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一章收菜

重生小地主 第一百零一章收菜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8点)

    连守信的提着的篮子里,满满的是鲜嫩的豆角,茄子,还有两条翠绿的小黄瓜。

    “爹,这是从哪摘来的,咋现在还有这么嫩的豆角和茄子?”连蔓儿就问连守信。

    连家前院和后院大多数的菜蔬都已经过季了,现在就只剩下长的半大的白菜,还有新长出来的菠菜,然后就是萝卜和倭瓜能吃了。

    “这要问你们娘了。”连守信就笑着道。

    “娘在村外和春柱婶子合开了一块菜地,咱都给忘了。”连枝儿就替张氏答道。

    那还是连蔓儿没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事了。张氏是个闲不住的人,前后院里种了这些菜蔬她还怕一家人不够吃,就想着等一些菜蔬过季了,就补种一些。她和周氏说了,周氏不肯,说是到了那个时候天气都凉了,白白浪费种子和地。家里周氏说了算,张氏也没办法。

    正好村外边挨着河边那有块空地,张氏就和春柱媳妇一起,将那块地开了出来,周围围上帐子,就在里面种了些茄子、豆角什么的。那块地挨着河边,浇水方便。张氏想着就是多费些力气,多用了点种子,就是到时候没啥收成,也没啥损失。要是有了收成,那家里到秋末就有新鲜是菜蔬吃,怎么算都是划算的事。

    结果这些菜蔬要下来的时候,张氏就小月了,大家就把那块地的事给忘了。

    “多亏你春柱婶子帮着咱浇了两回水。我今个儿早上去看了,那块地的收成可不错,够咱吃的了。”张氏就道。

    “你们挑的地方好。”连守信就道,“那块地肥。”

    饭菜都熟了,一家人又都洗手洗脸,这才放桌子吃饭。连蔓儿喜欢那茄子和黄瓜鲜嫩,又炸了一碗酱,将黄瓜和茄子洗干净了,蘸着酱吃。

    “蔓儿,别光顾着吃那个,你多吃点肉。”张氏对连蔓儿道。

    连蔓儿点头。这次特意买的肉多的骨头,和海带黄豆炖在一起,香味扑鼻。她之所以每次都买骨头,也并不完全是因为骨头便宜,而是为了给家里人增添钙质,尤其是连枝儿、五郎和小七,当然也包括她自己。他们都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多喝点骨头汤,可以让他们长的更高更结实。

    “还别说,这海带用骨头炖炖,还挺中吃的。”连守信就道。

    一家人乐呵呵地吃完了晌午饭,张氏也不让连蔓儿和连枝儿动手,自己一个人就把碗筷都收拾洗好了。

    “那地里的菜,咱也吃不完,等一落了霜,可就不能吃了。我想着趁这两天日头好,咱捡那嫩的切了晒成菜干,留着冬天吃。”张氏忙活完了,就和大家商量。

    “好。”连蔓儿第一个就表示赞同。

    一家人就收拾了收拾,就出门往村外来。

    出了村,就是一条小溪,溪水很清澈,上面没有桥,而只是隔上一定的距离摆一块石头,大家踩着石头过了小溪,就是张氏开的菜地了。

    连蔓儿看了看,这块地差不多有五六分的样子,种了几畦的黄瓜,豆角、茄子,帐子上面还爬满了芝麻,结出来的芝麻穗已经都有些发黄,这是里面的芝麻粒熟了。

    “蔓儿,小七,你俩去收芝麻吧。”张氏看见连蔓儿瞧着那些芝麻,就笑着安排道。收芝麻这儿活计最轻省,当然是连蔓儿和小七的。

    “哎。”连蔓儿和小七都痛快地答应了。芝麻是好东西,可以磨成芝麻酱、芝麻油,那可是相当的美味的。

    连蔓儿和小七围着帐子摘芝麻,张氏和连守信就带着连枝儿和五郎进了菜地里,开始摘那些差不多成熟了的豆角和茄子。摘下来之后,拿到小溪边,将上面的灰尘和泥垢清洗干净,张氏早在一片空地上摆上了带来的菜墩,就将豆角都切成细丝,茄子切成片,摊在带来的帘子上在烈日下暴晒。这样晒个一两天,就将菜里水分都晒干了,然后将菜干收进布袋子里,放在阴凉干燥的地方存放起来,可以一直存放到第二年的夏天。

    晒菜干,这里面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却也不是每家每户都会这么做。这就要看当家的女人是什么样的人了,是勤快还是懒惰,是会过日子,还是不会过日子。

    比如说连家,以前都是不晒菜干的。这倒不是因为周氏懒,如果她想晒菜干,只需要安排儿子和儿媳妇们去干就行,并不用她亲自动手。

    “……你奶以前是城里人家,好日子过惯了的,看不上这些。”张氏的解释是这样的。比如说连蔓儿现在每次赶集都会买的肉骨头,周氏就不肯买。用周氏的话说,那骨头上能有多少肉,够谁吃的,有钱就该买肉吃。所以现在连蔓儿家要是炖骨头,就不给上房送了。

    孩子们懂事,她的身体也完全好了,又能够按照自己的心意过日子,真是舒坦啊。张氏这么想着,就觉得浑身是劲,手里的菜刀都轻了一些。

    连蔓儿看着张氏切菜,就像变戏法似的,那豆角丝、茄子片,切的又匀净又快,不由得都看呆了。

    “蔓儿,瞧啥那。”连枝儿就笑道,“等冬天吃酸菜的时候你再看,整个村,就没有人比咱娘切的更细更快的。”

    “娘,你刀工这么好,有啥窍门没有?”连蔓儿觉得口渴了,也不回去喝水,就从菜地里摘根黄瓜,在溪水里洗一洗,蹲到张氏身边,一边吃一边看张氏切菜。

    “有啥窍门,多练练就行。”张氏就笑道。

    直到日头偏西,连蔓儿和小七整整收了两篮子的芝麻,大家就将已经晒的半干的菜干都收起来,又将菜墩、菜刀和帘子也都收进篮子里,这才往家里来。

    一路上,遇见了村里的人,都和张氏打招呼。

    “好人有好报那,看你这身子骨,是没事了。”就有人打量着张氏道。

    “我这回啊,得亏我几个孩子。”张氏就道。

    大家又都开始夸连枝儿、连蔓儿、五郎和小七。

    这么慢慢地一路走回来,到了家门口,张氏的脸上还是笑着的。

    “今个儿晚上……”

    推开大门,就听见上房里传出来吵闹的声音。

    “是你大伯和二伯,打起来了?”

    抱歉更晚了,作者大姨妈来访,各种折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