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传最新章节 - 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七十五章 半年

凡人修仙传 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卷 通天灵宝 第九百七十五章 半年

作者:忘语书名:凡人修仙传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有七叔相助,再加上三弟,我们下面的取宝就有两了,再加上聚集在这里的族内修士,和花大力气招揽的一些外姓长老,足可以和正魔十大宗门的势力相抗衡了。这一次去南疆取宝,看来大有希望的。”方脸修士喜不自胜的说道。

    “我对你们的行动不会指手画脚,只要负责出力就行了。叶家能否逃脱正魔两道控制,全看此次了。老夫不会拖你们后腿的。”怪人缓缓的说道。

    听到族内这位仅存长辈如此一说,方脸修士和老妇人大喜之余,自然口中一番谦逊。

    最后,这些大晋第一世家的本族长老们,当即在殿内密谋了半日后,才从殿内纷纷散去。

    在皇城中某处府邸中的密室中,一团漆黑魔气弥漫整间屋子,里面隐隐有个身形巨大的双妖魔,四目闪动黑紫两色精芒,显得狰狞可怖之极

    不知过了多久后,忽然妖魔口中一声低喝,魔气一阵翻滚后,如同万流归海一般全被吸入了妖魔体内。同时此魔四手同时掐诀,身形一阵爆响后,在黑光中化为一个身材普通的青年,容颜有几分酷似韩立的样子。

    正是那位潜伏在叶家的古魔。”不错,伤势回复了八成。现在只要不碰到那些老家伙,大晋不可能有人奈何我了。叶家这些家伙,算算也该行动了。以我先前表现出来的对上古时期的熟悉,这些家伙不可能不带着我一齐行动的。只要到了那里,嘿嘿……”此魔喃喃低语了两句,面上现出了阵阵的冷笑。

    就在古魔结束疗伤的时候,晋京城外某处阴罗宗秘密洞府中,葛天豪正和那位天澜圣女说些什么。

    “我已经得到消息,九幽宗富成在南疆出现了。当日姓韩的小子和他一齐参加地下交易会,要不是我们得到一些线报,恐怕现在还蒙在鼓里。他出现在那里,姓韩小子说不定也在附近出现。本宗大长老正好在南疆有些事情要处理,已经赶过去了。若是顺便现此人,就会亲自出书解决他的。林道友有没有兴趣一齐过去看看。”

    “富成?此人出现在那里。并不代表姓韩家伙一定会在南疆。而我收到消息。草原已经由徐大仙师带队。派出一队护殿修士进入了大晋。不久就会来晋京和我会和。我要留守一段时间地。等会和他们后。还没有那人确切消息。我就会带着人去南疆一趟地。”林银屏却摇了摇头。

    “徐道友也要来!这真是幸会地事情。大长老若知道一定高兴异常。那我也陪道友一齐等下吧。毕竟大长老当初地吩咐就是一直陪着林道友地。”葛天豪先是一惊。随即欣喜地说道。

    林银屏听了笑了笑。螓轻点了下。

    “对了。姓韩家伙不是还在沿海出现过。还成了三家小宗门地客卿长老吗!这些宗门一直派人暗中监视着。到现在还没有什么消息吗?”林银屏眉头一皱。又想起此事地问道。

    “没有。此人实在太狡猾了。除了一开始替这三家出头一次后。就再也没有露面过来。而且此人和天符门地关系。也已经打听清楚。两只不过是泛泛之交。估计我们就是将这是三家都灭了。对方也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地。”葛天豪无奈地说道。

    “这也是。此人是出身天南地修士。怎会真在意这些宗门地生死。不过。在我动身来大晋时。就已经派人潜入天南查清楚此人地真正底细。如此长时间过去了。应该有消息了。等徐仙师来地时候。我们不妨问清楚。这样下次面对此人时。也好心中有底。”林银屏黛眉一挑寒地说道。

    “哦,若真能有此人地资料,摸清楚这人修炼功法,对付起来自然容易多了。就不知徐仙师他们可有来到的确切的时间。”葛天豪精神一振。

    “算算,顶多等两三个月吧,这一次徐仙师若是能和贵宗大长老联手,我就不信还能让那人逃脱掉。”这位天澜圣女一想道圣兽被收的事情,不禁恨恨地说道。

    葛天豪听到此女如此一说,心中却一动。

    虽然此女口口声声说,因为那人击杀了众多天澜修士,她才一定要将其找出击杀的。但是那人神通几近元婴后期,若真只是因为仇杀的事情,作为草原圣圣女又怎会因小失大的真紧追对方不放。

    毕竟人死了也就死了。再继续招惹这么可怕的存在,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其中肯定另有什么不知道的缘由,才让对方滞留大年数年,甚至还不惜从天澜草原调人来,一定要灭杀对方地。

