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传最新章节 - 第三卷 第三百章 血咒

凡人修仙传 第三卷 第三百章 血咒

作者:忘语书名:凡人修仙传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哼!绑下身为前辈也不必如此羞辱我们,有什么手段就是了?”身材瘦高的那位蒙山五友中的老二,突然冲着韩立大声说道,竟一点也不顾忌命悬于韩立之手的处境。

    这让其他三人大为一怔!因为在他们心目中,这位老二一向都是谋而后动的,实在不是如此冲动之人啊!

    那名觉得韩立有些眼熟的三十许岁青年,脑子转了一转,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立刻惊怒交加的冲瘦高之人大叫起来:

    “二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故意想激怒这位前辈,好让他一怒之下把我们几个都杀掉!”

    这句话一出口,不要说黑脸老者和年轻女子,就是韩立都微微一愣,不知青年为何会说出此话来。

    而那位二哥“刷”的一下,脸色苍白无比,并没有分辨一句。

    “四哥,你疯了!二哥好好的怎么会想让我们死。”年轻女子听了此言,却有些生气的替瘦高之人分辨道。

    接着这女子又回过头来,想对黑脸老者说些什么的样子,可是谁知入眼的却是一张阴沉之极的脸孔。

    顿时其心里咯噔一下,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老二,是不是因为三妹还留在他们手上,所以你想让大家都死而让三妹独活啊!”黑脸老者冷声的问道。

    “对不起大哥,你们也应该知道他们的手段,若是泄了口风,还在他们手上的三妹肯定会百受折磨、生不如死的,还不如直接魂飞魄散来的痛快!”瘦高的老二,终于脸露羞愧之色的说道。

    年轻女子听了此言,脸色苍白无比,嘴唇动了几下,却什么没有说出口来。

    “哼,即使三姐是你的道侣,你也忍心用我们三条性命换三姐一条吗?”那三十来岁的老青年。恼怒之极的冲老二大声地怒喝。

    “老二,四弟虽然说的有些冲,但是不无道理!要知道,我们五人当年一同结拜时可是说了,要同生共死的。但现在你为了自己一念之私,就要故意害死大家,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黑脸老者的声音中,充满了失望之色。

    “不错,我是想要害死大家。但我又有什么办法?三妹的肚子里。刚刚有了我的亲骨肉,我不能让我们李家绝后!否则,好死不如赖活着,谁会想主动找死呢?”

    瘦高之人被这两人说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忍不住双拳紧握的也吼了起来。

    这句话,立即让老者和请你男子微微一怔,露出震惊之色。竟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

    而那女子则张大了嘴巴,满面都是吃惊之色。

    “几位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该在下说了吧!”原本一直在前面冷眼观瞧地韩立。突然冰冷的说道。

    此声音传来,立即将这三人一惊。这才想起真正决定他们生死的人,其实是眼前这位筑基期的修士。

    顿时,这几位满腔的愤慨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重新面面相觑起来。

    “我不管你们几位是真心像寻死。还是做戏给我看!我只想知道幕后之人的一切信息,就是真要死,也要在告诉我消息之后才能死。到了如今,你们还以为生死由得你们做主吗?”韩立地话语中满是冷酷无情之意。让这三男一女脸色大变。

    “你想知道什么,我们知道的也不多,而且身上被他们下了一种叫血咒地禁制,不可以将一些重要的事情泄露给外人,否则立即就会禁制发作,心脏破裂而死。”黑脸老者一咬牙,还是开口说道,看来已经屈服地样子。

    “血咒?有点意思,让我检查下!”韩立好奇心大起,颇有兴趣的说道。

    黑脸老者听了此话,精神略微一振,稍迟疑了一下,他就抱有一丝希望的主动上前伸出了手臂。

    他也渴望韩立能将这心腹之患去除,只是觉得希望实在不太大。

    因为当时下咒之人说的非常自信,被下过血咒之后,还没有任何一名修士泄露过他们地机密。那些意图通风报信,或者故意泄露机密的人,都当场毙命了。

    这时,韩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灵力在老者的体内缓缓流动起来。他此时神情一换,变得肃然无比。

    蒙山五友地其他三人,同样聚精会神的盯着二人,希望韩立这位高人真的能有办法解除血咒。

    一盏茶的时间后,韩立放下了老者的手臂,低头凝思了起来。

    片刻后抬起了头,神色不变的向老者问道:

    “给你下咒之人修为如何,下咒时有没

    么古怪的咒语或说什么奇怪的言语?”

