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二章肉烂在锅里

重生小地主 第一百零二章肉烂在锅里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20点)

    连守仁和连守义的声音在门口就可以听见,两个人似乎都很愤怒。

    “说啥房子、房子的。”连守信就皱眉道。镇上那所宅子的事情,他还不知道。

    “他大伯家在镇上不是租了一所宅子吗,是……。”张氏就忙将连蔓儿告诉她的话,又都跟连守信说了一遍。

    “啊?”

    连守信本来打算要去上房劝架的,听完了张氏的话,那两条腿便自动转了弯,往自家的屋子里走。一家人进了西厢房,正遇上往外边走的连守礼。

    “老四,大哥和二哥咋吵起来了,咱看看去。”连守礼就对连守信道。他在屋子里,已经听了一会,一开始还觉得连守仁和连守义关系亲近,拌两句嘴没什么事,现在听见两人越吵越凶,这才出来。

    “三哥,你先去看看,我把东西搁下就来。”连守信就道。

    连守礼老实,答应了一声,就往上房去了。

    一家人将东西都搁放停当了,连守信也没往上房去,而是回里屋坐下了。

    “他爹?”张氏有些不解地问连守信。

    “别的事好说,房子的事,大哥和二哥,肯定不愿意让咱们搀和。”连守信闷闷地道,“咱已经分出来了,三哥是理应让他知道的。”

    事关房产,连守仁和连守义都肯定不愿意让连守信分一杯羹。连守信这个态度,也是不会去争的。但是三房连守礼还没分出来过,房产的事,他应该知道,而且也应该有份。

    连蔓儿暗自点了点头,连守信包子归包子,并不是心里毫无算计的人。

    一家人就这么坐着,听着上房连守仁和连守义兄弟俩忽低忽高的声音,连守礼劝解的声音,然后是何氏的声音和古氏的哭声又掺杂了进去,再接下去,就听见哐当一声响,然后,就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连蔓儿正在奇怪,就听见外面脚步声响,连秀儿从外面掀开门帘,一脚迈进门里,一脚依旧留在门外。

    “四哥,爹让你到上房来。”连秀儿说完这句话,立刻扭身走了。

    连老爷子也在家,看来这件事情是连守仁和连守义兄弟两个协商不成,闹得连老爷子也知道了,叫连守信过去,不知道会怎么处理。

    “爹叫我,那我就过去看看。”连守信站起身道。

    “爹没叫我,那我就不去了。”张氏道,“他爹,那房子咱不争,你去了,也少说话。”

    “嗯,我知道。”连守信就点头。

    “爹,我跟你去。”连蔓儿就从炕沿上跳下来。

    “我也去。”小七见连蔓儿去,也要跟去做小尾巴。

    爷三个就往上房来。

    上房东屋里,连老爷子坐在炕头,手里拿着旱烟袋,正低着头抽烟。周氏和连秀儿坐在炕当间。连守仁和连守义两个都红着脸,隔着连守礼坐在炕沿上,然后是何氏和古氏,也是离的远远地坐在炕梢的炕沿上。连继祖低着头坐在一条长凳上,二房的二郎、三郎、四郎和六郎坐了另外两条长凳。

    连蔓儿一进门,就感觉到了屋内的紧张气氛。

    “四叔,你坐这吧。”连继祖看见连守信进来,就把**往长凳的一边挪了挪。

    “四叔,你坐这。”三郎站起来,让连守信坐到二郎那条长凳上去。

    连守仁哦了一声,左右看了看,脚下却没挪步。

    连蔓儿忙拉着小七,又搬了一条长凳,就摆在连老爷子跟前的炕沿下。

    “爹,咱挨着爷坐。”连蔓儿就拉连守信。

    连守信心中欢喜小彪女和小儿子机灵,就笑了笑,爷三个就在这条长凳上坐下了。

    屋子里又恢复了连守信没来的时候的寂静。

    “咋回事,说说吧。”连老爷子似乎终于抽足了旱烟,开口问道。

    “爹,是这么回事。”何氏马上站起来,抢先开口将她如何发现镇上的房子是连守仁买下来的事说了一遍。“这可应了那句话,叫做啥好事成对啊。俺和二郎把朵儿给找回来了,多巧啊,那所宅子也是咱们家的,房契就在大嫂的手里,哈哈哈。”

    “二弟妹,这是没有的事,咱家哪有钱卖房子。那一个半大孩子的话,你咋能当真那。”古氏就忙道。

    连守义和何氏交换了一个眼色,何氏啪地拍了一下巴掌。

    “可不是,大嫂说的对啊,俺当时也这么想。那他要是说的是假话,拐带朵儿他家肯定有份。这事可不能饶了他。俺就想着打听打听,结果大嫂你猜猜咋地啦,俺们都是乡下人,啥也不懂,可人家镇上的人都懂啊,二郎他老丈人就听说了这件事,人家就让伙计,去找啥牙人、保甲啥的,这才知道,那宅子一年前,就姓了连了。”

