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五百四十九章 邻里

重生小地主 第五百四十九章 邻里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第二更,求粉红。

    *******

    听连叶儿说周氏让何氏也跟着古氏推磨了,连蔓儿不由得眨了眨眼睛。

    “你奶又让你二伯娘推磨了,因为啥呀?”张氏在旁边听到了,就问。

    从太仓回来,周氏一门心思的磋磨古氏,推磨也只是古氏一个,虽然也管着何氏不准出门,但其他方面,何氏的日子不要太好过,当然这是相比较而言。

    让何氏一起推磨,那不是减轻了古氏身上的压力?周氏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还用因为啥呀。就我二伯娘那样,我奶随便就能挑出她一大堆错儿来。”连叶儿就道,“这两天,我奶又开始骂她。昨天轮到我二伯娘做饭,刷锅水没倒,就直接煮了白菜汤,我奶吃了一口,就说是刷锅水味,把我二伯娘一顿好骂,然后,就让她跟我大伯娘一起推磨磨面。”

    “这样的事,她也不是一回两回的了。”张氏就道,“原来一起过的时候,每次轮到她做饭,我都得看着点,瞅眼不见,她那总点出点啥岔子。就是懒,能省事就省事。……他奶也知道她这个脾气啊,以前不也看着吗,这次咋没看住?”

    “何老六媳妇帮着她二伯娘一起做饭。”赵氏就道,“那咋地也是外人,她奶也不好一直盯着吧。”赵氏就道。

    连蔓儿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咱奶是看不上老何家那几口人。”连叶儿就道。

    “这是他奶搁哄不地那几个人了。”张氏想了想,也道。

    何老六媳妇带着闺女,是跟周氏一桌吃,何家的两个小子,是跟连老爷子一桌吃。

    连家老宅,现在在饭桌上依旧实行的是配给制。和以前一样,饭菜都做的可丁可卯的。何老六媳妇正当年,两个小子一个丫头都不少吃。上房的粮食并不富余。而周氏对吃用的东西历来看的紧,她自家的哪个媳妇、孙女想多吃一点都不可能,周氏是恨不得她们吃一口饭就饱的。

    现在多出这几个外来的。又和何氏差不多的品行。周氏能高兴,能待见她们吗?

    可是,人是连老爷子做主给留下的,周氏不能往外撵,那就只能拿何氏撒气了。

    “奶这几天脾气一天比一天大,动不动就骂人。在饭桌上就摔筷子骂。”连叶儿又道。

    “那老何家那几口咋样?有没有不吃饭?”连蔓儿就问。

    “人家该咋吃还是咋吃。人家跟二伯娘那真是一家子。”连叶儿就道。

    周氏的脾气。对付像赵氏这样胆小的,还有对付张氏这样脸皮薄的,那是手到擒来,但是对付厚脸皮、滚刀肉。效果就不怎么样。人家根本不在乎你骂啥,该吃吃、该喝喝,一点都不带走心的,最后,周氏只能气着她自己。

    好在,周氏还能指使儿媳妇和孙女们干活,进行体罚。不然这口气憋住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等着吧,过两天,咱奶就该跟咱爷吵吵了。”连蔓儿想了想,就道。

    惩罚何氏又能怎么样,何家那几口人肯定不会因此就离开连家。

    “这是何苦的。为了那几个人,弄得家宅不宁的。”张氏就道。

    “谁知道那。”连蔓儿叹气。

    这件事,只怕不会如连老爷子所愿,真的会给连家带来什么好名声。而连蔓儿思前想后。觉得,说不定到最后,真能从中获得好处的,是古氏。

    周氏将越来越多的注意力放在何家几个人和何氏身上,那古氏可不就清闲了。相信以古氏的精明,不仅会抓住这个机会,而且还会为自己创造机会。就是最后古氏翻身爬到何氏头上,从连家的最底层,变成倒数第二层。连蔓儿都不会觉得奇怪。

    …………

    冬月中旬。连蔓儿家挑了一个最寒冷的日子,又开始包饽饽了。家里多了好几口人吃饭。这次要包的饽饽比往年还多了三倍不止。好在包饽饽的人手也多,除了张氏、连枝儿、连蔓儿母女三个,再加上韩忠媳妇和小喜,吴王氏带着吴家玉也来帮忙,还有赵氏、连叶儿,张氏另外还请了春柱媳妇、春妮、春燕两姐妹、吴玉昌媳妇和二丫来帮忙。

    女人们负责在屋里包饽饽,外面烧火、蒸饽饽、将饽饽送到外面去速冻,这些都是连守信带着长工们在做。

    这饽饽一连包了两天,连蔓儿家供应午饭、晚饭,夜里还有宵夜。饭菜花样不算多,但却非常实惠并足够丰盛。请来的这些人,不是亲戚,就是极交好的。这种不算雇人,算是乡里乡亲互相帮助,是情分上的事,那饭菜是按着待客的标准预备的。

