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考试

重生小地主 第一百四十五章 考试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2点)

    连蔓儿说答应让何氏和连秀儿进作坊干活,连守信和张氏吃惊地扭过头去看连蔓儿。两夫妻心里清楚,连蔓儿是最不可能答应这件事的。

    “爹、娘,爷和奶都说了,那咱就答应吧。”连蔓儿这么说着,就偷偷地对连守信和张氏眨了眨眼睛。

    连守信和张氏正对周氏没有办法,他们知道连蔓儿精灵古怪,定是想到了什么法子,立时松了一口气。

    “娘,你别打了,我们答应了。”连守信忙向周氏求饶。

    何氏和连守信一直在旁边看着,见连守信他们答应了,这才大呼小叫地上来,劝解周氏,不让她再打连守信。连老爷子也在旁边说话,让周氏快些停手。

    周氏见目的达成,连守信、张氏,还有连蔓儿都向她服了软,也就放开了连守信。

    连蔓儿赶忙上前查看连守信的伤势,多亏张氏奋不顾身地维护丈夫,连守信脸上只有靠近耳朵的地方有两道抓痕,脖子上三道抓痕比较深。反而是张氏的耳后被周氏抓出了血,发髻也乱了,还有衣服上一颗纽襻被撕掉了。

    看来即便是盛怒之下,周氏的脑子还是冷静的,趁张氏护连守信的时候,对张氏下了狠手。要真论起实力来,周氏哪里能打得过张氏。但是张氏不会对周氏动手,又一心维护连守信,所以就吃了亏。

    连蔓儿不由得又回想起张氏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你奶可不是一般人。”

    周氏简直太不是一般人了。

    “你咋真朝孩子们下手”连老爷子看见了儿子和媳妇的伤,责怪周氏。

    周氏立刻按住自己的胸口,呻吟起来。连守义、何氏和连秀儿忙都上前,一边给周氏顺气,一边对着周氏问长问短。

    “爹,你还说娘,你看娘气的。”连秀儿撅着嘴道。

    “老四,不是我当哥的说你,你都是当爹的人了,咋这么不懂事,你要把咱娘给气出个好歹地来,看你咋办。”连守义则是扭头责怪连守信。

    连守信夫妻这里相互打量,颇有些劫后余生的感觉,连蔓儿想着要怎么替张氏出这一口气。周氏则是坐在炕上,像个得胜的将军一般,被何氏、连守义和连秀儿仰望着。

    连秀儿见周氏的呼吸渐渐平复,就伸手扯了扯周氏的衣襟。

    “娘。”连秀儿吵张氏这边努了努嘴。

    “你们说过的话,可别不算数,明天就让老2媳妇和秀儿去上工。”周氏收到老闺女的示意,立刻又向连守信施压,要把事情更凿实些。不过在心里,周氏还是很有信心的,她相信她使出了这手绝招,连守信绝不敢违拗她。

    其实,周氏并没有将连守信的作坊放在眼里。要去腌酸菜的作坊做工的事,是何氏提出来的。

    “……干半天活,就能拿八文钱,十天就是八十文钱,一个月下来,将近三百文钱那……,老四家可挺大方的,就这一天,俺看他们就给出去有一吊钱了。”何氏指手画脚地告诉周氏,就这十天,村里的这个媳妇就从作坊得了多少钱,那个媳妇又得了多少钱。

    “真有那么多钱?”周氏当时还真吃了一惊。

    “可不是咋地。”何氏见周氏对她的话题感兴趣,就将大**又往周氏的跟前挪了挪,“娘,俺看着,老四一家可跟咱越来越不亲了。跟俺们做哥哥、嫂子的还没啥,他咋能跟娘也不亲了那,对着外人都比对他亲娘好。那老些钱,一文钱也舍不得给他亲娘花,都给别人了。”

    周氏听了何氏的话,心里当然不痛快。不过她深知二儿媳妇何氏的性子,知道她是来调理坏,周氏不想让何氏太得意,省得何氏以为得脸,顺杆爬。调理坏也是她们乡间的土话,就是挑拨离间的意思。

    “人家那都是在作坊干活,你想挣钱,你也去干。”周氏说着话,扭着脸不搭理何氏了。

    何氏可等的就是这句话,连忙一扭身又凑到周氏的面前。

    “娘,作坊里干活,风吹不着,太阳也晒不着,一天就干半天的活,拿的钱可不少。我还真想去干,让秀儿也去吧,挣点零花钱。他们做哥哥、嫂子的,给别人钱就舍得,给自己个亲妹子他们就舍不得了?”