    何氏说完,就忍不住笑了。

    连守仁和古氏的脸色顿时变的十分的难看,二房几口人脸上却都添了得意之色。

    连蔓儿这才明白,原来何氏去找了王媒婆,是让王媒婆帮着打听那宅子是不是被连守仁买下了。这王媒婆想来把这件事情就跟赵家说了,赵家听说有这么一所宅子,能归到二郎名下,他家闺女出嫁后能住在镇上,自然肯出力打听,结果就证实了房子确实被连守仁买下了。

    何氏当时没有急巴巴地回来朝大房要房子,而是打听清楚了才开口。这件事办的挺漂亮的,谁能说何氏就没长脑子那。为了二郎的婚事,何氏也变得聪明了。

    “老大,那房子,是你买下的?”连老爷子就问连守仁。

    “这……”连守仁就支吾了起来,他看到了古氏对他使眼色,可他有什么办法。最近他们流年不利,连连破财招灾。那所宅子,现在对他来说可是一大笔钱,所以连守义找他商量要那房子,他才不答应,最后两个人吵了起来。现在,事情摆在了连老爷子面前,他想不承认,可是却被二房一家把底给摸透了。

    连老爷子也不是糊涂人,看见连守仁这个样子,心里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买下来了,也是好事。”连老爷子就缓缓地道。

    “爹,这事,那房子,我早就想跟爹和娘说的。”连守仁见瞒不下去了,就吞吞吐吐地道。

    “哼。”周氏冷哼了一声,狠狠地瞪了古氏一眼,“早想着跟我们说,咋没说?是谁捂住你的嘴了?你呀,还是个秀才老爷,出去住了几年,你就啥啥都拿不起主意了。”

    周氏的话表面上是责怪连守仁,其实句句都是在指责古氏。一切都是古氏在捣鬼,连守仁只是被古氏给迷惑了、控制了。

    “爹、娘。”古氏忙站起来,“这些年大爷就那么几个束脩银子,哪买的气房子。是我想着,每个月要花租金,还不如买下来省钱。我们娘几个省吃俭用,一点一点地积攒了几个钱,哪里够用,是我和继祖媳妇,拿出了自己体己的银子来,又……又和娘家借了好些银子,才勉强凑够了,暂时把那所宅子给抵了下来。”

    连蔓儿垂下眼帘,古氏这是实在没法子了,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怕三岁的孩子也不会相信啊。

    “老大媳妇,照你这么说,那房子是你母亲家买下来的,我大儿子和我大孙子,是靠着你一个女人,靠着你们谷家过日子那?”周氏就冷笑着问古氏。

    “这,当然不是……”古氏忙辩解道。

    “大嫂啊,不是俺说那打脸的话。”何氏见周氏恼了古氏,底气就越发足了起来,“你大米白面每天吃着,还说啥省吃俭用的。二郎他老丈人都打听出来了,你在镇上还用着下人那。大嫂,你母亲家啥样,俺们谁是不知道咋地。他们有钱借给你?你不是用的大哥的银子,不是用的咱家的银子,大嫂你哪来的银子?大嫂你和继祖媳妇成天坐在家里,啥也不干,就能赚来银子养活爷们?大嫂你那是干啥营生,给俺说说,俺也学学呗。”

    “你……”古氏又羞又气,一下子涨红了脸,“老2媳妇,你嘴巴干净点。”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要是往常,以古氏的精明劲,就不该说从娘家借钱的话来。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古氏遭受连番打击,心智上也不如以往那么通透了。而且这些年攒下来的家底几乎都花光了,那所宅子就是她最后的财产,无论如何也是不舍得让出来的。

    “老大媳妇,合着这些年,我连家的爷们都是你谷家养活着那。你是不是还说,我和老爷子,也是你们谷家养活着那。就你谷家那个穷根,我呸,说出来可别笑死人。老大,你说句话,我们这些年省吃俭用,咋就养出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来了。谁是谷家的人,立刻给我滚出连家去。”周氏怒斥道。她这次也是真的生气了。

    “你胡说八道啥那,哪里有你们谷家啥事,家里哪一文钱不是我连家的钱。”连守仁立刻道。

    古氏只觉得颜面扫地,几乎将嘴唇咬出血来。

    连蔓儿在旁边暗暗摇头,古氏这样,真是自取其辱,将包括连守仁和连继祖在内的所有人,都推到了她的对立面。古氏,这是利令智昏,糊涂了。

    “房子姓连,那这事还有啥不好说的。”连守义就笑道,“爹,我刚才和大哥商量,二郎的那门亲事,人家女方看上咱家二郎了,说是聘礼都好商量。可咱也得对得起人家不是。不说别的,就说人家闺女嫁过来,咱让人家住哪?”

