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八十七章托付

重生小地主 第一百八十七章托付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2点)

    二更,求粉红

    ………………

    “这、这是高利贷的字据,”连老爷子语气虚弱地道,“老四,你去县城,就说是我的话,让他们把钱给还上。”

    连老爷子这是感觉自己不行了,让他们去找连守仁讨债。这件事费力不讨好,而且为什么要把借据给她?连蔓儿有些犹豫。

    连老爷子的手就那样费力地抬着,眼睛看着连蔓儿。

    连蔓儿暗自叹气,瞧了瞧连守信和张氏,最后还是将契纸接了过来。

    连老爷子似乎松了一口气,不由得想起当时签字据的时候。他还觉得不好让连花儿一个没出嫁的姑娘签字画押。如今想来,那个时候,如果他全想着大家长的脸面,不顾家里几个人的反对,在这字据上写了自己的名字,那么今天,他的处境该是多么的被动。

    他最终同意让花儿签字画押,是不是内心深处,已经感觉到连守仁不能信任了那?

    即便如此,他作为保人,又是连守仁的父亲和连花儿的祖父,如果连守仁那边不拿出钱来,这笔债也还是要他还。他没有这个钱,就只能连累儿孙们。

    这笔债,一定要讨回来。

    老2连守义是被连守仁收买了,没什么用。老三连守礼太过老实,让他去要债,肯定讨不回来。剩下的只有老四连守信,连守信比连守礼要强一些,但同样也是老实厚道的人,不是连守仁和古氏的对手。

    只有连蔓儿,虽然年纪小,但是却机灵有谋算。这孩子经过那件事之后,一下子长大了。连蔓儿是怎么对付周氏,还有连守仁一家的,他都看在眼里。只有这个孩子,怕还有可能把钱给讨要回来。

    讨债这件事本来是他该去做的,可他吐了一口血,怕是不行了。这讨债的事,只能交给老四一家去做。

    连蔓儿在和连守信、张氏交换过眼色后,接下了字据,那就是把这件事接下了。老四两口子和这几个孩子都是厚道,而且有担当的。他总算可以放下一些心,没有这笔债务,连家就不至于垮,而他也可以少一些愧疚。

    此刻,连老爷子的一颗心是灰的。

    连蔓儿接过契纸后,很快地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她跟着连老爷子认了这些天的字,这字据上的字他差不多都能认得。待看到借款人写的是连花儿的名字,她的心才算真的放了下来。

    写明连花儿是借款人,当初还是她出的主意。老金却还怕这样不保险,又添上连老爷子的名字作为保人。

    没办法,不这样,老金是不肯借钱给他们的。

    敢放高利贷的,大多有些暗色的背景。老金在这周围十里八村,是可以横行,但是要他去县城的宋家要债,他还是要掂量掂量的。这笔钱老金之所以肯借给他们,还是因为连老爷子一家就住在村子上,有家有业。宋家有钱能还上他的钱,而他能拿捏得住连老爷子这一家,讨得回这笔钱。

    所以老金讨债也是来这里讨,而没有直接去找连守仁或者连花儿。

    连蔓儿正想着心事,就听见外面传来纷杂的脚步声,连守礼和二郎几乎是架着李郎中从外面奔了进来。

    “郎中来了,郎中来了。”

    “爷你别灰心,你肯定没事。”连蔓儿安慰连老爷子,就忙让到一边,让李郎中给连老爷子诊脉。

    连老爷子这个时候,气息已经很微弱了。

    周氏一直在哭。

    因为屋子里的人太多,李郎中不能静心诊脉,因此就只留下周氏,还有连守信几个,让其他人都暂时出去等着。

    儿子辈的都留在屋里,孙子辈的都出来站在院子里。吐血可不是小事,连老爷子这一回能不能挺得过去那,连蔓儿心里没底。她将契纸叠好小心地收起来,抬头左右看了看,就看见二郎蹲在酸菜缸旁边,闷不做声。

    二郎很少说话。其实二房的几个孩子,只有四郎的一张嘴能说,像连守义,其他的几个都是话少的人。

    连蔓儿仔细回想着二郎给她的印象,平时干活的时候,二郎并不偷懒,当然也绝不会抢着多做。何氏和连守义胡闹的时候,二郎极少参与。

    刚才他们打四郎,二郎没有理会。只在说到镇上的房子的时候,二郎才有了反应。

    这么看来,是不是可以认为,二郎他多少还有些道德心?

