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传最新章节 - 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百九十九章 祸水东移

凡人修仙传 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百九十九章 祸水东移

作者:忘语书名:凡人修仙传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南陇侯一边说着,一边手往胸膛处一拂,白蒙蒙的柔光一闪。【要找最新章节?就上】

    原本凹下去地方,转瞬间回复如常。

    王天古几人脸上微变。但云姓老者却面不改色的说道:

    “几位不用担心。他只是施展秘术暂时控制伤势而已。并非无碍了!不过和这姓韩小子有什么嗦的。派一人上去缠住他,其他人先灭了南陇侯再说。”

    老者一冷冰冰的说完这话,不慌不忙的冲身前银轮一点指。

    此法宝立刻化为一道银虹飞至了其头顶,接着洒下大片银光将其全身护住。

    老者身形在银光中显得若有若无起来。

    显然此位也知道南陇侯对其恨之入骨了,所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起来。

    王天古眉头皱了皱,似乎觉得也有些道理,于是一偏头,冲身旁的尤姓修士说道:

    “尤兄,这小子就先交予你应付一下了。不用和他死拼,只要缠住一时半刻即可。等收拾掉了南陇侯,他的死期也就到了。\”

    王天古终于不再掩饰对韩立的杀意,阴寒的瞅了韩立一眼后,身上蓦然冒出数尺高的黑芒起来,整个人一下没入黑暗之中,显得诡异无比。

    老妇人以及黑脸汉子见此,也纷纷喷出了法宝,缓缓围拢了过来。[阅读文字版,请上]“好说,这位韩道友交给我就是了!”尤姓修士嘿嘿一笑。一只白蒙蒙地玉如意从袖口中无声滑出,然后几步上前,似笑非笑的面对韩立而立。

    对他来说,缠住一名刚进阶元婴修士根本小事一桩。这可比直接面对南陇侯这位元婴中期修士,安全的多了。

    韩站盯着尤姓修士,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心跳在老妇人离开楼梯口的瞬间,砰然加剧,缩在袖口中的一只手掌。牢牢的扣住了一件古宝。

    就在这时,南陇侯忽然单手向后一拂,一片金霞飞射而出,同时卷住了身后玉床上的三口玉盒,然后飞带回了其手中。

    “接着!”南陇侯一点迟疑没有的一甩手,其中一个玉盒激射向了韩立。

    这个举动大出所有人意料,自然也没有谁来得及阻止。

    玉盒被韩立轻易接到了手中,但他眨了眨眼睛。目露出一分疑惑。

    “既然道友没有和他们同流合污,这玉盒本侯相送了。若是盒中真有坠魔谷的秘密,道友也能活着将其带出这里,就算道友地机缘造化了。”做完这一切,南陇侯双手倒背,意有所指的说道。

    王天古和云姓老者等人闻言,不由得面色大变。

    韩立低首看了看手中的玉盒。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唇,心里突然有一种想要狂笑的冲动,但是凭借过人理智还是按捺了下来。

    这满阁楼修士都想抢的东西,竟会被人主动送上门来,真是好笑之极。

    南陇侯这般做法。自然也没怀什么好意。

    以王天古等人对玉盒势在必得的架势,现在玉盒给了他,这分明是在玩祸水东移的心思。好分散王天古等人地一些注意力,让其能压力大减的逃之夭夭。

    不过此人倒也拿得起放得下,竟能忍痛割爱的将到手宝物全都仍给他,还真有一些枭雄本色。

    但宝物既然到了他手中……嘿嘿!

    韩立冷笑一声后,毫不迟疑手掌一翻。玉盒消失不见,被其收进了储物袋中……

    “蝉儿,你们两人协助尤道友一下。别让姓韩的小子取巧跑掉了。这边的争斗,有我们几个老家伙就足够了。”王天古脸色一沉,毫不犹豫的吩咐道。

    他倒也够冷静异常,并没有被玉盒宝物弄昏了理智,只派最弱的王蝉二人过去看住韩立。没有再多分其他人手对付韩立。

    其他人互望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虽然宝物动心,但只要灭了这位南陇侯。以韩立区区一位元婴初期修士,到时侯还不是同样手到擒来。

    “是,二伯!我正想会会这位韩前辈呢!”王蝉目中厉色一闪,阴阴一笑地答应下来。

    随后他冲燕如嫣一招手,向韩立这边走了过来。

    燕如嫣美脸上复杂之色一闪即逝,默不做声的跟了过去。[阅读文字版,请上]

