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五百零八章 麦子香

重生小地主 第五百零八章 麦子香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第一更,求粉红。

    ****……………………****

    现在种下大豆,估计要在秋末的时候才能收获。那个时候,毛豆自然是稀罕的东西。盐水毛豆,可是辽东府这里很受欢迎的一道下酒菜,它还是小孩子们很喜欢的零食。

    比如说现在这个时候,大豆豆荚已经饱满了,就正是卖毛豆的好时候。只要稍微算一算,就知道卖毛豆的收益要比以后卖大豆的收益要高,但是舍得摘了青豆荚去卖的庄户人家并不多,更别说自家摘来吃了。

    这并不是因为庄户人家不会算账,而是他们脑子里某种根深蒂固的思维,在限制着他们的行动。种庄稼就是为了收粮食吃饱饭的。在庄稼没完全成熟的时候就采摘的行为,在他们看来就是糟蹋庄稼。

    庄稼人的信念里,再也没有什么比糟蹋庄稼更不可原谅的了。

    说白了,就是庄户人家都没有这个商业的头脑和意识。在他们的头脑里,庄稼是直接关系着温饱,也就是性命、生存的。

    比如说,一两棵高粱到秋收的时候,最多能打出来的高粱不会超过一斤。这一斤高粱价值,不会超过十文钱。但是若是哪家的地头被人糟蹋了一两棵高粱,那就是天大的事。庄户人家,不怕手里没活钱,他们害怕手里没粮食。

    连蔓儿家现在的条件,若说是要吃毛豆、或者吃煮的嫩huā生,那应该是完全没问题吧。但是事实却是,不行。连守信会让连蔓儿拿钱去集上买。他不心疼钱,但是地里的庄稼却不能动。

    周氏那么看重连兰儿,自然对金锁和银锁也是另眼相看,几乎是有求必应。但是没分家的时候。金锁和银锁跟着连兰儿来三十里营子看连老爷子和周氏。他们提出想要吃烀毛豆和huā生,周氏就不敢答应。因为周氏知道,连老爷子那一关过不去。

    与吝啬无关。也不是一根筋。这就是庄户人家约定俗成的,没人会去违反。似乎是在没收成之前,动了地里的庄稼,就会泄了地气,触怒神明,从而影响当年的收成,甚至从那以后。就要被这块田地摒弃,再休想获得丰收了。

    而连蔓儿的理解,这是庄户人家对土地、对一年的劳动的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并将其上升到农耕社会的一种道德规范。

    连蔓儿对此也给予了尊重。开春的时候,她和五郎、连枝儿、小七几个在庄园上果树之间的空地上。种了一些huā生和大豆,并说好了,这就是种来留着他们几个打牙祭的。连守信和张氏不仅没有反对,反而觉得几个孩子懂事。两口子还任劳任怨地去帮过工。

    这第二茬种出来的大豆,到时候可以卖毛豆,连蔓儿和连守信商量了半天,连守信才同意了。

    这边几亩地的白菜和大豆都种完了,场院上的麦子也晒干了,又要打场了。

    将麦子脱粒。可以采用两种方式。一种和谷子的脱粒方式相同,就是将晒干的麦穗铺在压的实实的地面上,然后用石碾子一圈圈地压。家里有一头黄牛和两头骡子拉石碾子,这个工序进行的可比从前人工拉石碾子快多了。

    而另一种,则是采用人工摔打的方式,与处理高粱穗的方式相同。经过摔打。还有部分麦子留在麦穗上,这还要用手按在铁锹上刮一刮,也就干净了。当然,之后还是要过石碾子。

    两种方式相辅相成。

    经过石碾子一遍遍的压,那麦粒就从皮子里面脱了出来。而要将麦粒和这些皮子彻底地分离开来,还要进行一道工序,也就是扬场。

    经过了扬场,还要再用簸箕颠,将剩余的麦皮颠出去,同时还要将其他一些杂物,比如小石子、小土块等等,都挑出去,只剩下干净的脱了皮的麦粒,这才能够装载袋子里,存入谷仓。

    连蔓儿家收了第一袋麦子,称了重量,就送去了磨坊磨面。一家人迫不及待地要品尝自家地里出产的“细粮”。

    很快,面就磨回来了。去磨面的时候,连蔓儿就嘱咐过,只要粗磨就可以,所以打开袋子,看见里面略嫌粗糙,带着糠皮颜色的麦子面,连蔓儿并没有吃惊,相反,她很高兴。而一打开袋子,就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麦子香,则更让她满意。

