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传最新章节 - 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拦截

凡人修仙传 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七卷 纵横人界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拦截

作者:忘语书名:凡人修仙传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这件阵旗他好像有些印象,似乎早年有过一件同样的器,但是后来好像送人了!不过这也没什么,这种低阶宝物只要知道炼制之,炼制出来一模一样原本就不是什么稀奇之事。

    韩立转念一想也就恍然了。

    不过,这让韩立对那名结丹期女子起了些兴趣。这几人虽然看似凭空不见了,但这种低等的隐匿术,在韩立神念下几乎等于没有。

    当即他瞳孔中蓝芒一闪,戴将那名女子脸上的灰气洞穿而过。

    “咦!此女是”韩立表情立刻变的古怪异常。

    就在这时,星空殿夕一道青黄两色的霞光一闪,似乎什么禁制被解除了,接着脚步声从殿门后传出,从里面缓缓走出一名白衫修士出来。

    此人四十余岁,高高瘦瘦,面容有些几分阴厉,却是一名结丹初期的修士。

    19楼

    此话刚落,那边青光闪动,一名青衫修亡诡异的浮现而出,双手倒背,望着对面的女子,脸上似笑非笑着。

    正是韩立!

    “元婴后期!”

    那名蒙面妹子神念一扫下,玉容顿时大变,原本晶亮的眸子闪过难以置信的表情,口中更是失声叫道。

    此女自然就是前段时间,在圣山洞窟中交谈的那名女子。

    大厅中的其他人一听“元婴后期”几个字,却目瞪口呆起来。

    他们中纵然一半是结丹修士,但平常能见到的元婴修士的机会却并没有多收啊,元婴后期修士更是平常想也别想的事情,可如今先是星宫之主的双圣之一蓦然现身,接着又出现另一名陌生的元婴后期,怎不让他们如坠云雾,大有一种仿若做梦的感觉。

    但这些修士中唯独那名结丹的“月仙子”一见韩立面容,却嘴巴一张,露出了震惊异常的表情,随即听到韩立是元婴后期修士后,整个人更是彻底怔住了。

    若是平常时候,这位月仙子此种表现,自然早就一旁之人察觉到了。但是现在大厅中众修士,全都被两名元婴后期修士的先后现身震撼住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哪还有人注意到此女的异样。

    只有那名修为最低的炼气期少女,反而因为修为最低,结丹和元婴对她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存在,故而及时发现了结丹女修的异样,目光不禁好奇的在韩立脸上转了几圈。

    “阁下真的姓韩?”天星双圣之一的蒙面女子,从容不迫的表情已经消失收敛,反而凝重的缓缓问道。

    “道友既然在这里专门等候在下,觉得会等错人吗?”韩立没有直接回答,反而盯着蒙面女子微笑起来。

    这位明显是此殿看守的星宫修士,一出现在殿门外,四下张望一下,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顿时面容一沉,露出几分不快来。

    黄光一闪,那名结丹的男子却主云现形而出,脸上灰气司时散去,露出一张儒雅的中年面孔出来。

    “张兄,没有什么意外吧。只们夫妇今晚能传送走吗?”此男子一抱拳,客气异常的说道。

    “田道友,只要你带的灵石数量足够,送你们区区几叮,人自然是小事一桩。本宫驻守传送阵的几名执事,哪删位值时不都做过此事,还怕张某自己坏了名声不成。”这位星宫修士一见男子现形而出,脸上神色一缓,但口中并不客气。

    “这是自然,在下并非不相信长兄,只是爱女实在身患重疽,不得不去外海寻那白鸯鱼妖的内丹救命,实在耽误不得的。”儒雅男子陪笑的说道。随即回首向身后酬招手。

    “噗嗤”一声,一团黄雾散开,其余几人都现形而出。那几名筑基期修士同样露出了真容,只有那名结丹女修和另一名身材单薄的炼气期女子面容仍然被灰气遮挡着。

    “这位就是尊夫人吧!月仙子的大名,张某也是久闻大名了。”

    阴厉男子看也没看几名筑基期修士,目光只是在那名结丹女修脸上扫了几遍,脸上竟难得的露出了一堆笑容。

    “这一次,有劳张道友了,妾身感激不尽!”那名女修声音温婉柔和之际,但口气不卑不亢。

    “月仙子不肯将莫容显露,张某还真有些失望,两位道友跟我来吧。”阴厉男子嘿嘿一声后,脸上露出一丝遗憾,但马上转身向殿内而走。

    而儒雅男子和那名结丹女修互望一眼后,不再迟疑的将那名炼气期的女子夹在中旬,跟了过去。

    那四名一看就是弟子模样的筑基期修士,也慌忙跟了过去。

    当然这些修士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宫殿外再次青费色霞光一闪,禁制重新开启的一瞬间,一道以他们修为根本无察觉的淡淡影子,紧随他们走进了此殿中,行动司悄然无声,仿佛真是一股轻烟所化。

    穿过歪歪扭扭的走廊,一行人进入了设有众多传送阵的大厅巾,里面有一名面若婴儿般娇嫩的老者,等在那里。

    一见这几人走了进来,老者目中寒光一闪,随即又消敛不见了。

    “就是这些人吧?七个人倒也正好一传送走!”老者淡淡问了一句。

    “他们正是这次要走的道友。”

    “田道友,你们打算去哪座外岛!”阴厉汉子应了一声,就扭首问了一句。

    “去银鲨岛吧!听说那里发现高阶矿脉的缘故,大半去外海的修士,都去了那里,说不定,我们可以直接收到白骜妖鱼的内丹。”男子迟疑了一下后,就马上这般说道,同时目光在那一排传送阵上扫了一眼,落在了某做相注清楚的传送阵上。

