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四百五十章年将近

重生小地主 第四百五十章年将近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2点)

    第二更,求粉红。

    ******

    几个孩子将给连老爷子的回信封装好,又将那一摞子抄写的“连老爷子”家训也小心打包的严严实实,如果不说,但看外表,估计谁都不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这两件是要捎到太仓县县衙里去的。

    至于给三郎和王七姑娘的贺礼,张氏选了两个上好的尺头,这是要托人捎去给老王家大车店。

    “三郎那孩子,以后就不是老连家的人了。这两个尺头,一个是给他做衣裳,一个是给他媳妇做衣裳。”张氏就道。

    至于这贺礼不捎去县衙,而是直接捎到老王家大车店,是因为王家招赘,这喜宴当然是在王家那边操办。而且,若是这贺礼经过了连守义和何氏的手,就怕最后到不了三郎和王七姑娘那。

    张氏和连守信对三郎这个侄子是有感情的,连蔓儿对三郎也没恶感,甚至还有些好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相貌好,真的是天生的优势。

    他们这边准备妥当了,连守礼、赵氏和连叶儿就来了。他们拿不定主意,要参考连蔓儿家准备的年礼。

    “叶儿,你们得自己有自己的主意。”连蔓儿小声告诉连叶儿。

    张氏则是借口将赵氏叫到外屋,将她从吴王氏那里听来的,连老爷子信上所没有的内容告诉了赵氏。

    赵氏立刻就失魂落魄起来。

    张氏有儿有女,还担心周氏用对付古氏的法子来对付她,赵氏没儿子,因此比张氏更加担心。

    赵氏是哭着从外屋回来的,好像连守礼马上就要被周氏给塞女人似的。

    “咋回事?”连守礼和连叶儿都诧异道。

    “这个事,说了就这样。可我这知道了,又不能不跟你们说。”张氏无奈道,又向连叶儿,“咋回事,问你母亲吧。”

    连叶儿就问赵氏。

    赵氏抽抽搭搭地就说了周氏给连守仁纳妾的事。

    “叶儿她奶早就想休了我,因为叶儿他爷说咱家没这个规矩,这才没休。现在眼瞅着这规矩改了,……没我存身的地方了……”赵氏抱着连叶儿哭,“娘没地方去,到时候只能死,我命苦的叶儿啊,到时候你可咋办。”

    连守信就将头扭了开去。张氏和赵氏的反应是如此的相似,这说明了什么。一个儿媳妇认为周氏会干出这样的事,还可以说是这个儿媳妇的问题。这两个儿媳妇都这样,而且已经有一个儿媳妇被这样对待了,那么问题出在哪,就不言而喻了。

    “爹,我奶要让你休我娘,你就休我娘吗?”。连叶儿问连守礼。

    “这不可能。”连守礼就道,“这些年都过来了,我从来就没那个意思。”

    这三口人商量了一番,也决定,连守礼绝不能去太仓。赵氏和连叶儿更不会去。

    “三郎的贺礼,我们就照当初给二郎的那么办。太仓和县城那两份年礼……”连守礼、赵氏和连叶儿都面露难色。

    连蔓儿却不能替他们拿主意,毕竟两家的情况不一样。这并不是单单指两家的经济条件不同,更主要的是他们两家和连家上房、还有连兰儿那边的恩怨是不一样的。

    “那我们也谁也不给。”连叶儿咬牙道。

    赵氏不说话。

    “不给不好。”连守礼闷闷地道。

    三口人就又回去商量,半晌,连叶儿眼睛红红地拿了给三郎的贺礼回来。

    “太仓和县城那边,你们……”连蔓儿问。

    “啥也没有。”连叶儿道,“我们现在才刚吃上一口饱饭,这两处哪个不比我们过的好。人穷,就是我们上赶着去来往,人家还嫌我们那。干脆就啥也没有。”

    “三伯也同意?”连蔓儿又问。

    “他是想送,可家里还有啥?就那些东西,还不够来回的车脚钱。……我爹说,等以后日子好过了,再补上。”连叶儿道。

    连蔓儿就点了点头。

    “叶儿,这两处,我们也没啥礼。我们有自己的理由,我们家跟他们之间的那些事,你也都知道。不过,不能因为我们,就得让你们也和谁来往、断道啥的。”连蔓儿缓缓地道。

    “我知道,蔓儿姐。这是我们自己决定的。”连叶儿就道,“我也不想跟太仓那边来往,我娘怕他们怕的要死。县城那边,以前她也没看上过我家,现在我们不去,她也不能说啥。我们身上又没油水。”

