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传最新章节 - 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百三十三章 返回

凡人修仙传 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百三十三章 返回

作者:忘语书名:凡人修仙传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等韩立悄然回到静室时,发现这里的众弟子仍一个个东倒西歪的人事不醒,并没有谁过来查看一番的样子。

    想想这也正常,在此斗法的关键时刻,他们怎会对这些弟子多加重视。

    毕竟这些弟子的资质在怎么好,现在也只不过是低阶弟子而已,无暇他顾的。

    白狐已幻化成他的模样,正待在原来地方装作昏迷不醒样子。但一见韩立回来了,就立刻变回小狐的原形,一个飞跃进了韩立大袖中。

    “怎么样?得手了吧!这里并没有人来过,看来道兄是多心了!”银月在袖中轻笑道。

    “嗯,得手了!但宁愿多心,也比暴露身份的好。”韩立淡淡的说道。

    “不过,韩兄怎么应付没有身亡之事?这恐怕有点棘手吧。”银月话题轻巧一转,有点担心的问道。

    “怎么应付,实说就是!”韩立似乎根本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轻描淡写的不在乎样子。

    “实说?”银月诧异起来。

    “就说我是用高价买来的幻术符,得以保全性命的。这有什么不好解释的。幻术之道原本就说不清楚的,修为再高深的修士也可能一时不查被欺瞒过去的。”韩立不慌不忙的说道,心里看来早有定计。不错,这倒是个很好的托辞!”白狐一怔之下,低声一笑。

    下面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足足过了大半日后,黄衣修士面色阴沉的走进了静室。

    他看到满室昏迷不醒的弟子,不禁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双手一掐法决,手指轻轻一弹。七八道白光射出,一一飞入了众修士体内。

    显然那杜东当初弄昏众人的法术,并非什么高难秘术。片刻后,众弟子就一一醒来。他们一见到这位黄衣修士,而杜东二人不见了踪影,自然知道没有危险了,顿时一个个安心下来。

    当然,他们看到韩立也完好无损和他们待在一起,自然均吓了一大跳。但韩立随后掏出一张自制的幻术符。在众人眼前轻轻一晃,就用想好地借口应付过去了。

    果然,对于幻术之道很少有人深加研究,其他人都没有多加怀疑。就是黄衣修士听了此事,也只是有点意外的多看了韩立两眼。并没有多加询问。

    到时孙火和慕姓女子听了此言,脸上还有一丝疑惑。

    毕竟杜东一开始时对韩立说的话语,并马上对其痛下辣手的事情,还让他们二人有点愕然。

    韩立也看出了这二人的疑虑,但并没有担心此事。

    毕竟他们丝毫证据都没有。绝不可能凭心中的星点不解,就对他人乱说什么的。

    而且杜东当时是对他痛下杀手。可不是拉拢示好啊!

    醇液没有了,负责配制明清灵水的披发修士也生死不知,这一次清洗灵目之事自然泡汤了。

    结果付姓道士等一干三派上层,匆匆每人发了一件法器作为补偿,就宣布试剑大会就此结束,三派弟子自行返回各自门派去。

    而带队的几名结丹期修士,却没有要和他么一齐离去地意思。

    众弟子见这些结丹修士。个个神色凝重。脸带焦虑之色。特别是云梦宗的红衫老者等人,更是忧心忡忡之色。就是傻子也知道在他们昏迷期间,此地肯定肯定出了大事。

    慕姓女子等一干低阶弟子,虽然满腹的不满和郁闷,也只能老实之极返回宗门去。

    结果韩立等人一回到落云宗,就被几名宗内高层急忙叫去,细细问了一番在禁地中发生的经过。然后才脸色难看地让他们离去,并下了禁口的命令。

    后来,韩立才知道。这一次三派设计想引出宗门内奸细地做法,可说是一败涂地,闹得灰头灰脸的。

    不但让杜东等人,在那天煞宗宗主附身大法掩护之下,将醇液最终带回了正魔两道,还让白姓儒生之外的其他人都安然逃出了溪国。而白姓儒生则一时失手,被付姓老者等人当场击毙了。

