儿,咋样了,好点没?”

    “再多睡一会吧。”

    “再喝碗姜汤。”

    “好点没,要是不好,赶紧请郎中开了药方,还是喝药快。”

    一家人围着连蔓儿,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

    “好了,完全好了,一点事都没有了。”连蔓儿就笑着道。

    张氏就坐到连蔓儿跟前,伸出手来,用手背在连蔓儿额头贴了贴,又收回手在自己的额头贴了一下。

    “凉丝丝地,听说话这声也是好了。”张氏就道。

    “我就说没事了。”连蔓儿道。

    看连蔓儿很有精神的样子,一家人才都放了心。

    “哥,小七,你们咋没去看戏?”连蔓儿就奇怪地问道。

    “姐你病了,我不去看戏,我在家陪你。”小七就道,“娘怕我吵着你,不让我在这屋里,我就在那屋陪着你来着,姐。”

    “就你嘴最乖。”连枝儿对小七嗔道,又扭头笑着对连蔓儿道,“因为你病了,咱爹和五郎就去戏台那看了看,就回来了。小七最乖,也是跟着咱爹去看了看就回来了,那么热闹,他都没再去。”

    因为是她家做东,这搭了戏台,肯定要过去应酬一下,之后就回来,是担心她的病。

    连蔓儿没说什么话,心里却是暖暖的。

    连枝儿见连蔓儿这样是不肯再接着睡了,就上了炕,将窗帘收了起来。没有了窗帘的遮挡,阳光透过琉璃窗,一下子铺洒进来。

    连蔓儿微微地眯了一下眼睛,暖融融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身上,这种感觉,正如她此刻内心的感受。不过是着了点凉,大家伙就都这样守着她。

    连蔓儿知道,这种感觉,就是幸福。暖暖的、润润的。

    “再喝碗姜汤吧,我去熬。”张氏就又道。

    “娘,先不喝了,晚上再喝行不。”连蔓儿忙拦住道,“娘,我有点饿了,有吃的吗?”。

    着凉感冒的人,一般都会厌食。连蔓儿说饿了,想吃东西,张氏就很高兴,因为这进一步证明,连蔓儿好了。

    “外面正烀猪头,还有猪爪子,娘再给你炒俩菜。”张氏就道。

    “嗯,咱大家伙一起吃。”连蔓儿就点头道。

    正好也快到吃晌午饭的时候了,张氏就和连枝儿出去安排。

    二月二,有些地方还有烀猪头、吃猪头肉的风俗。连蔓儿家年前杀了猪,特意留了一个猪头,就是要等到今天吃的。

    一会工夫,张氏和连枝儿就带着人在东屋摆好了饭桌,连蔓儿换了衣裳,就到东屋来。

    猪头肉,自然是桌子上的主菜,不过当然不是一整个猪头摆在那里的。猪头烀熟之后,一点也不油腻,分拆、切好后装盘,再配上蒜泥、酱油,委实是一道不错的美味。

    连蔓儿对猪脸、猪耳朵这些感觉平平,她比较爱吃的是猪舌头,也就是俗称的口条。而要说她最爱吃的,则是猪眼眶里眼球背后那一团嫩肉。

    那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猪身上最好吃的部位,就是太少了。

    连蔓儿家吃猪头肉,这眼眶肉,历来都是给连蔓儿和小七的。今天,两块肉都放在了连蔓儿的碟子里。

    吃过了晌午饭,赵氏和连叶儿就来了。原来这娘儿俩也知道连蔓儿病了,上午就来看过一回,那时候连蔓儿正睡着,这娘儿俩就没惊动她。吃过了晌午饭,这娘儿两个估摸着连蔓儿也该起来了,这才又来看她。

    见连蔓儿好了,赵氏和连叶儿也都跟着高兴。

    “蔓儿姐,我爹去庙里,请住持师父给算日子去了,这个月,我家的房子就动工!”连叶儿还告诉连蔓儿一个喜讯。

    ********

    突然想吃猪头肉了……,不过估计要等身体完全康复才行。

    送上加更,这个月粉红有些可怜,555。快到月底,求粉红支持,求600粉红。

    ********

    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的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1771214

    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