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传最新章节 - 第一卷 七玄门风云 第四十四章 解药

凡人修仙传 第一卷 七玄门风云 第四十四章 解药

作者:忘语书名:凡人修仙传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太阳高高挂在日头,即使已是秋初,仍然让人感到一丝的炎热。

    墨大夫在自己的房内,有些坐卧不宁,虽说他对自己要挟韩立的手法很有信心,但事到如今还是有些患得患失。

    突然,一阵脚步声,从屋子远处传了过来,还在渐渐的靠近此屋。

    一听到这熟悉的步伐声,墨大夫喜出望外,急忙一个箭步跑到门前,一伸手把屋门推了开来。

    不远处慢慢走来一个人影,正是他期盼已久的目标,韩立。

    看着对方慢慢的走近自己,墨大夫压住心中的兴奋,脸上硬生生的挤出一丝笑容来。

    “不错,你很守时,看到你没有打逃跑的注意,我很高兴,这说明你明智。现进屋吧,我们要好好谈谈。”

    墨大夫此时的表情,慈祥的像邻居家的长辈,脸上灿烂的像一朵绽开的花朵

    “你放心,屋内没有做什么手脚,不是龙潭虎穴。”墨大夫,看到韩立瞅向屋子的目光有些警觉,忙开口解释了一下,并动了一个激将的小手段。

    “哼!我既然已经来了,还会怕进你的屋子吗?”韩立轻哼了一声,似乎真的受激不过,开口说道。

    然后,他带头迈步走了过去。

    墨大夫急忙笑眯眯地闪开身子,让出了进屋的通道,见韩立走了进来,他随手就想把门关上,却猛然听到韩立头也不回的说:

    “你如果敢把门给关上,我就会认为你是要玩瓮中捉鳖的鬼把戏,不会和你再谈下去。”

    墨大夫一听一愣,踌躇了片刻,但随后就离开了屋门,满不在乎的说:

    “我是真心和你商量事情,不会对你不利,你说不关门,那就不关吧。”

    随即墨大夫照旧躺到了太师椅上,韩立也不客气,一把拽过一个凳子,在他对面大模大样的做了下来,两人近半年没见面,互相打量了对方一会儿。

    韩立见墨大夫,比以前明显苍老了许多,和一个七十许岁的老翁,已经完全没有了什么不同,心中不禁暗自嘀咕:“难道对方以前所说是真的,真的只是想要自己给他恢复精元,没有打什么歪主意?是自己想得太多了吗?”

    韩立扫视了一下四周,猛然间瞳孔收缩了一下,那个高大神秘男子,一声不响的站在角落里,悄然无声,犹如一个死物一般,若不是有心去找,肯本无法察知他的存在。

    这时墨大夫也瞅完了韩立,仿佛对他的状态很满意,开口温和说道:

    “看到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你刚进门的情形,那时你只是个十余岁的孩童,只有这么高,现在吗,你都长这么高大了,真是岁数不饶人啊!”

    对方家常便话似的谈话,一下子让韩立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他是什么用意,但心底下却立刻提高了警戒,对自己暗自提醒到,对方可是个老狐狸,吃过的盐比自己吃过的饭还要多,可别一不小心,就落入了他的圈套。

    “墨老,你对我的照顾,我也一直铭记在心,不敢有忘,若有什么差遣,请您老尽避开口吩咐。”韩立神色缓和了下来,用上了尊称,似乎也变回了以前的那个乖徒弟。

    “好!好!有你这句话,我也没白在你身上注入了那么多的心血。来,让我先看看你的长春功进度。”墨大夫好像真的进入到了慈师的角色里,站起身子走过来,就要直接给韩立把脉。

    “老狐狸!还真的倚老卖老,厚着脸皮上。”韩立心中暗骂一句,急忙侧身躲过对方的一抓。

    “墨老别急,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老,我的长春功的确练成了第四层,不过你是不是先把尸虫丸的解药赐下?让我解除了后顾之忧后,再安心让你察看功力呢。”韩立微笑着,用很诚恳的语气对对方说道。

    “哦!真是的,你瞧瞧我这脑子,人变老了,记性也不行了,我本来就打算在你一进屋就把解药给你的。”墨大夫恍然大悟,好像才想起来似的。

    他从自己的袖中摸索出一个银瓶,从中倒出一个黑乎乎的丹药来,抛向了韩立。

    韩立装作手忙脚乱的模样,险险才接助了丹药,放到鼻子下面闻了下,一股辛辣的气味冲了上来,他抬头望了一下墨大夫,对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他略微犹豫下,有些怀疑此药的真假。

    但不吃又不行,因为尸虫丸发作的日子就要到了,假若不吃,可就真要一命乌呼了!他自付对方还有用到自己的地方,应该不会是假药,便神色凝重的把药丸吞了下去,然后静等药力的发作。

    墨大夫这会儿反倒不急起来,又慢慢吞吞的躺回原处,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闲聊起来,似乎忘记了找韩立来的最终目的。

    没有多久,韩立感到肚中有一刹那疼痛,但马上就过去了,他急忙检查了下身体,发现那“尸虫丸”已消融的一点不剩,心中不禁大喜,脸上也带出了一丝的痕迹。

    这些变化,自然没逃过一直面对他的墨大夫的注意,他等韩立检查完药性后,冲韩立笑眯眯的说道:

    “韩立啊,要说我给你服用尸虫丸,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若没有它在后面督促,恐怕你也不是那么容易练成第四层啊!”

    “多谢墨老的美意了,不过下次这种美事,还是不要用在在下的身上好。”韩立解除了一个心腹之患,心情好转了许多,略微有些相信他的诚意,也就不在对他的虚伪加以针锋相对。

    “如今,可以让老夫给你把把脉了吧?”

    墨大夫还是说出了这句诚心让韩立为难的话语,谁知道对方会不会趁此机会,制住了自己。