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五百九十三章 惩罚

重生小地主 第五百九十三章 惩罚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无广告看着就是爽!

    连老爷子哭了,连蔓儿默然。

    “……啊啊地想说啥,又说不出来。最后就朝咱奶又瞪眼睛又眨眼睛的,哎。”五郎说到这,也叹了口气。连老爷子这辈子,极爱体面。他做到这一步,让人只能无语叹息。“还是咱奶发了话,说是这事得等咱爷能说话了再定。咱爷这个时候,才嗯嗯的,也不哭了。”

    最了解连老爷子的心意的,当然是和他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周氏。

    村里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连老爷子还这样,不过是担心,不想让连守仁和连守义的命运落到他们手里来决策。因为他心里很清楚,那样,这两个人的下场肯定不妙。

    这么多人在这,都不让管,等连老爷子能说话了,又能怎么样那?!

    “那后来那,就这么算了?”连蔓儿就问。

    “哪能就这么算了,人都请来了。”五郎就道。就那样算了,那他们不就是做了徒劳的事吗。“大家伙还是唠了。”

    “咋唠的?”

    “大家伙都说,这不管是哪一族,哪一户,出了这样的忤逆不孝、丧失人伦的事,这人啊,就算留一条命,那也应该在族里、家里除名,光身赶出去。就是村子里,也不能留这样的人,对村子的名声都有影响。就应该赶到大北边去,让他们自生自灭。”

    所谓的大北边,是辽东府的极北、与蛮人接壤的地方,那里多荒漠。生存条件非常的恶劣。两国之间略有风吹草动,那里也是最先被波及的地区。那里本来是无人区,后来就有些无路可走的人,比如逃犯之类的亡命徒。在那里落了脚,也算有了人烟。不过,去那里的人。依旧是九死一生。

    “最后就这么定下来了?”小七和连枝儿凑过来,问道。

    五郎摇了摇头。

    “咱爷不能说话,手脚不能动,就在旁边啊啊的叫,急的头上都冒汗了,还使劲看我和咱爹……”

    “那……”

    “我就说了几句话。”五郎就道。

    “哥,你咋说的?”连蔓儿问。

    “我对咱爷说的。我说爷你别着急,我知道你心疼我大伯和二伯。他们卖蔓儿的事,这要是换了别人,不管他是谁,我们绝不会放过他。倾家荡产、豁出命去。我们也得报这个仇。……这个事,不用赵秀娥说,我们早就猜逢了。可这么长时间,我们从没对这两股人做啥。”

    “不仅没做啥,我们还就当没这回事一样,对他们向对一般长辈那样尊敬,还能帮的我们都帮了。这老宅有啥事,我们没来?不说远的,就赵秀娥这件事。爷你老,还有大家伙都看见了,我们是怎么做的。”

    “这还包括我娘小月差点死了那件事,我们都是一样处理的。我们敢说一句,我们对老连家仁至义尽,没一点对不住任何人的地方。只有人对不住我们。没有我们对不住人。我们唯一对不住的,就是我妹子。”

    “这些苦,我们自己吃了,多的我也不说了。就是他们卖蔓儿这件事,我们不追究。不是看他们俩,是看爷还有奶,你们两位老人。不追究是不追究,可他们的人品我们都看透了,往后,也不能把他们当一般好人看待了。”

    不说具体会怎样看待,只说不当好人看待,这样,以后他们行动,到可以进退自如。五郎这样说,很不错。连蔓儿想。

    “这错事也分是啥错事。他们还不是就错了一次,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先是亲侄女,再就是亲妹子,最后连亲爹都不放过。总这么姑息下去,把咱自家人害完了,那下一个轮到谁了?”五郎学着当时说着话,“我就跟咱爷说,咱不能只考虑自己个,得为别人,尤其是咱这一村的乡亲们想想。”

    “这话说的好。”连枝儿、连蔓儿和小七就都道。

    “咱爷听我这么说,更着急了,又是眨眼睛,又是啊啊地叫。”五郎又接着道,“我就说爷你的意思我明白,出族的事就等你老好了咱再定,可眼下,咱不能啥也不做。这影响不好,让人看了,都说原来做这样的坏事,连亲爹娘都坑害,啥惩罚、报应也没有,以后要都学了样,那咋办?”

