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三百二十四章唬着了

重生小地主 第三百二十四章唬着了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2点)

    二更,求粉红。

    ***…………***

    “哦?”连蔓儿听说连继祖要用钱,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他要用啥钱?”

    “说是要买啥卷子,还要去县城,说是有啥大儒、宗师啥的来讲学,以文会友啥的。”连叶儿努力回忆着她听到的话,“昨个儿继祖哥从私塾回来,就和大伯一起,跟咱爷说的。我在旁边听见了,也听不太懂。反正,就是大伯和继祖哥都说,卷子啥的都挺重要,这钱花了,明年继祖哥就有可能考上,要是继祖哥不买这卷子,不去县城听讲课啥的,别人去了,人家别人就赶在继祖哥前面了。”

    “大伯和继祖哥说,至少得一吊钱,省着花,将将够用。”

    连蔓儿对现在的科举并不是很了解。她只知道,连继祖这些年的书,也算没白读,已经通过了县试和府试,明年可以直接参加院试。如果通过院试,连继祖就将成为连家继连守仁之后的第二个秀才。

    而五郎从未参加过考试,明年要先参加县试。当然,如果顺利,接下来就是院试,再接下来就可以和连继祖一起参加院试了。

    不过,这也就是连蔓儿自己心里想想,她是一直督促五郎念书,但却不想给五郎太大的压力。五郎今天十三岁,如果能在十五六岁的时候中秀才,在这个年代,就算是很早发的。

    其实连继祖今天开春的时候,是可以去参加院试的。但他没去,说是过去一年家里发生太多的事情,他的学业受到了影响。要好好地念一年的书,明年再去参加考试。

    怎么觉得连继祖要买卷子和去县城,很像她前世那个时候,考试之前买模拟卷子,听实验中学的富有经验的老教师讲课那?

    “一吊钱”连蔓儿啧啧叹道,“那这个钱,咱爷给了没?”

    一吊钱,相当于一两银子,这在庄户人家可不是个小数目。以连家现在的条件,得好好凑一凑才能勉强凑出来吧。读书、考科举,果然烧钱,不是一般庄户人家负担的起的。而如果那个读书的人,不体谅一家人的辛苦,不节约的话,就更难了。

    “咱爷还没给,好像家里凑不出这些现钱来。吃过饭,咱爷不是把四叔,还有我爹他们都叫过去了吗,我在外屋烧水,听见咱爷和四叔商量,好像是还差些钱,想让四叔跟黄监工说个情,把二伯、二郎哥、三郎哥,还有我爹的工钱,先预支出来。”

    “那我爹咋说的?”连蔓儿赶忙问。

    “四叔答应了,说他明天就找黄监工试试。”连叶儿道。

    连蔓儿歪了歪头,竟然还有这回事,连守信回来怎么没跟她们提那。

    连蔓儿想了想,就站起身,走到五郎跟前。

    “哥,鲁先生歇下了没有?要是没有,你去问问……”连蔓儿就将连继祖要花钱买卷子和去县城听讲课的事跟五郎说了。“哥,你明年不也要考试吗,要是真有用,咱也别落下。”

    “是高级班的事?我咋没听说?”五郎就道,“我去找鲁先生问问。”

    五郎出去,约莫半盏茶的工夫,就走了回来。

    “哥,咋样?”连蔓儿忙问。

    “我问先生了,先生说我不用急。他隔几天给我出题目,我写了文章,先生批阅,先把基本功练好。”五郎对连蔓儿道。她们当然不知道,鲁先生还有话没有说出口,说到印卷子,他要拿笔写范文难道还不比那些印卷子的文人强?要知道,印卷子的大多是久试不第的文人,还没听说又进士肯降尊纡贵去做这个行当的。

    “就是要买卷子,也不急在这个时候买。”五郎又继续说道,“继祖哥要参加院试,现在还不知道考官是谁。就是现在出的卷子,大都是旧的,要明年年初,才有新卷子出来,那时候想买咱再买。”

    连蔓儿想了想,也就大略明白了。这应该就相当于高考,每一年的趋势不同,只有临近考期,才有比较靠谱的风声露出来,那个时候押题、背范文神马地,才最合适。

    “那听课那?”连蔓儿又问。

    “鲁先生说,他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样的事。”五郎就道。

    “开课骗钱糊弄人的?”连蔓儿立刻警觉地道。在她前世,以、某某优秀教师任教、某某考前补习班什么的名头骗考生的钱和时间的,也不是没有。

    “鲁先生说,他没来过咱们这,他知道的地方,都没这样的。”五郎就道,“反正,鲁先生说,把该读的书读透彻了,做文的功夫做到了,这才是根本,让我不用分心去想别的。”

    “嗯,嗯。”连蔓儿连连点头,她其实很认同鲁先生的说法。

    但是连继祖现在要买卷子,要去听课,她们是不好说什么的。毕竟,万一人家明年没考上,那责任算谁的?

