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四百三十一章歇宿

重生小地主 第四百三十一章歇宿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5点)

    第三更,求粉红。

    ……………………

    连兰儿将肘子肉端给了连蔓儿和小七,连蔓儿也不推辞,只是大声的道谢。

    周氏听见声音,就扭过头来,正看见连兰儿将那碗肘子肉放下的动作。连兰儿就忙对周氏陪笑。周氏心中气恼,但无论如何都要给大闺女颜面,不能当着张氏这些人的面,给大闺女的难看。

    因此,周氏只得忍气,干脆又眼不见为净地转过身,只将后背对着桌子。

    若是以前,张氏肯定就吃不下饭去了。

    从小受的教育和熏陶,就是以孝为先。老人生气了,她这做小辈的就会心里不落忍。即便是现在,张氏见周氏这样,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但是她记得一路上和连蔓儿商量好的话。她现在是客,而且为了自己,为了孩子们,为了她这个家,她不能再惯着周氏那些坏毛病了。

    因此,张氏虽然心里不大自在,表面上还是若无其事的,该吃吃,该喝喝。

    张氏不跟周氏服软,周氏那边端着就放不下来,硬生生地饿了这一顿。

    吃过了饭,天已经有些擦黑。

    连老爷子带着五郎回到东屋里来,古氏和蒋氏婆媳也过来了。

    得安排张氏这娘儿几个晚上的住处。

    就这一处小院子,住了连家将近二十口人,本来就十分拥挤。连兰儿和银锁两个是昨天到的,就住在周氏这屋里。一间屋,五口人,其中还有一个待嫁的新娘连秀儿,如果张氏她们再住进来,似乎就太拥挤了。

    看周氏的脸色,也并不愿意让她们住进来。

    至于其他的几间屋子,也不太好安置她们娘儿几个。

    “这样吧,”张氏就道,“我带孩子们住客栈去,明天早上,我再过来。”

    这也是她们在路上商量过的,如果这里住的不方便,她们干脆也去那个老王家大车店住。

    “这哪成啊。”古氏就连忙阻拦,又请示周氏,“娘,你看老四媳妇带着几个孩子,大老远的来了,今天晚上咋住?”

    “爱住哪住哪。”周氏不耐烦地道。

    连兰儿就又在一边给周氏使眼色、努嘴,周氏就瞪了连兰儿一眼。

    “这还用啥安排呀。”连兰儿就笑着道,“就让老四媳妇带着蔓儿和小七,跟我们住呗。挤一点,亲香。五郎……”

    “别。”张氏就摆手,“明天秀儿还得出门子,这太挤了,晚上她睡不好。我们还是去住大车店。”

    “四婶,可别说啥大车店了。”蒋氏就连忙道,“我和娘都商量好了,把我和继祖那屋腾出来,四婶你就带着五郎、蔓儿和小七凑合凑合吧。”

    “那咋行。”张氏忙道,“我们住你那,你们两口子还有妞妞住哪?”

    “他四婶,你别担心他们。他们有地方住。让妞妞今晚上住我们那屋,跟她姑一起睡。继祖和他媳妇,就到前面的寅宾馆去住。”

    一进县衙的大门,东面的一片房舍,就是寅宾馆。主要用来招待上级官吏的。连蔓儿心中不免又是一动。

    日间听着连老爷子、何氏、赵秀娥等人说话,连守仁在这太仓县应该混的并不如意,处处被知县压制,甚至连这个小院子的门都不大好出去。怎么现在,竟然能安排人住进寅宾馆了那?

    还是借了连秀儿的光吧。

    连蔓儿就偷偷地瞥了一眼连秀儿。何氏不就说过,那郑家是此地的大户,还是官宦世家,就是知县见了郑家的人,也要点头哈腰的。连秀儿嫁进了郑家,就代表着连家与本地豪族联姻。县丞连守仁在太仓县有了大靠山。

    所谓强龙斗不过地头蛇。

    有了这一层关系,那知县从此以后,怕是要让连守仁三分了。那这个时候同意连家的几个人住进寅宾馆,就很可以理解了。

    “外边有地方住,那还是我带着孩子们过去吧。没有让你们……”张氏就道。

    “四婶,到这就和到家一样,四婶你就别客气了。”蒋氏就笑道,“这一路车马劳乏地,四婶,我那边炕都给你烧热了,被褥也铺上了,四婶,要不,我现在就陪你过去,早点歇着?”