    连守义两手掌心向上,摇了摇。

    是啊,连家现在这些口人,住这几间屋子,已经是很紧张了。如果二郎娶了媳妇,没有单独的屋子,怎么着也得给人家隔出一间来。可是这一间从哪隔出来?从哪都不合适,可以说如果不盖新房,根本就没法安置新媳妇。当初连老爷子对二郎的婚事迟疑,也是想到了这一点。

    连蔓儿相信,连老爷子当年放弃城里的差事,回到三十里营子,心里肯定是有打算的。连老爷子的所有打算,都有一个出发点,一个起始点,那就是连守仁能够出息,能够中举、当官。可是连守仁就卡在了秀才上面,半步也前进不了,连家这一大家子的日子也就卡在了那里,不上不下。

    连蔓儿偷偷瞥了连老爷子一眼,也许那些股票被套牢的人们,能够理解连老爷子的无奈吧。没有魄力断腕,就只能无限期地拖着,期望有一天触底反弹,盘活资金,甚至大赚一笔,从此翻身什么的。可是在这期间,必定资金紧张,耽误很多其他的事。

    “爹,正好多出这所房子来,要不就让二郎娶了媳妇就住这房子吧。”连守义就向连老爷子道。

    说来说去,二房是打定了主意,要占镇上那所宅子。

    “花儿这婚期就要到了,大哥也马上要去做官,那破宅子大哥也不放在眼里,放在那也是放着,给二郎娶媳妇用,那不正是应当的吗”连守义爽朗地笑着。

    这话就把连守仁要说的话给堵住了。连守仁怎么好意思说,万一连花儿的婚事黄了,万一他做不成官了,他还想住回镇上。而且他自己也清楚,如果万一这些事情发生了,他也就再没有了所谓的前程,就算连老爷子和周氏愿意继续供养他,连守义肯定不会答应。

    想到这,连守仁的两条眉毛几乎扭到了一起。

    “那房子已经租给了别人,不好赶人家走的。”连守仁就道,“二郎的房子,还是另外想法子吧。”

    “咋不能赶他们走?”连守义就站起身,将手一挥,“咱不要他的租金了还不行,咱自家孩子要娶媳妇,这礼上也说的过去。那租金,大嫂也没交给娘。大嫂收了的就收了,咱也不跟大嫂争,剩下的就退给人家呗。”

    古氏喉头一梗,那些租金她已经是花的差不多了,哪还有钱退,就是有钱退,她也舍不得退。

    “爹,娘,二郎的岁数到了,好不容易有这头亲事,再要黄了,咱二郎这辈子就得打光棍,要不然就只能娶寡妇了。”何氏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二哥不娶媳妇,三哥就不能说亲,到时候俺们一屋子光棍,大伯和大伯娘脸上也不好看。”四郎笑嘻嘻地道。

    二房的人应该是商量好了,人数上,大房就输了。

    “房子姓连,给二郎娶媳妇用正应该那,老三,你有啥说的没。”连守义就问连守礼。

    “我、我没啥说的。”连守礼老实地道。

    “老四啊,这房子怕是没你的份啊,谁让咱分家的时候大哥和大嫂把这房子给瞒下来了那。”连守义又冲连守信道。

    这个连守义,竟然是个人物,如果比较起来,连守义的聪明劲绝对超过连守仁。

    “爹,我没想着争啥,是你叫我过来,我就过来了。爹你说啥,我听啥。”连守信就冲连老爷子道。

    连蔓儿点头,连守信这话说的好。

    “爹,我好歹是个秀才,镇上那房子,人家知道了,也多敬我几分。”连守仁道。

    房子到底怎么处置,最后还得听连老爷子的。连老爷子这次会不会继续袒护连守仁那?

    “爷。”

    二郎从长凳上站起来,上前两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然后就一句话也不说了。

    “起来,二郎你起来。”连老爷子忙道。

    二郎只是跪着,并不起身。

    连老爷子叹气。

    “三郎、四郎,扶你们二哥起来。”连老爷子道,“这事,就这么定了,镇上那宅子,就给二郎娶媳妇住。”

    三郎、四郎立刻扶了二郎起来,二房几口人脸上俱是欢喜之色。大房的人却是另一番情景了,连继祖一直低着头没有吭声,连守仁垂头丧气,只有古氏终于受不了连番的打击,哎呦一声,往后一仰,心疼的晕了过去。

    连继祖和连秀儿忙将古氏扶了出去。

    连守仁也往外走。

    “大哥。”连守义忙快走两步凑到连守仁身边,弯着腰陪笑,“大哥,你可别和兄弟我生气。兄弟我是没出息,没办法。大哥做了官,多好的宅子没有,镇上那宅子配不上大哥的身份那。可这宅子给了二郎,二郎一辈子都要念你的好。二郎,还不快过来,给你大伯磕头。”

    二郎也听话,真的走过来,就跪在连守仁的脚边给连守仁磕头。

    “还不快让孩子起来。”连老爷子就先心疼了。

    连守仁忙弯腰将二郎扶了起来。

    “大哥,咱这叫做肉烂在锅里,都是连家的人,打断骨头连着筋那。大哥,你有事,就喊我和孩子们,咱们是一家人啊。”连守义继续对连守仁陪笑。

    事情已经这样,再置气也没用了,而且连守义口口声声说他做官如何如何,很入他的耳,连守仁也就咧嘴,勉强笑了笑。

    “老四。”连老爷子突然道。

    连守信正也要跟着出门却被连老爷子给叫住了……

    “爹,啥事?”连守信忙停住脚,转回身看着连老爷子问道。

    两章并作一章,包含6月份450票的加更。

    继续求粉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