    连蔓儿这边嘀嘀咕咕的,张氏就看见了。

    “说啥那,嘀嘀咕咕的?”张氏就问。

    “娘,”连蔓儿就又走到张氏跟前,压低声音说了一番话,“娘,这事我爹跟你说了没?”

    “还有这事?你爹回来咋没说那?”张氏诧异道。

    瞅准一个空档,张氏就将连守信叫进里屋,低声询问。

    “这事啊……”连守信就往屋外看了一眼。

    张氏就将门关上了。

    “……都在那边干活,咱小声点,外面的人听不见。”张氏对连守信道。

    连守信这才在炕沿上坐了。

    “爹是跟我提了,我也答应了。没跟你们说,是因为……我这心里有点犯嘀咕。”连守信微微皱着眉说道,“爹说这话的时候,大哥、二哥他们都在场,我总感觉着,二哥他们好像是不大乐意的样子……”

    “继祖上学,平常这花销就已经不小。这还有差不多十个月才考试吧,现在就开始这么花钱……,一般的人家怕都是供不起,上房今年……”张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大哥的馆还没说下来,要不也能预支点银钱,把钱给凑齐了。”连守信道。

    所以现在就只能去预支连守义他们的工钱了,连蔓儿在旁听着,心里想道。

    “爹,那明天你……”

    “你爷发话了,我明天还是找老黄说说。”连守信就道。

    …………

    这天,连蔓儿一家忙的比较晚,才将活计都做完了。连守信要看铺子,五郎和小七也住在这边,张氏和赵氏,带着连枝儿、连蔓儿和连叶儿姐妹自回老宅来。

    连家人早就已经安歇了,几间屋子里都黑漆漆的。她们进了院子,刚走到院子当间,就听见东厢房里传出来何氏的叫声,紧接着,东厢房里的灯就亮了。

    “二郎媳妇,二郎媳妇,你这是咋地啦”何氏的大嗓门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响亮,“孩子他爹,二郎,二郎媳妇这是要不好啊,赶紧的,快去给二郎媳妇请郎中吧”

    是赵秀娥出事了?

    连蔓儿一行人不由得都停住了脚步。

    东厢房的门吱呀的一声打开来,三郎披着衣裳、基拉着鞋子,从屋里面匆匆地走出来。

    “三郎,这是咋地啦?”张氏就忙问道。

    “二嫂肚子疼,我找李郎中去。”三郎说着,就朝大门外走去。

    “你快着点,跑着去。”连守义也披着衣裳,从东厢房里走出来,冲着三郎的背影挥了挥手,“这是人命关天啊,两条人命。”

    这么大的动静,上房东西两屋都相继亮起了灯。

    “咋回事,半夜三更地?”周氏没出来,坐在炕上冲着外面大声地问道。

    “娘、爹,把你俩给吵醒啦?”连守义就走到上房东屋的窗跟底下,冲着里面道,“是二郎媳妇,我们回来的时候,她不就不咋好吗,晚上饭都没吃,半夜这肚子又疼起来,都昏过去两回了。那样子,吓人啊。”

    连守义的话音刚落,东厢房里又传出来何氏的说话声。

    “二郎媳妇啊,你这是咋地啦,你好不好,你跟俺吱一声啊,你别吓唬俺啊。俺好不容易娶了个儿媳妇,这眼瞅着就要抱上孙子了。二郎媳妇,你可千万别出啥事啊。……都怪俺啊,俺下晌就不该出门,留你一个人在家里,让人把你给唬着了,这要一尸两命,可要了俺的命了,这做了孽的……”

    唬着了,一尸两命,听着何氏的话,连蔓儿不由得心中一动,眼睛就往上房西屋看了过去。

    西屋里人影瞳瞳,显然连守仁一家也都醒了。

    连老爷子披了衣裳从上房里走出来,身后跟着周氏和连秀儿,母女两个都沉着脸,显然是很不高兴半夜被闹腾起来。

    “去看看去。”连老爷子催促周氏。

    周氏就带着连秀儿去了东厢房,很快,连守仁、连继祖也从屋里出来,古氏和蒋氏也走进了东厢房。

    一直没出声的赵秀娥,爆发出一声尖叫,紧接着就又没了声息。

    “继祖媳妇啊,你行行好,先出去。二郎媳妇她就是让你给吓的啊,你看着俺们的脸吧……”何氏干嚎道。

    蒋氏红着脸从东厢房出来,低着头飞快地回了上房。

    张氏和赵氏也进了东厢房,紧接着李郎中就被三郎给请了来。西厢房小,人多,连蔓儿没挤进去。

    也不能说她就真挤不进去,是庄户人家的忌讳,小泵娘家是要避开一些场合的。

    赵秀娥几番反复,直折腾到第二天天亮。

    连守义、二郎和三郎谁都没有去上工……

    ×××…………××

    送上二更,求粉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