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纠纷

重生小地主 第一百六十六章 纠纷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2点)

    “娘,我饿了,小七也饿了。”连蔓儿就小声跟张氏道。

    张氏抬起头四下扫了一眼。

    “咱家不还有枣糕?娘给你们热在灶台上了。你和小七回屋去,先垫垫。”张氏压低了声音对连蔓儿道。

    饽饽蒸了一锅又一锅,但是你饿了,却不能吃。得等着家里的当家的长辈发话,这样大家伙才能一起吃。这就是老一辈的规矩。张氏心疼自己的孩子,怕他们夜里饿,宁愿另外先准备下了吃食,也不去打破这个规矩。

    平时最懒,脸皮最厚的何氏,已经咽了好几次口水,却不敢提吃饽饽的事。还有四郎、六郎两个在屋里屋外来回地走,也不敢去偷吃。从此就可见,这个规矩的神圣程度。

    当然,张氏这么做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在她心里,有这样一条衡量的标准,贪嘴是可耻的。虽然孩子们饿了,要吃东西很正常。但是周氏那一张嘴是最狠的,如果他们说饿了,要吃饽饽,肯定会被周氏骂贪嘴。

    “想吃饽饽。”小七嘟着嘴小声地道。

    “那就等一会,我估摸着一会你爷就该发话了。”张氏疼爱地看了一眼小儿子道。

    果然,又有饽饽出锅的时候,连老爷子终于发话了。

    “都歇一会,吃饽饽。”

    屋里、屋外的几个孩子都欢呼起来。

    新出锅的饽饽一个个黄亮亮的还冒着热气,连蔓儿夹了一个,用手撕去垫在下面的叶子。她能认的出来,这一帘屉的饽饽是她们娘三个包的,大小十分均匀,而且皮薄馅大。轻轻一口咬下去,就能吃到豆沙馅。糯糯香香的黄米面皮、甜甜软软的豆沙馅。面皮略有些粘牙,豆沙馅里的红小豆没有完全碾碎,比她前世吃的红豆沙更真材实料,口感也更好。

    连蔓儿吃了两个,还想要吃,无奈她身子小,胃也小,已经觉得饱了。再看连家众人,二房的几个半大小子还有连守义和何氏几个,这个时候已经吃下去了多半个帘屉的饽饽,而且看样子还只是个半饱。

    “今年的饽饽真好吃。”连蔓儿就道,同时暗暗地向张氏使了个眼色。

    “爹,今年的饽饽好,给大姐家多送点吧。”张氏就道。

    “今年包的多,看吧,咱家的够吃了,就给兰儿家多送些。”连老爷子道。

    “往年不是都送二百个,那今年……”张氏又问。

    “我看今年就送……”连老爷子没有说具体的数目,而是看向周氏。

    “啥送不送地,到时候再说。”周氏简洁地答道,同时目光犀利地扫了张氏一眼。

    周氏的警惕性不是一般的高啊,自己的老实娘,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连蔓儿有些无奈地想到。

    “爷,你给我家分多少饽饽啊?”小七就笑嘻嘻地问连老爷子。

    张氏和连守信不方便说的话,或者他们说出来怕引起周氏和连老爷子反感的话,由小七以撒娇的口气问出来,最为妥当不过。

    “这饽饽还没包完那,你们就想着分饽饽了?”没等连老爷子说话,周氏就沉下脸,啪地一声将碗摔在桌子上。

    小七的包子脸皱了起来,大颗的泪珠在眼睛里打转。

    连蔓儿头顶上挂下几条黑线,她们一家努力地营造着欢乐、和美的气氛,结果周氏并不领情,说翻脸就翻脸,还是对年纪最小的小七。

    连蔓儿心疼了,恼了。

    “分给我们饽饽,是我爷早都说好了的,小七问一句咋啦?”连蔓儿将小七搂过来,一边拍着他的背安慰着,一边愤怒地看着周氏。小七并没说什么无礼的话,退一步说,小七是她最小的孙子,一般人疼还疼不过来,就算小孙子说点什么过分的话,也不会计较。周氏真是不可理喻。

    “娘,小七就是问问。这饽饽我们肯定得都帮着包完了。”张氏道。她是实心眼,以为周氏听小七那么问,就认为她们要拆伙,自己包自己的去,所以赶忙说话,想让周氏放心,同时,她也心疼小七,被周氏凶的流泪了。“再说,他就一个孩子,娘你犯得着发这个火吗?”。

    张氏尽量忍气,她没有想到,即便这样,还是捅了马蜂窝。

    “啥,你们这是帮我包饽饽?”周氏气的脸色通红,挥舞着手臂,头发几乎要竖起来了,“我还欠了你们的情了?你们也有这个脸说我老了咋地啦,我一个人顶你们三个,我让你们帮着干啥?你们一窝子大嘴连马地吃我的,你敢指着我的脸说嘴丧了良心的,大的小的都丧了良心,这老天长着眼睛那,我看你们的报应……”