    简单地说,五郎就是告诉连老爷子,如果想要把连守仁和连守义逐出家门的事情缓一缓,那么现在必须要给这两个人一些教训、惩罚。

    “不这么做,不能服众。”五郎道。

    连蔓儿、小七和连枝儿都点头。

    “哥,那定是啥惩罚?”连蔓儿就问。

    “还能是啥,打板子呗。”五郎就道,“是我们大家伙商量出来的,他们两个人,一人一天十板子,直打到咱爷好了,能说话的时候为止。”

    “好!”连蔓儿不禁拍手叫好。根据连老爷子历来的做法,已经可以猜到,他即便是好了,也怕是舍不得将连守仁和连守义给逐出家门的。而语言上的教训对这两个人,也是不疼不痒。打板子这个法子,简单又有效。“哥,这个法子你咋想出来的,太好了。”

    打板子这招极妙,但更妙的是那“一天十板子,直打到连老爷子好了,能说话为止”。

    连老爷子好了,能说话了,就要决定对连守仁和连守义的最终惩罚。就算连老爷子心里偏爱这两个儿子,在罪证确凿的情况下,要袒护他们,还要堵住悠悠众口,只怕也不容易吧。

    有了这一桩事,连守仁和连守义是希望连老爷子早点好那,还是晚点好那?连老爷子自己,是希望早点好那,还是晚点好那?

    而每天十板子,可以让连守仁和连守义受皮肉之苦,却又不会剥夺了两个人劳作的能力。

    妙,实在是妙。

    连蔓儿和小七就都星星眼地看着五郎。

    “……都是被逼出来的……”五郎干咳了一声说道。

    “可不是。”连蔓儿就点头,五郎想收拾这两个人的心,恐怕一点不比她少。所以,今天她这么稍微一提,五郎就领会了,而且还做的这么绝妙。

    “这么每天十板子打下去,一天天地,希望能让他们长点记性。”连蔓儿就道。

    “哥,到时候在哪打板子啊?”小七就问。

    “就在咱村公用的场院上。打板子的时候,要敲锣,大家伙都能过去看。也有个警示作用。”五郎就道。

    “对了,这样做,咱爷那也同意了吧?”连蔓儿又问。

    “这事是大家伙唠出来的,最后也问咱爷了。咱爷这回没啥表示。”五郎就道。

    连老爷子还能有什么表示,这已经处理的很宽大了。真的一根手指头都不碰连守仁和连守义,让这两个逍遥自在。你连老爷子不计较两个儿子不孝,那村里的人害怕自家的子孙学了他俩的坏样子那。

    而且,他们这样却一点惩罚也没有,以后胆子更大了,琢磨起村里的人来,那怎么办?

    连老爷子根本就没有阻拦的理由。

    “哥,那今天的份打了吗?”。小七就问。

    “打了,刚才你们没听见敲锣声吗?”。五郎就道。

    小七扼腕,表情非常的遗憾。

    “听见了,没咋在意,就顾着陪我姐说话了。”小七道。

    “小喜。”连蔓儿就将丫头小喜叫进来,“你去厨房,跟你娘说一声,让她再加一个好菜,今晚上的酒也要好酒。”

    小喜答应了一声,跑去前院传话去了。

    “哥,咱爷这么维护他们俩。现在咱爷不能动了,正该是他们俩尽孝、赎罪的时候啊。”连蔓儿就和五郎道。

    “蔓儿,你是要……把咱留在老宅的人再撤回来?”五郎就问。

    “当然不能撤回来。”连蔓儿马上道,“就是吧,一会最好打发韩忠过去嘱咐他们几句……”

    五郎就了然,笑着点头。

    当晚,那两个人回来吃饭的时候(这两个人虽然是去伺候连老爷子的,但是吃饭的时候,依旧是回来吃),韩忠果然就嘱咐了他们两句。

    “……让你们去伺候老爷子,你们俩就是咱们老爷和大爷的脸面,这殷勤周到啥的,不用我嘱咐你们。你们务必尽心尽力,别忘了你们端的是谁的碗,不能丢老爷和大爷的脸。……但有一样,你们不能抢那边大当家的和二当家的尽孝的风头。要是再能给他们多寻找点尽孝的地方……就更好了……”

    从那天起,连守仁和连守义两个每天晌午就要到村里的场院上,受十板子,然后才在村里顽童的簇拥下回家。回家之后,两人主要就是伺候连老爷子。端屎端尿这样最显孝道的事情,自然就都落到两个人的身上。到晚间,这两个就歇在连老爷子的屋子,自然是不能脱衣睡安稳觉的,连蔓儿家留下的两个人可在旁边看着他们。

    这自然是后话了。

    当晚,里正等人在连蔓儿家吃了饭散去,掌灯时分,一家人正准备睡下,大门外却来了一伙人。

    那姓赵的商人上门来赔礼道歉。(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更多全本txt小说请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