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拜年

重生小地主 第五百六十八章 拜年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第一更,求粉红。

    ******

    除夕夜的一场大雪,对这个年并没有什么影响。相反,人们更加兴致勃勃,说这是瑞雪兆丰年。

    大年初一,又是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连蔓儿一家都起了个大早,连守信先是带着人扫雪,然后,一家人匆匆地吃了简单的早饭,就穿戴齐整出门来。

    就如同昨天连守信所承诺的那样,她们要去老宅,给连老爷子和周氏拜年。

    村外的道路因为还没什么人踩,连蔓儿一家坐了两辆青骡车,前面又有管事的韩忠带着长工扫雪开道,慢慢地进了村口。进了村口之后,路就好走多了。庄户人家大都是勤快的,又是大年初一,一般的人家都要起个大早,将自家的院落打扫完了,顺便也会将门口的路扫出来。

    没有人组织,大家都自觉地各自负责自家的门口,有性格好,更勤快的,还主动地多清扫出一段来。更有抢着清扫的,大家相互打招呼,说着拜年的吉祥话,将本来格外寒冷的清晨,烘托的红红火火、热热闹闹。

    进到村里,连守信就带着五郎和小七下了车,在车前步行,见到人便相互见礼、寒暄。张氏带着连枝儿和连蔓儿一直在车上坐着,只是将车帘子掀开了,见了相熟的,也相互亲热的招呼。

    最后,骡车在连家老宅的门口停了下来。

    连老爷子也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勤快人,因此连家老宅内,包括大门口还比别人家清扫的更加干净。连蔓儿一家下了车。除了连老爷子和周氏,老宅的所有人就都迎了出来。

    进了上房,就见连老爷子和周氏都穿的板板正正地坐在炕上,地上背靠着躺柜。正对炕头的地方,摆了两张八仙椅和一张茶几,两张八仙椅的下首。还摆放了几张长凳。

    连蔓儿进了屋,四下打量了一眼。屋子打扫的非常干净,而那些椅子和凳子,则是专门为了她们而摆设的。

    韩忠媳妇和丫头小喜抱着毡子和锦垫随着连蔓儿进了屋。她们将毡子和锦垫在地上铺设好,就都退到了旁边。以连守信和张氏为首,连蔓儿几个跟在后面,就给炕上的连老爷子和周氏行礼拜年。

    拜过之后。一家人起身,韩忠媳妇和丫头小喜将毡子和锦垫收拾起来,一家人纷纷落座。

    张氏、连枝儿和连蔓儿被让到了炕上,周氏拿出崭新的小褥子来。连蔓儿认得,这小褥子就是上次她来。周氏拿出来的那个。小褥子的大小,正好可以坐下两个人。

    周氏并不看张氏,只是将小褥子推给了连枝儿和连蔓儿姐妹俩。

    不用周氏说什么,张氏也知道,周氏不待见她。因此,就让连枝儿和连蔓儿坐那小褥子,她就要招呼小喜另外拿坐垫来。

    等小喜拿了坐垫过来,却被连蔓儿给接了过去。母女俩对视了一眼,张氏就和连枝儿坐在了小褥子上。连蔓儿则坐了自家的锦绣坐垫。因为来的时候一家人商量好了,不会久坐,因此谁也没脱鞋上炕,都只在炕沿上坐了。

    周氏将一切看在眼里,就垂下眼皮,什么也没说。

    何氏、作为陪客的媳妇。就在炕沿上坐了。赵氏和连叶儿比连蔓儿她们早拜了年,现在也在炕沿上陪坐。

    连蔓儿她们坐好了,连家的男人们也都在椅子、凳子上坐了。连守仁,被连老爷子特意安排,坐在了头一把太师椅上,连守信和连守仁对坐,两边下首的长凳上,则分别坐了连守礼、五郎、小七,连守义、连继祖、二郎、四郎、六郎。

    连蔓儿将地下的座次扫了一眼,心中就了然。

    连老爷子,是个十分注重规矩,讲究长幼尊卑的人。即便是连守仁等人不成才,做了许多的错事、恶事,在外面声名狼藉,然而在家里,连老爷子还是不会忘记,并且时时提醒其他的人,连守仁的尊崇地位。

    连老爷子的心意,无非是告诉连守信这几个排行居幼的儿子,以及他们的家人,不管连守仁,包括连继祖怎么样,他们都是连家的长子、长孙,你们对他们都要永远敬重着。

    这么长时间的接触,连蔓儿对连老爷子也算是很了解了。连老爷子是个很注重细节的人,他擅长通过细节,向儿孙们灌输某些态度和观念,并加深某些烙印。比如这屋里的座次,又比如说连蔓儿家杀猪请客,连老爷子将老宅所有的男丁都带了过去,而且都带进了前厅,准备都坐席。

