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五百六十六章 理论

重生小地主 第五百六十六章 理论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第一更,求粉红。

    *************

    张庆年兄弟自小在山里长大,若说身体素质,连家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和他们比。连守义被揍的很惨。张庆年兄弟俩还特意往连守义的脸上多揍了几拳。人家对连守义说了,就是让他在脸上挂幌子。

    最后,连守义被打倒在地上求饶,张庆年兄弟才放了手。

    “怪不得那。”连蔓儿就道。怪不得张青山他们不肯告诉张氏在酒席上发生的事,原来是打定了主意,要瞒着张氏去教训连守义。

    教训的好,连蔓儿很想鼓掌。

    首先,连守义污蔑张家占闺女、姑爷的便宜,与他同辈的张家兄弟要打他,别人还真说不出什么来。而连守义又污蔑张氏,虽然连守信为张氏说了话,但连守信比连守义排行居幼,而五郎、连枝儿、连蔓儿和小七更是连守义的子侄辈,由他们出面,怎么着都有些束手束脚。

    就比如说,连蔓儿他们不满连守义,也就是商量着,以后有啥事也绝不请连守仁和连守义,但他们,即便是连蔓儿也没想过要去揍连守义一顿。

    而张庆年兄弟,却可以大摇大摆地上门,直接揍连守义为张氏出气。

    就算是他们做的过分些,那也没人能挑他们的礼。

    连蔓儿高兴地想到刚才连守义的模样,觉得从此之后,他可能会老实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

    大善!

    “这就是刚才的事?叶儿,你咋没来给我们报个信儿?”张氏就问。

    听连叶儿说张庆年兄弟揍了连守义。张氏和连守信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复杂。张氏还偷偷地看了两回连守信的颜色。

    “四婶,我当时也吓了一跳,我是想来报信儿的,是采云姐拦着我。没让我来。”连叶儿就脆生生地道,“采云姐说,这事是张家和咱上房那两股的事。跟我们家,还有跟你们家,都没一点关系。”

    “采云姐还说,他们要好好地跟咱上房那两股算算账,你们去了,反而不好。”

    “采云姐这么说,我就没来。”连叶儿又嘻嘻地笑了两声。然后扭头压低了声音对连蔓儿道,“蔓儿姐,没急着来。反正我看着大舅和老舅也吃不了亏。四叔、四婶要是知道信儿过去了,非得拦着他们,不让他们打。那就便宜咱二伯了。”

    连蔓儿深以为然。就抿了嘴笑。

    “刚才咱爷带着二伯过来,那我姥爷他们已经走了吧?”连蔓儿就问连叶儿。

    “早走了。”连叶儿就点头,“蔓儿姐,你没看着,大舅妈可厉害了。”

    “采云她娘也动手了?”张氏就忙问。张氏知道张王氏泼辣,如果动手,她还真不会觉得太奇怪。

    “没动手。”连叶儿就道,“就是抓了我二伯娘,跟她讲理。”

    张青山在上房屋里。跟连老爷子唠嗑。张庆年兄弟抓住了连守义暴揍,连家上房其他人自然不能看着,就上来拉架。

    连守仁和连继祖都是“书生”,嘴里吵吵两句,却上不的前,二郎倒是个壮劳力。可他明白是连守义理亏,有些心虚,而且心里还念着张氏的好,又被张王氏几句话给拘住,战斗力大减,至于四郎和六郎,就算他两个加起来,再加一个连守义,也不是张庆年兄弟的对手。

    这个时候,别的女人不好上前,但是何氏能。

    何氏见连守义被揍,就吵吵着扑了上来,然后,就被张王氏和张采云给接下了。

    张王氏没和何氏掐架,她就拉着何氏,一件件地数落。从张氏嫁进连家开始,张家怎么每年几季的进贡,“……我们图你们老连家啥,还不就是为了想让她大姑的日子好过点。你们拍拍你们那肚子,一家上下,从老的到小的,谁没吃过我家的果木,我家的蘑菇、木耳、核桃。一年几趟,该啥季节下来啥东西,我们一趟都没落下过。亲戚往来,你们给我们啥了,就过年那一回,多说是两包槽子糕,再好点加二斤酒。咱们这是谁挂连谁?”

    要说这些,其实不该跟何氏说,应该拉过周氏来说。可张王氏偏拉了何氏,话却是说给周氏,以及连家的所有人听的。

    “我们家她大姑进你们老连家的门,那是全套的嫁妆,身上的衣裳,尺头,头上、手上那些首饰,可到分家的时候,她身上还剩下啥了?那些东西,都给谁花用了?谁家那么有脸,想法掉个地掏媳妇的箱柜?你们还敢腆着脸说我们家她大姑不孝顺?她不孝顺,能把东西都填给你们?”

