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传最新章节 - 第三卷 第二百四十六章 董萱儿

凡人修仙传 第三卷 第二百四十六章 董萱儿

作者:忘语书名:凡人修仙传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位红拂师姐竟然带着少妇,在后屋当场检验了那羞红儿的玉臂。结果代表贞洁的守宫砂,竟然还完好无损的存在着。这让韩立的师娘大吃了一惊!

    因为从面像上的风情细看来,这董萱儿怎么看也不像未经人事的样子!当日他们夫妇之所以故作不知的直接答应了双修之事,也有些故作含糊的意思在其内。可是万没想到,此女声名实在早已人所公知的不堪了,这才为了夫妇二人的名声才反悔此事的。

    在少妇的惊讶中,红拂才告诉其。她这徒弟因为贪图驻颜奇效,选修的是她手上的一本顶阶功法“化春决”,眉眼间的风情乃是修炼此法所带的皮相而已。所以,一些精通素女鉴定之术的修士,见了董萱儿几面后,自然以为她元阴早失,就渐渐传出了许多不利她徒弟的传言来。

    当然,她这位徒弟也的确有些不太自爱,竟和一些男弟子有些拉拉扯扯的关系。不过因为化春决的狐媚奇效,再加上她的特殊身份,没男修士围着她团团乱转,这反倒是一见奇事了!

    但随着围绕她身边的男修士渐渐多起来,董萱儿竟渐渐养成了一见较符合其心意的青年男子,就会立即升起想让对方拜在其裙下的奇怪念头,甚至还时不时的以挑拨这些男子,让他们为其争风吃醋为乐!

    但幸亏,红拂当初答应让此女修习化春决的前提,就是不准她丢了贞洁。若是一发现她地守宫砂不见了踪迹。作为其师傅的红拂就会立即废了她地法力,让她重新沦落为凡人。省得因为修炼了化春决。而有了些狐媚手段的董萱儿,会败坏了董家的门风。

    因此,在这个要命条件的约束之下,董萱儿虽然时常和那些男子眉来眼去,但总算还不敢做出太越轨之事!

    但是其所做的好事,还是渐渐传进了红拂的耳中。让这位结丹期女修士惊怒之极。她狠狠处罚了薰萱儿一顿,并立即其圈禁了一段时间。

    但此时已晚了,董萱儿不洁地名声已经传遍了整个黄枫谷!而这种事情一旦传开,根本就无法解释的清楚,就连红拂这位结丹期修士,也是束手无策!

    这时,就算那些注重声誉的修士,真的知道董萱儿的确还守身如玉,也不会冒着毁誉的风险和其结成双修伴侣了。

    可董萱儿因为化春决功法的缘故,却又到了必须和人双修的阶段。否则法力就会停滞不前,还可能出项倒退的现象。

    而那些还追着董萱儿不放的修士。红拂又挑不出满意之人,更不放心他们地人品和企图,这才有了李化元的洞府之行,和瞅上了韩立之举。

    

    于是,听完了这一切地少妇,带着非常尴尬的神色。回到了李化元的身边,并且将此事一讲,两人好一阵的无言。

    虽说他夫妇二人的确是误会了董萱儿的清白。但是就像红拂所说地那样,就算她真的守身如玉,可名声如此坏了,李化元还是不愿意让自己徒弟和其共结双修伴侣的,这实在对他的名声伤害太大了。因此也只好愧对这位红拂师姐了!

    但为了弥补对红拂的愧意,李化元自然不会在韩立去参见夺宝大会上,再给设什么障碍,还尽力促成了此事。这才有了韩立和董萱儿的此次远行。

    按李化元所想,依韩立对这董萱儿的极坏印象。就是二人真的走了这一趟,也不会产生了什么纠缠才对。倒是他那位七弟子武炫,自从那日见了董萱儿一面后,竟然对这女子念念不忘起来了。竟然在前几日鼓起了勇气,想让李化元再次向红拂提一次,看看还能否成全他与董萱儿的好事。

