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五百零六章 传闻

重生小地主 第五百零六章 传闻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第一更,求粉红……说是让新雇的小丫头给堵了个正着,那个丫头年纪小,没见过啥,吓的就叫开了。([])……结果大家伙就都知道。”

    压低了声音说话的,是吴王氏。

    连蔓儿走上台阶,略探了探身子往东屋里看了一眼,透过琉璃窗,可以看见吴王氏正坐在炕上,张氏也在吴王氏旁边坐着。两个人几乎头挨着头,一个说的专注,一个听的入神。

    连蔓儿走路轻,这两个人也没往窗外看,因此并不知道连蔓儿回来了。

    “这、这能是真的?”张氏问吴王氏,那语气似乎是期望着能从吴王氏的嘴里,得到否定的答案。

    “这个……咱们也没亲眼所见,还真是不好说。”吴王氏就道,“只是太仓那边,传的纷纷扬扬的。你也知道,摊上了这个事,真的、假的,那还真难说清楚。……二郎媳妇是没认就是了。”

    连蔓儿听了吴王氏和张氏说的这两句,已经隐隐猜出来她们说的是什么。她本想挑门帘进屋去,转念一想,就停住了,只是静静地站在门外。

    这种话题,不论是吴王氏还是张氏,都必定要背着她来说。而她心里却很想继续听吴王氏说下去。

    “说起来,这赵秀娥也真是个人物,以前做闺女的时候就和一般人不一样了。……她没认,还将那个小丫头给打了一顿,说是那小丫头故意陷害她。寻死觅活地。她还……哎……”吴王氏说着话,就叹了口气。

    “她还咋地啦?”张氏连忙问道。

    “这赵秀娥还把继祖媳妇给攀扯出来了,说是继祖媳妇跟那周捕头早就有首尾,从前被她揭过面皮。差点被继祖给休了,因为这样就怀恨在心,故意下了套害她。”吴王氏就道。“……抓着继祖媳妇就要一起去投河,又要上吊,又厮打继祖媳妇,闹的呦,本来就是县丞衙院子里的事,满太仓都知道了。”

    这还真像赵秀娥做的事,连蔓儿想。这事。若是换做别人,想尽法子压下还来不及。可是赵秀娥却不会忍气吞声,哪怕是暂时的她都不愿意。别人不让她好过,她也不会让别人好过,哪怕拼个两败俱伤。让连家大扫颜面,赵秀娥根本就不会顾及那些。

    “……不省心……”张氏叹气,又问吴王氏道,“二郎媳妇这个事,到底有没有点影儿那?”

    张氏还是要寻求真相。

    “我这也都是听人说来的。不过……,别的不敢说,就是那小丫头进到屋子里的时候,那屋里就只有赵秀娥和周捕头两个,不。听说,二妞妞也在。”

    二妞妞,就是去年出生的,二郎和赵秀娥的闺女。因着她的出生,连继祖和蒋氏的闺女妞妞,就被改称为大妞妞了。

    张氏就长长地哦了一声。

    赵秀娥和周捕快单独在一个屋子里。即便两个人没做出什么事来,以这个年代的贞洁标准和礼教规范来衡量,这两个人就已经“不清白”了。

    “赵秀娥是口口声声地说,她和周捕头是清清白白的,赌咒发誓的。说她和周捕头两个,从小做邻居,情同兄妹。”吴王氏道。

    “那也不是亲兄妹,他们都老大不小的,这点避讳还不懂得?”张氏就道。

    “呵呵,”吴王氏呵呵笑了两声,“人家说,就是在一块说话,说的还是正经的话,是衙门里的事。还让人别用那看一般妇道人家的眼光看她,她是比那一般的男人还顶天立地,吐唾沫就成丁的。……听说了,那太仓衙门里的事,她可没少搀和。二郎还要退后她一步那。……你们二当家的,听说还挺依仗这儿媳妇拿主意的……”

    “这也说不准,兴许人家还真就是唠衙门里的事。”吴王氏又道,“对了,她说继祖媳妇和周捕头两个,是继祖媳妇上赶着周捕头,周捕头不答应和继祖媳妇好,继祖媳妇才想了这个法子来,说是一石二鸟,是要连着她和周捕头给一起害了。”

    “那继祖媳妇咋说?”张氏又问。

    “听说,出事的那天,继祖媳妇是上老郑家去看连秀儿了。没在家。她也赌咒发誓,说自己是清白的。还说了,以前赵秀娥就诬陷过她,那时候事情就查清楚了,根本就是没有的事……”

    “那这事……现在了局了没?”张氏问吴王氏道。

    “应该算是了局了吧。”吴王氏道。

    “咋个了局法?”张氏问的有些急切。

    “说是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啥事,就是那个小丫头,说是因为前一天被赵秀娥给骂了一顿,心里就记了仇,故意陷害的赵秀娥。至于继祖媳妇那事,也是没有影儿的。赵秀娥给继祖媳妇陪了礼,说是气急了,又让那小丫头给挑拨了啥的。”吴王氏就道。

    “那小丫头咋样了?”张氏就又问。

    “那小丫头是买断了身契的,听说依着你们二当家的,还有赵秀娥的意思,就要给打死,说是要给下人立立威,省得谁再敢胡说八道。”吴王氏就道。

    “啊?”张氏惊叫了一声,“那可是条性命啊!”