    “她不孝顺,她能不奶自己的孩子,去奶小泵子?她不孝顺,我们家孩子她奶能来你们家伺候月子,不是给闺女伺候,是给亲家母伺候?”

    “你们老连家不是过的大日子吗,村里有房有地,镇上还有房,都呼奴使婢的了,咋我那几个外甥和外甥女总吃不饱饭,饭桌上看着别人吃肉,他们就只能喝菜汤?”

    “我们家大姑好好地怀着个小子,是因为啥掉了的,差点连命都没了。我蔓儿外甥女是因为啥头上撞出个大疤瘌,差点让你们给埋到南山坡上去的?我们家她大姑不孝顺?她能一点信儿都不告诉我们?她能就这么跟你们完了?我们老张家就能一点不吭气,让你们安安稳稳,没事人似的到现在?”

    “这人啊,要是没良心,坏事做多了,是要遭报应的。”

    “我们家大姑一片好心,把你们当个人看,家里请客,把你们这些蹲大狱的也都给摆桌面上了,你们是咋回报她的?是不是就因为她心眼好,你们就当她好欺负啊?臭不要脸,你都顶风臭十里了,还当自己是个人,敢满嘴喷粪,说啥我们老张家占了连家的便宜。我呸,你看看你们家有啥便宜可让人占的。是个好人,看见你们,人家都躲着走。”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些小心思。我们家她大姑心软,几个孩子都还小,你们不就是想让我们跟我们家大姑断道吗,要不,少来往也行是不。那你们不就又能随便欺负她了,又能让她舀钱出来给你们随便花了,好养活你们一家老老小小的,都啥也不用干了,擎等着白吃白喝白舀。”

    同一时间,上房屋里,被张青山拉着唠嗑的连老爷子早就分了心,周氏坐在炕上,脸更是一红一白的,院子里的事情,他们都听的清清楚楚。

    理亏的连老爷子频频向张青山道歉,一边还压服要吵吵起来的周氏。

    张青山也向连老爷子道歉,说张王氏说话有些过了。

    “……在气头上,就是那个脾气,老哥哥、老嫂子你们别和她一般见识,不是冲你们,她就是和你们老二媳妇有点不对付。听说是听说当初蔓儿的时候,就是你们这老二媳妇,催着让把蔓儿给埋了,说啥好兆头、坏兆头的。”

    “这小辈们,不懂事,咱这做老人的就操心。”

    “……啊,他们哥几个?都是糙老爷们,也就是说道说道,哪家兄弟不是这么过来的,哈哈,”对于连老爷子委婉地说有话好好说,亲戚里道,不要动手,伤了感情的话,张青山是这样回应的,还朝窗外呵斥了张庆年兄弟。

    张王氏将嗓音放开了,左邻右舍的早有人听到动静了,骂架还算了,真有人打起来了,那左邻右舍的就都匆匆赶了过来。

    有劝张王氏的,也有上前去拉架的。混乱之中,连守义的脸上又多挨了几拳。

    来拉架的人中,可就有刚在连蔓儿家吃了饭,明白事情始末的。

    而张王氏见来了人,态度也缓和了下来,她还跟众人解释。

    “这些个事,我们以前没计较,现在本来我们也都打算过去了,不提了。可大家也看见了,这是逼的我们不提不行了。”

    事情的最后,在大家伙的劝和下,站青山爽快地说话都说开了就好,他们不会计较,这“一天云彩就散了”,然后乐呵呵地带着儿女们走了。

    而随后,连老爷子就带着连守义来给张氏赔礼道歉了。

    连蔓儿几个都挺高兴,连守义欠揍,她们不好动手,现在舅舅家的人把连守义给揍了,还把就疮疤都给揭开了。

    “我也发现了,咱啥也不说,啥也不提,他们那边真就好像没事儿似的。早该这样了,都是他们自找的。”连蔓儿就道。

    以前张家没对连家上房的人动手,也是有顾虑。一开始,是因为张氏和几个孩子要在周氏手底下讨生活。后来分家,她们也并没有完全脱离上房的掌控。而等连蔓儿一家能立起来了,时过境迁,张家还得为连蔓儿一家的名声着想。

    今天,是连守义上赶着,给了张家人一个算总账的借口。

    能怪谁那,可不是鬼催的吗,连蔓儿暗笑。张青山对连家上房一直有怨气,不抓住今天这个机会,那才奇怪那。

    连守义被打,还过来给张氏道了歉,但是一家人商量过后,依然决定,以后再有事,是再也不会请连守义了,同时包括连守仁,虽然他今天并没说什么,但谁又能知道,连守义那些话,不是和他背后核计好了,才到桌面上来说的?!

    “他们不识尊敬,那以后干脆就不用尊敬他们。”五郎道。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稍晚会有二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