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五百九十二章村议

重生小地主 第五百九十二章村议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

    第一更,求粉红。

    听连守信这样说,连蔓儿不由得看了他一眼。

    连守信现在很为难,而且心情复杂。一方面,确实地知道了连守仁和古氏卖他闺女的真相,是真的明知故犯,要将他的闺女的命,换钱、换连花儿的富贵、继而换取连守仁自己的富贵。而且,还知道了,连守仁不仅算计亲侄女,还算计了亲妹子,更有甚者,连守仁他还算计了亲爹。

    连守信对连守仁肯定是又气又恨,这一点不用怀疑。

    可他没给连守仁、连守义这两股人修窗户,还附带了一大堆的解释。比如说那两股人都正当年、不是没手没脚。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连守信怕有人讲究他。连守信是三十里营子土生土长,他太清楚人们会怎么想,怎么说了。大家不屑连守仁和连守义这是肯定的,但是肯定也有和事老,以及心地特别慈软的“旁人”,即便在这个时候,也会给这两股人同情。当然,这个同情,是相对于连守信这一股产生的。

    连守仁和连守义这两股人现在非常落魄,而连守信这一股人的日子却过的红红火火。

    连守信不仅清楚这些,而且他还很在乎这些议论。

    一个爱面子、心肠硬不起来的老实人。

    另一方面,只是没给连守仁和连守义这两股修窗户,却没有别的举动,连守信还担心,这样会另妻儿不满,尤其是连蔓儿,当然还有张氏、连枝儿、五郎和小七。

    现在板上钉钉,连守仁和连守义这两股欺瞒她们,算计拿连蔓儿的命换钱,害的连蔓儿差一点死了。连守信做为父亲,不该给连蔓儿一个公道?不该给妻儿们出口气?

    仅仅是没有给修窗户,这就相当于什么都没做啊,谁在这个时候,也不会巴巴地上去帮着修窗户吧。

    如果连守仁和连守义不是他的兄弟就好了,如果连老爷子不是在这个关头中风倒下了就好了。

    事实上,没有这些如果。

    连守信在两难之间,因此眉头是紧皱着的,同时,还要对妻儿陪着小心,那张脸一眼看过去,虽然气色极好,却难掩一脸的苦相。

    “那药钱啥的……?”张氏就又问连守信。

    “都是咱出的。”连守信在炕沿上挪了挪,就道,“老太太坐在那,都要吓傻了,也不往外掏钱……”

    “这个你不用跟我说,”张氏就道,“她掏不掏钱的,咱出这个钱,我没意见。”

    连守信顿时就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如果不是张氏善良、贤惠,他的日子会难过很多。

    “爹,我爷现在是不是行动不便啊,那谁伺候他?”连蔓儿突然问道。

    “这个,主要还是得老太太。”连守信就道。

    庄户人家有一个约定俗成的习惯,就是到老了,贴身照顾老爷子这些事,一般都是老太太的事。老太太照看不过来了,才会让儿孙们上前。老两口一起生活了一辈子,什么都不用避讳,照顾起来方便。

    男人们一般都喜欢娶年纪小的女人,其中有一个现实的考虑,就是年老了,这相对年轻的老婆能够照顾他,比儿女照顾的更方便、妥帖。

    “我给那边留了俩人,帮着照看老爷子。”连守信又道。

    现在连老爷子不能动,虽然李郎中说,吃了药好好调理,应该能恢复行动能力,但谁知道那是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月两个月,甚至是一年两年的事那。起码一开始这几天,端屎端尿是一定的。所以,连守信给老宅留了人。

    “这挺好。”连蔓儿就点头。

    “大当家的和二当家的说啥没?”张氏就问。

    “……都抢着要伺候老爷子,不是老太太硬给往外赶,都在炕边不走。说是到晚上,就住老爷子那屋。”连守信就道,“不知道是良心发现了,还是怕了。”

    “……那就是说,同意让他们俩照顾我爷了?”连蔓儿问。

    “嗯。”连守信点头。

    “这样不大好。”连蔓儿想了想,就道,“我爷这中风,就是让他俩给气的。这我爷躺在那,不能动、不能说,可心里明白。总看见他俩,这病啥时候能好?”

