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二百四十九章一笔烂账

重生小地主 第二百四十九章一笔烂账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2点)

    “这是没有的事”连老爷子和连守仁急忙否认。

    “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秀才相公,连老爷子,我们这可给足了你们面子。你们说,这事怎么办吧?”一个官差就道。

    连蔓儿很恼火,她倒并不相信是连老爷子捎信让连守义跑的。她认为,肯定是连守义知道葡萄酒出事了,他怕担事,所以跑了。

    一母同胞的兄弟,就会有如此大的差别。已经分家出去的连守信,听说家里出事,把盖房子的事立刻放下,就跑了回来。同是听到传信,连守礼急匆匆地应连老爷子的召唤回来了,可当事人连守义,却脚底抹油,溜之乎了?

    连守义太聪明?连守信和连守礼太傻?

    此刻,连蔓儿深刻地体会到,责任心的重要。一般的来说,多是家中的长子,或者排行在前的儿子因为被寄予了厚望,所以责任心重一些,但是这并不是绝对的。而具体到连家,老大连守仁和老2连守义,都是很“聪明”的人,可他们对连家这个大家庭似乎并没有多少责任心。反而是排行最末的连守信,责任心爆棚。

    连蔓儿曾经很认真地思考过,造成这种情形的因素。她觉得,这与连家的家境变化有一定的关系。连守仁和连守义那个时候,连家正处在最富裕的时候,那个时候连老爷子也年轻,能够为妻儿撑起一片广阔的天空。可到了连守礼和连守信的时候,连家的家境大不如以前,连老爷子年纪也大了,负担却更重,他需要儿子和他一起来支撑家业。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环境塑造了性格?

    连蔓儿在板凳上挪了挪,同时将思绪从这个复杂的哲学问题上,拉回到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实际问题上。

    大家都看着连老爷子,正如官差说的,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连守义跑了,连家还在。这事要怎么扛,得听连老爷子这一家之主是怎么说。

    连老爷子正在吧嗒吧嗒的抽旱烟,他需要借此来平复自己的心情,好好想想,连守义的烂摊子要怎么收拾。

    徐家的人和官差找上门来,他告诉他们,葡萄酒的事跟连家无关。但是徐家的人说的清楚,当初卖给他们葡萄酒的是两个人,一个是何老六,一个就是连守义。何老六更是把责任都推到了连守义的身上,说他不过是帮着跑跑腿。

    连老爷子让四郎去叫连守义回来,是想让连守义和何老六对质。至于连守义因何老六酿葡萄酒得的利,也就是连守义交到周氏手里的那三十两银子,他愿意如数退还。

    可是,连守义吓跑了,没人来和何老六对质。何老六是个二流子似的人物,比何氏还要滚刀肉,他家的钱财也被他败的精光,他一口咬定连家是主犯,连家有房有地,拖家带口,处境变得很不利。

    连老爷子觉得嗓子眼有些发腥,只得狠命地抽烟。

    “……都说连家的葡萄酒,那是说我分家的四儿子的。他们酿的葡萄酒,都卖给了府城的沈家。”连老爷子放下旱烟袋,终于开口说道。“府城的沈家,就是沈皇后的娘家,现在山上修着庙的那个。”

    说到沈家,不管是官差还是徐家的人,都没有吭声。这些话,刚才连老爷子已经说过了,也正因为如此,再加上连守仁是个秀才,他们才没有一进门就拿链子锁人。

    “老四,你们酿的酒,除了卖给沈家,还卖给别人没有?”连老爷子故意问连守信。

    “没有。”连守信忙道。

    “他老何家酿的酒,是他老何家的,没有我们老连家的事。”连老爷子就道,“你们几位,买酒也是上他家买的是不是,可没来见过我这个老头子?”

    “老爷子,这话你都说了好几遍了。我们买酒,是在何老六家买的,当时卖酒的可不只何老六一个人,你二儿子连守义,说那酒是他酿的。还跟我们说,连家酿的酒沈家都抢着买,他那酒,就是连家的酒。”徐家的管事就道,“何老六,你说我说的是假话不?”