    李化元正面对红拂有亏,自然不会答应这种荒唐之事,狠狠的训斥了这位弟子一顿后,将其派出了门内办事去了,省得再在山内给他闹出乱子来。

    虽然在他地一番严叱之下,武炫似乎老实了许多,也听命的出去做事了,但是李化元还是明显感觉到了这位弟子还贼心不死地样子,这如何不让他有些头痛起来。

    送走了两人后,红拂仙姑再和他们夫妇闲聊了几句后,就告辞回去了。李化元和少妇也进了绿波洞内,开始了日常的修炼,韩立和董萱儿的事总算暂时放下了。

    ……

    燕家身为越国第一家族,其根基却在越国十三州中不起

    州,不但州郡面积一般,就是人口也是中等的样子,分中庸之地。景不错的燕梁山外,毫无任何的可以让当地人说出口的特色与特产。而燕家的家族重地燕翎堡,就座落在这燕梁山之内。

    此刻,韩立手中捏着一张纸片,正是夺宝大会的邀请函。其上所写的大会举行地点,就是燕翎堡。

    将邀请函又看了一遍,再次确定无误后,韩立才缓缓将其收好。耳边却传来了一位女子的冷嘲热讽的之语。

    “真是个木头,一份邀请函竟然前前后后看了五六遍了,竟然还不放心,你真是毛病不小!”

    这女子的声音,很柔软但充满了低沉的磁性,让非常能勾起男人的某种遐想,更是会让青年男子想入非非的。

    但韩立神色丝毫不动,犹如未曾听见一样。反而一扬手,从手中射出了三颗碗口大的火球直冲天空而去,在高空中爆裂了开来。然后才淡淡的说道:

    “再过一会儿后,燕家的人还不来接我们的话,我们就先离开此地,等明日再来。师妹若是身子不乏,还有力气吵架的话,不妨飞在高处眺望一下,看看四周是否还有他人存在,以防万一。”

    “韩师兄的胆子还真是小的很啊!在燕家的大门口了,你以为还会有什么危险吗?我看你纯粹是没事找事,瞎折腾人罢了!”董萱儿把红唇一撇,懒洋洋的说道。整个人正依靠在一颗古松之下伸了伸懒腰,一点也没有要听从的样子。

    这时韩立与少女,正处在一座不大的山峰上,在等着什么事情发生的样子。

    这里就是邀请函所说的接送来客的地方才对,但他二人到达有一段时间了,但仍未见有燕家之人现身出来。让韩立不由得警觉心大起,唯恐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但这位董大小姐却对韩立的谨慎小心,不屑一顾,认为只不过是韩立胆小如鼠的表现罢了!

    现在距二人离开绿波洞,已经过了七八天的时间。

    但一路上,两人也许是天生的不对头,互相看对方都极不顺眼,男女之间应该有的那种暧昧感觉,在他(她)之间,可是一点都没有产生。立一点作用都不起。倒是其刁蛮的性子,不久就因控制韩立的失败,而爆发了出来,大发起了脾气。

    但韩立可不吃少女这一套,根本不理会对方的蛮横无理,只是一句:我会将师妹的表现如实向红拂师叔讲述的言语,立即就让董萱儿焉了下来。

    少女虽然被宠溺惯了,但也知道此次红拂,真的因为自己口碑之事,而极其恼怒了。

    临别时的警告,可是认真对其说的!若眼前的讨厌男子,真在师傅面前讲了坏话。恐怕一番重责肯定是少不了的了,甚至再被圈禁一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一想起圈禁中的生活,董萱儿就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嘴上虽然还不肯示弱的样子,但行动上却再也不敢随意乱来了。

    而韩立见此倒也不过于为难她,甚至让少女在口头上占些小便宜,也毫不在意。但只要薰萱儿稍微有些过分的话,他就会不客气的抬出红拂师伯来,立刻压得董萱儿死死的,让其根本没有反身的余地。毕竟临行前,红拂可是当着二人的面,让董萱儿听韩立话的。

    就这样一路上,一位伶牙俐齿不停的奚落和讥讽对方不已,另一位则犹如未闻一句的只是闷头赶路,但只要不大开口之人一说出带有红拂的言语时,本来伶牙俐齿的一方,就立刻神色大变,不敢再过于放肆了。

    于是,两人一路磕磕碰碰的白天赶路,晚上则休息,终于数日后来到了这雁翎山,并找到了这座山峰。

    可意外的是,按理早就应现身的燕家之人却没有出现。一直让韩立两人等了大半日的时间,都有些不耐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