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七十四章寒冬

重生小地主 第五百七十四章寒冬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

    第一更,求粉红。

    *******

    听说连守礼跳河了,一家人饭也不吃了,都忙穿了大衣裳,就跟着人往外面来。

    三十里营子只有一条河,这条河并不大,除了在夏天涨水的时候,其余的时候水的深度,一般都不深。但是,也有几处河段,是深水坑。村里的人,都知道这几处河段,告诫小孩子不能靠近。

    也正因为如此,三十里营子的历史上,极少有被水淹死的,跳河死的就更少了。总体上来说,这是一个风水极佳,民风极敦厚、质朴,气氛极为祥和的一个村落。

    但是,对于一心求死的人,这样的小河,这样的河段,就足够了。尤其,现在还是冬天。

    一路上,那个报信儿的人就将如何发现连守礼跳河的经过,告诉了连蔓儿她们。

    就在村东头,有一段河水最深的河段。现在正月里,那里的冰冻的最厚实、平整,因此,那里是村里孩子们打冰溜、玩冰车最爱去的地方。不过也就是那,前些天在冰上出现了一个大裂缝,据说是淘气的小孩子砸开的,想要抓底下的鱼。

    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事,今年有小孩子这样做,是有缘故的。

    那是因为,就在年前,连蔓儿家的鱼塘,曾经砸开过冰面,捞了许多极新鲜肥美的鱼出来。

    村里的小孩子就学了样。三十里营子这条小河,因为不大,所以很少有大鱼。但是小孩子们存了侥幸,想着水深的地方,也许能捞到鱼。事情的结果,当然是白忙了一场。不过,这些孩子们也没有太过沮丧,毕竟,这也相当是游戏的一种。如果能捞到鱼,那自然是好事,没捞到鱼,他们也享受了这个过程。

    不得不说,小孩子们的玩性比天大。

    没捞到鱼,那砸开的裂缝就留在了那里。好在裂缝不是很大,村里的孩子们也知道,因此照常在旁边游戏玩耍。

    就在刚才,天快擦黑了,几个在冰上玩耍的孩子们都回家吃饭的时候,冰面上来了一个成年的,走路像幽灵一样,好像失了魂魄的男人。

    这个男人,就是连守礼。他的手里,还拿着做木工活的锤子和凿子。

    连守礼走上冰面,到了那条裂缝前,就蹲下来,专心致志地用锤子和凿子开始凿冰。

    可巧,有一个小孩,他本来是要回家吃饭的,走出了老远,一回头,看见了连守礼,也看见了连守礼凿冰的奇怪举动。这小孩以为连守礼是想开冰捞鱼,他就不往家里走了,而是悄悄地走回来一些,打算一会如果连守礼捞到了鱼,他也借光跟着过去捞。

    就是这个孩子这一点小心思,救了连守礼的命。

    当这小孩发现,冰窟窿凿的越来越大,而连守礼则两次试着将头伸进去的时候,这小孩子觉出不对劲儿了。而等他鬼使神差地又偷偷往前走了一段,看清了连守礼的表情的时候,这小孩子被吓到了。

    能够想到不惊动连守礼,要借光捞鱼,可以想见,这小孩子是有些机灵劲的。他看见连守礼不对劲,就急忙跑回了家,将事情跟家里的大人说了。

    何老六媳妇和连守礼的事,已经在村里家喻户晓了。这小孩子的父母听他这么一说,一下子就惊了。一个村里,大家相互都差不多知道谁是什么脾气、属性。

    连守礼是个老实人,老实人容易钻牛角尖。

    这家的大人就忙出来,还招呼了村里的人,也就是这个时候,有人来给连蔓儿家报信儿。

    “这可千万别出事,他三伯咋这么想不开。”张氏一边急匆匆地往前走,一边絮絮叨叨地说话。她很紧张。

    “一家的顶梁柱啊。要是真……,作孽啊……,那叶儿和她娘可就更惨了。”吴王氏就道。

    “这个大冷天,真……”连守信抬头看看天,低声咒骂了一句。

    连蔓儿在旁边就听见了,这还是连守信第一次骂人。

    冬天,跳冰窟窿寻死,还比不得夏天跳河寻死。在夏天,只要有会水的人看见,及时的救上来,一般就没什么问题。但是,冬天的情况就不一样。冬天穿着棉袄棉裤,一旦掉进冰窟窿里,立刻就会沉底,想要救上来是非常的不容易。而且,就算救上来了,人在那冰水里一冻,不一定能活,就算活了,身子骨也毁了。

    而听报信儿的人说的,连守礼打算的还是另外一种更快速的死法。

    连守信着急、害怕赶不及救人,就跟张氏说了一句,带着人先头跑了。

    等连蔓儿她们赶到河边的时候,河岸上、冰面上黑压压地几乎站满了人,还有更多的人从村子里赶过来。

    连叶儿和赵氏的哭声从冰面上人群最密集处传了过来。

    “这、这是……”张氏和吴王氏两个紧紧地靠在了一起,而连蔓儿几个也都紧靠在一起,相互拉着手,紧抿着嘴唇。

    难道,大家伙来晚了!

