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七十一章 闹

重生小地主 第五百七十一章 闹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w几个小泵娘一边搬真儿玩,一边说说笑笑的。连蔓儿的一边坐着张采云,一边坐着连叶儿。轮到张采云了,她就不再说笑,而是全神贯注地搬真儿。

    这抓子儿、搬真儿的游戏,其实很能锻炼小泵娘们巧手和手眼的协调力,烦是这个游戏玩的好的小泵娘,一般都有一双巧手,学个针线、绣花什么的,都比别人快。

    张采云专注地搬真儿,连叶儿就凑到连蔓儿的耳边,低低的声音和她说话。

    “……知道采云姐来了,还要住些天,咱奶可气坏了。”连叶儿告诉连蔓儿,“在屋里摔摔打打的还不解气,还到外屋门口骂人。说啥胳膊肘往外拐,心长偏了啥的,不知道远近,好吃好喝好东西都便宜了外人。”

    连蔓儿微笑着听。

    “可惜了的,这事她管不着,她爱咋生气就咋生气,对我们一点妨害都没有。”

    “那不是初二那天,城里大姑来了吗,好像跟咱奶叨咕我四叔和四婶了。咱奶生气,是因为四叔、四婶就接了采云姐家来住,咋就没接大姑家的银锁来住那。”连叶儿又小声道。

    “我知道,她恐怕还不只生这个气那。我们初二那天我去我姥姥家了,她因为这个,也得生气。”连蔓儿就点头道。

    辽东府这里的习俗,大年初二是出嫁的闺女回娘家走亲戚的日子。原来连家没分家的时候,这一天,是连家的大日子。一家人。哪也不能去,什么别的活动也不能参加。他们这一天的全部任务,就是接待来看望连老爷子和周氏的连兰儿一家。

    连家的几个媳妇,古氏、何氏和赵氏都没有爹娘。并不需要初二回娘家,但是张氏是父母双全的,照理说。她又是小儿媳妇,这一天和连守信一起回娘家走亲戚也合适。

    但是周氏不许。你张氏娘家算啥,能比得上我大闺女重要、尊贵?就这一天,你不在家恭迎、伺候我大闺女一家,而是回家去看望你的爹娘,你这就是没闺女,没将大姑姐放在眼里。没将公公婆婆放在眼里,没将我们老连家放在眼里。

    你敢这么做,你就是罪大恶极,你就是不孝顺,你就等着以后活的暗无天日吧!

    周氏的聪明之处在于。她并不明说,但是她会给你脸色看,再进一步就是摔摔打打,指桑骂槐,直到你自己主动迎合她的心意。

    所以,张氏自打嫁进连家的门,除了新婚第一年,她是大年初二和连守信回了娘家,那时候周氏还肯给她些体面。以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连蔓儿听张氏说起这件事,还曾在心里翻来覆去地琢磨过。觉得,周氏肯在第一年让张氏初二回娘家,那因为毕竟是新亲,如果第一年都不回去。张家那边就得不答应。而之后,却再不准张氏大年初二回娘家,原因就很多了。比如说,张氏头一胎生的是丫头,又比如说,和张氏相处久了,知道张氏好欺负。

    那是分家之前,而分家之后,在老宅住的那一年,因为一家人忙着生计,还有张氏的身子刚刚恢复的缘故,也没有在初二正日子回娘家走亲戚。

    而后来,连老爷子和周氏那一大家子就搬去太仓了。

    今年,张氏一家大年初二都去了烧锅屯,跟连兰儿那一家连个照面都没打。周氏就觉得她大闺女被慢待了,在连家的地位不如以前了,进而也代表她在连家不像以前那么说一不二,那么打腰了。

    一个个地,都不怕她了,不把她放在眼里了,简直岂有此理。

    其实,连蔓儿她们从烧锅屯回来之后,周氏就打发了连守礼,要连守信过去说话。因为当时就有连叶儿告密,连蔓儿她们知道周氏找连守信,就是要发泄这个怒火,并且怕还有让连守信接银锁来住的意思,就找了个借口,没让连守信去。

    大正月里,连守信作为当家的男人,这一天天的应酬、酒席简直一个接一个,根本就没有闲工夫,而且,谁有那个闲心放着正事不做,一天到晚地去哄一个无理取闹的人那。而且,周氏身边,就有三个儿子、好几个孙子“服侍”着,真是没必要天天叫连守信过去耳提面命的。

