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七十七章 斧头

重生小地主 第五百七十七章 斧头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第二更,求粉红。

    *********

    “我爷让我四叔和五哥回老宅一趟,说要商量事。”连叶儿就道。

    至于商量什么事情,根本就不用问。连守礼这次差点死掉,虽然何老六媳妇被赶走了,但是事情也不是就能这么就完了。别人都发觉连守义和何氏的异样,连老爷子不会一点也不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

    “我爹昨天不是说要搬走吗,我爷和我奶都不乐意,不让我们搬。”连叶儿就又道,“估计让四叔和五哥过去,还是为了商量这个事。想让四叔和五哥劝我们,不让我们搬。”

    “蔓儿,那你,还有我三伯、三伯娘是啥想法?”连蔓儿就问。

    “我当然想搬,现在就搬出来才好那。我爹和我娘也打定主意了,这次不管谁说啥,也要搬了。”连叶儿就道,“都这样了,还在那个院子里住着,有啥意思啊。每次一出门,一看见对门屋,我们心里就膈应。”

    原来是连叶儿和赵氏想搬,连守礼犹豫不决,现在既然一家三口都决定要搬,那事情就顺利了。

    “搬出来就好。”连蔓儿一家就都道。

    “叶儿,你就放心吧。三伯决定要搬家,就是咱爷让我们劝三伯不搬,我们也不会劝的。”五郎就道。他这是看见连叶儿面带忧色,以为连叶儿担心他们会听连老爷子的话,劝连守礼不要搬家,因此就表明态度。让连叶儿放心。

    “五哥,我不是担心这个。”连叶儿犹豫了一下,“我是担心,我爹现在看着是下了决心。可咱奶要是硬是不让,我担心到时候我爹又……”

    说白了,连叶儿是对连守礼没有十足的信心。怕他又被周氏给影响了。

    “昨天她就说不让搬,还说何老六媳妇都走了,我们要是一定要搬,就是嫌她害事,看不上她。”连叶儿告诉道。

    这个话,确实是周氏会说出来的。强词夺理、胡搅蛮缠,加上一个孝道绑架。这一招。被周氏用来舀捏连守礼和连守信,曾经是百试百灵,后来,这一招对连守信渐渐地失灵了,但对连守礼……

    其实。细细回顾,周氏的这一招,多数是用在连守信身上,并没有怎么在连守礼身上实践过。

    连守信对这招有了免疫力,可连守礼那?如果周氏火力全开,将这一招用在连守礼身上,连守礼能够全身而退吗?

    只这么想了想,连蔓儿就非常理解连叶儿的担心了。

    “今天早上,她还来看我爹了。又是哭又是骂的。不是骂我爹,是骂别人。啥何老六媳妇,大伯、二伯他们,她都给骂了。说我爹不能因为外人,就记她们老两口的仇。……又跟我爹哭,说我爹小时候的事。说她咋疼我爹。又说啥把几个儿子养活大不容易,现在她老了,一个个的,就都嫌她害事了啥的,让我爹不能没良心。……还说那屋子,就是我们的,没别人的,也得有我们的啥的……”

    “我看我爹让她说的有点活动。”连叶儿就道,“刚才我出来的时候,我爹还说了一句……”

    “三伯说啥?”连蔓儿就问。

    “我爹跟我娘说‘叶儿她奶也不容易,她四叔那一股,和她奶都不亲,另外两股,心里就只有他们自己,没有老人’”连叶儿就道,“我害怕,一会我奶再一哭一闹,我们这家就又办搬不成了。……本来不是打发我来找四叔和五哥,是我自己抢着来的……”

    连叶儿说到这,就又有些抽噎。

    连蔓儿抚额,周氏的喝骂,她们都习惯了,已经对她们都起不到什么作用了。但是周氏可怜的哭,加上亲情攻势,就得另当别论。

    以前,周氏是不屑于这样做的。连蔓儿想,她对这一点感觉很庆幸。如果那个时候,周氏肯放下身段来这样做,那么她们的独立之路,不知道会漫长多少倍,增加多少的辛酸和磨难。

    现在周氏这样对待连守礼,对连守礼来说是幸,还是不幸?

    别的不说,连蔓儿知道,这答案对于连叶儿和赵氏来说,绝对是“不幸”。留在老宅,连守礼或许还能得到一些“母爱”和“亲情”,但是连叶儿和赵氏两个能够得到的,就只有走回到老路上去。

    周氏的性格决定了一切。现在是面临危机,周氏对赵氏和连叶儿两个不会怎么样。等危机解除,也就是周氏有信心又完全舀捏住连守礼之后,她会比以前更加倍的踩踏连叶儿和赵氏。

    一个不能生儿子,性格软弱,没有娘家的媳妇,一个“赔钱货”、迟早是别人家的丫头,周氏在心眼里,就从来没将她们当亲人、后辈看待过。连蔓儿甚至能感觉到,周氏对赵氏和连叶儿,是深深的鄙弃的。

