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四百九十五章 求和

重生小地主 第四百九十五章 求和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第二更,求粉红……连花儿在菜园子外面又叫了两声,却不肯再往前走。从连蔓儿家的院子出来,到这菜园子之间,有一段是青石铺就的路面,而到了菜园子外面虽也有青石,但却并不那么规正,而且有些狭窄,更像那种乡间的小土路,路两侧还种着些毛嗑、麻果,并且有藤蔓、野草野花缠绕期间。

    连蔓儿喜欢这样的小径,觉得更自然、亲切,而连花儿却怕脏了鞋子和裙子,因此不肯过来。

    张采云让连蔓儿不要搭理连花儿,连蔓儿自己心里也想这样做。不过,摘完了菜,她还是和张采云从菜园子里出来,迎着连花儿走了过去。

    连花儿成亲后,有数的几次回三十里营子,身边伺候的人总是不离左右。现在连花儿能够独自过来,显然是费了心机。

    这是有要紧的事要和她私下里谈。

    连花儿那样的人,她的要紧事,自然是为了她自己的利益。

    连花儿见连蔓儿和张采云走过来,立刻脸上带了笑,作势就要上前。

    大胖和二胖就从连蔓儿身后冲出来,冲着连花儿汪汪地叫。

    别看两只小奶狗,这么叫起来还挺有声势,挺吓人的。

    连花儿就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脸上露出受惊的表情。

    见连花儿这样,张采云对她就更不屑了。

    “两只小奶狗就把她吓这样。这要是两只大狗,她还不得吓死啊。”张采云在连蔓儿耳边道,声音不高也不低,连花儿正好可以听见。

    连花儿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撇了撇嘴,却没说什么。在她看来,张采云是个乡下丫头,跟张采云一般见识。就跌了她的身价了。当然,有一点她是不会承认的。她之所以不和张采云呛声,还是因为看明白了张采云和张王氏是一样的泼辣脾气。

    “蔓儿,摘完菜了?这菜园子侍弄的真好。比原先后院的菜园子大多了,菜也新鲜。”连花儿见连蔓儿和张采云在,那小狈没得到命令,不会真的冲上去咬她,就镇定了一些,笑着对连蔓儿说道。

    “花儿姐,你咋出来了。身边伺候的人那?这外边不比院子里,花儿姐你还是回去吧。”连蔓儿就道。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可想到处都看看了。”连花儿瞟了一眼张采云,就对连蔓儿道,“蔓儿,我有话跟你说。”

    张采云和连蔓儿交换了一个眼色。她们都明白,连花儿这是想叫张采云走开,要单独和连蔓儿说话。

    两个人却都装着不明白连花儿的意思。

    “花儿姐。有啥话,你就说吧。”连蔓儿提着篮子,和张采云经过连花儿的身边就往宅子里走。

    连花儿赶忙跟上。可是因为两只小奶狗就在连蔓儿的脚后跟绕,她又不敢过于上前。

    “蔓儿,”连花儿就有些惶急,她好不容易让连兰儿帮忙,摆脱了孙大娘和小红,就是要单独和连蔓儿谈一谈。这样让连蔓儿回去,那她的苦心可就白费了。“咱姐俩好久没一起说说话了,蔓儿,你……”

    “花儿姐,要说话。干啥这么着急?咱回屋子里去慢慢说呗。”连蔓儿扭过头来,淡淡地说道。

    “蔓儿,是有些要紧的话,不太方便……蔓儿……”连花儿央告道。

    连蔓儿的脚步略顿了顿,改变了刚才的想法。听听连花儿要说些什么,起码可以了解现在的连花儿是怎样想的。打算要什么。

    知己知彼很重要。

    这么想着,连蔓儿就将手里的菜篮子交给了张采云。

    张采云接了篮子,就用目光询问连蔓儿,她怕把连蔓儿一个人留下,连蔓儿会吃了连花儿的亏。

    连蔓儿冲着张采云眨了眨眼,以前去县城宋家,她都不怕连花儿,现在是在她家的地盘上,还怕连花儿会耍出什么花样来吗?连花儿要是想耍花样,那么吃亏、丢丑的绝不是她,而一定是连花儿。

    让张采云先回去送菜,连蔓儿还将两只小奶狗也打发跟着张采云回去了。

    “花儿姐,有啥话你就说吧。”连蔓儿扭过头来,正视着连花儿道。

    青石板小路上只剩下她们两个人,连花儿的眼神不由得暗了暗。

    这次找连蔓儿私下里谈话,并非出自她的本意。可她却不得不来。现在的她,娘家爹是河间府太仓县的县丞,却把持着一县的刑狱等实权,一家子在太仓过的风生水起。不仅不再需要到宋家打秋风,上两次有人来,还给她送了价值不菲的礼物。