    连守信、张氏、五郎、连枝儿和小七也围过来看。自家磨的麦子面,没有粮店里买来的白面那么白,那么细,然后这种麦子香,却是那些经过了精磨、并且长途运输的白面所没有的。

    “看着还不错。”连守信就道。

    面磨回来了,自然是要吃。

    “娘,晚上就用这个面,咱蒸馒头吃吧。”连蔓儿就提议道。

    “行。”张氏痛快地点头,就舀了一盆的麦子面,开始和面。

    “这面劲儿挺大。”和着面,张氏说道。

    连蔓儿就洗了手,试了试,也跟着点了点头。春小麦磨的面要比冬小麦磨的面粘性大,这是品种的差异。不过那麦子香,却并不逊色,起码连蔓儿是这么认为的。

    晚饭,端上桌的就是一大帘屉的麦子面蒸馒头。预料之中,这馒头的颜色有点发黑,看样子也没有白面馒头那么精致,不过麦香依旧。

    闻着香,吃起来又怎么样那。

    连蔓儿就拿了一个馒头,掰开来。这麦子面的馒头,发酵出来的没有白面那么细腻,咬一口吃下去,口感比白面略嫌粗糙,韧劲也大了些,没那么喧腾,就如同张氏说的“挺有劲儿”。

    但是这个味道,已经足够……

    “好吃。”连守信、五郎、连枝儿、小七和连蔓儿先后评价道。

    张氏也拿了个馒头吃了两口,脸上立刻就绽开了笑容。

    “是好吃。要我说,还比那白面好吃。”张氏笑道。

    一家人吃完了晚饭,都一直认为,这个麦子面好。

    之后几天,张氏带着连枝儿和连蔓儿又拿这新麦子面包了饺子,擀了面条,蒸了huā卷、包子等。

    “除了黑点,没那么细,别的一点都不比咱买的白面差。”张氏道。

    确实,这麦子面和面,可以擀出来很薄的饺子皮,也能擀面条,和白面一样劲道不会断。

    经过了一家人的试吃,连蔓儿更加肯定,这个麦子面,只要卖的比白面便宜,肯定很多人愿意买。

    而这个时候,所有的麦子都已经打完了场,过秤后,收进了粮仓。

    十亩地的春小麦,一共打出了三千四百五十斤的麦子。

    连蔓儿家种麦子,用的是上等的好地,粪肥充足,照料也精细周到。即便别的人家没有这些条件,收成略差,那么也是完全可以推广种植的。

    因为磨了新麦子面,连蔓儿家往外送了一些,蒸的馒头又往庙里送了一次,包饺子那次,则是给吴玉昌家送了些。

    不过是庄户人家之间普通的来往,还没等连蔓儿再有什么动作,就有人家上门,向连守信询问麦子的种、收,并提出来要向连守信买麦种。原来,连蔓儿家种了麦子的时候,就受到了很多的关注。现在大家看到她家的麦子丰收,而且磨的麦子面做的吃食也好吃,就也兴起了要种麦子的念头。

    种了麦子,就是不到市场上卖,也可以留着自家吃,改善了生活。就算是田地不多,过的并不富裕的人家,也可以种麦子,只要多huā些精力侍弄,到时候收获了,卖到市场上去,再买价格比较低的高粱、糜子等,也能比以前吃的更饱。

    “麦种我看咱能卖,就是这个价格,咱咋定?”连守信和妻儿们商量。

    辽东府还没有种麦子,要买麦种,就得像她们当初那样,去外府,比如说河间府来购买。这显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大家伙自然更愿意到连蔓儿家来买。

    “咱在河间府买麦种,每斤是huā了二十六文钱。”连蔓儿想了想,就道“那咱卖麦种,就定三十文钱一斤吧。”

    算上去外府购买的来回车钱,这个价格算是优惠的,当然这还没算上人工。

    将麦种定在三十文钱一斤,连守信就忙着带长工筛选麦种,毕竟并不是收进来的麦子都能做种的。

    这天晚饭,一家人又吃了一顿麦子面倭瓜馅的饺子。自家种了麦子,这麦子面就和高粱米面一样可以随便吃,而倭瓜更是自家菜园子里的出产,也不用肉,只要多放一点油,好好地调味,就能吃上一顿面皮香喷喷、馅料水灵灵的饺子。

    吃过饭,连蔓儿就拿出账册来,这些天卖出了不少的麦种,又赚了一笔钱。

    “卖给人家种子,当然都挑最好的,咱自家也得多留点儿……”连守信说道。

    大家伙都打算着明年要种春小麦了,而连蔓儿却已经开始想另外的事了。

    “……咱也得买麦种。”连蔓儿开口道。

    一家人都是一愣。

    “不是春小麦,是冬小麦。”连蔓儿就道。

    *******

    先送上一更,稍后争取二更。快要掉出粉红榜了,求大家粉红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