    “叶儿啊,这次你们要是再搬不出来,以后,你们就彻底的别想搬了。”连蔓儿就告诉连叶儿。

    而如果是那样,连叶儿还有希望有朝一日出嫁之后,能摆脱周氏的控制,可是赵氏,这辈子,也就是周氏脚底下的泥,永远翻不了身。

    “不行,我不能让我娘一辈子低头弯腰做人。”连叶儿有些激烈地道。

    连蔓儿就点了点头,心里暗想,就算赵氏怎样,能有连叶儿这样一个闺女,都算是她的幸运。

    “既然这样,那这次就一定要搬出来。叶儿……”连蔓儿压低声音对连叶儿说了一番话,最后又道,“哪怕他们同意你们搬,就说再缓一缓,你们也不能缓。叶儿,你明白不?”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小七非常适时地。掉了个书袋出来。

    连叶儿点头,握拳。

    在家里商量了一阵,连守信和五郎就站起身,连蔓儿也换了大衣裳。带着小七,又带了小喜和小埃,跟连叶儿一起往老宅来。

    连老爷子没说让她来。不过这是连叶儿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关乎连叶儿以后的幸福,连蔓儿是一定要来,给连叶儿助威的。

    ……

    连家老宅,上房东屋

    屋子里,几乎坐满了人。

    连老爷子和周氏,依旧是坐在炕头上。离着他们不远。坐着连守礼和赵氏。这是在连蔓儿的记忆里,第一次看见连守礼和赵氏坐在这个位置上。这两个人似乎也对这个位置很陌生,虽然坐在那,却带着明显的违和感。

    连蔓儿拉着小七还有连叶儿,坐在炕沿上。周氏依旧是主动舀了她做的小褥子出来,给了连蔓儿。

    古氏、连朵儿、连芽儿在屋里是没位置的,蒋氏依旧走进走出,端茶倒水。

    而连家其他的人,或坐、或蹲,都聚集在了这个屋子里。

    连老爷子已经训斥了半天连守义和何氏,不过却并没有明白说是这两人和何老六媳妇合谋,算计连守礼,只骂他们两个糊涂。胳膊肘往外拐。

    连蔓儿心不在焉地听着,她甚至对惩罚连守义和何氏,都一点兴趣也没有。

    最后,连老爷子让连守义和何氏给连守礼和赵氏道歉。

    “爹啊,这事吧,我到的有点晚。听着孩子他娘那么一吵吵,又看见老三和老六媳妇俩这……,我也没多想。现在这事都闹明白了,也把人给撵走了,老三也没啥事,咱这一天云彩就都散了。爹让我给老三赔礼,那我就赔礼。”连守义大大咧咧地道。

    “俺、俺也是糊涂了,咋不信他三叔,就信了老六媳妇那。俺也给他三叔赔礼道歉。”何氏也道。

    “道歉有啥用,我爹差点死了。”连叶儿就大声道,“他把我爹当兄弟吗?把我当侄女吗?打算我们不知道你们安的是啥心。要是我爹不去寻死,那你们就得让他娶何老六媳妇,你们亲亲热热一大家子,逼着我和我娘去死。反正,你们就是想逼死我们。”

    连老爷子坐在炕上,就皱了皱眉。

    这件事,连老爷子对连守义和何氏也非常不满。尤其是何氏,连老爷子现在对几乎对任何带有何字的事物,都从心里往外地反感。可是,连叶儿这么直白地呛声,矛头直指向连守义,连老爷子却又有些不舒服。

    在连老爷子眼里,连守义咋地也是连叶儿的二伯,连守礼的亲哥。一家人,胳膊折了,也要掖在袖子里。他也是为了这一大家子好,和和气气的。

    他都在这说和了,连守义和何氏也都同意给连守礼和赵氏道歉,连叶儿不好好地听着,凭长辈安排做主,“跟啥人像啥人,叶儿这丫头不像过去那么听说,也不让人了”,连老爷子用眼角瞥了一眼连蔓儿和连叶儿,心里暗暗地道。

    “啥假惺惺的赔礼道歉的,我们不稀罕。”连叶儿又说了一句,就跳下炕,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连蔓儿并没有拦着连叶儿。

    连叶儿走了,连守义还有些不满,想要说啥,被连老爷子一眼给瞪了回去。接着,连老爷子就让连守义和何氏给连守礼、赵氏赔礼道歉。

    连守礼和赵氏都不善言辞,也没说什么。

    “他二愣八蛋个玩意儿,你们别和他一般见识。”然后连老爷子就又道,见大家都没别的话说,就又道,“老三、老三媳妇,这件事,你们多担待,我这心里都有数。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这一页就算掀过去了。以后,老二要是再犯浑,我绝饶不了他。”

    “爹,我不敢了。”连守义就道。

    连老爷子瞪了连守义一眼,就又叹了口气。

    “还有一件事。老三,就是你昨天说要搬家的事。爹明白,你那是一股火,这个事啊,当初说是让你们净身出户啥的,爹心里从来没那么打算过。那几间西厢房,就是你们的,……外面是啥声?”

    听着院子里动静奇怪,一众人纷纷从屋里走了出来。

    西厢房窗外,连叶儿正站在一张凳子上面,手里舀着连守礼做木工活的斧头,用力地劈着西厢房的窗户。

    *******

    送上第二更,急求大家粉红支持

    *******

    弱颜完本种田文推荐:

    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的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的甜蜜生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