    连蔓儿想了想,连守义和何氏甘愿被连守仁驱使。二房看上去还靠谱,能沟通的人也就只有二郎了。不管怎样,她要试一试。三房和他们肯定是在一起的,如果二房也不再帮着连守仁,那么事情会顺利很多。

    “二郎哥,你看,爷把连花儿欠钱的字据给我了。”连蔓儿走过去,让二郎看字据。

    “我不认识字。”二郎有些不解地看了连蔓儿一眼。

    二郎不识字,这个连蔓儿是知道的。

    “二郎哥,这里写的借钱的人是连花儿,保人是咱爷。”连蔓儿在字据上指了指,“要是连花儿不还钱,就得是咱爷还钱。……咱爷不知道哦能不能挺过这一回。”

    连蔓儿说到这,停顿了一下,让二郎有时间想一想。连老爷子还钱,就代表了包括他在内,连家所有的人要为这笔债务负责。连守信已经分家,按道理,是没有责任的。要连守信帮着还债,只有亲情和对连老爷子的敬畏是唯一的筹码。

    如果连老爷子死了,亲情和敬畏还会在吗?

    “二郎哥,刚才爷说,他要是死了,就是让大伯和二伯给气死的。”连蔓儿见二郎脸上表情有了变化,才继续说道。

    “啥?”二郎瞪大了眼睛,他刚才去请郎中,并不知道连老爷子有这样的话。

    “现在大伯在县城,二伯在咱爷跟前。别人知道,哪会说大伯,就只有二伯一个挨骂。”连蔓儿就道,“大伯脑子可好使了。这债就是他们欠下来的,到最后,他们躲的远远的,坏名声和债,都让别人给替他们背。”

    “二伯上了大伯的当了。”连蔓儿干脆把话说的更明白一些,“大伯肯定许给二伯好处了吧,是答应镇上那房子到时候给你们赎回来?还是再给你们钱和房子?”

    二郎飞快地看了连蔓儿一眼,就挪开了视线。

    连蔓儿立刻明白,他猜对了。果然连守仁要算计的就是他们的家底。当他们是傻子吗,把家底掏空了给连守仁还债,然后再等着连守仁心情好的时候,施舍点钱,让他们能有口饭吃?

    呸连蔓儿啐了一口。

    “二郎哥,我们可是分家了。让我们卖地掏空家底,你们这没分家的,得先做个样子吧。镇上那房子你能保的住?房子卖了容易,要买回来可难了。大伯的话,你也能信?再说了,这一买一卖,得要工夫吧。二郎哥,你年前就要娶亲,到时候大伯又说凑不上钱,那你咋办?”

    “大伯是拿你们当枪使那。这钱本来就该他们还,他们不还,让二伯做这个恶人。最后还得摆你们一道。二郎哥,你是明白人,咋能上这个当那。”连蔓儿最后道。

    “哎”二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抱住头。连蔓儿说的没错,当初镇上的房子,连守仁和古氏就不愿意给他们,如果这次真的卖了、当了,连守仁真能再给他买上?

    那房子现在好好的在他手里,他为啥要折腾这个事,最后弄不好还得鸡飞蛋打。刚才连守义回来,跟他说这件事,他就不同意。可是连守义惦记着连守仁许诺的好处,何氏也在旁边帮腔,说不能让他吃亏,他只好同意了。

    “他们这么办事,我心里不愿意。可有啥法子,我也说不动他们。”二郎道。

    二郎这是被她说动了,那就再把话说的更明白一些。

    “二郎哥,不管爷身子咋样。要是大伯他们不还钱,镇上的房子还是保不住。这房子和地,也都得卖了,我们分家出去了,要是不管,谁也不能说我们啥。可二郎哥你,媳妇娶不成,还得背一辈子的债。”连蔓儿道。

    “那不能,这不是有连花儿签的字据,咱找她要钱去。”二郎忽地站起身。

    连蔓儿抿了抿嘴,心里道,的就是你这句话。

    “对,二郎哥,这钱就找连花儿要去。”连蔓儿道。

    正说着话,就看见连守信和连守礼送了李郎中出来。

    “我爷咋样了?”连蔓儿几个忙围了上去。

    “你爷没大事。”连守信的眼圈有点红,说话的口气还是轻松的。

    “老爷子有福气,有这么多的孙儿孙女,看看都多孝顺啊。”李郎中笑了笑道,“有啥想不开的事,多开导开导就过去了。”

    听李郎中说,连老爷子虽然吐了一口血,多是因为心情焦虑、没休息好,也没吃好,并没有生命的危险。只要放开心怀,多休息,饮食上精心些,再不吐血,就没事了。

    大家虚惊了一场,周氏这次痛快地拿钱出来给连老爷子买药,连老爷子吃了药,却不肯歇息,又将儿孙们都召集到跟前。

    “你爹心里惦记着那笔钱,咋地也不肯歇着。”周氏道。

    “爷,你放心,这钱我们一定给你讨回来。”连蔓儿就道。

    “好。”连老爷子吃的药中有安眠的成分,他是勉强支撑着不肯睡,听见连蔓儿这样的承诺,才放下心来,慢慢地就要合上眼睛。

    “爷,我去县城,还得朝你借件东西。”连蔓儿忙伸出手。

    ………………

    粉红似乎进前十了,就是忽上忽下,求粉红,让小地主往前挂几位,看到的人会多一些。果奔中,求更多关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