    周氏看了何氏一眼,有些心动。现在家里的日子过的不宽裕,连秀儿跟着吃不上、穿不上,如果真能每天挣几文钱,或是帮连秀儿攒起来,或是给连秀儿添些什么东西,那可是太好了。不过,家里的活计她还舍不得让连秀儿去干,更舍不得连秀儿去作坊跟那些媳妇们一样干活。

    “你想去,你就去。我不拦着你。”周氏就对何氏道。

    要是想去就能去,那俺还找你来干啥。何氏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敢说出来。

    “娘,秀儿要是去作坊,老四他们还能真狠下心使唤秀儿干活?俺看他们给人发钱,一点都不心疼。他们这是有钱了,就白给秀儿些,那也是应该的。”

    周氏心中一动,明白了何氏的意思。作坊是连守信开的,让连秀儿去作坊里应个名,领工钱。他连守信是自己的儿子,连秀儿的亲四哥,这还不是应该应份的吗。

    何氏看出周氏这是心里肯了,又忙招呼连秀儿过来商量。连秀儿心里也有些眼馋工钱,不用多说就答应了。

    “娘你跟老四说呗。……俺在旁边瞅着,那个家多半是老四媳妇和蔓儿那丫头当家,也就是娘说话,她们还能听点。”何氏最后道。

    周氏立刻点了头。不过她心里清楚,分家之后,四房的人不比从前,所以她还特意将这事跟连老爷子说了,说是何氏和连秀儿在家闲着,正好找点活干,在作坊里干活,不用出门,对大家都好。连老爷子也答应了。

    还以为这样,连守信和张氏就不能不答应,可是最后,还是她用了绝招,才将事情说成了。

    “你咋不说话,这会工夫就想反悔是咋地?”周氏见连守信没有立刻回话,就又立起了眉毛。

    连蔓儿就轻轻向连守信点了点头。周氏今天是豁出去了,他们如果不答应,那就无法了局。

    “答应了的事,咋能反悔那。娘,我没反悔。”连守信就道。

    “那就好。”周氏冷哼了一声道。

    难道真让何氏和连秀儿进作坊吗?张氏和连守信就都去看连蔓儿。

    “爷、奶,”连蔓儿假装咳嗽了两声道,“咱作坊招人,得先考试。二伯娘和老姑想明天就进作坊干活,那现在就当着大家的面,试试吧。”

    “还考试?是啥玩意,你要不想让你二伯娘和你老姑去,你直说。”周氏瞪着连蔓儿道。

    “这考试简单,就是看二伯娘和老姑干不干得了作坊的活。”连蔓儿笑了笑,从容地说道,“二伯娘和老姑要是不敢考试,那就是干不了作坊的活。那也就不用进作坊干活了。来作坊干活的都是村里的,还有外村的大娘、大婶。二伯娘和老姑要是啥也不能干,进了作坊,要被人笑话的。这些人回家去一说,那二伯娘和老姑以后还咋见人?”

    “那怕啥,这作坊是咱们自己家开的,俺和秀儿就是不干活,谁也不敢说啥。”何氏大大咧咧地道。

    连蔓儿瞟了何氏一眼,这个人脸皮的厚度让她惊叹。

    周氏没有说话。何氏是啥也不怕,她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但是连秀儿还是个没出嫁的姑娘,要是被人传出去说是笨手笨脚,干啥啥不行,那以后可就难找到好婆家了。

    “爷、奶,要不这样吧。二伯娘和老姑也不用去作坊干活,我们每天就给她俩发钱得了。”连蔓儿道。

    “这个行。”何氏立刻道。

    连蔓儿只当没听见何氏的话,只笑呵呵地看着连老爷子和周氏。她相信,连老爷子和周氏即便想这样,但是话被她说开了,这两个人但凡还要一点脸面,就不会答应。

    果真不出连蔓儿的预料,周氏的脸红了。她是气的。她心里想的就是让连秀儿和何氏做个样子拿工钱,但是这件事做的,却说不得。连蔓儿将事情说破,也就是将她的如意算盘给打破了。

    “不干活,还想拿钱?这事没门。”连老爷子的脸也涨红了,“让你们俩去作坊干活,就是让你们锻炼锻炼,也帮衬帮衬老四一家,不是让你们去啃他们。他们才分出去,挣钱的地方少,花钱的地方多,你们也下得去这个脸。”

    “该咋办就咋办,考试,考过了就让她们进作坊,考不过,就别去。”连老爷子一锤定音。

    大家都被连蔓儿的话给挤住了,又有连老爷子这句话,更没了余地。

    “好咧,就听我爷的。”连蔓儿笑着应了,就和张氏到外屋,拿了菜板、菜刀和一棵白菜走回屋子里来。

    母女两个将东西都放在炕上。

    “咱这个考试简单,就是切白菜丝。”连蔓儿道,“爹、娘,还有我,我们都不说话,就让爷和奶做这个考官,咋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