    “不假不假。”何老六蹲在地上,露出半张脸来,谄笑着道,“卖给徐大爷的酒,那就是我姐夫酿的,我就是个跑腿的。”

    “老爷子,你听听,这回你可推不掉了吧?”一个官差就道。

    连老爷子一口气闷在胸中,他知道,连守义不在,跟何老六扯是扯不清楚的,就是扯清楚了,最后结果也还是差不多。

    “这样吧,我们东家讲究个和气生财,就给你们一个面子。把我们损失的银钱包赔出来,要不,就让我们把人带走,啥时候赔了银子,啥时候把人给你们放回来。”

    徐家这样,在他们看来,也是退了一步。当初就是因为听说沈家在三十里营子的连家买了葡萄酒,他们才来这打听。他们当然也打听到了,何老六的酒并不是正宗,是从连家偷学的酿酒的法子。但是因为何老六是连守义的小舅子,连守义和酿出葡萄酒的连守信是亲兄弟,他们认为何老六这酒很值得买,就以每斤一钱五分银子的价格,将何老六家的酒都买了。

    他们认为赚到了便宜。一开始,这酒卖的也不错,他们就没急着脱手,想卖更好的价钱。没想到前两天搬出一坛要卖,才发现酒已经变了质,不能喝了。

    他们当然不会吃了这个亏,就从县衙找了两个相熟的捕快,来抓连守义和何老六。

    连蔓儿听到要包赔银子,反而松了一口气。其实她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就是抓人,最终的目的也还是为了钱。

    连家并不是没有人脉,捕快们不会不清楚。没人去她们的早点铺子打秋风,就说明了这一点。

    卖了质量不过关的东西给人,赔钱是天经地义的。

    问题是,要赔多少钱。

    “……当初是花了一钱五分银子一斤,买了九百斤,再加上这假酒给我们铺面造成的名誉损失,这个我们不多要,只要二成,你们总共包赔我们一百六十二两银子,这事我们就不再追究。”徐家的管事道。

    连蔓儿在旁边坐着,一直没有说话。她刚来的时候,非常恼怒,现在怒气渐平,她开始冷静下来。这事牵扯着连守义和何老六,里面麻烦事多多。她要是强出头,便会将责任和麻烦都包揽到自家的身上。这显然并不明智。她只要在必要的时候守住自家的利益就好。

    一百六十二两,这是狮子大开口。连老爷子觉得眼前有些发花。可徐家管事说出卖假酒的话来,这罪过可大可小。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人家要多少钱,就得给多少钱。做过多年掌柜的连老爷子很清楚这个道理。

    “好。”连老爷子点头道,“我二儿子当初拿回家三十两,我们就按照这个包赔,我们出四十两。其他的,你们找何老六要吧。”

    “啥?”何老六差点没从地上蹦起来,“老爷子,不带你这样的。卖葡萄酒得了一百三十五两,我姐夫拿的可是大头,他说酿酒的法子是你们连家的,他拿了八十两,就给我剩下五十五两,坛子钱啥的,还都是我出的那……”

    连守信气的跺脚。连蔓儿抚额不语,她头疼,如果不是认定连守信不肯,她就想立刻拉着连守信离开。

    “老爷子,我们可不管你们自己个这钱是咋分的,这一百六十二两银子,我今天都要拿走。要不然,这何老六肯定是去坐牢,老爷子你也得跟我们走。”徐家的管事道。

    “我钱都输光了,家里就两间破房子,五两银子都不值。”何老六就道。这话他被抓住的时候就说了,那个时候他还说了一句,要钱找连家要,要命他有一条。这也是为什么这些人来了就直奔连家,而根本没去何家的缘故。

    “老爷子,你们谁该多少,你们以后自己掰扯去。咱们可不耐烦听那个,没法子,这钱,就得你们先给垫出来了。”一个捕快就笑道。

    何老六死猪不怕开水烫,只能挤连家。

    连老爷子知道,这一百多两银子,今天他是拿也得拿,不拿也得拿。可是他哪来那么多钱,这是要了他的老命了。

    连老爷子坐在炕上,身子开始打晃。

    “爹,爹,你咋地啦?”连守仁坐在连老爷子旁边,忙扶住了连老爷子,扭头就朝连守信喊,“老四,你看爹急成啥样了,你还不快说句话。”

    这个时候,让连守信说什么那?

    “大伯,你就是这么做人家大哥的。遇到事,你一句有用的话不说,就往兄弟们身上推?你念的那些书,就是教你这么办事的?”连蔓儿板起了脸,不客气地对连守仁道,“大伯,你想让我爹说啥话,你自己个说出来听听。”

    “要用钱,也就你们有。”

    “我们没钱,一文钱也没有。”

    “那就卖……”

    “好,先从你的开始卖……”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今天精神不济,头晕,休息一下,争取晚上二更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