    韩立见此,淡淡的望了两人一眼,面上丝毫异样没有。

    说起来也好笑,阁楼中虽然弩张剑拔,但无论王天古等人,还是南陇侯都没有先动手的意思。

    这倒不是双方还留有什么情面。只不过谁都知道南陇侯如今困兽犹斗,一旦出手,肯定是石破天惊,说不定一横心,就会拉上一两名对手同归于尽。

    一名元婴中期修士的临死反扑可怕,这些老家伙个个清楚之极。自然无人愿意第一个出手,承受对方地致命一击。

    况且当然他们本身也不怕对方拖延,南陇侯只要没有时间打坐恢复,伤势只会越拖越重,对他们越有利的。

    奇怪的是,南陇侯也同样站在原地没动一下,仿佛对伤势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但他面颊上的殷红之色,更加艳红起来,如今已变得如同滴血一般的鲜艳。

    这更让王天古等人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对方已施展了极厉害的搏命秘术,个个双目冰冷地盯着南陇侯,眼也不眨一下。\

    至于一旁的尤姓修士,对韩立也抱着差不多的想法,反正只要缠住韩立即可,故而也没有先出手的打算。

    王蝉倒想立刻击杀了韩立,但是自恃修为不够,自然不敢轻举妄动的。

    如此一来,阁楼中虽然杀机遍布,但一时间却安静下来。

    片刻后,脸露沉吟之色的韩立,忽然间轻叹一声,虽然声音不大,但在此时十分的惹眼。

    可阁楼中地元婴老怪个个老奸巨猾,除了对面地尤姓修士外,其他人根本眼皮也没抬一下,没人分神看过来一眼。

    对面的王蝉撇撇嘴,眼中闪过一丝讥笑之意。

    在他们心目中,韩立自然只会等南陇侯先动手后,才会随之出手地。只有这样,他趁乱之下才有微乎其微的一线生机。

    但没人想到的是,韩立叹息之后,竟真的行动了。

    只见韩立神不变的一抬手,一只黑乎乎的东西浮现在了其手中。

    尤姓修士眼睛一眯,尚未看清那是何物时,韩立就毫不客气的将此物往空中一抛,这东西在空中滴溜溜的一转后,瞬间狂狂涨,转眼间就变得足有七八丈之巨,犹如一堵巨墙一般横在了两人之间,将双方一下隔开。

    尤姓修士这才看的清楚,这竟是一座黑压压的小山,通体乌光闪动,也不知是何宝物。

    不过他一怔之后,并没有惊慌,反而一点指自己身前的玉如意法宝。

    顿时玉如意嗡鸣声大起,随后白光大起,在一圈圈的光晕之中,竟现形出一只白色巨虎出来。

    虽然此虎显得有些模糊,但一成形后当即血盆大口一张,碗口粗的炙白光柱一闪即逝的喷射而出,直接打在了黑色小山之上。

    “轰隆隆”的巨响传来,白芒瞬间将大半小山都淹没进了其内。

    一侧的王蝉也反应了过来,他毫不犹豫的两手一掐诀,血红色浓雾从身上蓦然冒出,将其身影吞没进了其内。与此同时,一股让人闻之欲呕的血腥之气,瞬间充满了整座阁楼。

    而燕如嫣花容面无表情,同样一掐诀,身上浮现出了相似的血色浓雾,只是这次没有血腥之气传出,却充满了一股古怪的香甜气息,让人一闻昏昏沉沉,神识立刻大为不清。

    尤姓修士见此,心中更为放心,一边控制玉如意上白虎再次喷出一道光柱,一边单手往储物袋上拍,一只寸许大小的淡蓝色葫芦浮现在了手中。

    就在他想将手中葫芦祭出之际,忽听到对面似乎传来一声轻微的雷鸣声,他一怔之下,警惕心大起,毫不迟疑的一掐诀,一层凝厚的白色光罩,就先出现在了手中。

    而几乎与此同时,其身侧之处银色电弧一闪,韩立背生双翅的身影,几乎紧贴其护身光罩浮现在了那里。

    “啊,你……”

    尤姓修士脸色大惊,但总算对战经验不少,急忙一扬手中的蓝色葫芦,一道蓝色电弧从葫芦口激射而出,耀目非常。

    但在蓝色电弧射出的刹那间,韩立丝毫躲避之意没有,却木然的一张口,一缕纤细如丝的蓝色火焰,从口中喷出,丝毫无阻的洞穿了白色光罩,直射向老者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