    看来他一定要想办法探清楚其中的秘密才行。

    葛天豪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暗下决心地想道。

    林银屏心中也并非像表面上看来这般镇定。

    随着圣兽分身被禁时间越来越长,她实在不知道还能将此事瞒过多久。

    这些年,她甚至不敢主动联络上界一次。好在天

    分身只是被禁,还没被灭的样子。这样主体也一直事地样子,但肯定也不能再拖多久了。一定要在短时间内,将圣兽分身救回才行。而在行动中,却不能让天澜修士损失太多,看来也只有尽量设法利用阴罗宗修士了。

    此女心中同样有了决定。

    在离南疆与某州交界的地方,一名笑嘻嘻老一边施展轻身术赶路,一边正和几名炼气期地修士口若悬河的说些什么,

    让这些初次出门游历的年轻人,个个听的眉飞色舞,津津有味。

    若是韩立在此,一看见这一脸圆滑神情老,恐怕立刻吓了一跳。这位赫然就是他怀是化神期修士的那位向之礼。

    说起来,自从当日韩立一离开天符门后,未等天符门中那些高层想找这位门中低阶弟子询问些什么,这位就莫名其妙的从天符门突然消失不见了。

    这一下,反而让天符门修士吓了一跳。但他们大都怀是韩立动的什么手脚,自然立刻将此事压下,丝毫不许门内再提向之礼的存在。

    可如今数年过去,这老儿竟然又出现在此地,实在神秘异常。

    不光是这些人,大晋修仙界不少大势力,似乎都感应到了这段时间修仙界表面平静下的暗流汹涌。一些神通广大的宗门,甚至隐隐查到了大晋皇族叶家的头上,但是这些只是怀而已,并没有确切证据地他们,高层也开始频繁碰头会面,同样不知暗地里在谋划些什么。

    整个大晋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

    数月后,南疆,银蛟山火山区域,突然传出一声欢畅之极的长啸,啸声冲天而起,直传九霄云外。

    一道刺目青虹从地下飞射而出,一闪即逝的从空中消失不见,下一刻就出现在了天际的尽头。、

    如此惊人的遁速,让远处看见此幕的几个修士,个个张嘴结舌,满脸的骇然。

    七八天后,一道同样地青虹出现南疆最大的原始森林,面积近万里之广的南疆群岭上空,一路向西部激射而去。

    不久后,当遁光出现在一巨大的盆地上空中,望见弥漫空中的千余丈之高地深黄色毒雾时,遁光突然向毒雾边缘处落去。

    “韩道友,你来的可有些晚了。白道友、元道友可已经到了好几日了。如今就差道友一人了。”当光芒一敛,韩立身形刚刚出现在在地上打坐的数名修士身旁时,一老已经从地上站起,含笑地说道。正此仍是富姓老,附近盘坐的其余三人赫然就是半年前聚会时的那几人,白瑶怡、元姓大汉俱都身在其中。

    “在下正在炼制一样法器,数日前才刚刚完工,来的是迟了些时日,还望几位道友海涵一二!”韩立一抱拳地说道。

    “没关系。阴风减弱的季期足有三个月之久,我等也不差这几日的。倒是道友刚炼器就急忙赶来,要不要再歇息两日,先回复下法力再说。”白瑶怡却打量了几眼韩立后,心细的说道。

    “嗯,白道友说的有理,既然要下阴阳窟自然要先保持法力充沛的状态才行。”富姓老赞同地说道。

    元姓大汉和常姓美妇虽然没开口,但脸上表情却显然也同意的样子。

    “好吧。韩某就却之不恭了。两日后,我们再入谷吧。”韩立点点头,扭看了一眼,百余丈远处黄色毒雾,隐约可见一个黑乎乎的谷口藏在其中。

    手掌一翻,两手个多出一块绿光闪闪地木中阶灵石。韩立就直接在地上盘膝坐下,闭上了双目。

    其他几人虽然体内法力充沛,但同样的闭目养神,争取让身心都处于一个最佳地状态中。

    两日时间很快过去,当韩立目光平静的再次睁开双目后,富姓老当即不再迟疑的口中一声低喝:

    “出。”

    其他人也纷纷起身,身上纷纷闪动起各色的光罩,将自己从头到脚的护在了其中。

    “有在下的辟毒如意,万毒谷很好过,但要小心毒雾中的几种细小毒虫,不要轻易撤掉护体灵光。要不是这万毒谷也是上古时期遗留的一处禁制之地,存有不知名的禁空禁制,我们从上面直接飞刀入口处,原是最稳妥的。”元姓大汉淡淡的说道,手一抬,祭出了一柄闪着银光的玉如意,然后一马当先的走向了毒雾。

    韩立等人也走了过去。

    只见在大汉方方一靠近毒雾边缘处,冲头顶玉如意一点指,口中几声咒语出口,顿时从如意上放出一圈接一圈的银波,波浪所过之处,毒雾都市被推开了大半,雾气一下变得稀薄起来。

    ‘大汉大步往身上释放一个轻身术后,一个纵身就直奔谷口飘去。

    其他人同样往自身加持了法术后,紧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