    “好。”见古氏和蒋氏执意这样安排,张氏也就笑着应了。

    连老爷子似乎对这个安排很满意,坐在炕上眯着眼点头。

    张氏就带着五郎、连蔓儿和小七从上房告辞出来,在蒋氏的引领下,进了东厢房北面的第一间。

    一进屋,连蔓儿就觉得有股热气扑脸,原来地当间已经燃起了炭盆。蒋氏这屋里收拾的干净利落,炕上已经一溜地铺好了被褥,连蔓儿不经意地将手伸在褥子底摸了摸,炕是热的。

    蒋氏又带着人端进热水来,让张氏娘儿几个洗漱。

    “……二郎媳妇娘家来的人,都咋住的?”张氏就问蒋氏。

    “……本来要在西厢房里腾出一间房来,他们不愿意去住。说挤着住亲香。好不容易来一回,想着多说说话吧。”蒋氏就道。

    “继祖媳妇,你老姑说的这个郑小鲍子,你见过没?啥样,真像你二婶说的,长的特别俊?”张氏忍不住要和蒋氏八卦。当然,她问蒋氏这些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何氏那个人,嘴里没个准,蒋氏却不会胡说,是个可靠的人。

    蒋氏低头,将连蔓儿用过的帕子按进水盆里。

    “郑小鲍子,是听人都这么说,不过,我还真没见着人。”蒋氏搓洗着帕子,一边回答张氏道,“我和大爷从三十里营子回来的时候,这门亲事就定下了。这日子又紧,估计郑家那边也忙着安排,就没再过来人。咱们这边,虽说我老姑那嫁妆都是准备好的,咋地也得再添置点东西啥的,每天忙的我……”

    “不怕四婶笑话我,这没头没尾的,就是老太太、太太交代我去干啥我就干啥。”蒋氏笑道。

    等张氏娘儿几个洗好了,蒋氏就带着人收拾东西告辞。

    “太太那边还有事吩咐,怕是这一晚上都没得歇。四婶,你们尽避放心好好歇着,明天早上,我来叫你们。”

    张氏本来打算要和蒋氏好好地聊一聊,听她这样说,就不好再留她。

    蒋氏走后,娘儿几个也没什么事,干脆就熄了灯上炕睡觉。

    虽然是路途劳乏,不过也不能一时就睡着,娘儿几个就躺在被窝里,小声地唠嗑。

    “看你奶晚上那个气生的,饭都没吃。咱这一出来,她不定咋叨咕咱那。……肯定得说你没规矩啥的。”张氏就小声地对连蔓儿道。

    连蔓儿眯着眼睛,笑了笑。

    “娘,你看我是那不懂规矩的吗?过去,她不就是欺负咱懂规矩吗?还是那句话,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她先坏的规矩,一点待客的礼数都不讲究,欺负咱们还是原来那样那。这种情况,咱还跟她讲啥规矩啊,那不就愚了吗?”。

    “你看,今天咱这样,最后她也就是生闷气,她也没闹吧。她那心里明白着那,真闹起来,咱不让着她,计较起来,她不占理。再说,我老姑要出嫁的大事,她都知道咱不能让着她了,她就不敢闹了。要闹了,坏了我老姑的事,那她不得心疼死。”

    “姐,你是不是特别气大姑啊?”小七问,“你都不去换别人跟前的菜,就换大姑和银锁跟前的。”

    “嘿嘿。”连蔓儿就笑。

    “是啊,蔓儿,你大姑可是除了你老姑,你奶最心疼的人。你招惹她,是为的让你奶更生气?”张氏也问道。

    “那倒不是。”连蔓儿就道,“专门挑拣她,是因为我知道,她肯定得让着我。而且,还不能因为这,让我奶发作咱。”

    “这是啥道理那?”张氏听得有些糊涂。

    “娘啊,你看我大姑今天对咱咋样?”连蔓儿不答反问。

    “我也觉得奇怪那,我还想着,到了这,看见她,肯定对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她咋还处处帮咱?”井连蔓儿这么一问,张氏也琢磨起来了。“我咋觉得,她有点巴结我的意思那?”

    “娘,你的感觉没差。”连蔓儿肯定地答道。

    “这是为啥?”张氏顿时有些警觉,“莫不是她还不死心,想哄好了我,从我这下手是咋地?”

    五郎躺在张氏的另一侧,就哼了一声。显然,这个话题他非常不喜欢。

    “背后告状,当面巴结,当咱是傻的?”五郎闷声道。

    “这也是一种可能。”连蔓儿道,“不过,我觉得另一种可能更大。”

    “她巴结咱,是因为上次咱爹跟她翻脸了,她知道家里现在娘说了算。她想跟咱重新交好。”连蔓儿接着道。

    她们家有御赐的牌楼,还有初步创下的那一片家业,五郎和小七在念书。凡是聪明人,都能看出她家以后的发展势头。

    连兰儿当然是聪明人,一时失误,和连守信翻了脸,回去想清楚了,当然会想法子挽回。有连守信这样一门亲戚往来,于她连兰儿有百利而无一害。

    “她也不是啥厚道人,咱和她又没感情。她有这个心思,咱利用利用,那不是正应当的吗。”连蔓儿笑道。

    ………………

    送上第三更,求粉红。

    1号到7号粉红翻倍,一票顶两票。大家有保底月票的,赶紧砸过来吧。要不然过两天忘了,就浪费了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