    “该有的礼数咱一样不缺,至于其他的,咱就不能惯着那坏脾气,要不,以后肯定就没玩没了。”当时,一家人是这样说的。

    “对了,叶儿,你刚才说三伯今天去哪了?”连蔓儿突然想起来问道。

    “去西村了,”连叶儿就道,“就是头年,那家请我爹帮着打了几个柜子,要的挺急。我爹赶着给他打出来了,今天他家请客,就把我爹也给请过去了。听说,还想让我爹再给打俩柜子好像。”

    连叶儿这么说的时候,语气中有一丝隐隐的骄傲。连守礼掌握了木匠的手艺,能够给家里挣钱,同时还得到了更多人的尊敬,作为闺女的连叶儿当然是自豪、高兴的。

    连蔓儿也为连叶儿高兴。

    几个小泵娘说说笑笑地玩到晌午,张氏就叫人在东屋摆了饭,招呼她们一起过去吃。今天是镇上一个秀才家里办喜事,吴玉贵父子俩,连守信、五郎和小七,还有鲁先生,都被请了过去,所以,张氏就让人将吴王氏和吴家玉,还有赵氏和连叶儿都请到家里,大家一起热闹。

    吃过了晌午饭,大家也没急着散,用吴王氏的话来说,就是男人们吃酒席,没那么快回来,她们回家去也没什么事,不如就在这,一起说说笑笑地,还有些意思。

    连蔓儿几个小泵娘就又都到西屋来,说笑了一会就犯了困,连蔓儿就招呼小喜,让她拿枕头和毯子来。

    这时,赵氏就走了过来找连叶儿,说她要回家,问连叶儿回去不。

    “没啥事就别急着回去。”连蔓儿就对连叶儿道,“在这睡一觉,一会咱起来还玩。晚上吃过晚饭,你们再回去都行。”

    赵氏听连蔓儿这么说,就打算自己一个人回家。

    “西村那请客,肯定比镇上办喜事的散的早。我去看看你爹回来了没有。”赵氏就道。

    “娘,我跟你一起回去吧。”连叶儿就忙穿鞋子下地。赵氏性格软弱,连叶儿对她很不放心,怕她自己回老宅,要被周氏找茬排揎。“蔓儿姐,我就陪我娘去看看,一会我们还回来。”

    “行,那你们去吧。”连蔓儿见连叶儿这样说,也不好阻拦,就点头道。

    连叶儿跟赵氏走了,几个女孩子就脱了外面的大袄,一个挨一个地在炕上躺了,略说了几句话,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几乎是刚合上眼睛,连蔓儿就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和哭声,惊的她一下子就醒了。

    “谁啊,怎么啦?”连蔓儿就坐起来问道。

    张采云、连枝儿和吴家玉也都坐了起来。

    “好像是叶儿,……去东屋了。”

    “小喜,你赶紧去看看,是咋回事。”连蔓儿忙吩咐在旁伺候的小喜,又和连枝儿、张采云、吴家玉都把大衣裳穿起来。

    “不是刚回老宅那边了吗,这才多一会,是出啥事了?”连枝儿就道。

    “是不是又被老太太给欺负了?”张采云就小声地猜测道。

    “很有可能。”连蔓儿就点头。

    几个小泵娘穿戴好了,就要下地往东屋去。刚走到外屋,那东屋的门帘就掀开了,张氏和吴王氏都黑着脸走了出来,后面跟着哭的眼睛红红的连叶儿。

    “咋地啦这是?”连蔓儿就忙问。

    张氏和吴王氏的脸色就有些奇怪,两人还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色。

    “你三伯娘那出了点事,我们过去看看,你们都在家,哪也别去。”张氏就对连蔓儿几个道,“叶儿啊,你也在家,跟你蔓儿姐她们待着,我和你吴家婶子过去看看。”

    “不,四婶,我也去。”连叶儿就道。

    连叶儿很固执,一定要跟着张氏,张氏无法,只得和吴王氏带着连叶儿匆匆地出门去了,临走还嘱咐连蔓儿几个,让她们不要出门。

    赵氏是出了什么事了那,看张氏和吴王氏都那么紧张,态度还有些怪异,还有连叶儿,竟然不像以往那样先来找连蔓儿,而是直接找张氏。

    几个小泵娘都非常的诧异。

    连蔓儿就忙叫了小喜过来,问她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太太和亲家太太都不让说……”小喜的脸色就也有些奇怪,期期艾艾地不肯说。

    几个小泵娘更加好奇,威逼利诱地,最后小喜没办法,才略漏了只言片语出来。

    “……何老六媳妇……回去开门正好看见……三当家太太要寻死……”

    “实际啥情况,我也不知道。就是叶儿姑娘说,春柱媳妇在看着她娘,不让她娘寻死,她就赶紧来,找咱们太太和亲家太太,说是那边闹起来了……”小喜最后道。(未完待续)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