    本来是连守仁他们要依靠着宋家,现在虽然宋家还没有事情求到连守仁的门上,但是两家之间的关系已经有了转变。宋家虽说上一代也捐了官,然而实际上却在行商。而连守仁却是科举出身,做着朝廷的命官。

    若论门第,连家高出了宋家。

    在宋家,她现在可以挺直腰板、抬着下巴做人的。实际上,在连继祖第一次送了厚礼到宋家,并告诉了她太仓的情形之后,她就去找了宋海龙的娘。

    她想要把闺女带回自己的院子里,自己抚养。

    当然,这个要求,并非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拿回闺女的抚养权,让老夫人向她让步,代表着很多的东西,也是她计划的在宋家掌权的第一步。

    可是,老夫人轻轻巧巧地就驳回了她的要求。只要她“好好将养身子,为宋家多多开枝散叶,不要因为别的事情,妨碍了这人伦大事。”老夫人还推心置腹地跟她说,在宋家,没有比生下男孙更大的事、更大的功劳。除此之外,老夫人还说了很多,比如说以后这个家都是“你们”等等。

    总之,最后她是无功而返。

    在宋家,吃穿用度上,她几乎是要什么有什么,老夫人待她的态度也一贯的慈和。只是家中的事情。她依旧插不进手去。

    说心里话,她是有些畏惧老夫人的。连蔓儿要债那件事,老夫人没说什么,但是她总觉得老夫人抓住了她的把柄。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要发作。而英子的事情,则让她在老夫人面前颜面尽失。老夫人说了话。最后,还是将英子打发去了太仓,老夫人那边才缓和了。

    连花儿觉得,虽然她第一胎生了个闺女,但是只要等她再生一个男孩。在宋家,就没谁能大过她,也就是说,到时候老夫人也要退到她后边。现在,她正为了这一目标努力着。

    在此过程中,她还是顾忌着老夫人。

    连蔓儿家得了御赐牌楼,老夫人很重视,暗示她要和连蔓儿家处好关系。现在五郎又中了童生。老夫人得到消息,立刻就让宋海龙和她来送礼。这次,更是明示。让她与连蔓儿一家人多亲近。

    她还打听到,老夫人之所以这么看重连蔓儿一家,还是因为得到了消息。五郎与沈家的九爷一起参加的府试,并且很受沈家的礼遇。

    连蔓儿一家的发迹,让她始料未及,心中发酸。而老夫人眼看着对连蔓儿一家的重视、礼遇程度超过了对连守仁、古氏一家,这更让她又妒又恨,又惴惴不安。

    连继祖考了多年,也不过是个童生,看看人家五郎。第一次就考上了。这要是接下来又一举考过了秀才,那就跟原来的连守仁平起平坐了。而在老夫人眼里,连守仁又怎么能跟五郎比。

    五郎才多大的年纪,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就算连花儿她自己不想承认,她也知道正途出来的官,与连守仁那种捐的官在官场上可是大不一样。连守仁现在是县丞。要升官,只有一个字“难”。而正途出来的,有老师提携、有同案、同年的人脉关系,一步步高升指日可待。更有一种,一开始就进了翰林院,那以后封阁拜相也未可知。

    连花儿并不认为五郎的运气会那么好,她心里不服气,可是她又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暗恨自己没有争气的兄弟。女人再怎么聪明能干,都比不上有个好父亲、几个争气的好兄弟。

    眼看着连蔓儿一个乡下丫头,因为父兄而身份越来越尊贵,连花儿一口气憋在心里,常常心里想着,要连蔓儿她们突然遭了什么难那才合她的心意。这件心事,身边无人可以诉说,竟做了病,让她有时候梦见连蔓儿落了难,大笑而醒,有时候却做噩梦梦见连蔓儿凤冠霞帔地要她跪拜,因而半夜惊醒。

    醒来之后,还要过日子。面对众人偶尔的提问,她总是做出一副和连蔓儿一家很亲近,她待她们很好的样子,同时又忍不住明里暗里地贬低连蔓儿几个。

    而来到连蔓儿家,她却要格外做出亲近的样子。只是上一次,连蔓儿一家待她虽不失礼数,骨子里却淡淡的,有心人一看就知。而这次,不仅没让她进后院,还让张王氏说话来敲打她。

    孙大娘和小红是老夫人的人,专门伺候她出门做客的。这一回去,肯定会将这些事都禀报给老夫人。

    在没有怀上男孙之前,她不得不哄着老夫人,因此才会来找连蔓儿。这么陪着小心,低声下气,她是想向连蔓儿求和。

    “蔓儿,你还记得我出嫁前,咱们姐妹在后院说过的话吗……送上第二更,月底倒数第二天,求大家粉红支持……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的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