    连蔓儿有些瞠目结舌。同时,她对周氏的性情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周氏是硬脾气,她从不求人,更何况是求自己的儿孙,儿子是从她肠子是爬出来的。儿媳妇是儿子的人,孙儿孙女们是儿子生的。她是这些人的恩人,她的儿孙这辈子,下辈子,甚至下下辈子,无论怎样都是报答不完她的恩情的,所以每一个人必须以她为中心。

    但是她有事,你必须帮忙。虽然是你帮她,但是你要摆清自己的位置,这是她给你脸,这是她在帮你,你要对她感恩。

    就比如说没包饽饽之前,四房几个人那样说话,就很入周氏的耳。可是现在,张氏竟然“大逆不道”地说帮她,还埋怨她对小七发火,这让周氏怎么能够忍受。

    连蔓儿看着周氏发表,她很无语,周氏的脸酸和不讲理,简直超越了人类能够理解范畴。他们虽然分家另过,但是血缘的牵绊是割不断的。因此,连蔓儿也认可了,偶尔满足连老爷子一大家子团聚的愿望。为此,就是吃些亏他们也认了。

    如果按照常理,她们先做出了让步,而且还着意说话示好,那么对方即便不能投桃报李,也该心里有数,言行上有所收敛。这样才是和睦相处、双赢之道。可是周氏却反其道而行之,越扶越醉,而且得寸进尺。

    骂人就骂人吧,竟然还那样恶毒的诅咒。她们难道是周氏的仇人吗?

    连守信、张氏、连枝儿、五郎、连蔓儿、小七都放下了手里的碗,这饽饽他们再也吃不下去了。

    “老四,你媳妇咋和娘说话那,把娘气的这样。这要是我孩子他娘,我打不死她?”连守义吧唧着大嘴,大声说道。他是唯恐天下不乱的。

    “你住嘴,别在这添乱”连老爷子也摔了碗,那碗在炕沿边打了个转,就摔到了地上,摔成了两瓣。他是又生气、又伤心,费劲心力将一大家子人捏合在一块,可是和乐的气氛竟然就这样被打破了。

    “你、你这张嘴啊……”连老爷子颤抖着手指着周氏,“好好的事,咋就……,这日子就不能好好的过”

    “他们丧良心,就顾着自己个儿,还不兴我说了?”周氏一点都不认为自己有错。

    连守信、张氏、连枝儿、五郎和小七都不说话,连蔓儿也没像以往那样和周氏辩理。不过,这却让屋内的气氛更加凝重。

    连老爷子冲着周氏扬起手,周氏先是一愣,随即眼圈也红了,她挺直了脖子,不仅不闪避,反而将头往连老爷子的巴掌上凑过去。

    连守礼、连守信和连守义都忙过去,抱住了连老爷子的手臂。连老爷子长叹一声,手臂无力地垂了下去。

    周氏就哇哇地大哭了起来,一边哭,嘴里一边斥骂,一开始是骂连守信,然后又骂到连守礼、连守义身上。

    连蔓儿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是那么一两句平常的话,怎么就闹成这样。她当然不知道,周氏就是这个脾气,谁敢让她稍微有点不痛快,她就能抓住一点小事闹个不停。居家过日子,谁不图个安宁,没人受得了这个闹法。因此渐渐地,就再没人敢在周氏跟前说半个不字了。就是连老爷子,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为了吃一碗消停饭,也忍让周氏三分。

    “这饽饽还包不包了?”连老爷子被周氏哭的额头青筋暴起,吼了一嗓子。

    连老爷子发了真火,周氏的哭声就低弱了下来。不过却没有完全停止,她是爱面子的人,她还需要一个台阶。如果没人给她这个台阶,今天这事就没完没了,谁也别想好过。

    不给这个台阶吗,那就看着连老爷子和周氏老两口大打出手,周氏被赶出门,连老爷子被气成脑溢血?

    这样的拉锯战,结局早就定了,心软的、不爱闹腾的那一方有输无赢。

    连守义和连守礼的目光就落在连守信和张氏身上。

    该怎么给这个台阶,连守信是太熟悉了。

    “娘,都是我的错。”连守信双膝跪了下来。

    连守礼、赵氏和连叶儿又忙着端了一盆水来,服侍周氏洗脸,众人又是一番的劝解,周氏的脸色才略略缓和了。

    周氏目光四下扫了一眼,看着张氏母女们都低垂着头,心情就愈发的舒畅了。

    “还都愣着干啥,包饽饽”周氏道。

    “包饽饽。”连蔓儿应和了一声,第一个动手去挖面团,认真地包了起来。然后是张氏和连枝儿。

    “你们还愣着干啥,手绑起来了。”周氏训斥赵氏和何氏,嘴角却有了一丝笑容,连蔓儿这丫头也被她制服了。

    连蔓儿没有抬头,她手里包着饽饽,心里也没闲着。周氏这样一闹,谁也没再提分饽饽给他们的事了。

    看来得换个策略,明的不行,就换暗的吧。

    …………………………

    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的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1771214

    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