    “黄兄,撤掉那座传送阵的禁制吧。田道友,你该一次付清所有灵石了。”张姓修士面无表情的冲儒雅男子说道。

    “这个自然!”目睹老者几道决打出,传送阵周围的白色光幕蓦然消失,儒雅男子心中一喜,当即也从腰间将一只储物袋摘下,直接扔给了对方。

    阴厉男子接过袋子,用神念扫了两遍,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

    “数目正好。你们拿好了,这些是传送符!”阴厉汉子倒也麻利,将储物袋一收,立刻,掏出七张符篆递了过去。

    田姓男子自然接下,分给其他人一人一张,或在阴历男子示意下,带着其他人就往那座留意的传送阵大步走去。

    此传送阵已经泛起淡淡的白光,显然一切都很正常。

    “你的胆子倒还真大,竟敢背着我偷偷放人到外海去,就不糯殿让你们身受雷鞭之刑吗?”眼看七人才刚一过去,忽然一名女子的悦耳声音传来,虽然声音不大,但听到在场所有修士的耳中却犹如惊天雷鸣一般的震撼人心。

    阴厉男子和老者瞬间面色苍白无比,而儒雅男子和结丹女修则一惊后,猛然周身光华一闪,一下将吧单薄女子卷起,联襟化成一道红蓝两色惊虹,直往传送阵中射去。

    一声冷哼传出!

    大厅的一角中蓦然飞射出一片艳丽光霞,一闪后就诡异的出现在了阵之前,灵光翻卷下竟将那道红蓝惊虹轻描淡写的击飞出去。

    红蓝惊虹倒射七八丈后遁光一散,田姓儒雅男子和那名结丹女修跌跄的显出身形。

    二人脸色灰白无比,同时一张口,喷出了一口精血出来。倒是被二人死死护在其中的那名炼气期的女子,却安然无恙的。这时两女子脸上的灰气同时散去,露出了她们的真容

    那名结丹女修二十五六的岁模样,脸故,温玉,肌肤白腻,赫然是一名少见的大美女,而一旁的炼气期女子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面容焦黄,枯瘦无比,但细看之下,却能发现此女鼻眼和结丹女修有七分相似,并且双目清澈如水,在这种情形下还表现镇定无比,并未露出多少惊容。

    “参加宫主!”

    那两名星宫执事一贝那抹霞光早已惊得魂飞天外,不加思索下半跪而下,急忙大礼参拜。

    那一对结丹男女一听此话,互望一眼后,心中骇然。飞他们心中尚存的一丝侥幸的念头,顿时荡然无存,怔怔的站在那里,甚至连逃遁的举动都不敢作出丝毫。

    就在这时,角落中灵光闪动,一名妙曼的身影淡淡的浮现而出,并缓缓向大厅中旬飘来。

    竟是一名头带白色纱巾,遮住半边脸孔的白衫女子!

    一对美眸闪亮若星,黛眉轻淡细长,显然又是一位美貌惊人的女子。

    不过此女到了传送阵跟前,根本未看在场修士一眼,目光却向大厅入口处望去,随后淡淡的说道:

    “韩道友!你既然已经到了此地,又何必在小辈面前鬼鬼祟祟的,可否现身出来和妾身一谈?”

    蒙面女子这话,一出口,阴厉男子等人全都再次大吃一惊,不禁也随着此女目光朝入口处望去。但在他们的眼中,那里空荡荡的,根本比个人影都没有。

    就在这些人心中惊疑之时,那里的虚空中却传来一声轻笑。

    “韩某真是没想到,在这里竟会见到大名鼎鼎的双圣之一,道友不会专为在下而来吧。”

    此话刚落,那边青光闪动,一名青衫修亡诡异的浮现而出,双手倒背,望着对面的女子,脸上似笑非笑着。

    正是韩立!

    “元婴后期!”

    那名蒙面妹子神念一扫下,玉容顿时大变,原本晶亮的眸子闪过难以置信的表情,口中更是失声叫道。

    此女自然就是前段时间,在圣山洞窟中交谈的那名女子。

    大厅中的其他人一听“元婴后期”几个字,却目瞪口呆起来。

    他们中纵然一半是结丹修士,但平常能见到的元婴修士的机会却并没有多收啊,元婴后期修士更是平常想也别想的事情,可如今先是星宫之主的双圣之一蓦然现身,接着又出现另一名陌生的元婴后期,怎不让他们如坠云雾,大有一种仿若做梦的感觉。

    但这些修士中国,唯独那名结丹的“月仙子”一见韩立面容,却嘴巴一张,露出了震惊异常的表情,随即听到韩立是元婴后期修士后,整个人更是彻底怔住了。

    若是平常时候,这位月仙子此种表现,自然早就一旁之人察觉到了。但是现在大厅中众修士,全都被两名元婴后期修士的先后现身震撼住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哪还有人注意到此女的异样。

    只有那名修为最低的炼气期少女,反而因为修为最低,结丹和元婴对她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存在,故而及时发现了结丹女修的异样,目光不禁好奇的在韩立脸上转了几圈。

    “阁下真的姓韩?”天星双圣之一的蒙面女子,从容不迫的表情已经消失收敛,反而凝重的缓缓问道。

    ,道友既然在这里专门等候在下,觉得会等错人吗?”韩立没有直接回答,反而盯着蒙面女子微笑起来。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