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三章恢复斗志的连花儿

重生小地主 第一百零三章恢复斗志的连花儿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8点)

    “老四,等你大哥……”

    连老爷子的话只说到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他抽了两口旱烟后,就挥了挥旱烟杆。

    “没事,你忙去吧。”连老爷子道。

    “哎。”连守信看了连老爷子一眼,就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连老爷子想说什么那,连蔓儿不用想也能猜到,无非是等连守仁做了官,要如何补偿连守信。而他说了一半,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缘故,大概也是觉得这样的话说的太多次了,却始终没有实现,因此觉得无力吧。而且连守信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争夺房产的意图,对那所谓的“以后的补偿”也是淡淡的,连老爷子又觉得没有必要再那么信誓旦旦的承诺吧。

    回到西厢房,张氏已经在准备做晚饭了。

    “事情咋说的?”张氏就问房子的事是怎么解决的。

    “咱家要添新人了。”连蔓儿就道。

    “哦。”张氏点了点头,不需要再多说,她已经明白了。

    上房西屋

    古氏那时候心疼的晕了过去,现在已经醒过来来,正坐在炕抽抽搭搭地哭。

    “人心咋都这么坏,这是要逼死我们那。……不是我省吃俭用的,就能在镇上买上房子?早知道这样,就不该把那房子买下来,那些钱,能买多少吃的穿的,咱们这些年的日子也不用过的那么苦……”

    连守仁、连继祖、蒋氏、连花儿和连朵儿都保持着沉默。

    “这就是你的好兄弟,看着咱们倒霉了,就这么欺负到头上来了。照这样下去,以后还不把咱们都给活吞了”古氏见没人吭声,就抱怨连守仁。

    “咱们怎么倒霉了,这不都挺好吗?”。连守仁不爱听这样的话,“花儿的伤也没事,朵儿也好好的找回来了。”

    有些事情,真的要看是从什么角度去看,如果从乐观的角度来看,连花儿被烫伤,但却没留下明显的残疾,连朵儿丢了好几天,最后还能找出来,这都是幸运的事情。但是显然,古氏并不这么看待这些事。

    “我咋觉得咱们跟这老宅子犯冲,”古氏抬起头,四下扫了一眼,“自打搬回来,这一桩桩,一件件,就没好事。咱在镇上住的时候,多顺溜来着。大爷,要不咱这就搬回去,把这房子先借给二郎成亲。”

    古氏说到这,暗暗后悔,怎么刚才就没想到这个法子。

    “娘说的这个法子好。”连继祖就道。

    连花儿和连朵儿都跟着点头,她们也不喜欢这老宅子,,古氏的话,说到了她们的心坎里,如果不搬来老宅子住,一切都不会发生。

    蒋氏没有说话,她作为孙子媳妇自然是不好表态的,但是她心里,也是赞成古氏的说法的。

    “你当这事我没想过?”连守仁的脸色很难看,“别把这个心思收了吧,爹那就过不去。”

    连老爷子一定要将她们留在这老宅子里,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这是为什么,她们心中都很清楚。

    屋子里又安静了一会。

    “花儿和朵儿都是要嫁人的,我和你爹年纪越来越大,住哪不行?那房子,是留给你们的。这下子可苦了你们了。”古氏就对连继祖和蒋氏道。

    连继祖和蒋氏对视了一眼,蒋氏就道:“娘,您和爹住哪,我们当然就住哪,伺候爹和娘。”

    “好孩子。”古氏就拿帕子擦了擦眼角,“继祖太老实了些,你是长孙,那房子给你是正应当的,他二郎凭啥要。我为你多说了几句,就被你爷和你奶骂的我抬不起头来。”她心中还是舍不得那所宅子。

    连继祖就垂下头,没有吭声。

    “娘心疼我们,我和继祖心里都明白的。”蒋氏就道。

    “爷也没说就把那宅子以后就是二郎的。”连继祖抬起头道,“爷说是让二郎用那个宅子成亲。”

    “你这傻孩子,”古氏就道,“他二郎搬进去了,谁还能让他再搬出来。你二伯和二伯娘是什么样的人,你还看不出来,那宅子,他们是再也不肯让出来了。”

    “还有爹那,爹说的话,就是老2他们也不敢不听。”连守仁道。

    连老爷子那时候说话,确实并没有定下镇上那套宅子的归属,只是先让二郎成亲用。

    “这可不好说,就今天你们爷俩没看见?二郎、三郎、四郎,那都是要吃人。”古氏说着又伤心了起来,二房儿子多,凡事就占便宜。如果不是连守仁有个秀才的方巾在头上,二房早就欺负到他们头上了。可怜她只生了两个闺女,一个儿子还不是亲生的,到底不那么贴心。

    这些话却不好当着人面说出来,古氏因此只有哀哀地哭。

    “娘,别哭了,这不还有我吗?”。一直没有说话的连花儿突然开口道,“镇上那宅子算什么,以后我给娘买更大更好的。”

    “我的花儿。”古氏就抓住连花儿的手,又是窝心又是伤心。窝心的是这个闺女最明白她的心思,伤心的是连花儿腿上的伤,使得连花儿的亲事和后半生都有些灰暗起来。

    “对,咱还有花儿。”连守仁却是精神一震,“我看着日子差不多了,宋家的聘礼也该送来了吧。”

    古氏扫了一眼连守仁,神色有些古怪。

    “娘,镇上的房子是小事,宋家的亲事,才是大事。”连花儿道,“咱现在好些事,还得二伯他们帮衬,娘你心胸放开些,小不忍则乱大谋。等我嫁到宋家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自打从县城治伤回来,连花儿就一直没什么精神,现在却又一副斗志满满的样子了。古氏看着眼睛亮晶晶的连花儿,就觉得日子又有了奔头。

    “让二伯来,咱得……”连花儿压低了声音,说了一番话。

    …………

    因为争夺镇上那所宅子的事,连守仁和连守义翻了脸,可还没过一袋烟的功夫,连蔓儿就看见这两兄弟又凑到了一起,低声说着什么,样子似乎比过去还亲密了些。都说是夫妻没有隔夜的仇,看来这兄弟之间也是差不多的。

    不过连蔓儿也没时间去注意他们,她要晒菜干,还要做蒜香花生。

    这天,她刚将晒好的蒜香花生从房顶上收下来,打算明天去镇上卖,就看见连朵儿站在了西厢房门口。

    “连蔓儿。”连朵儿招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