    韩立此话一问出,对面这四人同时露出惊讶之色,还参杂着一丝喜色。

    “说了,说了一些我们听不懂的怪话。似乎像咒语,但又好像某一处的方言,我们几人都确定谁也听不懂这些言语。而下咒的是一名筑基期的修士。”青年不等黑脸老者回应,就兴奋先开口回答道。

    “而且说完这些话后,还有拿了一碗不知什么东西的黑血,在我们每人的手臂处都划了一个奇特的符号,怎么洗也洗不掉这鬼东西。”老者连忙补充的说道,接着袒露出了整条手臂,在末端处露出一个黒糊糊的怪符号。

    韩立上前仔细看了几眼后,就点了点头,然后再次低头想着什么。

    没多久,韩立突然抬头对他们神秘的一笑,说道:

    “这就对了!看来我应该明白这血咒是怎么回事了!”

    “前辈此言当真?”黑脸老者有些颤抖的说道,其他三人也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要知道,这血咒就犹如架在他们脖子上的一把利刃,令他们不得不服从那些人的命令。若是眼前的韩立真可以去掉这个心腹大患,那他们岂不是重获自由,不用再任人摆布了。

    “这个所谓的血咒,其实应该是一种言咒而已!对你们起作用的禁制,完全是靠那些古怪的咒语。和后面的什么黑血和画在膀臂上的符号,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那人在装神弄鬼罢了!”韩立淡淡的解释道,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

    可是他心里却在暗叹侥幸。

    这言咒之术,幸亏在当日查询大挪移令时,有一本非常冷僻的书中提起过,否则还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前辈能否解除此咒语?”这次是年轻女子,忍不住开口了。

    “不知道?”

    韩立冷冷的一句话,让这几人的心“咯噔”了一下,原本露出的狂喜之色,也不禁收敛了起来。

    “前辈此话,是什么意思?”黑脸老者连忙陪着笑脸的小心问道。

    如今,解咒的关键就在韩立手中,他可不敢得罪韩立分毫了。

    “解除言咒,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知道解咒的口诀,我只要拿到手中冲你们用灵力念上那么一遍,就可安然解除掉了。另一种就是我用神识侵入你们的神识海内,强行抹除言咒的痕迹,这种方法要求除咒人的神识必须远大于下咒之人才可,这样才能一下就抹去此印记。但是同样,若是不成的话,就会立即刺激言咒发作,有什么下场你们自己应该很清楚。”韩立皱了一下眉后,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会马上发作!”年轻女子不禁失声的说道。

    血咒发作后的血腥场面,当初下咒之人可是用一个大活人,当场傍他们几人演示了一遍。

    受术之人,口吐数块碎裂心脏的凄惨模样,让他们都记忆犹新,这才让几人对血咒谈虎色变,如此的惧怕。

    其他三人的脸色同样的不好看,这岂不是要他们赌命吗?

    韩立望了他们几人一眼,冷笑了一声,就想说些什么时,瘦高的老二却猛的一抬头说道:

    “前辈尽避给在下强行解除就是,我们几人都是同一人下的血咒,若是我可以解除此咒的话,其他兄弟肯定也行!”

    这话一出口,其他三人都愕然的睁大了眼睛,呆呆的望着此人。

    “二哥,你这是干什么?这太危险了。”女子清醒过来后,急忙焦急的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