    那是连老爷子想要抬举,也就是在连蔓儿一家人面前,以及周围人面前,确定他这些儿孙的地位。

    连蔓儿那个时候就看出来了,她心里略有些不满,不过却并不肯做绝。她们一家人商量,将连守仁、连守义、连继祖和二郎都安排坐了正席,给了连老爷子和连家老宅天大的脸面。但是却没有让四郎和六郎坐席,如果也让四郎和六郎坐席,这脸面就给的太过了。

    而之后,就发生了连守义借酒撒疯的事,后来,连叶儿还偷偷地告诉连蔓儿,对于四郎和六郎没有坐上席,何氏还很不满,说了些怪话。

    连蔓儿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一笑,心里也是淡淡的。就算连老爷子机关算尽,就算老宅这天翻天覆地,其实,都不能撼动她们分毫。因为一切都改变不了一个铁一样的事实,那就是,她们占据着完全的主动。

    有些体面,她们想给就给,不想给就不给,根本就无需纠结,就这么简单。

    而今天来拜年,这是必不可少的。她们做到了礼数,至于对方如何,都影响不了她们的心情,不过是徒增些谈资、笑料罢了。

    这边大家都坐定,连老爷子就和连守信、五郎、小七闲聊起来。

    蒋氏则带着连朵儿和连芽儿,端了大托盘,送茶水和果盘进来。庄户人家过年,要招待来拜年的亲友,一般都会预备茶水,没有茶的人家,也会在水里放上一勺红糖。至于果盘,只有日子过的极好的人家,才有水果端上来,一般的人家,也就是准备炒毛嗑,炒花生这两样。

    如今这连家老宅的几个媳妇,何氏上不得台面,古氏地位尴尬,被周氏所不喜,处处被踩低,每天就跟避猫鼠一样,这个场合,她只能在外屋烧火。而蒋氏,则隐隐有了主事媳妇的样子。

    蒋氏面带微笑,一边小声地说着极为得体的花,一边给大家倒茶。大过年的,老宅的众人穿的也比往常体面,连蔓儿看了一眼,发现除了连老爷子和周氏,就属蒋氏,穿的最妥帖、体面,是一身新布衣。而连朵儿和连芽儿两个,则穿着明显是大人的旧衣裳改小的衣裤。

    连芽儿一如既往,呆呆的,面带苦相,而连朵儿则是沉着一张脸,撅着嘴,一点笑模样都没有,还时不时地从眼角偷偷瞟人。

    被连朵儿用眼角瞟的最多的人,是连蔓儿。连朵儿几乎无法将目光从连蔓儿身上挪开。

    在连朵儿眼里,连蔓儿今天就是个发光体,刺痛了她的眼睛。

    连蔓儿今天依旧梳着简单的包包头,只插了两个小巧的赤金佛手形压发,耳朵上是两个小小的赤金镶珠坠子。才十来岁的女孩子,身体健康,脸上根本无需修饰,不说连蔓儿本来就眉眼如画,只是白里透红粉嫩嫩的脸蛋,就胜过一切粉黛了。

    连朵儿自己,今天却是好好地装扮过了,不仅用了蒋氏的胭脂和香粉,就连眉毛,也精心地描画的弯弯长长的。

    可是这样一张,本来让她十分满意的脸,在看见连蔓儿之后,能展露出来的表情却除了嫉妒就是恨怨。

    连蔓儿,不过是个乡下的大脚丫头,和她根本就没法比。今天之所以连蔓儿看起来比她强,完全是因为连蔓儿头上戴了金饰的缘故。

    连朵儿恨恨的想,不仅是那些金饰,还有连蔓儿的衣裳,没错,就是那一身衣裳,让连蔓儿变得好看了。那是她在家里最富有的时候,都不曾拥有过的好衣裳。

    连蔓儿坐在炕沿上,就注意到了连朵儿明显不善的目光。她低头看了看自己,今天的连蔓儿穿了一件石榴红的对襟长身妆花褙子,下面是同色的灰鼠皮裙,褙子外面,还披了一件藕荷色的灰鼠披风,因为这屋里冷,所以进屋后,她也没将披风脱掉。

    这时,正好连叶儿凑过来和连蔓儿小声说话,连蔓儿就轻轻抬起手,整了整衣襟,露出手腕上一只红色的玛瑙镯子来。

    连蔓儿的首饰匣子里有好几只金银镯子,不过她今天都没戴,只戴了这只玛瑙的。这只玛瑙的镯子不是贵价物,但却极得连蔓儿的喜爱。因为这镯子颜色极正,润润的,将她的肤色衬托的更加细腻白皙。

    大年初一,人们本来就该穿戴上自己最好的衣裳首饰。连蔓儿今天的打扮,比照她如今的家境和她的衣柜、首饰匣,是相当的低调的。

    蒋氏给地下的男人们倒完茶,就走了过来,将托盘上的热茶先依次端给张氏、连枝儿。连朵儿不声不响地端起一杯茶,递向了连蔓儿。

    *****

    先送上一更,稍晚会有二更,求粉红。

    这两天粉红不太给力哦,打滚卖个萌吧o(n_n)o(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