    “蔓儿,你的意思是……”五郎就问。

    一家人也都看着连蔓儿。

    “为了我爷好,不能让他们俩伺候我爷。”连蔓儿就道,“老连家在三十里营子是孤姓,这个时候,我爷倒下了,没有族里长辈出来主事。可老连家还有亲戚,这村里还有里正、村老。”

    “卖了我老姑,是故意的,不是被骗,还挖坑埋汰我爷、把我奶给赶回乡下,今天又差点气死我爷。这几条,该请大家伙在一起议一议,应该咋处理,就咋处理。”细数连守仁和连守义的几桩罪,却将他们卖侄女那一桩略过不提。

    连蔓儿这是想召集会议,处置连守仁和连守义。

    “……这个,是打算等老爷子能说话了,听老爷子……”连守信沉默了一会,才说道。

    “我爷好好的,能走能动能说,他们就敢那么做了。现在我爷不能动、不能说话了,落在他们手里,这还能有好?咱虽然留了俩人,可那俩人也越不过他们去对不。爹,你又不能总在那边看着,也不是那么回事。”连蔓儿就反驳道,“而且,这事咱就这么放着,也不经讲究。”

    “不像以前大家伙不知道,今天在场的人就不少,估计这会,十里八村都传遍了。这还不像以前是猜逢,现在是证据确凿。虽然是连家的事,没害到别人,可这都不是小事,还都这么恶,不给大家一个说法,这老连家的人以后就都不出大门了?”

    “要是我爷没中风,现在估计也是想这么办。”连蔓儿最后道。

    只怕不是,连守信和张氏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暗暗的想,即便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别人想动连守仁和连守义,连老爷子怕还是要维护连守仁和连守义的。他们就是看连老爷子中风了,又知道连老爷子的这个心思,才放过了连守仁和连守义。

    “蔓儿说的有道理。”五郎就道。

    “这样好吗?”。半晌,连守信才道。

    “只能这么做。”连蔓儿就道。

    “我爷不是一直因为那件事耿耿于怀的吗,声势造的大一点,也能给他老人家恢复名誉。那可是我爷最大的一块心病,这块心病去了,我爷还能好的快一点。”五郎道。

    一家人又商量了一会,连守信也就点了头。

    “老爷子虽然还不能说话,一会咱还得去问问……”

    “先把人请来,再一起问,这样好点儿。”连蔓儿就道,“赶早不赶晚,就今天吧,一会我和我姐就跟我娘准备晚上的席面。”

    请人来家说事情,自然是要预备饭菜的。

    连守信和五郎随即就换了衣裳出门,分别去请人,往连家老宅去了。

    张氏、连枝儿、连蔓儿和小七都留在家里。

    连蔓儿是今天刚从县城回来,还没来得及进自家的门,就去了老宅。现在回到自家,就忙着收拾东西,一边和小七你一句说一句地说新庄子的事给张氏和连枝儿听。

    “……那庄院子靠着山,没咱家这屋子好,不过估计到夏天应该挺凉快的。到时候咱没事,就上那住几天去。”连蔓儿笑着道。

    “那敢情好。”买了那么大一个庄子,张氏和连枝儿也很高兴。

    “不用去看,听你们这么一说,就知道那庄子好。庄子好,那钱也好。”张氏又道。一下子花出去两千多两银子啊,这还是他们家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开销。“你爹回家来取银子,我这担心的两宿都没睡好,直到家兴回来,告诉我啥啥都办好了,我这心才放下。”

    连枝儿、连蔓儿和小七都不禁莞尔。

    连蔓儿这边收拾完了,又帮着张氏一起定了晚上席面的菜单,然后,张氏就带着人去准备饭菜去了。这一次,她没让连枝儿和连蔓儿一起去。

    “蔓儿刚回来,好好歇歇。枝儿,你陪着蔓儿,小七,你也别又跑出去玩,跟你姐好好待着。”

    “蔓儿,咱娘这是担心你。”等张氏走了,屋里只剩下姊妹三人,连枝儿就对连蔓儿道,“咱爹和咱娘也为难,哎……”

    “我知道。”连蔓儿就点头道,“姐,我不是记仇。是这个事,怎么着也得有个说法,对谁都有好处。”

    “那,蔓儿,今天请人,你想要唠出啥结果来?”连枝儿就问。

    “……结果不重要,这个过程才是要紧的。”连蔓儿笑了笑,就道。这就是为什么,她根本就没打发人去老宅探听消息的缘故。

    说结果不重要,是因为情势。而这个过程,如果不是连老爷子中风了,他会同意请人来唠这件事才怪。

    果然,并未到晚间,连守信和五郎就回来了,随同而来的,自然还有吴玉贵、吴玉昌、连家老宅的左右邻居,还有里正和几位村老。

    “……人都请齐了,就在咱爷那个屋唠的。问咱爷的意思,你们没看见把咱爷给急的那样,咱爷还哭了。”五郎抽了个空,过来告诉连蔓儿道。

    先送上一更,稍后争取二更吧,急求粉红。

    如果太晚了,大家就不要等,明天早上来看一样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