    张氏她们几个媳妇坐一桌包饽饽,连枝儿、连蔓儿这几个女孩子另坐一桌。媳妇们那桌聊着媳妇们的话题,几个女孩子这边更是叽叽喳喳的,手不停,嘴也不停。

    “二伯娘看着我娘和我来这包饽饽,听说我们吃的好,可眼红了。还上上房去,跟咱爷咱奶说,也要来帮着包饽饽。”连叶儿正跟连蔓儿说老宅那边的事,“说啥切酸菜丝她不会,这饽饽她会包。何老六媳妇,还有连芽儿也都会。说啥,四叔、四婶眼睛里没亲人,宁愿请外人,把好饭菜便宜给外人,也不肯帮扶自家人。”

    “哼,”连蔓儿就哼了一声,“说的混话。这屋里,哪个是外人,随便哪个都比她跟我们走的亲。再说了,她是会包饽饽,可她包出来的饽饽,谁敢吃啊?”

    一桌子的小泵娘就都嘻嘻哈哈地笑起来。

    何氏的埋汰和勒嗒,那是远近闻名的。

    “也不是不照应她,可也得分事。包饽饽这饭菜好,她自己也得有那本事吃。”连蔓儿又说了一句。

    “蔓儿这丫头,会说话。”另一桌上,吴王氏就悄悄对张氏说道。

    张氏含笑往连蔓儿这边桌上瞧了一眼。

    “我这四个孩子,五郎和枝儿是一个脾性,蔓儿和小七是另一个脾性,也不知道随谁。”话是不褒不贬,但语气中的欢喜、自得是藏不住的。

    “咱奶是咋说的?”这边桌上,连蔓儿一边快手快脚地将一个饽饽揉圆呼,再贴上一片泡软了的玉米皮子,端端正正地摆在帘屉上,一边问连叶儿道。

    “奶让二伯娘老实点,别一张嘴就想着吃,还是吃别人。”似乎是想起当时周氏骂何氏的情形,连叶儿咧嘴笑道。

    连蔓儿微微一笑,周氏这大概是骂给何老六媳妇听的。

    “上房啥时候包饽饽,说了没?”连蔓儿就又问连叶儿道。

    “没说,估计也就这几天了吧,就是那面还没磨出来。”连叶儿道,“奶天天在门口骂。”

    这次包饽饽的黄米面、高粱米面等也没有送到磨坊里去磨,因为家里除了古氏,又多了何氏这个推磨的人。

    “老何家那俩孩子,还偷你们的柴禾不?”连蔓儿问连叶儿。

    “偷,咋不偷啊。我看我家剩下的柴禾怕都不够烧了。”连叶儿就皱眉道。

    “那三伯没说啥?”连蔓儿又问。

    “我爹跟那俩小子说了,那俩小子当面没说啥,过后还是照样偷。”连叶儿道。

    “跟他们爹一个样。”春妮就接了话茬道,“我爹和我娘说,惹不起,就得躲着。他们不光偷你们家柴禾,还偷我们家的。”

    “还偷我们家鸡蛋了。”春燕就道。

    “咱们那一趟街,都是老街坊了,这老些年,就没丢过东西。”那边桌上,春柱媳妇就说道,“她们一来,咱们才开始丢东西。那天我们春燕她爹都抓住何家大小子的手了,那个大小子就哇地一声干嚎起来,说啥他没爹,要冻死了啥的。抓住了贼,我们春燕她爹那脾气,就想要揍他一顿,这么小,不学好,那以后不就跟他爹似的,更成祸害了吗?”。

    “可他这么一嚎吧,哎。再说,他们现在又是那院大伯给留下的,我们春燕她爹就训斥了他一顿,没打他。”

    “不是我说,这没爹的、没娘的,过的苦的孩子也不少,也没见谁都去偷的。”吴玉昌媳妇就道,“二姨夫心太软,这别人家的孩子,也不好管。”

    连蔓儿听着这些话,脸上露出囧的表情。连老爷子收留何家的孤儿寡母,应该是本着一片好心的,不是该收获一片赞誉吗,可是这结果,怎么好像是背道而驰了?!

    ……

    两天的工夫,包出来十几大缸的饽饽,连蔓儿家的早饭桌上,就多了饽饽这道主食。现在她家的日子过的好了,吃饽饽,张氏还会特意准备一碗白糖。对于庄户人家的孩子来说,饽饽蘸着白糖吃,那是无上的美味。

    不过连蔓儿对白糖是可有可无的,在她,饽饽里面的豆沙馅就足够甜了。就着可口的小菜,吃着香香甜甜的饽饽,再喝一口大骨汤,就是一顿完美的早饭。

    包了饽饽,连守信又拿了豆子,去豆腐坊换了五十板的豆腐回来。成板的豆腐,用豆腐刀切成块,放在屋子外面冻上一宿,就成了结结实实的冻豆腐。一块块地收入大缸里,也是放在屋外储存。

    这是置办年货的前奏。

    *****

    送上第二更,二月的倒数第三天,求大家粉红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