    连蔓儿就笑了,连叶儿是个心里明白的孩子,这样就好。

    就这样,第二天,五郎和小七上学的时候,就将东西都带去了镇上,托人捎往了太仓。

    …………

    腊月,呵气成冰,又到了杀年猪的时候。

    连蔓儿自家养的三头猪,还有从上房手里买的三头猪,都已经长的膘肥体壮。一家人早就商量好了,杀一头,一点都不卖,就留着自家吃和送礼。

    因为赵氏帮着喂猪,当然更主要的是为了帮扶连叶儿一家,早就说定了要给赵氏一头猪。

    赵氏这几个月,喂猪很是尽心尽力,这几头猪能长成这样,多亏了她和连叶儿。赵氏过日子比较细,给她的那头猪,她就不想杀,想着都用来卖钱。

    所谓的过日子细,就是裹日子非常节俭的意思。

    连蔓儿一家商量好,早又和连守礼、赵氏、连叶儿一家三口说了,她们那一头猪尽避卖,连蔓儿家杀了猪,会另外给他们分猪肉,让他们过个丰足的年。

    “你们也别多心,这半年,你们娘俩,还有他三伯都没少帮衬我们,尽心尽力的,铺子里、地里啥的,这个情,那不是用东西能称量的。你们要是不要,那我们以后都不敢找你们帮忙了。”说到要给猪肉的时候,张氏是这样对赵氏说的。

    因为猪都养在老宅,一大早,一众人就奔了老宅。连守信选了一头最肥的猪,捆了让五郎、吴家兴和小七用小牛车送到新宅子。另外的五头猪,则是泡给张屠夫,也就是不杀,将毛猪卖给张屠夫。

    三十里营子这里,将屠夫选焙毛猪,准备运回去宰杀卖肉,就叫做泡猪。泡只是发音,具体的应该是哪个字连蔓儿并不清楚,这个词是怎么来的,她也不知道,问过连守信,连守信也不知道,只是故老相传,就是这么说。

    五头毛猪,都被从猪圈里抓出来,捆好了四蹄,放在张屠夫带来的大称上过称。连家的这几头猪,称过之后,分别是一百八十七斤,一百九十斤,一百九十一斤,一百八十八斤,和一百九十三斤。

    这在庄户人家,是养的极好的猪。

    张屠夫收购毛猪,是按照每斤十四文钱收的。这是一年之中的最高价,赶上快过年了吗。

    连蔓儿家这五头猪,总共是九百四十九斤,总共价款为一万三千两百八是六文钱。

    这样算下来,去掉买猪羔子的成本,这一年喂猪的糠皮的成本,一只猪的收益是两吊钱有余。对于庄户人家,这是笔不小的款项。积攒下来、娶媳妇、盖房子等大事,就都靠它了。

    张屠夫打发人用车将五头猪先都拉回家去,就又拿了杀猪的家伙事,跟随着连守信往新宅子来。

    新宅子这边有吴玉贵、吴玉昌、吴家兴等人,早将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张氏、吴王氏几个媳妇也在厨房里将水都烧得了。

    张氏和连守信都是满脸的喜气,连枝儿、连蔓儿、五郎和小七都穿的暖暖和和地,也都是满脸的笑容,抑制不住心中的欢喜。

    这才是杀年猪啊,再也不会像去年那样,只分到一条肉。这整头猪都是他们自家的,他们爱怎么吃就怎么吃。

    猪很快杀完了,张氏笑呵呵地分派猪血。男人们忙活完了,就都去正院的前厅吃茶说话,女人们忙着烧火做饭、做菜。

    饭是大米干饭,菜依旧是传统的杀猪菜。一大锅连骨肉炖酸菜,上面蒸的是血豆腐。另一个锅里将大米饭铲出来之后,就开始炒菜。

    等饭菜都准备得了,就在前厅开了席。

    地下是一张大桌,坐男客,有连守信、吴玉贵、吴玉昌、五郎、吴家兴、张屠夫、连守礼,另外又请了王幼恒、鲁先生、老黄几个客人。

    炕上是两张炕桌并成一张大桌,坐女客,有张氏、吴王氏、吴玉昌媳妇、赵氏、然后就是几个女孩子,小七因为年龄小,就跟着张氏坐。

    另有在老宅帮忙的人,像春柱媳妇这样来往的近的人家,都送了猪血或者杀猪菜,吴玉昌的娘不来吃饭,也送了杀猪菜过去。

    这顿饭,一直吃到下晌才散了。

    连蔓儿和小七都吃的肚子圆鼓鼓地,就靠在东屋大炕的炕头上,晒着日影,低低地说着话犯懒。张氏、连枝儿、连守信和五郎先后也从外面进来,连枝儿手里端着沏的浓浓的热茶,张氏端了一小盆泡着的冻梨。

    “都坐起来,也不怕漾食。”张氏笑着招呼小彪女、小儿子过来,或是喝浓茶,或是吃冻梨解腻。

    漾食,是三十里营子这里的乡村土语。老人们一代代传下来的,饭后千万不能就躺着。

    连蔓儿并不觉得杀猪菜油腻,她借了连枝儿递过来的热茶,慢慢地喝着。

    “今天这肉,吃足了没?”张氏挑了个冻梨,将上面的冰壳都弄干净了,递给小七,一边笑着问道。

    ******

    送上二更,求粉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