    “快去请郎中。”五郎在人群里喊,紧接着,就有好几个人从人群中出来,直奔李郎中家里去了。

    这是人还有救!连蔓儿想。

    冰面上的人群从中分开,以连守信和五郎打头,后面几个汉子抬了一个人出来,正是连守礼。赵氏和连叶儿跌跌撞撞地在旁边,边走边哭。

    连蔓儿几个忙都迎了上去。

    “咋样,人咋样了?”张氏就问。

    “胸口还是热乎的,还有气。”回答的是后面抬人的一个汉子,也正是最先发现连守礼异样的那孩子的父亲。

    “……我们到这的时候,三哥都把脑袋伸冰窟窿里去了。我一个人愣是没拉出来,还多亏强子就跟我脚后来了……,再晚一步,哎。”

    “赶紧的抬回家,还有一两分能救回来。”有人看见连守礼的模样,就大声道。

    连蔓儿拉着小七,就想走近了,她只看见连守礼一张毫无人色的脸,就被五郎在前头给挡住了。

    五郎和连守信都紧随在连守礼旁边,却不让连蔓儿和小七靠近。

    要将连守礼抬回家救治,连守信和五郎的第一个念头是将人抬到自己家,但是,这里明显离老宅更加近,一次,大家一路簇拥着,就将连守礼往老宅抬。

    “赶紧的,赶紧的……”一个人跟在后头,大嗓门地吆喝着。

    连守信本来走在前头,听见声音回头,发现那人正是连守义。连守信一下子,就气冲脑瓜顶,几步赶过去,抬起一脚,就将连守义给踹趴下了。

    “老四,你干啥,你这是干啥。你还有没有大小,有几个臭钱了不起了,我是你哥,我是你亲哥。”连守义猝不及防,反应过来,立刻就叫骂道。

    “你还有脸说你是亲哥,那躺着的不是你亲兄弟。我因为啥踹你,你心里明白。”连守信气的手直发抖,指着连守义道。

    连守义从地上爬起来,虚张声势地就要往连守信跟前凑。大家都看的出来,连守义心虚。

    二郎在前面,正帮着抬连守礼,他回头看了看,就低了头,也没吭声。

    就有村里的人过来,将连守信和连守义分开。

    “救人要紧。”“有啥事,过后再说。”

    众人乱纷纷地奔老宅来。

    连蔓儿跟张氏等人走在一起,突然觉得额头一凉。

    “下雪了。”连蔓儿伸出手,一枚雪花飘落下来,在她的手心里融化了。

    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小喜和小埃就都掌起了灯笼,也有人点起了火把。火光映照下,雪花从零星的几片,很快就漫天飞扬起来。

    “连家老三,是个老实人啊。这个事,他肯定冤。”人群中,就有人纷纷议论开来。

    “老何家都是啥人性,这事想想,也就是何老六媳妇做的个套。太不要脸了,作孽啊。”

    “这是看上人会手艺,能挣钱,人老实,想让人家帮她养活孩子那。咋地也没有这么办事地,太缺德了。”

    “把个老实人给逼到这个程度,哎,老何家啊,是缺了八辈子的大德了,也怪不得何老六让官府给砍了脑袋。”

    “就何老六媳妇那埋汰、邋遢样,好狗看见她都躲。”

    “连家三哥醉的啥都不知道了,能干啥啊。何老六媳妇,这明摆着是讹人。”

    “太狼心狗肺了,这一个村,谁愿意收留他们。就老连家肯收留她们,还给吃给住的。她们可好,一点都不记恩,没少偷人家东西。”

    “可不是,那天还把人家老太太给气的够呛,这都反了天了。”

    “他们家,可不就是没法没天的人家吗。”

    “那寡妇男人死了好些日子了,怕是守不住了。就她那埋汰样,好狗看见她都躲。她勾搭不着人,就看连三哥睡着了,她来占便宜。这还是连三哥吃亏了。”其中还有一个油腔滑调的声音道。

    连叶儿和赵氏的哭声更响了。

    连蔓儿走在人群里,听着众人的议论,都偏向了连守礼这一头,不由得心里百感交集。这些人,在事情刚传出去的时候,并不是这样说的。

    先送上一更,晚上会有二更,求粉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