    而那天煞宗宗主附身大法时效一到,披发修士被童子生擒了回去。最终袅无音信,不知其人是杀是关。

    落云宗的两位元婴长老和一干三派结丹修士,则被魔道千幻宗和天煞宗的大队人马狠狠埋伏了一下。不仅死伤了几名结丹修士,其中一位元婴期地程姓长老,更在数名同阶修士夹攻之下,重伤而归。虽然性命一时无忧,但元气大伤一番,是免不了的。

    这件事,让三派狠狠震动一番。

    他们自然通过天道宗向正魔两道狠狠施压了一番,但正魔双方根本不承认有此事发生,结果一番扯皮后,什么交待也没给三派一点。

    这让三派地上层也无可奈何。

    但好在天道盟通过正魔内部的卧底知道,那醇液虽然被带回去了。但不知是数量太少,还是根本就是无效的。浇灌过后,那玄天仙藤仍是一副枯萎的样子,并没能救活分毫。

    这个消息,总算让三派和其他天道盟成员暗松了一口气。

    三方之间因此却纷纷提高了戒备之意,原本平静了百余年的气氛,一下又紧张了起来,仿佛随时都可能冲突再起。再说,韩立一从门内上层那里回禀完毕,就马上返回。

    一回小石山的洞府,他立刻将那灵眼之树灵根,在九曲灵参不远地方移植下去。

    毕竟两者同样是天地灵物,搁近一些,说不定还能有互相滋养的作用。

    接下来地几天,韩立稍应付过几波询问打听试剑大会地同门,就开始苦修起来。也不知是不是试剑大会之行的影响,原本大衍决地瓶颈,最终得以莫名之极的突破。下面略一修炼,竟然一日千里的精进起来

    这下韩立心里大喜,再次将大衍决和青元剑诀一齐并驾修炼。

    他很清楚,大衍决能修炼的如此顺利,恐怕有多半是颈上那串养魂珠子的功效。

    自从此珠挂到了他的脖颈上后,他的神识即使没有刻意加以锻炼,但也在潜移默化的不断强大中。这也导致了他如今修炼大衍决,几乎日新月异。

    就仿佛池塘的水早已有了,现在只是扩大水池面积,将水善加引进来罢了。

    况且每当他修炼大衍决时,从养魂木珠子上就会有丝丝清亮之气输入元神中,让其修炼起来毫不费劲呢,大有事半功倍之效。

    在这期间,韩立则每隔几日就用绿液开始催熟那灵眼之树灵根。

    结果短短数月功夫,从灵根上重新生出一根灵眼之树的幼苗。看来长成和禁地中的灵眼之树一样高大,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但韩立估计怎么也要二十余年的精心催熟才行。

    不过,他立并不着急。反正修炼到假婴,也要这么多时间才可。

    况且他手上已经有一颗定灵丹了。就是赶不及,也无所谓的事情。

    一想到黑衣青年往储物袋中一寻觅,发现灵丹不翼而飞的愕然情景,韩立也暗自有些好笑。

    他费尽心机将灵眼之树弄到手,最重要的还是为了配制明清灵水之用。

    毕竟能拥有一双明清灵眼,在斗法时可是大占便宜的。就好比他神识远比同阶修士强大,就在和人争斗中就屡屡大占了先机。

    与此同时,韩立也没有放弃炼丹术的练习,好为最后九曲灵参丹药的炼制,做充足准备。

    就这样,韩立在苦修、炼丹中,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

    在此期间,除非必要的应酬,韩立根本不出洞府一步。

    甚至在修炼关键时期,必须要闭关才可时,韩立则将银月放出,让其幻化自己模样,来应付一些偶尔来访的同门,他则闭关修炼。

    好在银月的妖狐之体,随着大量丹药吞食,修为精进奇快,幻术也越发的精妙,始终没露出破绽来。

    而慕姓女子一开始,对韩立还有些怀疑,但随着韩立自试剑大会后始终在落云宗深出简入,一直保持着低调,丝毫异动也没有。此女眼中疑色最终褪去。将韩立再次视为普通的炼气期弟子看待,不再有什么异样了。

    如此一来,韩立更加安心的在落云宗待下去了。

    转瞬间,韩立在落云宗以炼气期弟子身份,待了二十多年了。

    他凝结元婴的日子,终于即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