    “可不是,这事让你们老爷子给拦住了。听说,不知道给卖哪去了。”吴王氏就道。

    东屋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连蔓儿就想起刚才在二丫家,二丫的奶奶向她问到连老爷子和周氏的时候,吴玉昌媳妇偷摸给二丫的奶奶使眼色的事。吴玉昌交游也极广,两口子的消息非常灵通。莫非,那个时候,吴玉昌媳妇就听说了这件事,因此不让二丫的奶奶多问太仓的事?

    很有可能。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连蔓儿抚额,即便后来圆的再怎样,事情都闹开了,连家的脸面啊。

    “我就是听说了,就赶紧来告诉你,让你心里好歹有个底。”东屋里面,似乎是看到张氏听了这个消息,心情不好,吴王氏又低声的安慰着张氏。“你们是早都分家了,各家过各家的日子。这一两年,你们都没咋和他们来往,这咱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还有以前的那些事,大家伙都知道,你们和他们不是一路。”

    “再说了,这还有句俗话,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家没点儿糟心的事。就是有的人家瞒得紧,有的人家闹开了。小门小户,有小门小户这些个事,大家大户,那看着光鲜,内里面那事更多。”

    “你说的对,我们也只能管好我们自己个,他们的事,我们管不了。爱咋地咋地吧。”张氏道。

    “怪不得他爷这些天了,也不往这边捎信了。这日子,是真不省心。”顿了顿,张氏又道。

    “旁观者清,这些年,我们都看在眼睛里头,你们老爷子偏着大房和二房,可要真说孝顺、听话,还得是你们和你们三当家的。在家里这还好,有你们两户在,还有这周围的乡里乡亲。这离的远了,你们大当家的和二当家的手里有了权、有了人,光靠你们老爷子,还真是管不住你们大当家的和二当家的。”

    吴王氏和张氏感慨了一番,就又说起了别的话题。

    “娘,姐,我回来了。”

    连蔓儿轻轻地退回到台阶下,这才朝着上房叫了一声,随即上了台阶,进门,就先往东屋来。

    “呀,婶子啥时候来的?”进了屋,看见吴王氏,连蔓儿就做出吃惊的表情来说道。

    “刚来。”吴王氏就笑着道,“蔓儿这是上哪去来着?”

    “上我大姨奶家去了。”连蔓儿就道。

    “听说她大姨奶有点中暑,我摘了点菱角,让蔓儿给送过去了。……另外还有一篮子,你要是不来,一会我也正要打发人给你送去。”张氏就对吴王氏说道,然后又询问连蔓儿,诸如吴玉昌家都谁在家,二丫的奶奶看着咋样等等。

    连蔓儿都一一答了,只说二丫的奶奶看着还好,应该没啥大事。

    “经不得热,每年这个时候都要犯一次,也没当啥大事。今年这稍微有点严重。”吴王氏就道,关于吴玉昌家的事,她比张氏、连蔓儿可知道的还多些。

    “婶子,你坐着,我给你洗香瓜去。”连蔓儿这么说着就从东屋出来,又往西屋里看了一眼,见连枝儿正安安静静地坐在炕上做着针线。

    “姐,你也歇歇眼睛吧。”连蔓儿就道。

    “蔓儿回来了。”连枝儿就招手,让连蔓儿上前来,然后压低了声音问,“我眼瞅着你进院子的,咋这半天才进屋?你在外边,听见咱娘和婶子说啥了没?”

    原来她进院子让连枝儿给看见了,好在连枝儿刚才没叫破。

    “是娘让我看着点,要是有人来,就让我说一声。”连枝儿就道,“我就坐窗户旁边,你上台阶我都看见了。”

    “那姐你咋没叫我?”连蔓儿就笑着问。

    “你又不是外人。”连枝儿就道。

    “那咱娘可说是让你看着人,也没说一定是看着外人。”连蔓儿看着连枝儿,眯着眼笑问道……先送上一更,晚上会有二更,求粉红。rq

    书迷楼最快更新,请收藏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